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组建家庭
三十男生2018-10-26 07:184,158

  珍儿目前一切顺利,所有一切均按照她预想的方向发展,而且在所有方面不仅走上了正轨,方方面面的事情还逐一调整到位。

  第一,她担任了三家公司的副总经理,并成为三家公司股东,年收入过亿;

  第二,她组建了自己的机器人生产基地——⑴利用吴家为她修建的专属实验室生产机器人身体所需各类机件;⑵利用刘家为她修建的专属实验室生产机器人大脑系统;⑶利用三妹为她修建的专属化学实验室生产机器人的皮肤、五官、头发以及其他外形、外貌装饰部分;⑷用我家书房作总装室,我开始时是她唯一助手,之后机器人文文、菊花、蝴蝶等加入,成为她制造机器人的得力助手。截止目前,她已经成功完成制造三十一名机器人,所有人员,除过文文等三人在我的建议下常驻家中从事内部管理和收集各类科技信息资料外,其余全部都被珍儿安插到三家公司核心、重要技术岗位,在其中起着不可或缺、以一当百的作用;

  第三,她不断利用新技术和新产品对自身和其他机器人更新换代,可以说,现在的她已经先进到为我所不能理解、无法把控的程度了。也就是说,当初我制造她的那点技术和科技,在现在的她面前连小学水平都够不上。正因为这样,她看上去更加像个真人了。而且所有机器人不仅外貌上没有任何破绽,就连履历也做到细致、完备、齐全。要什么证有什么证,连标准幼儿园毕业证书都能够提供出来,连小时候注射预防针记录都搞得真真切切明明白白。

  这都是文文等三人的功劳。包括珍儿在内所有人的知识、科技“食粮”同样由她们三人提供。现在珍儿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隔壁文文等三人的单元房“充电”。——忘记告诉大家一件事,现在我们已经搬进一个新楼盘,珍儿掏钱购买了其中一栋楼从一层到33层整个单元的所有房间。一楼的三套房子实际就是三个工作室,安装有各类机床、工作台、实验设备等。其余套房由我负责分配给其他机器人居住。我和珍儿住顶层33楼中的一套房,文文等三人住我们隔壁,还有一套作为她们三人的工作室使用。其他人下班回来,也都被要求必须来文文她们房间“充电”。晚上,只要不值夜班的所有人员包括我在内,必须去一楼上班,制作各种东西。主要还是机器人身上的东西。其中还包含研发、试验任务。经过反复试验没问题的,就会用到大家身上。

  我还给这些人分了组,一个是贝贝负责的涉电子科技物理学尖端技术应用小组;一个是由东东任组长的涉医学生物学尖端化学小组;一个是青儿负责的机器人科研维护制造小组;最后一个就是文文负责的内勤、内务和信息资料组。

  我非常喜欢这些孩子,他们一个个太优秀太可爱!珍儿对我说,我交给你的任务就是把他们管好。还要监督好。不能让任何一个人跑偏,如果出现那种迹象,就必须立即把他给毁了。

  我心头一紧,一方面认为珍儿说得在理,一方面又觉得她心太狠,就算哪个孩子跑偏,也要尽力挽救才对,怎么能说毁就毁呢?!

  珍儿说,“我知道老爸心软,可是这些人能力太强,一旦出格就不受控制,能力越大破坏力就越大,你必须在第一时间防止灾难发生,不能等到造成严重后果了再出手收拾残局。”

  “可是,跑偏、出格也要有严格指标标准才行呀,不能你说谁跑偏谁就该倒霉。”

  “肯定要有一整套严格指标的,并且按照相关指标我已经制备了一整套严密监控设备,对每一个人包括我在内实施严密监控。哪个人出了状况,我都能第一时间知道。”

  “这就好,这就好。”我弱弱地说,发现自己后背出了一身冷汗。这珍儿简直不得了!感觉她这是要建立一个机器人王国呀!

  这时,珍儿给吴刘两家带来的利益已经大到无法想像。

  吴家精密机械制造公司被命名为一级超精密机械制造企业,他们的新式机床被命名为战略级优秀设备。这种机床你不可以随意对外出售,也不是拿钱就能买到。必须经过严格审批。当然价格也非常昂贵,每台机床接近亿元。这一点之前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同样一堆破铜烂铁,只要制作成这玩意儿,再安装上一副聪明大脑,就能卖上这样一个令人咂舌的天大价钱!

  吴家承接的各类机件加工订单多如雪片,他们现在已经不接普通机件的单子了,只接精密难度高、普通厂家无法承接的单子。这样“升级换代”之后,每年收入跟着翻几个大跟头,从赚小钱公司变身为赚大钱公司。

  刘家的超级芯片订单已经多到需要专门为订单客户修建一幢接待大楼的地步了。其中重要原因是:产品需求同质性差,个性强,特殊要求多。你不能生产同一种东西提供给所有客户了事,必须按照客户要求的样子把东西制作出来。于是客户往往派专家组过来,与“东海市超级芯片有限公司”组建的相关团队共同研究芯片结构及内容,然后制作出样品,直到最终确定产品规格样式,然后批量生产才算完工。

  刘家企业这边出头的自然是以珍儿为首的几个高级技术人员——都是机器人。林总工程师他们目前都已退居“二线”。因为他们无法应付客户要求。客户提出的问题,也只有珍儿率领的团队才能解决。为此林总曾郑重提醒刘永董事长:公司核心技术为珍儿一人独占有巨大危险。

  刘永对此非常坦然。说,“我倒是想让王珍把她的技术全盘交给公司,交给大家,或者带几个徒弟,我想,只要我提出,王珍肯定会同意。可是,她的那些东西是你林总懂啊还是我懂呀?既然不懂,又不信任人家,让人家如何做事?再说了,王珍和她老爸的人品咱们都看在眼里,就不是爱搞事的人。人家做了这么大贡献,还不是你愿意给她多少就是多少,什么时候向你提过条件?就是三妹那里她提出每瓶给她5-10元,可钱现在都还放在三妹账上。连三妹都说,她好奇怪,不清楚珍儿到底爱不爱钱。这么多钱放她账上几年都不过问,好像根本没这回事似的!”

  “是啊,我就觉得她不是凡人。那么复杂的科技她都懂。咱们接待的好多客户都是高级专家,没有不佩服王珍的。”

  “是啊,她可是咱的宝,咱们无论如何都要爱护、保护、留住这个人才。你也要给大家打招呼,不要没事瞎议论。”

  “好的,好的。”

  刘家产品现在名气很大,多数用在尖端产品上面。尤其“智能机器”方面,市面上所用芯片基本全部出自刘家公司。

  刘家公司还与吴家公司联手承接了一些企业的以机代人改造项目。

  在收入上,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刘家公司现在每年给珍儿分红三个亿,据说这还只是刘家公司净收入的零头。

  三妹牌沐浴液果然销售火爆,已经卖到外省市,成为抢手货,公司大门外每天等货的汽车都能排出十多公里。

  三妹已为公司增加到十三条流水线,仍然不能满足需要。

  按这种情形,他们应该在其他市场就近建立分公司或者分厂才对。可是他们分不出人去,眼前事都应付不过来,交给别人又不放心。

  这样对企业快速壮大发展显然不利。我认为三家公司都存在这个问题。

  我向珍儿提出让她给吴刘两家建议,让她制造的机器人分别担任外建分公司负责人。这些人珍儿都是以招聘名义收进公司的,而且每人都制备了完整的身份和简历。除非过细认真深入实地调查,否则根本看不出任何问题。

  珍儿不同意。她说,“别忘了我们当初的希望和理想。我们不能什么都去做什么都去追求,把我们希望做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我现在的目标是三年内把你说的那种医院建起来。”

  “可是……”

  “别说机会没到,条件不成熟。咱们真要做,完全可以把吴刘两家全部拉到这个行业里来。他们现有企业和业务继续保留,但勿需再扩大;医疗卫生行业前途更大更广,赚钱也更多。他们不是不愿做,而是没有这方面技术和条件,一旦有做这件事的条件和机会,他们绝对会第一个冲上来。到时咱们办医院里里外外帮手就都有了。而且咱们对他们非常熟悉,他们人又非常可靠,能力又强。到时医生护士全部用咱们机器人,其他事情就交给他们去做。”

  我想想,珍儿说得也对,她这样也更像是个做事有始有终有担当,确定目标就一往无前不断前行的人。而且比之赚更多钱,我总认为办医院意义更大。何况办好医院并不影响赚钱。甚至赚更多钱。

  正当此时,出现了难以应付的状况:吴刘两家以及其他热心人,不断给珍儿以及其他机器人介绍对象。

  他们肯定都是好心,可他们哪里知道他们是机器人呐!

  珍儿的事最麻烦,找上门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还是莎莎出的主意,就说珍儿已经结婚多年,还有两个孩子,这几年老公出国,在芝加哥大学作交流学者,两个孩子带到她姐那里让妈帮着带,老公每周过去和孩子团聚……

  把文文等三人叫来商量。觉得这个主意可行,只需在细节上完善补充即可。另外就是需要制作一些照片和相关身份记录。

  “看来你老公和孩子也得回来一趟,或者干脆回来就不走了。”文文笑着说。

  “就说他是搞医的,而且是肿瘤疾病医学博士。”珍儿说。

  “这个好!”我叫了起来。“回来后就让他去东海市中心医院肿瘤外科应聘。”

  “这家医院我考察过,到时咱们要把肿瘤内外科还有放疗科全包下来,全部换上咱的人。”

  “那咱们还得造出两个孩子。多大年龄?一男一女?还是两个男孩或者两个女孩?”文文调皮地笑着。

  “两个女孩吧。年龄嘛,你先确定我们哪年结婚。然后一年一个相差一岁。”

  “哈,姐,你这生的也太勤了吧!”

  “还不都是让他们给逼的!这事抓紧办,策划要快要细,最后还得搞个接机场面。”

  “你就瞧好吧。不过姐夫什么样还得你定,不然青儿姐造出姐夫,你不满意,还不得闹离婚呀!”

  我对珍儿说,其他人也得组对,有些可以说来公司之前已经结婚,有的现在正在谈恋爱。珍儿说,这事你不用管,还得文文她们去做。必须做到天衣无缝才行,不能有一丝儿疏忽。

  过了几天,文文叫我珍儿一起去机场接机。

  “接谁呀?”下楼时我问。

  “姐夫呀,还有两个可爱孩子。”

  下楼坐上商务车,身着一袭黄衫的蝴蝶车开得真溜!文文她们三个个个戴墨镜,又都一副靓女打扮,这是要亮瞎别人眼球的节奏呀!我觉得这样太突出,容易出事,还是尽量低调点儿好。

  来到机场停车场,车刚刚停稳,那边就有个高个男人从机场出口出来,边走边向这边打招呼。两个五六岁大点的女孩张着双臂飞奔过来,边跑边叫妈妈外公!!

  珍儿多大?孩子都五岁六岁了?我不知她原来身份证是怎么弄的。估计是弄的二十五六结婚,现在三十一二。

  “爸,你好!”小伙子拥抱完珍儿过来和我握手。

  小伙大鼻子大眼,人长得很帅,一脸英气。戴副金丝眼镜。说话男中音,中气很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二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二人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