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昏君也做大善事
老山头之汗2018-10-25 17:352,581

  程咬金也不是心思细密之人,再说离秋后问斩也没有多远,沈厚就胡乱编一些谎话。说自己为了躲避战乱和一个老和尚在深山里修行。前一段时间老师傅坐化归天,死前让他蓄发还俗,因此头发不长。也因为在深山躲避战乱,所以对外面发生的事一无所知。程咬金也不怀疑沈厚所说,也简单述说了自己的情况。虽然沈厚知道程咬金不少事情,甚至比他知道的多得多,但是也没有打断他的话。随意打断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行为,沈厚是一个五讲四美的好青年,他绝不会做出不礼貌的事。关键他也不能暴露自己穿越的事,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些秘密,相信程咬金也同意这个观点。不过这个观点,沈厚暂时不想咨询他,防止他胡思乱想,对身体不好,也是为他的健康考虑。两个人各自叙述完年龄跟脚,咬金比沈厚虚度五岁成了大哥。牢房里也没有香烛烈酒,连水也仅有半破碗。两人插了麦秸杆为香,半碗水做酒,也没有歃血为盟,就推金山倒玉柱三磕九拜结为异性兄弟。

  终于和隋唐的一员猛将结为异性兄弟,只要能进一步让他对自己佩服,慢慢树立自己的威信,相信程咬金一定会进入自己的彀中。对收复隋唐好汉,沈厚有充足的信心,毕竟他能够未卜先知。就是智计超人的徐茂功也不能望他的项背。不过李淳风和袁天罡还是让沈厚有点忐忑,他们两个擅长星宿占卜,号称前知千年后知千年,比诸葛亮还要厉害。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自己一个堂堂的高考佼佼者还能怕两个封建迷信的道士。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还是先把程咬金搞定再说。

  “大哥你出狱后有什么打算?”

  “出狱?咱们马上就会被问斩还能出狱,你是不是被他们打坏了脑子?”程咬金听到沈厚的话,心中有点后悔,自己不会和一个傻子结拜了吧?

  “哦,放心吧大哥,我脑子好得很。刚才我掐指一算,过不久皇上会大赦天下,咱们就能出狱。”沈厚摆出一副老谋深算的面目并做出神棍的样子说。

  “你不是和尚吗?难道和尚也能算卦,未卜先知?”程咬金惊奇的问。虽然他不相信一个傻子的话,但是他一样热切盼望皇上能大赦天下。

  “刚才只是觉得气氛有点闷,所以小弟和大哥开一个玩笑。”看到程咬金像看傻子的眼光,沈厚只能这么解释。本来想装逼,没想到适得其反被人鄙视。不过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自己大哥自己就忍了。不过话已经说出来了,就必须要有效果,于是继续肯定地说:“但是皇上一定会大赦天下的。我师傅是佛门高僧,他勘破世事,说太子不久将会登基,到时候就会大赦天下。”

  “这是不是真的?听说现在的皇上正春秋鼎盛,太子能继位吗?”程咬金当然希望沈厚说的是真的,好死不如赖活着。虽然自己一贫如洗,吃了上顿愁下顿,但是能活着谁愿意去死。

  “把你的‘吗’去了,老人说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反正我相信我师傅的话,他的神秘不是你能想象的。”沈厚胸有成竹的说。

  “神秘是什么意思?不过听你的口气你师傅应该不会骗咱们吧。”程咬金虽然不太能听懂沈厚的话,但是感觉人家很有学识,也对他的话相信起来。何况这也算最后的救命稻草。

  “就是很厉害的意思。只要他预测什么就没有不准的。”

  “那他就没有算到你有牢狱之灾?”程咬金还是不太有信心。

  “这算什么灾难他、他”沈厚灵机一动继续煽情地说:“他专门让我来这里结识你,让咱们在乱世里创出一番天地。”

  “结拜就结拜还结识。这么说你师傅也知道我?”

  “当然了,你和我都是天上的星宿下凡,不然我会坐牢。就是为了找到你和你结拜我才甘愿身受皮肉之苦。”

  “原来你故意招惹州官的公子就是为了找到我,看来大赦天下不是骗人了。你能给我说多一些吗?”程咬金想到马上就能出狱,心头火热地问。想到沈厚为了结识自己竟然甘受皮肉之苦,他伸手拍拍沈厚的伤口表示感动。

  “啊!别拍!天机不可泄露,咱们只要知道能出狱就行,其它的就不要再打听了。尤其是不要拍我!”沈厚明白言多必失,因此拒绝了他的问题。

  听到沈厚的话,程咬金露出尴尬的样子,自己一激动竟然拍在人家的伤口上。而沈厚自从知道这是程咬金后,心就安定了。他清楚记得程咬金就是杨广登基后大赦天下出狱的。当时所有牢房里的犯人纷纷争先恐后的跑出去,只有他依然躺在烂草上一动不动。狱卒怎么催促他也依然如故,最后没办法,整天敲诈犯人的狱卒给了程咬金几两银子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牢房。到了街上反而一路飞跑,一路径直跑到家。因为他家里还有一个孤寡的老母亲。

  正在沈厚想程咬金故事的时候,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吵闹声,还夹杂这不少高兴的大叫声。他俩的死囚牢在最后最里面,听到吵闹声他俩爬起来扶着门柱向外看。只见狱卒把一间间的牢门全部打开,正在驱赶大家离开。当这些犯人听到是新皇登基大赦天下时,一个个兴奋地,蹒跚地跑出牢房。

  刚才沈厚还在和程咬金讲大赦天下,没想到说狗不转弯,大赦天下就来了。封建王朝都会在登基,册立太子之类时大赦天下。隋炀帝杨广登基后也不例外,大赦天下,全国的牢房里都不准留一个犯人。今天敕令一下,大隋朝的官吏全都忙乱起来,全力清空牢房里的人。兖州(济宁一带)的官员和天下的一样,也在全力清除犯人。程咬金看到犯人纷纷离开,反而转身躺回乱草堆。沈厚早知道他会怎么样,也一样趟回草堆。

  刘老大给程咬金和沈厚打开牢门,吆喝他俩赶紧出狱。然后转身就走,结果走了好几步,也不见他俩跑出来。他回头一看,那两个人依然躺在那里,对打开的牢门视而不见。刘老大觉得很奇怪,人家都纷纷离开,恨不得一步就跑出去,这两个人怎么睡在那儿,似乎住监狱住上瘾了。他只好重新返回牢门,又大声地吆喝他俩赶快出狱。结果他们依然不理不睬。刘老大只好捏着鼻子走进去,他不敢踢程咬金,只能踢了踢沈厚的脚说:“皇上大赦天下,你们快点出狱。”

  “出狱?你以为我们是什么想抓进来就抓进来,想赶出去就赶出去。不说个四五六,我们就不走。”沈厚也想搞几两银子,不然出去后吃什么喝什么?就是做生意也要一些本钱。至于劫黄纲还需要一段日子,怎么也的熬过这段时间。

  “不想走,好!不想走就继续住。”刘老大看看程咬金也是这个意思,又好笑又好气的说,然后转身就走了出去。在呆下去说不定就会被熏死。

  最后刘老大还是熬不过他俩,皇上的敕令可是一个犯人也不能留下。沈厚和程咬金一人得了二两银子离开了牢房,然后施施然走出去。果然是一到大街上,程咬金也不端着了,大步流星的拽着沈厚就向家里跑回去。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