4 小人报仇不隔夜
老山头之汗2018-10-25 17:362,280

  沈厚和程咬金回到程家,免不了拜见了程母,重新把自己介绍了一遍。当程母听到程咬金说沈厚结拜为异性兄弟也很高兴,沈厚是孤儿,程咬金是独子以后两人可以互相扶持。当程母知道沈厚竟然会提前知道皇上会大赦天下时,她看沈厚的眼光明显亮起来,最后又听说是沈厚师傅测算的又感到有点小失望。不过有其师必有其徒,想来沈厚也不赖,名师出高徒吗。再说沈厚还是读书人,大隋朝读书的人还是很稀少的。既然他俩已经结拜为异性兄弟,就应该同甘共苦。以前程咬金贩私盐,现在也做不成了。手里的几两银子,坐吃山空也吃不了几天,他们必须找一个营生。三个人商量一番,最后沈厚提议编耙子卖钱。他记得程咬金出狱后就是编耙子卖钱度日的。果然听到他的提议,程家母子觉得不错。附近就有竹林,费点力气砍一些回来,再破成竹篾就可以编耙子。这个活计也没有多少技术含量,沈厚很疑惑凭这个就能赚到钱。不过他也没有问出来,反正程咬金就是靠这个谋生的。只是现在多了一个他不知道光做耙子行不行?

  第二天吃过饭,带着疑惑,沈厚和程咬金拿了斧子走出门去砍竹子。出了斑鸠店两三里路就有一片大竹林,这些竹子主要是做炮竹用。隋朝还没有火药也没有鞭炮,逢年过节或者家有喜事时,把整节的竹子投入火种发出爆炸声讨喜气驱邪气。这片竹林长势不错,不大一会功夫,他俩就砍了一大堆。估摸差不多,他俩就把竹子捆起来,分作两捆。一捆大一捆小,大的是程咬金的,他浑身肌肉,力大无穷。小的是沈厚的,他可不算肌肉男。正在他们专心捆绑的时候听到一群吵吵嚷嚷的声音从远处跑过来。沈厚抬头一看,有四五个壮汉拿着棍棒,后面跟着一个穿长衫的正向这里赶过来。他马上就明白这片竹林并非无主之物,应该就是他们的,人家赶过来就是来抓贼的。于是他赶紧叫到:“大哥,快跑!”一边就向深处躲进去,一边看着程咬金着急。不着急不行,人家看着马上就会冲过来,但是程咬金若无其事的该干嘛还干嘛,反正不逃。虽然沈厚心急火燎的但是他也不能独自逃跑,只能转回去拽他。

  “别慌,砍他几根竹子是看得起他。”程咬金缓缓站直说,一边转头看过去。看他镇定从容的样子让沈厚觉得他可能有什么依仗,不然他不会这么浑不在意,也许他们是亲戚。想到这里,沈厚也只能看看再说,反正天塌了有大个子顶。在这里程咬金就是大个子。

  这么一耽搁,那些人也越来越近,这时候互相也能认出人来。那几个人看清楚是程咬金后就不想走过来了,磨磨蹭蹭的。只有一开始跟在后面穿长衫还在继续赶过来,不过他现在也不跑了,只是快步走过来对着程咬金大声喊:“程爷,回来也不打招呼,兄弟给你摆酒喝。”

  “陈管家,喝酒就免了,咱俩喝不到一起。砍几根竹子没有必要这么热闹吧。”程咬金懒懒的说,很显然不想打理他们。

  “程爷海量,小人佩服。刚才听说程爷在这里,我家老爷让我请你喝酒。”陈管家一脸笑容,好像看到大美女一般。

  “行了,拿着棍棒请我去喝酒,不要耽搁我编耙子,问你家老爷要不要?”程咬金当然知道他们来干什么,也不想和他们啰嗦,道不同不同桌喝酒。沈厚现在也明白了,编耙子还真需要本钱,这个本钱一般人还真没有。穷人家没有竹子,富人有竹子不会编耙子。只有程咬金虽然没有竹子,但是能找到竹子编耙子。想来程咬金在这一片也有一些名声,一般的财主看来惹不起他,要砍也只能由着他了。

  “要,要,只有用了程爷的耙子才能丰收。”陈管家笑呵呵的说,是个会说话有眼色的人。其实陈管家肚里一腔苦水,早知道是程咬金砍竹子,就不跑过来了。本来想抓两个穷鬼敲点油水,现在偷鸡不着蚀把米,只能自己出钱买几把耙子了。要是告诉老爷不但丢财还要挨骂。

  接下来的两三天,沈厚跟着程咬金每天下午在附近的各家竹林里砍竹子,砍好后回家编耙子,第二天早上卖耙子。这天早上他俩又去一家比较远的竹林去砍竹子,程咬金也知道不能总熊在一家砍,得每天换地方,雨露均沾。当他们砍完后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冲出来很多拿着刀剑的蒙面人把他俩团团围起来。这些人明显是埋伏在这里专门对付他们的,等他俩干活累了才冲出来,看来他们也知道以逸待劳。

  “不知道大家是哪里的好汉,是寻仇还是劫财?”程咬金抓起一根粗竹竿问道,一边用手把沈厚向身后推了推。可惜四周都是人,推到身后也难以护的周全。沈厚在那些人一围上来时就抓了一根长竹竿,抓着竹竿他心里觉得多一点安全。

  “我们找的是你身后的那位,不干你事快点滚!”蒙面人中一个似乎是领头的说。

  “他是我兄弟,找他麻烦就是找我麻烦。”程咬金听出来这些人要找沈厚的麻烦,但是他俩是结拜兄弟,他怎么能置身事外。

  沈厚看到这些人来者不善,估计是州官的人。毕竟他刚刚来到隋朝,除了听说自己袭击过州官的公子外再也没有和别人有任何过节。没想到他们睚眦必报,把自己毒打一顿,关进死囚牢还不解恨。现在借着昏君杨广大赦天下才让自己幸免于难,没想到他们还不能放过自己。被这么多人围起来不知道程咬金能不能带着自己杀出去?想到着他又看了看程咬金。

  程咬金虽然从小和人厮打,但是从来没有和别人性命相搏。这些人一个个气势汹汹,手持凶刃还蒙着面,明显不能善了。他心里也有点发虚,但是他骨子里也有一股狠劲,看清形势后,把牙一咬小声对沈厚说:“不要留手,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程咬金的这话也是对自己说的,他明白今天如果不流血他们俩兄弟绝对离不开这里。沈厚也知道隋唐乱世,民风彪悍更兼盗贼遍地,死几个人也不奇怪。他也能看清形势,一句话,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他们人多,今天只能舍命一搏。

  沈厚他们的想法也是在一瞬间,那些人听程咬金那么说,也不多话,已经慢慢向他俩围拢上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