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我爱你小希
紫纱轻舞2018-10-25 16:413,255

  然后对着找到了趁手的棒子要打凌小希的外公笑了笑,取下了外公手上的棒子,“老人家,这是一个误会,我们要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叨扰你们了。这件事和你的小孙女没有关系的,您也别责怪她,都怪我这妹妹从下被宠坏了,叨扰了,我们现在就走!”

  你这是走了,凌小希呢,还是结结实实的挨了外公一巴掌!估计这巴掌要是让凌邯看到,差不多能跟她外公拼命。可是外公的说辞是——

  幸亏人家家里人没有计较,但是你怎么可以偷呢!

  丢人!

  丢脸!

  凌邯这边从市里回来,买了好些凌小希喜欢吃的小零食藏在包里,结果回到家里看到哭得哑了的凌小希一团怒火顿时烧了三丈高。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可以欺负凌小希,听到夏舒的诉说,那群人八九不离十就是之前在高凌市某个小旅馆里遇到那群畜生。而他们什么也没做就是带走了那只死龙猫,这么看来这群人应该就是龙家人。ca你们龙家人算什么!

  什么委屈可以冲着她来啊,什么都可以忍受,唯独这一点,欺负她的凌小希,欺负她的家人,绝对不能忍受!绝对不允许!

  龙璇儿!

  龙家小公主!

  天机庄园的墨玉八卦鉴!

  你丫的就是哈雷彗星,老子也要你知道什么叫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如果是曾经的凌邯这个亏吃了也就吃了,顶多过过嘴瘾,背后里骂人家一顿,而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她凌邯也不一样了!至于外公打了凌小希这一巴掌没让凌邯少教育,这一次她才不跟他老人家冷战,她要跟他讲道理。

  凌小希从那后就病了,一病就是两天,而医生也诊断不出个所以然来,凌邯知道这是龙璇儿背后出的阴招。看着苍白的凌小希,凌邯心如刀绞,如果她带着小希一起去市里,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如果她根本就没有遇到一只龙猫——

  Shit!

  龙猫,你死定了!

  老子管你是墨玉八卦鉴还是八卦臭三八!

  “小希,对不起,对不起!”凌邯两天衣不解带的在凌小希床边照顾,人也憔悴了起来,曾时她也哭了两天两夜然后憔悴无比,而那次是为了顾西凛这一次是她的小希。第三天早上齐筠来短信说顾西凛到了。

  你到了,这样的消息我不是第一个知道的,还是别人转达的,你可想过我的心情!那是的她心痛的快要死掉,而此时,木有半点感觉。就是这样。

  “小希,凌小希,你快点起来,醒过来,我带你去梓州公园!”

  “再不起来我就带你二姐一个人去咯!”

  “快点起来,老子给你买兔子!”

  “起来斗地主啊!让你赢!”

  ……

  曾是因为想以写作来成名的凌邯并未在这条道路上去的任何成就,相反走得是越老越远,越走越艰辛,最后竟有些众叛亲离的感觉。以她写小说的时间来陪凌小希可好?而这件事至她在仓皇圣域快死之前才想明白。

  其实要放弃一个梦想真的很难,更难的是能够想通这个问题。然后意识到自己的不该,再好好改变!

  多陪陪凌小希,有何不可?

  这就是差点死过一次的人身上发生的飞跃性变化。凌小希醒来第二天,姐妹三人便一起去了城里,凌邯给凌小希买了两身漂亮的淑女装,同时去大佛庙里求了一个平安符,事实上是她花了两天两夜编出来同时灌注以灵力的护身符。夏舒也有一个。

  三姐妹在梓州公元里玩闹着,吃着冰淇林小零食,互相拍照片,因为心境不同,那时候的她满心满意的全是顾西凛,而现在是凌小希,因为心境不通,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充满了爱。

  “凌小希,我爱你,我爱你,我永远的爱你!”

  “傻大姐,我也爱你!”

  “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小希!”

  以爱之名,以信为义。

  化解彼此心中的一道结。什么历史,什么曾经,未来,一切顺其自然罢了。

  临行前夜,大家聚在一起交待着一些注意事项还有不舍,凌邯点头记下,而凌小希又偷偷的哭了起来。凌邯抱着她坐了一夜,像小时候,1岁的凌小希像个小面虫天天被凌晨弄成各种造型,几乎就是凌邯童年的玩具。有时候凌小希也会身体不舒服晚上不睡觉,而凌邯就起来抱着她,轻轻的拍,直到她睡去。

  “凌小希,我爱你!永远不会改变!”

  “姐姐。”

  “乖,睡觉吧!我抱着你!”彼时凌邯十八岁,二十六岁的心,凌小希简简单单的十岁。

  我只想守护着你,希望你开开心心!

  有时候凌小希也会身体不舒服晚上不睡觉,而凌邯就会起来抱着她,轻轻的拍,直到她睡去为止。

  “凌小希,我爱你!永远不会改变!永远永远也不会改变!”

  “姐姐。”

  “乖,睡觉吧!我抱着你!”彼时凌邯十八岁,二十六岁的心,凌小希简简单单的十岁。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我最亲爱的小希!我希望自己能竭尽所能让你得到最大的幸福!!

  第二天上午在家里收整行装,不像那时候总想带着有回忆的东西,什么同学录啊,日记本啊,还有顾西凛送的笔记本,一些喜欢的却没法再穿的衣物,应该扔却又舍不得扔的东西,全让凌邯重新整理了一遍,该丢出来的全部丢了出来,书呢,带着也没用,又不会看,笔可以带两只,衣服两套,一切从简。

  下午睡了一觉便和父亲坐着车离开。

  其实对于她已经选了的那个破学校烂学校意见还蛮大的,当时她带着茫然的心情想着祖国的大东北进发,希望在哪里有一段不悔的青春,而六年后,青春流失了,剩下的渣一直囤积在心里。现在她就想放弃那个破学校烂专业。

  咱们就这么说吧,你一个大学本科生学士学位出身其上班工资还比不上人家一个欧巴桑陪护。这也就算了,生命安全没有半点保障不是被打就是被杀,没事考试检查——

  凌小希恋恋不舍的送了凌邯老大一截,“不要哭,也不准哭,知道不,不然过年我就不回来陪你咯!”

  “嗯。”

  北上的列车。

  不像第一次出门那样对什么都充满好奇与不解,也不像第一次那么土里土气的穿着一身的纯朴带着一身的泥土被人嫌弃。大学四年凌邯对这列车最多的就是厌倦,相当的厌倦。如曾时一样,丫的从一线城市发过来就晚点一小时,她和父亲在车站里遇到了好些独立的去上学的女孩子,其实她也可以这么勇敢。

  那时的她也是这么想的,后来才发现,自己真的太嫩,在北方念书的最开始半年便患上了自闭症。笑着却也哭着。

  原来她没有想象的那么坚强。

  刚开始上车的热闹劲儿渐渐散去,凌晨一点,父亲有些顶不住倚在凌邯的肩上睡去,瘦小的肩其实也可以支撑起父亲的重量,对不起爸爸,让你为我受苦了。

  几天的适应,心智二十六的凌邯差不多适应了身体十八的的自己,也慢慢地接受了老子这个魂穿回了六年前的显示。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应该考虑一个问题——谋生。

  她不希望父亲如曾经那样终日苦苦劳作,也不想听到消息说母亲上班累的双腿浮肿。她只想他们有个健康的身体,安适的生活。

  嗯,谋生是个问题。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关注一下帝国彩票福利事业呢,早知道能穿回六年前我先记住一期的开奖号啊,然后去买一注,不求一等奖之类的五百万啊,或几个亿什么的,咱们就买个中了三四十万的就行,有了这是不是够父母在乡下修一栋小平房,然后生活无忧呢?

  没事养养鸭,养养鸡,种种小菜,串串门,打打麻将,农忙的时候给地里除除草,宁静以致远何其不好?

  思及此处,凌邯抬手将父亲的头扶了一下,她应该以什么谋生呢?

  因为六年后对于夜生活的适应,此刻的凌邯完全没有半点睡意。脑子里各种天马行空的想着她应该做什么来赚钱养家。不经意间眼眸飘过窗户——呃,窗户上好像有一张脸,很虚不是很清楚的样子——在对面——尼玛,这一扫过去就看见对面的窗户上贴着一张苍白的面颜,似乎在挣扎着想要进来。

  窗外夜色深深,视野一片漆黑,车轮与铁轨摩擦的声响,挤压着充斥在隧道里的空气,留下一串呼啸声响。这张苍白的脸在这样的夜色里很突兀。

  车厢里的人差不多都睡去了,谁也没有注意到,当然除了她。

  凌邯坐在原地不动,睁着眼睛看着那张挤在窗户上的脸,各种狰狞着似乎想要突破厚厚的玻璃从外面进来!只是短暂的几十秒,那张脸随着耳际是风声呼啸与铁轨的响动,随着列车呼啸而去离开这个隧洞,消失了,在车窗边上坐着张大嘴睁着眼睛像是受了惊吓的男人慢慢的从座椅上靠背上倒向旁边的人。那张脸和这个男人的脸一模一样!

  他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