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龙氏一族的力量
紫纱轻舞2018-10-25 16:413,739

  只见那水泥沥青浇成的大地立马就起了一个天坑啊,那速度,立竿见影啊!大概是有点轻敌,没有躲过这一攻击的某人当下就被四下扩散开的能量波动给弹飞,差点没摔死——

  龙晓燚从空中掠身闪过一把将凌邯接住,然后站在一边地上。

  “哟,还有帮凶!”

  “照样也是死!”

  “死死死,死你妹呀!什么叫帮凶,你丫的是不是从来都不洗脸啊,谁他妈的是凶,你分清楚没啊!”凌邯甩手便将伏魔棒再次甩出来指着半空中挂着的女鬼的头,你就不能长回肩膀上啊,叫什么叫,我他妈的跟一个没有张嘴巴的尸体说话,很奇怪诶!!

  双肩俩甩将龙晓燚扶着她肩膀的手甩开。

  龙晓燚看着凌邯这气鼓鼓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笑。在一边从宿舍楼里见鬼了害怕而跑出来的学生们此刻也被这红衣女鬼和凌邯等人震惊了。看着这画面,连跑都忘了跑!瞟了一眼在一边傻愣了的众人,她不是什么九尾小猫妖,需要积德什么的成仙成佛。反正她早就不指望着自己能成仙成佛了。

  那些听命于红衣女鬼的啸声众小鬼们听着啸声竟然乖乖有阵的,对着凌邯龙晓燚两人便嗷嗷的往前冲想要杀了某人立个什么头功之类的。

  “诶,臭流氓,还跟我计较啊!”

  不理。

  “不理我啊?我是来带话的,我大哥现在因为你算是彻底疯了,在家就是各种闹,反正不跟璇儿结婚,你说——”

  对着无数嗷嗷受了鼓动蜂涌而来的鬼魂,伏魔棒在凌邯手里一晃变成了之前在仓皇圣域里名噪一时的——“轩辕弓!!”伏魔棒于凌邯来说存在三种形态,一是,伏魔棒;二是,白月剑;三是,轩辕弓。

  见过一人高的弓吗?见过拿脚蹬着弓才能射出箭的弓吗?你见过以灵力形态来凝聚成箭的弓吗?

  见过那风驰电逝一般的闪电速度,数百条向凌邯龙晓燚袭来的鬼全部凭空消失了吗!!然后那只箭钉在离她百米远的树干上。完全是普通的一支箭,什么也没改变,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可惜那些三五成群不怕要死人的鬼就那样平空消失了!

  “还有没?下一个——”

  凌邯弯弓搭指,朱唇微启,这三个字对所有鬼来说是催命亡符。那个熟悉或不熟悉,不认识或认识的女孩身上散发的气息便是:阎王要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凌邯要你马上死,客官,你的眼睛在看哪里?

  凌邯一脚踩在地上另一只脚抵着弓身,右手在半空中划一个圈,一股黑色的漩涡气流在其手上竟然形成了一只银色箭矢!箭尖轮转着,每一个鬼都可以是凌邯手上箭矢的靶点,“是你么?”

  “啊——呜呜——不是,不是!”

  “是你么?”

  “不是啊——”

  “那你们他妈的还想上来不!”

  相互推搡谁也不愿意,靠,找死你愿意啊!这都算不上愿不愿意,准确说是敢不敢,还是那句话,谁愿意找死啊,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相距很远,这距离至少的两百米,但是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听得清清楚楚,相当渗人啊!

  女鬼的头在半空中看着脚踩轩辕弓的凌邯,眉眼里一股冷意,眨眼“嗽”的就是一注阴冷攻击!凌邯立马侧身箭矢射出,直接将那一柱灵力弹飞。

  无数聚在一块儿的学生嗷嗷的叫唤着。还有拿着手机打电话啊!却是怎么也打不出去一个。

  “分开跑!”

  “怎么分开跑啊!”

  不是他们不想四五分裂的散开,而是在他们的周围漂浮着无数幽绿色的灵体,比如说青蛙的小灵体,那血红血红的鼓出来的绿豆大小的小眼睛一个劲儿的死盯着你,还有什么小兔子,小白鼠,小狗儿,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些个伤痕累累组织病变长相丑的他妈都不认得的器官,还有曾经存放在解剖实验室里拿来当示教的尸体,有的带着残破枯黄暗哑的肉皮,甚至腹腔被打开,萎缩成一节一节的肠子在那里跳什么迪斯科——你跑呀,你跑一个试试。

  当然,不是没有人试过。

  就见一股黑色的烟雾缠在那人的身上,最后她发狂的把自己的手指头脚趾头手臂大腿啃着吃了——

  真的很欢脱。

  “呵呵。”

  空灵的嗓音像暗夜里诡异的乱叫的兽鸣。

  那只黑箭闪电般离弦而去,四个女生惨叫着看着自己的身体像陶瓷一样破碎,散在空气里,只有一颗脑袋在空气中停留了三秒,瞬间便落在了地上,散落一地的脑浆与肉沫鲜血!

  “啊——她怎么杀人?怎么杀人?”

  “啊——谁来救救我们!”

  “我不想死!”

  “为什么王子还没有到——”

  “上帝,救救我们的罪难吧!”

  她像一个修罗杀神一般挽弓站在一边,清绝得身影,犀利的眼神,“下一个——”完全不在乎在人海里咋呼起来的叫喊声,什么叫她怎么杀人了?她杀的不是人!原本散落在地那白花花的脑浆里竟然飘好几个幽绿的灵体。

  “你敢杀我们,杀我们!!”

  “敢杀我们!”

  “下一个——”完全不在乎在人海里咋呼起来的叫喊声,什么叫她怎么杀人了?杀人了!她杀的不是人!原本散落在地那白花花的脑浆里竟然飘好几个幽绿的灵体。

  “你敢杀我们,杀我们!!”

  “敢杀我们!”

  杀你们怎么了,我这还要灭了你们!当下再一箭射出去,那一箭在半空中自动分为三根,然后刷的将三鬼灭了一个渣儿都不剩!

  今天还真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本来按照这个点儿在学校里的老师或者是辅导员都该回家的,可是呀,不知道为什么就有那么几个辅导员老师没有回家呢,里面恰巧就有凌邯的辅导员老师,这辈子她最讨厌的一个老师,恨不得食其皮肉,啃气血骨!

  那张写满岁月沧桑的脸变得比猪肝还黑,都快成腌猪肝了。凌邯手上的弓箭直直的指向她,携带着一腔的愤怒。她俩平时接触的并不多,但若不是她,这么久以来,有多少无妄之灾是这些为人师表带给她的!

  嘴角微勾,笑意深深。

  什么叫人倒霉了,放屁都砸脚后跟——

  挽弓。

  三指搭弓,无数股黑色诡异的火焰混合成一只锋利的箭矢。

  “诶,凌儿,你不觉得你这穿着裙子蹬着弓身的动作十分不雅吗?”龙晓燚再次自来熟的上手搂着凌邯的肩,笑得那个春满乾坤简直就可以称为不是人!凌邯没有说话,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行啊,我这不雅,你来!某人想都没想就将轩辕弓丢给龙晓燚。

  虽然早就意识到这个弓呢很沉很沉,尼玛这是什么材质,差点折了老子的嫩腰。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嗷。

  女鬼看着凌邯这一路各种秒各种杀眼里的恨意惊天。本来应该挨上一箭的辅导员以为自己躲过一劫,却没想到凌邯这边手上直接摸出了AK47来。

  你们走马灯,过场似的,完全不把我们学生的命当命,那你们的命又算尼玛的什么!!那边结果轩辕弓的龙晓燚挽手就是一箭直接射向女鬼。女鬼那飘在半空中的脑袋受到威胁,当下刷的滚回了肩上,不过没想到凌邯的箭居然一分为二,那刚接回脖子上的脑袋再次在双手的搬拉下,飞头术——

  杀!

  对上凌邯的伏魔棒,红色月光夜空下“姐姐,放过我妈妈吧!”一个还是一团细胞的什物飘了起来,脆生生的童音那一嗓子“姐姐”那是听的人骨头都酥了,谁会相信那一嗓子第一团细胞给叫出来的!!

  “姐姐,求求你了!”

  “妈妈因为宝宝是葡萄胎,不能留下宝宝,因此伤及到子宫从此再也不能有宝宝,好可怜的麻麻,姐姐,求求你放过麻麻吧!”

  “都是宝宝不好!”

  “姐姐,求求你放过麻麻!!”一团红葡萄飘在空中,因为星羽楚身上的强烈肃杀而不敢靠近,星羽楚勾着嘴角,不知道是笑还是想发飙的前奏。

  “我放过她,她可曾有放过我?”

  有些话自是不必多说,因为此时此刻的你已经是强者,一强者之姿站在这里,在一群弱者的世界里,老子是强者老子就是王——“小泡啊,你心疼你妈妈,普天之下谁他妈的没妈还是怎么的!”

  凌邯眼眸一横,手里的弓箭散发出妖艳的黑色光芒,“这一切与我何干?”辅导员老师早就瘫坐在地上了,试问葡萄胎说人话好听吗?再至于葡萄胎和女修罗似的一身是血的妖孽讨价还价很有意思吧!

  俗话说得好,人不轻狂枉少年——

  那年十八岁的她与男朋友偷尝禁果怀孕,男友竟然弃她而去,在她腹中的胎儿一天天长大,年少的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告诉母亲么?可能么?像诸多狗血剧情一般,她的孩子终于在母亲的坚持下去医院刮宫剁掉,但是因为手术器械不洁,子宫受到感染,尔后便有了这有情有义的可怜的葡萄胎。

  在从师生涯里,这样悲剧的孩子太多太多,她只是站在过来人的角度对他们进行防微杜渐的教导,防止悲剧再次发生,为什么学生就不能理解她呢?

  还处处与她作对,这个叫凌邯的孩子,她是真心不喜欢,在这个社会上你就别把自己太当回事,脾气还獗以其自身处事特点冷眼旁观经看穿一切,怪就怪在她看穿一切同时又说了出来!在大学里,哪一个学长学姐不是教下一代的小学弟小学妹们,要好好的和辅导员老师处好关系,在这个世界上与一个名词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要和有利用价值的人呆在一起,在将来才能对你的人生职业有帮助——

  我只是重用家里有钱有势的,在这个市里能为我所用的,难道有错吗?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不想在仕途一帆风顺,越爬越高站在世界的顶端俯视世界?谁愿意一抬头看见的全是屁股?我只是想自己站得高一点,看的是头颅而已,为什么这样的一点追求也算错误?

  凌邯似乎有读心术一般,竟然可以感觉到辅导员老师此刻的强烈的挣扎,当下一股灵力弹出去,那个幽绿色的灵体怪物其身后,散做一地的碎片。

  我给你们机会,谁又曾给过我机会?

  凌邯心下是相当爽啊!看着辅导员这副狼狈窘迫,活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