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长叶林初立威
老山头之汗2018-10-25 17:372,449

  听到“咔嚓”一声,沈厚的笑脸唰的一下僵住了,千防万防防住了尤俊达,却没有防住老天打雷。这一下,估计程咬金又完了,说不定又是三斧子半。看来,一切早有天定,本来他就是上天给的机缘,多少就是多少,偏偏沈厚不服。“哎”叹了口气,沈厚转身向回走,还是看看程咬金吧,他还抱着一丝侥幸,希望他能多学几招。

  到了院里,就看见程咬金正躺在地上呼呼地大睡,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旁边有一个破成两半的凳子,八卦宣花斧也扔在一边。这时候,沈厚也知道了刚才的“咔嚓”声并不是雷声,而是长凳折断的声音,只是自己关心则乱,小声音也听成霹雳。谁能想到凳子也会添乱和人做对,天意如此也只能无奈接受。

  “二弟,醒醒,要睡还是回屋里。已经秋凉,寒气侵体可不得了。”尤俊达还是喜欢叫醒人家。

  “哦,我怎么在这?我记得自己正骑在马上练斧子,忽然听到一声霹雳把我劈下马。你们怎么也来了?”程咬金睡眼朦胧。

  “还记得刚才练的斧子吗,给我们练练。”沈厚就好奇他学会了多少。

  “明天再练也不迟,快点睡吧。”尤俊达打了个哈欠说。他对程咬金已经死心了。

  “还是看一下,二哥来吧。”

  “好!”程咬金也想知道自己梦中所学的本领怎么样。

  这次也不用板凳,直接就抡起斧子操练起来。“劈脑袋”随着程咬金的吼声,简单实用的招式使了出来。唰唰唰,削手再削手,掏耳朵,削马腿,小鬼剔牙。正抡的起劲,忽然停了下来。

  “继续啊,别停,真不错!”尤俊达催促道,他正看得起劲,怎么停了。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些招式简单是简单,不过正合大道至简的道理。所谓会看的看门道,尤俊达可是练家子,一眼就看出了不凡。只是才觉得好,咬金就停了下来,自然不停的催促。沈厚知道他学不了几招,因从只是静静的看着。看到程咬金使出了五招,心中也稍稍觉得安慰,因为自己他比原来多会了一招半,也算不错。沈厚也有成就感,因为他的努力,程咬金比原来要强一点。至于提高多少,以后总会知道,反正随着程咬金学会这几招,他们的实力提高一个档次,下一步就可以扩大影响。当务之急就是要聚集财富,让后再招收更多的人手。过不了多久,随着杨广征高丽失败,又开凿大运河,就会天下大乱,他必须要积攒足够的人手和钱财才能争霸。

  “后面的记不住了,都怪那声霹雳把我劈下了马。大哥,我练的真不错吗?”程咬金懊悔的说,又想起尤俊达刚才夸奖“不错”,于是又期盼地问。

  “确实很好,这是谁教的?”尤俊达肯定的说,又看向沈厚,以为是他琢磨出来的。反正平时沈厚总有一些惊世骇俗的想法和举动。

  “是一个老神仙教的,我看着不怎么样,不过招式简单,我就练了练。没想到大哥也觉得好。”程咬金是个看热闹的,不是个看门道的。不过他相信尤俊达的眼光,也知道他不会乱说,好就是好!

  “老神仙?”尤俊达心说没有听过这号人物。

  “应该是老神仙。今天我练完斧子很累,洗洗睡了以后,在梦中来了一个白胡子飘飘的老神仙。他见我练斧子太辛苦,就教了我三十六路简单的斧法。”程咬金想了想说。

  “我也相信确实很好,以后咱们也有了一员猛将。看来三千两皇银这次成了咱们的囊中之物。”沈厚当然知道程咬金的厉害。

  “算算日子,也没有几天了,二弟这几天你再练练那几手,等几天就要你该你显身手了。”尤俊达想到白花花的银子叮咛了程咬金几句,然后大家各自安歇。

  天明后,又着人打探皇银什么人押解,随行多少人马等等事因。其实沈厚就很清楚,只不过不好说。最后他们打探清楚二十四日押解到长叶林,有两个将官,还有二十名长箭手护送,随行还有一些脚夫。打听好以后,尤俊达他们也做好最后的准备,把刀剑磨快擦亮,盔甲马匹整治一番,车夫推车也归置停当,就等着拉银子。

  二十三日夜,尤俊达整酒切肉,让程咬金、沈厚和一众庄客饱餐一顿,然后赶往长叶林。五更的时候他们赶到路口,尤俊达说:“成败再此一举,兄弟们戮力向前,回去后大家都有赏银。”程咬金和一众庄客听到这话,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立马杀出去,可是人家还没来。

  不一会,天色放明,远远看见一队刀兵押解着几辆骡车过来,前面两员战将,后面二十个长箭手。人嘶马鸣,精神抖擞,盔甲鲜亮,难怪尤俊达一个人没胆。

  程咬金正等得焦急,看到官兵过来,他放开缰绳,哗啦啦就冲了过去。尤俊达还来不及放响箭,程咬金已经堵住了官军的去路。一声大吼:“哇呀呀,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钱!牙缝里迸出半个不字,管杀不管埋。哇呀呀……”

  这些官军也是见过风浪的,虽然程咬金长得凶恶,吼声震人,但是他们更感兴趣的是程咬金刚才喊的话,觉得编的好,有意思,一个个笑着低声议论。领头的卢方和薛亮更是觉得好笑,笑完后,卢方让薛亮观敌料阵,他一马当先冲出去“呔!大胆的毛贼,敢觊觎朝廷的皇银。你这贼人本该在深山偏僻之处打家劫舍,如今胆大包天,敢在通衢大道打劫官军,真是老寿星上吊。看枪!”说完,分心就刺。

  程咬金也不答话,看他举枪刺来,根本就不理,只是举斧就劈,一边大喊:“劈脑袋”。卢方一看,他要以命换命,自己能刺住他,但是他也能劈掉自己的脑袋。这个买卖不能做,自己是将军和他一个响马换命,太亏本,只好收枪招架。这下失了先机,等到斧子和枪杆这么一碰,只听见“嘭”的一声。卢方虎口一下子就被崩裂了,鲜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还不等他喊“痛”,就听见“削手再削手”,卢方躲了左手,躲不过右手。刚喊了“我的……”,就听见一声“削耳朵”,卢方的脑袋就被劈成了两半。一下子好似开了染坊,红的白的黑的都溅了出来。

  后面薛亮一看,他知道自己比卢方差的太多,卢方都完蛋了,他能怎么办?好死不如赖活着,跑吧。拨转马头返回就跑,抱着马鞍不撒手,一溜烟就没影了。底下当兵的一看死了一个,跑了一个,咱们也跑吧,把刀剑一扔,“哗”的一声如鸟兽散。程咬金看到薛亮跑时,正要纵马追赶,想起沈厚说银子在马车上,他跑到马车旁,用斧子劈开箱子,白花花的银子流了一地。这时候,尤俊达招呼庄客赶紧收拾收拾回家,不敢耽搁时间,恐怕迟则生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唐争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