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自由的空气
紫纱轻舞2018-10-25 17:053,412

  凌邯坐在原地不动,耳际是风声呼啸与铁轨的响动,随着列车呼啸而去离开这个隧洞,那张脸也消失了,在车窗边上坐着侧头望着窗外的男人慢慢的扭过身子,张大嘴睁着眼睛像是受了惊吓,然后慢慢的从座椅上靠背上倒向旁边的人。那张脸和这个男人的脸一模一样!

  他死了。

  涣散的瞳孔,失去的光影,死了……

  列车员过来什么也没有查出来,来了一个蹩脚的医生查了查,大致是心脏病发作。然后也就不了了之。不过这节车厢里的人却是越来越少。父亲问凌邯怕不怕,凌邯摇了摇头,人少才自由啊!

  当然,她是不怕的!

  就学医过程到最后实习的阶段,见到了各式各样的病情发作而死的人,再者穿越到仓皇然后搅合到什么九国战乱里,还当了一回杀神将军。一路杀来,那个血流成河,尸积成山,这怕什么!

  它非良善,她亦不善。

  那些开山凿河的隧道里难免有死亡,难免冤魂不散,即使不是冤有头在有主,只能说这个男人比较冤枉罢了。四十二个小时的旅途,中间除了这个男人的死亡的小小插曲,一路平安。

  第三天中午12点,火车晚点一小时,却也到达了目的地。父女两人站在人来人往的出站口,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感受的北方天气的干燥。父亲和那时一样,有些不知所措。父爱如山,年轻时候的他,走南闯北,虽然谈不上阅历了中国万千大好河山,却是对无数大大小小有名气的城市,能道出个一二。

  那时候她觉得自己的父亲很厉害很棒。

  而此刻,他们千里迢迢来寻一个听都未听过的名字,谁能帮帮他们?

  没有人,除了他们自己。至于在北方四年的生活,凌邯尝遍世间冷暖,当然,对于当初诱导她来到这里最主要因素的《文化苦旅》的恨意,有增无减。若不是他一句,南国佳人多塞北,中原名士半辽阳,她怎么会在西安与沈阳的犹豫里选了沈阳。

  根据各方考察,怎么看也是西安离高凌市近啊,回家也方便啊!!妈的,为了一句热情好客,为了一个乱七八糟的生活,狗屁的二流大学,凌邯就这样脑袋被门挤了的选了SM学校。看着人来人往的车站。

  凌邯熟门熟路的带着父亲去打的的地方,直接招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奔向沈阳SM大学。

  我发誓,从今以后绝对不会让你们跟着我受苦!

  你不知道的地方,我很了解,你放心我带你去!

  一切顺着凌邯的掌握开始进行,她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女子,在她的生活里不需要惊喜,只需要一切尽在掌握中。看到SM的大门,父亲还是和当时一样感慨了一句,这真是大学啊!长长的校门口,铺成开来若地毯的花园视角让父亲生出这样一句感叹很自然。

  然而这个学校真的要和所谓大学比起来,还真是应了凌邯说的那句话,二流中的下流。整个学校占地面积竟然和凌邯高中学校不相上下,人口总数也差不多。这离梦想大学——哎——

  门卫大叔很客气的斜眼瞟了瞟这边一看就没什么前途的凌邯父女,自然而然的懒得搭理,而那边来了一群人,人家小姑娘tuo着一个空姐拖的小皮箱,白白嫩嫩的脸上戴着一大墨镜,这才是高端霸气上档次,狂暴酷炫叼炸天。再看人家旁边的中年妇女手挎皮包,中年男人身穿西服,这才是款儿范儿!

  门卫大叔恭敬的上前询问一句,您有啥事儿?

  还记得当时凌邯上前问叔叔这附近哪里有旅馆时人家大叔那眼神,直接将凌邯秒杀爆,再来一句不知道是哪个村哪个屯儿里出来的方言,凌邯红着脸回去告诉阿爹,他说这边附近没有!

  谁他妈现在再问你就是脑子有泡!

  “你干嘛?”警卫突然上前拦住欲往校园里走的凌邯。

  这句话可就逗了啊,我能干嘛?

  “进学校啊!”

  “没看见这写着吗,新生明天以后才能入学,走走!”门卫大叔从遮阳伞下出来挡在凌邯的跟前,就是不拿正眼看你,你能怎么的,一个破外地的学生!

  “可是刚才他们不进去了吗?”凌邯指了指那边从门卫门前走过的款儿范儿一家。

  “你能跟人家比?我说新生不准进就不准进!”说罢还推了凌邯一掌。

  这个,这个是什么情况?

  您这是在跟我杠吗?凌邯还真有些懵蹬啊!带这样玩的吗?

  “快滚,新生今天不许进校!”

  ……

  “谁他妈告诉你老娘是新生!”

  凌邯这边抬脚就给门卫踹去,六年前老娘就想踹你,今天还终于踹回来了!不让老子进,老子偏要进!那边在招待完款儿范儿正在喝茶的门卫见状跑了过来,扯着一口东北腔,诶,我操你这咋的!

  “她——她——”

  倒在地上的门卫大叔发现自己怎么挣扎也坐不起来,还开始口吃了!过来的这大叔拿眼一横,“怎么的,你个小逼/崽子想打架,啊——一个破外地的学生——信不信老子让你念不了这学!”

  父亲见状也上前,对着门卫想赔礼。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咱们到这边就是有事相求,不要惹事。

  凌邯直接将父亲拉到身后护住,对上门卫,“这学啊,还不是您说了算,得让肖处长来!”笑容可掬的对着那张牙舞爪的门卫大叔道。“要不咱们打个电话试试?”

  “嗯,教、育、局的应该比咱们学校学生科的好使吧!要不您去那边的机关楼问问我这电话该不该往教、育、局打呢?”

  凌邯直接将父亲拉到身后护住,对上门卫,别人一脸轻蔑,她是一脸微笑,不过咋看咋不得劲。

  “这学啊,还不是您说了算,得让肖处长来!”笑容可掬的对着那张牙舞爪的门卫大叔道。“要不咱们打个电话试试?”

  “嗯,个人觉得其实教、育、局的应该比咱们学校学生科的好使吧!要不您去那边的机关楼问问我这电话该不该往教、育、局打呢?”

  听到凌邯这话,门卫大叔像中了邪一般疯了的扑过来,在一边路过围观的几个男生很仗义的也扑了过来,真的很不忍心看一个大男人打人家小姑娘啊!凌父这边也一把将凌邯拉到自己身后护起来。

  “站老子身后,老子还能保护你!”虽然不再壮年,可是他还是有那么股匪气,谁没有个年轻气盛的时候。

  “爸。”凌邯并没有被凌父拉动,凌父这才意识到其实自己真的老了,这个女儿真的长大了!他竟然都拉不动她了!凌邯反手握住父亲的手,看着几个帮忙拦着门卫大叔的男生深深的鞠了一个躬,“谢谢你们。爸,我们走吧!”

  这边门卫看到人退了,那就像狗得了势似的,立马咋呼起来,咋呼得更厉害了。完全不管地上那躺着的不能动弹还不能说话的门卫,两把撇开旁边的男生,双手叉腰,那个大骂——

  “小逼、崽子,有种你别走啊!”

  “你妈、逼、的狗娘养的小逼、崽子!你给我站着啊,别走!”

  “你来动动老子试试,看老子能让你滚出这学校不!”

  “我操、你、妈、逼、的!”

  凌邯直接拉着凌父往远离学校的方向走,凌父听到门卫的叫嚣这也鬼火乱冒,当下要冲回去干一仗。您老这想干仗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悄悄将手放在父亲后脑勺,暗自捏了一个诀,爸爸忘了这件事吧!收拾这种渣滓还轮到污了你的手!

  凌父这边就那么直直的站在那里,似乎站在路边等红灯一般,而那边还没反应过来,拦着门卫的几个男生登时瞪大了双眼,这是什么速度?他们可是连眼睛都来不及眨,而凌邯此刻就直接站到门卫大叔跟前。一如既往的微笑,脸不红气不喘心不跳的微笑——

  “如果你能闭嘴的话呢,估计一会儿你接到的电话听到的那个坏消息对你来说能是个好消息!我不和你说话呢,不为别的,也不是我怕你,只是不想和死人废话。”

  淡淡的声线,在众人耳朵里听着却像冒着寒冰。

  被门卫大叔扒拉开但并不是站得很远的几个男生那双眼睛瞪得更大了,因为凌邯的话他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完全可以说是见证人。门卫大叔依旧一脸戾气的骂骂咧咧,什么傻、逼、狗、娘、养、的呀,还真是什么难听拣什么骂。虽然对于凌邯的瞬移也很惊恐,可是这个女孩子明显就是触了他的逆鳞!

  骂她都是简单的了,没打她就算了!

  这才两句话,门卫大叔包里那电话就开始跳起来,凌邯还站在其身边一天真无邪的微笑着,简直就是纯天然无公害

  “喂——你哪个啊,干啥——”

  “你说什么?”

  “不——”

  “不是的——”离门卫大叔相当近的几个男生对电话那头的话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啊,电话里说,清清楚楚的说着,您的家人出了车祸,您的儿子和妻子当场死亡——希望您前来认尸——

  “听到啦!”微风吹起凌邯垂散开的发丝,什么叫蛇蝎美人,这就是了。她的脸上依旧挂着笑意,笑着,笑着——

  “您老可继续在这里谩骂叫嚣,当然,我也可以不耽误您老去认尸。”

  “你……你……”

  “哦,对了,你应该还记得刚刚我说过,我不和死人说话。哎呀怎么有点说话不算话了呢!”凌邯抬手扶额,似乎对于自己的这一弱点感到头疼不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