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比不上一个侍卫
沫弦2019-03-07 06:291,747

  妃沫刚台阶,就碰上了迎面让人用软轿抬过来的顾念清。

  妃沫做作样子地向她行了个礼:“见过娘娘。”顾念清外面披了一件比较厚的青纱,但是里面那单薄的纱裙还是露出了一点。只要她把外面那件脱掉,身体的春光绝对一丝不剩地展露出来。

  这妆容和这一身妩媚的红色纱裙是百分之九十九地能让男人甘拜在她的裙摆下。穿得这么风骚肯定是要去勾引主上吧?

  妃沫暗自嘲笑了这个女人一番。她刚刚说的百分百还剩下的百分一自然就是主上了。明明服侍了主上很多年还是不懂主上的为人,也难怪主上对她没有一点动心。

  “妃沫,主上歇息了?”顾念清可没看见她嘴边若有若无地讽刺。她想在只想快点见到刹罗,把她今晚准备的心意送给他。

  “还没,主上在忙事情。”

  “秋兰,扶本后进去。”顾念清下来绕过妃沫就直接进去了。

  顾念清见刹罗一直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很是投入,侧脸的轮廓完美得很迷人。不愧是她的男人,他这样的人只有她顾念清才配得上。

  “主上,夜深了,你别顾着冥界而伤了身子啊!”顾念清迈着风情万种地步伐向他靠近。

  刹罗眼也懒得抬了:“不好好养病跑来这里干什么?”

  “清儿的病已经好多了,主上也应该多注意注意自己的身子才是。”顾念清过去,帮他捏肩膀,还故意让披着的薄纱滑落了一点。露出她若隐若现地肌肤。

  见刹罗没有厌弃的意思,她又放肆了几分。抱着他的腰,用自己的胸口贴着他的后背:“主上,你都好些时日没过来看清儿了……”

  刹罗的把朝奏扔到了桌面上,握着顾念清乱动的手,将人一把扯进怀里

  “主上~”顾念清,躺在他腿上,勾住他的脖子就要把自己的红唇送上去……

  刹罗捏着她下颚,把她脸转过去,呼出热气喷撒在顾念清劲间:“凉悦……”顾念清的脸让他想起了凉悦说的话,她爱的是别的男人,而他剎罗只是那个拆散她们的恶魔。凉悦本皇会让你为这些话付出代价的。

  顾念清心一惊,她听到了什么?顾念清现在才发现他身上有淡淡的酒味。

  “主上,我……我不是凉悦。”

  眼睛有些迷茫的沙罗清醒过来,把顾念清扔到地上:“滚。”

  “主上。”顾念清心里委屈,抱着他的腿诉苦:“主上你可不要被那个野女人扰烦心神,如果主上觉得烦心不如把她交给清儿,清儿帮你处理。”

  剎罗眸光深不见底,身上的冷气瞬间把顾念清包围了:“清儿,你越来越没有底线了,难不成你想去牢里陪凉悦?”

  “主上饶命,是清儿说错话了,是清儿的不对……”

  “出去。”

  “是,清儿这就走。”她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如果是以前她只要撒撒娇,他就会很疼爱地搂着她,推开她那是极少的情况。

  顾念清很狼狈的走出来,让门外的秋兰和婢女们很意外。她们认为顾念清这身打扮,差不多都能勾引她们了,主上怎么会没心动?

  “娘娘。”秋兰过去扶她下来。

  “主上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本后还是不耽误他了,我们回去。”

  “娘娘慢行。”妃沫早就猜到她会出来了,所以见到她出来她比任何人都要淡定。她这种勾男人的手段,用在其他男人身上还可以,用在主上这显然是效果不佳。

  顾念清被剎罗拒绝,心里有一窝的火,她本就看妃沫不顺眼,现在她这副神情就让她跟火了:“妃沫,你是主上的侍卫,怎么不好好照顾好主上?他这般做事,不休息身子累坏了,你担当得起吗?今日若不是本后过来还不知道你这侍卫当得这么不称职。”

  “妃沫只是侍卫,劝不了主上,也没这个本事劝得了。”她只要做好她该做的就行了。

  “你的意思是本后错怪你了?放肆!”顾念清副架势是准备把一身的火都撒在妃沫身上了。妃沫是所有女人种和剎罗待在一起的时间最多的人,也是最容易对剎罗有非分之想的人。对于她顾念清来说,这冥宫中的女人最让她有敌心的就是妃沫。主上对她这个侍卫可比他的女人都要好。

  除了剎罗,没人动得了妃沫,曾经她试过利用一些蠢得可以的妃子动了妃沫,结果那人被主上整得生不如死。这事过后没人敢再动妃沫。妃沫跟主上到底是什么关系所有人都想知道,她当然也想。不过她更想将这个人除掉。

  “属下不敢。”

  “妃沫你信不信……”

  “清儿,你是不是希望本皇废了你的后位?”剎罗从里面出来,脸上带着笑意。语气却有浓浓的杀气。

  “我……主上,难道清儿还比不上一个侍卫吗?”顾念清唇紧抿着,泪花都要落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世孽缘:嗜血狐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前世孽缘:嗜血狐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