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一入大隋待秋斩
老山头之汗2018-10-25 17:372,459

  沈厚原以为这里就是地狱。他生在大中国长在红旗下,从小都接受的是无神论,正在奇怪,怎么摔死后会来到真的地狱。这时候听到肌肉男的话更加迷糊,难道一入地狱都要先坐牢再接受阎王的审判?只是两个人过去阎王就会给一个笑脸吗?活着的时候积赞,死了还要积人头吗?他迫切想知道倒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问:“这是哪里?”

  “牢房啊,你的胆子也太大了,连州官的衙内也敢袭击。”肌肉男佩服的说,他只不过偷偷地贩卖私盐,顺带打伤几个衙役而已。人家却把州官的公子都不放在眼里,听说差点就杀了州官的宝贝儿子。

  “什么州官的衙内?我不知道。”沈厚一脸疑惑,这些都是什么。我只想知道这是哪里,怎么还有州官和衙内。牢房我也看出来了,我想知道这里是不是地狱,难道地狱里除了阎罗、判官还有州官吗沈厚还是以为自己从山上掉下来被摔死了,他这个无神论者只是还不能接受地狱这件事。他迫切想知道这里是不是地狱,反正他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当然偷摘了邻居南瓜和西瓜应该不算坏事吧,还有骗小孩子尿尿和泥,吃馍粘屎,偶尔还向茅坑里扔炮竹炸的人家一屁股也不算事的话,见见阎王又有什么。不过能不见还是最好,糊里糊涂的喝一碗孟婆汤投胎就好了,下一世一定做一个最乖的宝宝。

  “喂、喂,你没事吧?坏了,脑袋还是被打坏了,不过也没什么,反正过几天就会秋后问斩。”肌肉男看到沈厚呆呆的样子,自言自语的说。

  “什么秋后问斩?阎王也要秋后问斩吗?”在肌肉男不懈的唠叨中沈厚终于回过神并且抓住了话尾巴,看着他问。

  “什么?”肌肉男听到沈厚的话一脸糟逼,心说果然是脑子坏掉了。不过他还是说:“是皇上要秋后问斩,不对,是秋后问斩皇上。也不对,是皇上要秋后砍我们的脑袋。”说完,他觉得浑身一轻,总算把话给他说明白了。怪不得老人常说:宁给聪明人打一架,不给傻子讲句话。想到这里,肌肉男向旁边挪了挪,和沈厚拉开了距离。刚才可是沈厚想拉开距离,现在反而反过来了,沈厚挨过去想问清楚。

  “现在还有皇帝?他为什么要砍我们的头,难道我们还活着?”沈厚越发觉得混乱,难道说自己一头掉下来没有死,反而穿越了。他以前也看过几本穿越的小说,没想到也能轮到自己。

  “当然有皇帝,没有皇帝老百姓怎么过活?就凭这一条就应该砍你的脑袋。至于我,因为打伤了几个贪官污吏,所以才这么倒霉。你脑袋没事吧?”肌肉男本来不想再多说话,可是总忍不住想说两句。一个人在死囚牢里孤单了很久,总算来了一个会说话的。

  “现在是哪一年?哦,我刚从深山里出来,什么都不知道。”沈厚想知道多一点信息,他也看出来人家肌肉男看他像傻子,于是解释了一句。

  “原来你刚从深山里出来,怪不得说话奇奇怪怪。现在是仁寿四年,天下太平好几年了,可惜你享不了太平的福,秋后就要问斩。”肌肉男心里叹口气,自己说人家享不了太平福,自己还不是一样,可怜家里的老母亲。

  “仁寿四年,为什么要秋后问斩?难道我真的打伤了州官的衙内?”沈厚一点也记不住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自己从华山上掉下来,醒来后就看见了肌肉男。既然现在是仁寿四年那就是隋文帝快嗝屁的一年,看来自己从山上掉下来不仅没死,反而穿越到了隋朝。至于打伤人,他一点也没有印象。难道是自己的前身,可是沈厚知道这还是自己原来的身体,并没有穿越到别人的身体里。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自己一穿越就要问斩,怎么这么倒霉。人家穿越后,一个个主角光环闪烁,潇洒牛逼,横推天下无敌手,轮到自己就成了秋后问斩。越想沈厚越伤心,还不如自己一头穿越到地狱。不过,他记得这年似乎杨广登基,然后大赦天下。不知道现在是大赦前还是大赦后,要是大赦前就好了。

  “当然是你打伤了人家,不然他们有功夫搭理你这个傻小子。别想那么多,有哥哥我陪着你,阎王和小鬼也不敢刁难你。”肌肉男虽然认不出沈厚衣服的质地,但只要是短打扮必然是穷鬼,那些人才不会在一个穷人身上浪费时间。他们有那个功夫还要刮地皮,一个奇奇怪怪的短打扮能有什么油水。提到阎王肌肉男又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还没有请教大哥的姓名?”沈厚意兴阑珊的问。虽然心中泪千行,不甘心一穿越就要挂掉,但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看开一些,还是礼貌的问道。

  “程咬金!小兄弟高姓大名?”肌肉男气势如虹大声地说出自己的名字。

  “程咬金?”听到这三个字,沈厚的心一下子激动起来,这可是隋唐时赫赫有名的混世魔王。更主要的是程咬金就是被杨广大赦天下给放出去的。看来自己也命不该绝,主角光环虽然不大,但是还有那么一点。只要留得青山在还愁没柴烧,怎么说自己也是后台深厚的人——**接班人。相信凭借自己的能力一定能混的风生水起,不敢说改天换地,做做皇帝还是有可能的。何况老天还给自己配备了一个绝世高手,凌烟阁上的鲁国公程咬金。沈厚一时间心头火热,必须要把他笼络到自己身边。尤俊达一个贪财的土财主都能把程咬金招揽到身边,自己还比不过他吗?隋唐时代的江湖儿女都喜欢磕头拜兄弟,自己也可以仿效一下。想到这里,沈厚吃力地拱拱手,清清嗓子说:“原来是斑鸠店的好汉,久仰久仰。江湖上程兄的威名远播,如雷灌耳,今日一件果然英雄了得。在下佩服、佩服,不知能不能高攀英雄,结拜为兄弟,同赴黄泉斩阎罗擒判官。”

  “好说好说,都是一些虚名。既然小兄弟看的起,就结为异性兄弟,黄泉路上斩阎罗杀判官大家也不寂寞。”虽然程咬金只是因为贩私盐打捕快被抓,但是那也要天大的胆子,不是英雄谁敢做这些杀头的买卖。听到沈厚把他称为英雄也是满心欢喜,本来结拜异性兄弟也要找一个英雄豪杰,但是现在在死囚牢里他还能有挑拣的机会吗?反正秋后问斩,肯定要同年同月死,就结拜一对倒霉兄弟吧。再说人家也许也是一个真豪杰,不然敢打杀州官的公子,现在还要去斩阎罗擒判官。这些话自己都不敢说。虽然人家看起来单薄,但是胆大包天,真是人不可相貌海水不可斗量。和他结拜想来也不会辱没了自己。哎,想自己除了幼年时的太平郎,几十年来自己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现在有一个人和自己相携上路也好过孤零零一个人见阎王。

  (本章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