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千呼万唤始出来
老山头之汗2018-11-06 09:582,933

  接下来的几天,沈厚和程咬金跟着尤俊达练习武艺。在乱世武艺比文化更能适应这个生存环境,沈厚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了解,他明白自己要想乱世争霸,必须要文武双修,甚至武功更重要一些。为什么秦琼名声很大,还不就是因为他武功好,绿林中说他是马踏黄河两岸,锏打山东九州六府一百单八县,交友胜孟尝,孝母赛专诸的神拳太保。从这几句话中就看出来武功放在最前面,也是因为武功才能让他远近闻名,其次才是品德。所以沈厚也跟着尤俊达练武,而且他也是真心想练好。还好他以前就喜欢运动,虽然不会武功,但是身体素质很好,尤俊达也说他很适合练武。一开始沈厚很担心自己年龄太大,恐怕练不出成绩。尤俊达却解释说他的情况很特别,这么多年一直练习,基本功很好,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只是不得其法,事倍功半,现在有人指点,自然事半功倍。就像一个人从小读了很多各种各样的书,太杂太乱使得他可能不太理解书里的精髓,但是一旦遇到名师指点自然一通百通。如果从来没有读书识字的人错过了时光,即使遇到名师也难以有所作为。前者就是戳窗户纸,后者还不知道窗户在哪。

  不过尤俊达也说,毕竟耽搁了几年,如果真心想练好功夫的话,还是应该更加努力,冠军侯霍去病十八岁已经能大破匈奴。沈厚也知道玉面银枪俏罗成十五六岁就能上马杀敌,而且过不了多久大家就会在赴秦琼母亲的寿宴时见到,希望程咬金自求多福,不要又被戳几个血洞。

  接下来的几天,程咬金白天练武,沈厚晚上练武。虽然尤俊达教的很尽心,但是程咬金前面学,后面忘,因此他也没有心劲晚上继续用功。而沈厚却没法白天练习,他记得仙人是在梦中教授程咬金的,然后他爬起来就在院里练习,结果半夜里尤俊达听到程咬金院里练功的声音,过去看了一眼。因为招式精妙,他忍不住大喝一声“好!”,结果打断了程咬金练习,所以只学会了三招半。相信这时候大家都明白了沈厚为何要在夜里练武,他就是一边练功一边防着尤俊达。另外,这些天沈厚也给尤俊达找了一个他感兴趣的事,酿酒。

  隋朝刚建立的时候,对酒的控制很严格,实行专卖制度。百姓不准酿酒,甚至不能喝酒。随着社会安定,人口增多,国家的府库充盈。赋役对象与耕地面积的扩大,使隋朝从民间得到了更多的粮食财富,各地义仓无不充盈。这时候隋文帝顺应时事,开放白酒市场,老百姓也可以酿酒卖酒。其实隋文帝杨坚不但成功地统一了严重分裂数百年的中国,而且开创先进的选官制度,发展文化经济,使得中国成为盛世之国。即使隋炀帝杨广的文治武功也不是一般人能望其项背,只是因为他丢了江山,历史又是由胜利者书写,自然极尽丑化之能。闲话少说,就是这个酒,让沈厚支开了尤俊达。隋朝的酒含水量太大,连后世掺水的酒都不不上。沈厚帮助尤俊达建了一个蒸馏设施,帮他提炼出高度数的美酒。尝过这种美酒后,尤俊达再也不想离开酒坊。一边浅酌着美酒,一边想着白花花的银子流进来,他做梦都笑了出来。

  做了双保险,沈厚一心等着程咬金给他一个惊喜。随着时间流失,眼看就快到十月二十四了,可是程咬金还没有动静。难道因为自己的出现,仙人不来传授吗?程咬金最近练功也没劲,这也不怪他,因为这么久过去了,他还是什么也学不会。不练吧,又不甘心,每天听到绿林好汉的事迹让他眼热,尤其是沈厚进步神速。以前凭借力气,他根本不把沈厚的三脚猫放在眼里,可是现在练了两个多月,人家学会了借力打力,以柔克刚,让他有力无处使。想到三弟越来越厉害,程咬金咬咬牙,就不信邪,紧紧腰带又卖力的练起来。

  沈厚自从来到尤家庄就等着程咬金爆发,一天天的就等了两个多月。虽然程咬金没有爆发,但是他的成长自己都能感觉到。以前他走在路上,脚上忽然踩到钉子,当钉子扎破鞋底挨住脚的时候,他就能迅速反应过来,而大多数的人会被钉子定在脚上。通过这件事他就知道自己的反应超强,这就是天赋,也是自己的长处,他也相信凭借这种天赋他一定比别人强。经过这段时间的刻苦练习,他发觉自己的反应越发灵敏,最近和程咬金对打中就感觉很明显,总能在他的力量接触到自己时做出反应,并借助太极拳的理论,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的技巧来对付程咬金。另外他在学习中不断思考他学到的武功,现在也有不少心得。他相信自己朝着这条路走下去,也许就成了高手。关于这些,尤俊达羡慕地说这就是悟性,只有悟透了才能更好的发挥身体的力量和潜力,武功的最高境界就是无招胜有招。

  这天,程咬金又练了一身臭汗,不过那些招式还是乱七八糟的。沈厚这几天也开导他,不要再在意那些招式,反正最高的境界就是无招胜有招,你权当自己到达了最高境界。

  “这不是自己骗自己吗?你觉得二哥就这么笨?”程咬金接受不了。

  “这怎么能是自己骗自己,你想想……”沈厚当时也就是想安慰一下,没想到他还认真了,这可怎么说,哦,有了:“你最近抡斧子的速度是不是快了?”

  “好像是快了,但只快了一点点。”程咬金认真想了一下说。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你比他快,一斧子先砍死他,他再厉害又能怎么样?”沈厚装逼的说。

  “好像真是这么一回事,看来我还是应该多练练。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害我浪费了不少时间。”程咬金惋惜的说。

  “那个过程是你思考的过程,也算一种悟,只要你练到心中有斧,斧就是你,还要什么招式,只要一往向前,无论前面是什么,你自一斧劈开。”沈厚开启了后世忽悠的模式。

  “是啊,不管是什么,我都要一斧头把他劈烂!”程咬金坚定的说。

  接下来的时间程咬金开启了疯狂模式,白天练完后,晚上接着练。最后实在抡不动斧子才洗洗睡去了。沈厚看到他终于去休息,也松了一口气,他怕程咬金练的魔症。

  白天陪着程咬金练了半天,沈厚也觉得有点累,有心想洗洗睡,又想到万一今晚仙人来访可怎么办。很多事情都是行百里者半九十,都坚持了两个多月了,只能继续坚持。于是他在院子里一边揣摩太极拳,一边给程咬金护法。

  白鹤晾翅、玉女穿梭、收回琵琶……,忽然一阵风吹过,沈厚觉得上眼皮似乎有千斤中重,身体也觉得十分困乏。于是他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喝口水,喘口气。谁知道,这屁股一挨椅子就不想起来,竟然靠在椅子上背睡着了。

  忽然在迷迷糊糊中听见“驾、驾……”的吆喝声,睁开眼一看,程咬金正骑着一条板凳,脖子上拴着绳绑在长凳上。八卦宣花斧使的上下翻飞,一团白光上下飞舞,带起呼呼风声,沈厚不由得想叫一声“好!”,但是他硬生生忍住了吼声。反而悄悄地退出院子,他要去拦截尤俊达。果然一出院子就看到尤俊达披着衣服从远处走过来。

  “大哥,我正好找你有要紧的事,咱们去帐房说。”沈厚不敢耽搁,迎上去拉了他就走。

  “哦,你二哥还在练吗?”尤俊达听里面练的热闹,想看一眼,不过听沈厚有事,也就转身跟着他向前院走。

  终于成功的阻击了尤俊达,沈厚脸上抑制不住的露出笑容,连声音里都带着笑意:“天大的好事,咱们发达了。”

  想到程咬金学全了三十六斧,以后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沈厚发自内心得兴奋。不知道学成的程咬金能不能打败李元霸,要想称霸隋唐,李元霸是一个绕不过的坎。不过他估计,除了李元霸其他的人都不会是程咬金的对手,就是宇文成都碰到了三板斧都被吓了一跳,这变成三十六还不得天下无敌。正在这时忽然听到“咔嚓”一声巨响。

  这倒底是什么声音?有没有打断程咬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