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环江游
三十男生2018-10-26 07:185,085

  不知怎么回事,我非常喜欢珍儿的两个女儿,却无论如何都喜欢不起来珍儿的这个叫作张大伟的丈夫。总感觉这人特别别扭,特别假,一想到我的宝贝女儿今后成天要与这个男人生活在一起,心里就特别痛,特别酸楚,沉甸甸提不起来。

  两个孩子的名字取得也好,一个叫安琪儿,一个叫西施。都是一副既可爱又天真的小天使模样。我心里明白,她俩的智力、能力等等一定和其他“大孩子”一样水平,甚至与珍儿相比也不差上下。

  我感觉珍儿之所以能够在这帮机器人面前颐指气使肯定是在核心软件上动了手脚,不然大家装备一样,知识、智力水平相当,凭什么听你王珍的?

  而我又相信,越是靠后生产的机器人就越高级,性能就越优良。这俩小家伙是最新产品,在性能、智力等许多方面肯定优于她们的那些阿姨叔叔们。而我担心机器人之间会否发生类似人类那种比较攀比之心,甚至由此产生怨恨、歧视。

  也就是说,如何在保持大家公平、平等的同时,又不破坏指挥的统一性和权威性,行动与目标的一致性,是个大问题。大家平等公平了,但却一个不服一个,各持己见,各行其是,各走各的道,各唱各的调,绝对是问题;而不公平、不平等又是造成诸多矛盾和不满的起因。

  珍儿见我皱个大眉头窝在角落里不吱声,过来问是怎么回事。我如是说。她听罢,大笑起来。然后陷入沉思。

  “是,这事确实麻烦。要想处理好这件事,就要分清事情轻重把握好具体分寸。首先,给他们每一个人施加一定压力甚至威权是必须的。人不能完全自由,机器人更不能完全自由。所谓自由必须是在严格控制下的自由,而绝非任其所愿随意妄为……”

  “好啦,”我摆手。“我最讨厌这类哲学问题……还有,我好像不大喜欢你那个丈夫。”

  “没事,不过是装装样子给外人看,你是老爸,永远是我的核心和中心。放心,我不会因为他走心的。”

  “这两个孩子非常可爱,可我非常担心三妹和刘涛会把她俩的肚子弄坏了。”

  正说着话,楼下吴国梁拿个电喇叭冲楼上喊,“贝贝、东东等一干好兄弟,青儿、文文等一众好姐妹,还有我那个未曾谋面的妹夫以及两个可爱小侄女,全都给我下楼来,我、刘江、三妹、刘涛带你们去江边吃烧烤、喝啤酒去!”

  文文推门进来。“哎呀,天天这样搞,真受不了!前些天贝贝组里的毛毛,跟他们去吃鱼外加喝了太多啤酒,胃都被戳破了,回来后,青儿他们上手为他清理到大半夜,就这,都还差点儿把整个人废了,尽管命保住了,可他们组里储存在毛毛身上的大量资料都找不回来了。为此贝贝大为光火,说谁要是再吃再喝就咋滴咋滴……”

  “是啊,这可是件麻烦事。可人家国梁、刘江也是好心,对大伙又这样好,何况现在咱们还没到可以公开身份的时候。”

  “是啊,你反复告诫我们,现在时机未到,一旦暴露所有人都有危险。”

  “这不是儿戏,一旦有人认为我们的存在会威胁到人类生存,灭掉我们只是分分钟的事。”

  “可是现在这样天天大吃大喝对大家威胁很大。每次回来,青儿他们都要为大家挨个清理到天亮,如果不清理,那些东西在肚子里,腐蚀性又大,恐怕会危及众人性命;清理吧,又太费事,幸好现在咱们人少,如果将来再增加人,光是清理食物每天都得专门安排几百人。而且现在为大家装备的感觉感官系统越来越高级,敏感度越来越强,每次吃完喝完回来,大家都特别难受,这简直就是活受罪嘛!”

  “可是总是拒绝不参与也不成。让大家再忍忍。同时,参与时也要尽量注意控制,能躲就躲,能少则少,实在不行也要掌握度。在这方面我也再想想办法。文文你注意,这两个小家伙交给你给我盯死了,三妹和刘涛一定会给她们弄一大堆吃的喝的,你就说她俩最近胃肠不适,象征性吃点喝点就可以了。同时你安排下去,让所有人都在这方面想办法,出主意。还要给贝贝打招呼让他注意态度。”

  “好的,那我先去了。”

  “行,你先去,我们也立即动身。”

  下得楼来,三妹和刘涛早早急切地等在那里要见孩子,一见到孩子就跑过来一人抱起一个,左看看,右看看,不住地亲。她俩已经怀孕三月,正是特别喜欢孩子的时候。

  “哎呀,国梁快来看哪,这孩子多可爱,像个小天使。”

  “刘江你也来看,这是不是一个最最标准的东方美女?哎呀贝贝别光在那里看着,快来帮我们拍照!”

  大家说笑着往江边走,东东说,“国梁哥我有个提议,咱们吃喝以随意为好,咱们今天不如先来个环江游,从三号桥到四号桥沿着江边走一遭,如果你国梁兄有意健身,想来个绕江跑,兄弟我乐意奉陪,我感觉那阵式要比吃烧烤、喝啤酒更带劲儿,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众人齐声附和。

  “刘江,你认为如何!”国梁扭头问。

  “我认为东东兄弟的建议非常好!尤其最近,每次吃完喝完回家,三妹都说我一身臭味,不仅让我泡三妹澡,还逼着我喝三妹液,弄得我现在都怕吃喝了我!”

  大家哈哈大笑。

  “那好,大家先走起来,吃喝的事后面再说!”国梁脱掉外衣,身着背心,大步在前走起来。又转过身来,挽住大伟胳膊。“哎呀大伟兄弟,我们这样不会慢待你吧。”

  “不慢待不慢待,这样最好,我正要看看咱们东海的江景。”

  “好哇,来,咱边走我边给你介绍。”

  大伙走着,安琪儿西施两个孩子手牵着手笑着叫着往前跑,我紧随其后。边追边想,机器人是否也有“初生”概念,不然这俩孩子为什么这样兴奋呢?不会仅仅是因为给她俩安装了“孩子”软件才表现得像个孩子吧?

  珍儿在身后被三妹和刘涛拉住反复盘问,何时结婚、恋爱经过、缘何两地分居、老公详细经历、今后打算……

  之后三妹突然停住脚。“不对呀,刘涛嫂子。”

  “什么不对?”刘涛停下脚。

  “你看咱俩和珍儿年龄差不多吧,我只比她大两个月,你比她也大不过一岁,可是你看珍儿已经是两个六岁女儿的妈了,可她面相看上去却比咱俩年轻很多!”

  “是啊,是啊,这就不对了。我早注意到了,珍儿的脸向来是光光的,连个痘都不长,一点皱纹都没有,肤色总是那么好。她一定有什么秘诀,咱们三个已经是这样的好姐妹了,你还对我们保密呀!”

  “是啊是啊,今天你一定得给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你看我最近,尤其是怀孕之后,感觉自己老了很多,刘涛的额头也开始起皱纹了,还有我哥,刚刚三十三岁,就已经有不少白头发,面相苍老不少;还有刘江,你不知道,他过去可是个非常精干的帅气小伙,可是你看,他现在身上赘肉越来越多,脸都耷拉下来了,我看着都着急。我这会儿才突然发现,所有这些你王珍都能解决!我真恨我自己,真是太笨了,这么久,你天天在我身边,我到现在才发现!今天如果不是看到你两个孩子,我可能还会有眼无珠下去……”

  “好了,三妹,别激动。等会儿大家走累了,也别去吃喝,直接去我那儿,我让人给你们几个看看。”

  “听说妹夫是学医的,让他给刘江做做检查。他还年轻,我生怕他身体会有什么毛病。”

  “哎呀,嫂子,别瞎琢磨,我哥身体向来很棒,不会有问题的。”

  “那也得经常查查,万一有不好也好及时治疗,将来我和孩子还要指望他呢!”

  “爸,你打电话让文文过来,我有事情给她交待。”珍儿在身后对我说。

  我一边追那俩孩子,一边给文文打电话。

  文文过来不久,叫上菊花、蝴蝶一起离开了。过了会儿,三人开着我们那辆商务车过来。

  国梁在前面不远处停下脚,“嗬!这是谁呀,这车开得,真叫潇洒!”

  文文她们打开车门下车。“两位嫂子,请上车吧。珍儿姐说了,你们有孕在身,不能走太多路。咱们这就回我们住处,我们三姐妹给你俩整整容。”

  珍儿叫我带孩子随车回去。

  “哎呀,我说珍儿,你让文文她们三个给你当秘书是不是太奢侈了呀!”刘涛不无妒嫉地说。

  “是啊,我就喜欢文文妹子,办事干练潇洒,特别对我胃口,我身边要有个这样的助手就好了。”三妹说。

  “那行,文文归你,菊花归我,我喜欢菊花。人长得非常素净。”刘涛说。

  “哎呀,你俩这是抢劫呀!”

  “不是,珍儿妹妹,你看你,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招来这些人,一个个太优秀太让人喜欢了。”

  “什么办法,花钱呗,现在只要肯花钱,什么人招不到?”

  “不对,我和国梁之前试过,除了非常意外地遇见你,其他那些都不咋样。有的只知道要钱,要高薪,能耐品性非常一般,没两天就被我给开了。”

  “那是你要求过高!”

  “我要求高吗?就像文文、菊花还有蝴蝶这样的,你想不喜欢都不成啊,人家素质摆在这儿。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钱不钱的事儿!”

  “好吧,回头我想办法给你俩安排助手。你俩怀孕,每天工作量又大,没个助手还真不行。”

  “还回头干嘛,刚才不是已经说好了嘛!文文归我,菊花归刘涛。”

  “哎呀,你们至少应该给我点反应时间吧!”

  “一晚上够你反应的,明天一早我就来接文文,不答应也得答应。”

  “嘿……算是遇着劫匪了……唉,好吧,行行,真拿你俩没办法。”

  “谁让咱们三个是好姐妹呢,是吧?”刘涛搂着珍儿打缓和。

  “另外,我一个好姐妹后天结婚,她要我去作伴娘,我说我一个孕妇当什么伴娘呀,可是推不掉,是另一家大公司老板的女儿,搞得太生分了也不好。到时文文你们三姐妹一起去帮我作伴娘。刘涛也去。”

  “我的意思是把珍儿的两个女儿也带上,作伴童。”

  “好啊好啊!”三妹鼓掌。

  “嘿!连我女儿都不放过,也被拉上壮丁啦!”

  “哎哟,珍儿妹妹不要那么小气好不好嘛!”

  “好吧,看在你俩是孕妇的份儿上,就由着你俩任性一回。”

  来到楼下,珍儿让蝴蝶开车回去,把东东他们几个接回来,给三妹和刘涛检查一下皮肤生理特性。

  “把国梁和刘江也一并接回来,我们四人一起检查,免得三齐四不整的。”刘涛说。

  来到楼上,大家都去文文她们三人房间。

  三妹说,“你别说,我最近忙得都不想干了,好几个朋友出高价想要盘下我的沐浴液公司,还有朋友邀请我去外地办分公司。你看我现在这样子,眼前事都应付不过来,刘江也是两头忙,哪里还有精力到外地去发展哟。”

  “三妹,咱可说好了啊,这个公司不能卖,要卖只能卖给我王珍,别人出多少钱我给你出多少钱。你让文文先过去也行,整个生产经营全部交给她,你每天过过出入账就可以了,这样你和刘江两口子就可以从这项业务中解脱出来,好为将来开展新业务做准备。文文绝对可靠,办事能力又强,完全能够担起这副担子。你们可以先试用一月,工资都不用发,如果不行你就换人。”

  “哎哟看你说的,文文能有错嘛,我三妹也是很会看人的!对了,等等,你说还有什么新业务……”

  “也是挣大钱的买卖。不过得等你和刘江从沐浴液业务中脱身之后才行。”

  “珍儿你这样就不对了,你总是偏向三妹,从来都是有好事非得我刘涛再三央求你才施舍那么一点点。”

  “哎呀嫂子,咱俩是一家人好不好,不要拆我台嘛!”

  说着话,东东他们到了。

  “哎哟,你们别说,今天走得好痛快,比吃喝一顿痛快多了,贝贝兄弟说得对,以后咱们兄弟相聚的方式和活动内容得改改。”国梁说。

  “好啦,过来接受检查。”刘涛拽过国梁。

  “检查什么?”

  “身体,皮肤。”

  “大伟,你也来,你是医生,给他们四位做做检查;东东带几个人负责检查他们皮肤酸碱度以及皮下脂肪、结缔组织等;青儿去弄几张超簿面膜来。”

  大家分头行动。贝贝带人把客厅沙发打开,作为操作台。

  珍儿让蝴蝶把她的床用来作三妹、刘涛的操作台用。

  “麻烦你了蝴蝶妹妹。”三妹陪着笑脸。

  “没事,为姐姐们服务是我应该做的。”蝴蝶话中带着冷淡。

  难道是三妹、刘涛二人没有争抢她让她不高兴了?

  四人皮肤清理完毕之后,开始贴面膜。我心里想,这个玩意儿怎么一直没给我用过……

  “这种面膜透气性强,可以一直贴在脸上不用除掉,到了第三天,它会自然脱落消失。你们这些人里面比较麻烦的是刘江和国梁,恐怕要连续做一周理疗。每天晚上过来做一个小时,由东东负责给你们做。”

  刘涛从床上起来照镜子,“这是我吗?怎么完全看不出来有面膜呀。不行,珍儿妹妹,你这里秘密太多,我也要搬进来住。”

  “就是,有这么多好东西也不告诉我们。”

  “三妹,我问你,如果咱们开一家美容店,能挣多少?”刘涛问。

  “要是这水平,一年轻轻松松少说也得几百万。我看仅仅是贴一贴这个面膜,就比整容效果强。人完全变了不说,还一点儿看不出来,对健康又没有任何损害。”

  “好哇,这个好事就由我来做,店名就叫刘涛美容店。赚不赚钱是其次,我可以借此经常和我那帮姐妹联络。还有,也该让咱们妈妈整整容了,你看最近一两年她们老得,都快不成样子了。人不到六十,看上去好像都七十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二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二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