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一个百鬼夜行夜
紫纱轻舞2018-10-25 16:553,818

  看不出是真心求来还是山寨伪劣的耶稣十字架更被几只小鬼捏成了铁粉——

  这个时代就是这么暴力啊。

  凌邯站在天台上被血色月光迷了眼,眉眼里全染上这红月亮的嗜血光芒,同样饱含这满满地深深的笑意,“好久没练手了呢!”

  像是在对自己说,又像是在对身边的空气说。天上的月亮像一颗心脏,几乎快要滴血一般的红艳艳的。

  身上穿着纯白色的休闲服上因为之前在电梯里被妖孽作死,染得满是鲜血,随着时间渐渐变成淡淡的痕迹,在这样浴血的红色光颜下凌邯像一个恶鬼修罗,身侧的右手一抬凌空一抓,那银色的伏魔棒便冒着寒光出现在其手上——

  月华如水仿佛飘泼而下的大雨,泛着渗人的鲜红色,那些心中深藏的怨恨生根发芽,疯狂的暴长,纠绕的藤蔓掩盖一切理智,绞杀无数生命,沾满鲜血的伏魔棒上萦绕着黑色的戾气,却也将那剑刃的银白显得更加森然。

  如之前在幻月谷那一战【因为行军判断失误,被数十万敌军围攻,当时大帅主将将军身受重伤,岩佐将军因为被凌邯活生生的揍成了残废,算半个废人,当时情况危急,危在旦夕,就在那一刻,凌邯带领四千人保护两位主将突出重围,仅仅死了一千个士卒换来的是敌军死了十万——幻月谷的土地染得鲜红,尸体堆积成山,凌邯杀得浑身是血,几乎红了眼——那血当然不是她的!当援军赶到时在尸体堆积城的小山上凌邯手握着满是鲜血染红的白月剑,鲜血染红的米色的风衣成了那天黄昏下最耀眼的天上星星。飞舞的白发,左手拎着敌军两员主将的头颅——不愧于杀神的称号。】的暴走是对死亡的的害怕,那么此时此刻则是强烈活下去的愿望,还有对给自己所遭遇的不公平不公正的不满。

  仅仅是因为我说真话便要杀我?

  丫的,老子没穿越吧,也没有暗中当成狗仔队来揭你的底儿啊,为什么要杀我?你们为什么要杀我?!

  凌邯脑子一片混乱,什么东西,杀我?呃,不对吧!等等啊——脑子里一片混乱的凌邯在浴血的月光下头疼欲裂啊,原本就站在天台的边缘寻死觅活状,结果这脑袋一疼整个人就活生生的往下掉——

  摔死的说……

  首先根本就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一直在暗中试探我,从最开始我还没有遇到龙家人,还没有掺合到什么轩辕古堡的事件里面,那时候我只是想好好读书——可是却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暗中作怪——

  杀我!

  普天之下想杀我的人海了去了。你不够资格!女鬼不够格,那些狗屁老师也不够格,还有你们——

  整个人仰壳的从天台上跌下,眼看就要摔地上成死尸,结果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身形一拧,原本该死的命运瞬间便转变——所谓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则昌,逆之则亡!雷霆万钧的凌厉剑势直接烧了第二教学楼侧面的那一片树林!携带着无限怨念的黑色火焰,一怒冲天。女冤鬼当时就懵了,话说这才是BOSS级的人物啊!

  有些悔恨自己为什么在之前会对她起杀心,这不是找死么?虽然已经死过一次了,而自己的举动无疑就是激怒了这只怪物啊!轻盈的脚步,曼妙的身姿,夜风徐拂,扬起那头黑色的发丝,虽不是绝世美好的容颜,却在这浴血的月光下宛若修罗。

  “不要过来哦!”

  “你不要过来!”

  “我他妈的说的是废话对不,什么叫冤有头债有主,他们,他们和你有什么仇?我和你有什么仇?”凌邯一手指着躺尸在地上的无数学生,一步一步走向跪在老槐树下的女冤鬼。

  跪在老槐树下的女冤鬼直接忘了自己还应该继续的祈祷——

  “他们和你有什么仇,他们也是别人家的孩子,他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你丫的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来决定人家的生死!凭什么!”那些扑过来的怨灵在凌邯手下的伏魔棒一挥之下,化为灰烟。

  “你不要过来!”

  “我凭什么不要过来!他们本应该投胎转世再世为人,却成了冤鬼冤魂——”

  “和我没关系!!”

  “和你没关系,可能吗?”

  看了一眼地上挺尸无数的学生,凌邯心里掠过一丝悲伤——不过转瞬便收起。凭什么这么无辜的他们就要充当炮灰被他们杀死!

  “现在轮到你了!”

  杀人时不是挺畅快的吗,现在要死了你还悲伤上了?修长的食指指了指女冤鬼,朱唇微启。这么几个字仿佛诅咒从凌邯的嘴里蹦了出来。凌厉万千的杀气,不论是鬼魂还是学生都只有吓得要死要活的份儿,右手上的剑竟然在挥手的一瞬间竟然变成了通体玄黑的弓——

  一指搭弓,对着女冤鬼微微一笑:去死吧!

  不知从何处来的无数黑云般烟雾汇聚而成的箭矢一下子脱离了弓弦,来不及眨眼,那欢脱的女冤鬼顿时像摔在地上陶瓷一般,纷纷破碎,biaji一下子散落一地!无数幽魂吓得消失在空气中。

  那些因为冤鬼而死去的学生,她只能说抱歉,是神都还有个反应时间,更何况她只是人,还没到神的地步。凌邯低头瞟了一眼身上沾满了鲜血的衣服,似乎很狼狈哦!夜风拂过,一股子钻心疼痛从脑门上传来。

  嗯,她想起来了,之前好像是在电梯里给磕的……

  弹了弹手指,庄莹的身体由一个气球包裹着从基础楼里飞了出来,凌邯抬手接住,还有气,必须得去医院!

  凌邯低头看了一眼沾满全身的鲜血,真狼狈的说啊,一股子寒凉的夜风拂过,一阵钻心疼痛从脑门上传来。

  嗯,她想起来了,之前好像是在电梯里给磕的——死怪物,臭婆娘!哼!

  弹了弹手指,庄莹的身体由一个透明结界形成的气球包裹着从基础楼里飞了出来,凌邯抬手接住,还有气,必须得去医院!

  不过,话说这小妮子最近好像胖了呢!咳咳——一口鲜血呛了出来。白天坐那个鬼电梯没给她少颠儿啊!不过这还没走两步,脚下就是一股怪力给扯住——

  低头一看就是一双没有血肉白骨森然的爪子——

  痛痛痛——

  你抓我干嘛!!

  放爪!

  哈哈……哈哈……

  哈哈……

  凌邯那双并不是很大的眼睛向上翻了翻,这就是传说中的翻白眼。当然是在鄙视脚下那抓着她的脚的白骨爪子,还有这装神弄鬼的鬼笑。呃,笑?谁在笑?这笑声也太他妈的渗人了吧!凌邯打了一个寒战,明显察觉到背后那颗老槐树慢慢的枯萎,然后化为木炭沩泥在地。

  其实我真的觉得您这肺活量不去吹号角实在是不行!凌邯回头看向不知悔改,从那萎顿的老槐树下冒出来的女冤鬼,和之前那个满脸烂肉不修边幅的死鬼样相比,现在的女鬼浑身一袭大红。冰冷的脸上仿佛涂满了银色的石灰一般,虽然冷峻,却也还是一张削尖下巴明亮眉目瓜子脸的美人。

  当然之前凌邯确实是用那支箭将女鬼削死了的,但是并没有将其打成灰飞烟灭。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当了冤魂厉鬼近百年的她那么容易就被人秒了,还出来混什么混啊!所谓红衣厉鬼,子时夜出。阴气最盛,害人最深。凌邯抱着庄莹凌空一跳,跃上树枝站立。结果树枝都像变异了活了一般,扎扎乱晃,直直要往凌邯身上缠!某些叶子还如尖刀一般在月光下刺棱棱的想要扎人!

  那些被吓傻了在树林里想要慌乱逃跑的学生就比较不幸了,不少人被那仿佛被鬼附身了一般的柳树“唰唰”的或插死,绞死,勒死,反正就是各种死,什么血肉横飞,大卸八块啊,惨不忍睹哟!

  凌邯抱着庄莹,确实有些施展不开手脚,当下一个结印,甩出结界将庄莹装在里面,如之前的气泡结界一般飞向月空中。

  当下借势一跳,躲过红衣女冤鬼那边甩来的一爪子凌厉攻击,一个退身在一边空地上顿下身形。那数百平米的树林全部在女鬼那凌厉的妖孽气势下竟然全部夭折,凌邯站在空地上双手圈在胸前,老子倒要看看你这妖孽想干嘛!

  只见之前站在枯树下的女鬼双手端着自己的脑袋往上一提,咔咔两声,脑袋便和脖子分家,飞天咯!

  “我要杀了你!!”

  “你以为你躲得过吗?”

  “我的仇恨谁来为我化解。你为他们不值得,谁为我不值得过!!”

  “他们强占了我们的家园,我一定要在这里的所有人血债血偿!血债血偿!!包括你!”红衣女鬼双手如刀在脖子上一削,那长发披散的脑袋立马脱离身子,顿时飘升半空中,看着居高临下的凌邯眼眸里闪过一冷意。空气里开始飘荡一股分不清是正还是邪的能量,方圆数里的鬼魂竟然闻风而动!

  飞天的女鬼的头在半空中使劲的张着鲜红的大嘴开始长啸,似乎在开启什么仪式——凌邯觉着这股里怪力好像有点熟悉。流墨鬼魂失踪的那也的第二股力量好像就是这!

  “是你控制了流墨?”

  “流墨?”在半空中吟唱的红衣女鬼的头继续吟唱,而那立在树林里的身子竟然长出了一张嘴回答了凌邯的话。估计是肚脐眼突变成嘴巴了,然后讲了神乎其神的腹语咯!头在天上飞,不过却在下一秒,双手结印再次甩出一个凌厉攻势,大概是想置凌邯于死地,结果人家就是轻轻一侧身,躲过去了!

  那没有脑袋的尸体继续快速结印甩着攻击。凌邯一边后退一边躲闪。那些树木也受到女鬼啸声的吸引在空气中啪啪的抽着乱攻击人。

  不过听到流墨这个名字,女鬼那本来就没有长脑细胞的脑子转了转,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小鬼。她亲眼看见那个在教室里认真学习的漂亮女孩子被一个男生先、奸、后、杀。当然她是不会承认那个小伙子是被她控制了的!通过控制一个男生害了一个女生,然后利用那个小女鬼帮她涨能力!

  ——

  “你认识她?”

  “不认识!”

  轰——女鬼手上一股灵力结成的光球冲着凌邯甩了过来。这可比那一爪子挥来的攻击能量乃至攻击范围大得多。凌邯当下一踮脚从地上腾起,只见那水泥沥青浇的大地立马就起了一个坑,大概是有点轻敌,没有躲过这一攻击的某人当下就被四下扩散开的能量波动给弹飞。

  龙晓燚从空中掠身闪过一把将凌晨接住,然后站在一边地上。

  “你竟然还有帮凶!”女鬼一声轻笑——

  “照样也是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