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残疾王爷
慕sally2018-10-26 13:043,035

  入夜时分,大家都用过晚膳各自回房休息,但壁月却心挂一人。

  轻盈的步子在房外徘徊不定,房内独自饮酒的司空砚举杯对着门笑道“既来了何不进来”

  壁月双手交握,这才举步上前,门一推开,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股酒香,壁月看着正喝酒的人,二话不说走了进去,将酒杯夺下,带着丝丝恼怒

  “不是说过不胜酒力,怎么又偷饮上了”

  司空砚看着面前这个如今已长大的女孩一时之间目光闪烁“还记得第一次见你,你还是个刚出生的婴孩,如今已长成大姑娘了”

  说完他低头笑着,壁月见他脸颊两旁已有微醺,说话带着酒意,就知道他是醉了,其实他的酒量一点也不好,所以也甚少饮酒,也可说他十分讨厌酒。

  她只见过他喝过两次酒,一次是她为帮他采药受伤,事后他虽不骂她,却把自己灌醉,而第二次,就是今天,可是她不明白今日又为何饮酒?

  司空砚趴在桌上久不动弹,壁月放下手中的酒壶伸手去摇“师父”

  可惜那人已经酒醉入睡,半点知觉也没有了,壁月就近坐下,单手支着下巴望着他

  她的师父如此出尘卓越,这世上怕是没有一个女子能够与之相配吧……

  夜已深了,壁月将司空砚扶上床后,帮他收拾了一下,也离开了。

  在她刚出房门那瞬,司空砚已睁开清亮的眼,一点也不像喝醉酒的人,眼睛一直看着闭合的门,久久不能回神

  翌日一早,前厅似乎有些争执,壁月几乎是被吵醒的,花雨已打好洗脸水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等她,听见房间内壁月起身的声音连忙将脸盆端起。

  她一进来脸上就堆着笑,壁月扭了扭脖子,昨晚躺床上一直翻来覆去没有睡着,今日整个人腰酸背疼的

  “小姐,表少爷回来了”花雨兴奋地说道,将拧干的毛巾递到她面前

  壁月扭头的动作一顿,伸手接过毛巾“表哥不是奉命去寻那个失踪的三王爷吗?已经找到了?”

  花雨连连点头,又一脸惋惜状“是啊,可惜找回来却是一个残疾王爷……”

  “什么?!残疾王爷?”壁月不解

  “听说是在途中遇见了杀手,那三王爷被人偷袭……下身全残了……”说着说着花雨不由一脸可惜

  壁月起身准备穿衣,花雨连忙上前帮她,待穿戴整齐了,壁月将头发顺势一般绑就将头发全部束起,今日她要上山去采药,所以衣服穿的格外轻便,万千青丝揽在一条丝带上,既不松垮却又带着一丝英姿

  “那表哥可平安?”

  “表少爷安好”说话间花雨已将被褥折好

  两人一同前去前厅,一看果然如她所料,姑姑还是老样子,拉着一群丫鬟,端茶的端茶,端点心的端点心,围着表哥直转,嘘寒问暖,又将一路之事仔细追问,生怕他的宝贝儿子受伤

  壁月和花雨相视一笑,这样的场面她们只要来一次盛都都会见到一次,心里欢喜,这世间每天都有什么在改变,偏偏她的姑姑十年如一日。

  “表哥回来了”壁月知道傅之亦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急忙出口缓解一下这气氛

  果真,大家听到声音终于不再围着傅之亦转过身看她,傅之亦趁空子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跑出人群,来到她身边

  一脸灿烂的笑容“表妹好久不见”

  那是一个风度翩翩你少年,白净英俊,虽生的像个柔弱书生的模样,功夫却十分了得,壁月见他和少年时并没有什么大差别,心中感动,他还是那个不拘小节的翩翩公子,那个永远笑容满面的表哥。

  “恭喜表哥喜得文武状元”壁月衷心的道谢

  傅之亦摸了摸后脑勺一脸谦虚“只能说今年运气好,碰上的都是些泛泛之辈”

  壁月知道他受不住别人夸奖,当即就笑笑不再提起

  午膳过后,大家聚在前厅谈话,壁月与壁天扬也随在他们之中,倒是司空砚,从今早的早膳都没见他来用过,去他房间寻他,也不见踪影,壁月习惯他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作风,也没曾多想

  “之亦,三王爷究竟是怎么伤的?”问话的正是傅长亭,近日来他为凝脂已经有两天没合眼了

  今日回家不曾休息。只说是希望家里人聚一聚,其实都是为了那个三王爷

  傅之亦摇首心中也满是疑惑“我赶到时,王爷已经遇害,虽然三王爷武功了得,身边护卫也个个武艺高强,可是不知为何三王爷就是受伤了!”

  “刺杀三王爷的是谁可得知?”壁天扬问道

  “此人派出的杀手全是精心培养的死士,身上也没有任何线索可寻”傅之亦很是苦恼地回答他

  “哎,这三王爷可是天之骄子皇上广发告示为他请医救治,,如今身子残废了,听服侍三王爷的太监透露,三王爷如今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闭门不出,这样一来怕朝堂上又会有变化了”  

  傅长亭虽不屑参与皇家的权利争夺,但是只要一天未立太子,朝堂之上便是风起云涌,如此天下也难得太平

  壁天扬在旁听了许久,最后还是开口说道

  “月儿,你的医术是司空砚所授,虽然司空砚与七王爷走得近,但是你孑然一身,又是女子,根本参与不了这朝堂之事,再者你医术已是非常了得了,若你肯为三王爷医治想必这伤好起也不会是难事”

  傅长亭听罢,疑惑地看着他,对他的话有了几分质疑,月儿的医术他自然是相信的,可是他心里总觉得壁天扬主动提起此事目的不纯,而且他明明知道如果治好了三王爷的腿伤便要嫁于他,他为何不点破?

  壁月听后沉思了一会“好,我愿意尽力一试”

  壁月正准备回房时,看见司空砚就在自己房间不远处的凉亭喝茶,整个人不知为何显的格外失神

  她忍不住就走了过去,谁知还未近到他身边,他已经将手中的茶杯放下,悠悠问道“听花雨说你要去给三王爷治腿伤?”

  壁月向前走了几步坐到他对面“医者仁心,我想试试”

  司空砚掀起眼帘双眸定格在她脸上“你可知,如果你医好他的腿伤就得嫁给他?”

  “什……什么?!”壁月迷糊着看着他,姑父和父亲并未说起此事……

  司空砚笑了笑“你姑父虽不想参与皇族争夺,可是不代表你父亲不想……”

  壁月震惊地望着他,半响说不出话来,她的父亲想让她和三王爷成亲?!与皇室结亲?

  理解她的震惊,司空砚也为她寒心,一直以来疼她的父亲居然想让她入到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宫里,饶是谁都想不通。

  “师父”壁月轻声唤他,司空砚恩了一声,气氛又一下安静了下来

  壁月来到壁天扬房里,见他正很仔细地擦着那柄他贴身所带着的流星剑,她走到他身边了,他也未曾发觉,壁月唤道“父亲”

  壁天扬恍然初醒,看到身边站的人,和蔼笑道:“月儿啊,父亲想事情想的入迷,竟然连你来了都不知道”

  壁月接过他手上的流星剑仔细端详了起来“父亲如此喜爱武功为何突然弃武从商了?”

  壁天扬摇着头摆了摆手“自古江湖多恩怨,商人起码除了争相利益却也不会兵戎相见”

  “父亲曾经与人结怨?”壁月追问。她似乎一点都不了解自己的父亲

  壁天扬抬头看了她一眼,刚要说出的话又咽了下去“你来找我是为了三王爷吧”

  果然,父亲是知道的!

  壁月眸光暗淡“父亲既然知道治好他便得嫁给他,为何还让我去?”

  “因为三王爷是当今圣上所在意的儿子,也有可能登上帝位”

  “父亲!”

  壁月惊呼出声,她万万没想到父亲是想让她做皇后!

  “父亲!月儿的心性你不了解吗?月儿是不会嫁入皇室的!”

  壁月斩钉截铁地说道,壁天扬并没有想象中生气,点了点头“父亲知道,可你一向都济世救人,但难道你要放弃一个活生生的人,任他颓废下去?”

  壁月哑然,她真的想不通父亲究竟打什么注意,前一秒和后一秒叛若两人。

  父亲的的转变她怎么也想不通,但今日已经计划上山采药她只能将给三王爷医治的事暂放,又与父亲说了一会话就回房间准备好工具上山。

          壁月收拾好后便带着花雨一起上山,盛都人杰地灵,遍山都是难得的药材,壁月每次来盛都都收获颇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溺宠盛世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