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回到六年前
紫纱轻舞2018-10-25 16:413,310

  “姐,你又流憨口水了哦,”凌小希伸出食指在凌邯的脸上一刮,然后那带着像藕丝一般的粘液便顺着其指尖从脸侧延伸出来,路过她那双懵蹬的双眼,请记住,此刻凌小希脸上的表情是踩到了狗屎一般的嫌弃!!

  “我都给你擦了好几次了!哈哈,好多哦,床都打湿了,流到一脸包子都是!哈哈……”

  凌邯抬了抬眼皮从睡梦中惊醒,对凌小希叽叽喳喳的叫唤是一万个不满意!

  好吧,这一开眼就见凌小希那一脸的嫌弃加看笑话的乐啊,直接将某个人的睡梦里产生的甲烷氢气轰的一声点燃了。笑个毛啊!

  被人嘲笑等于被人蔑视,逆鳞,该死!

  扰人好梦等于起床气,逆鳞,该死!

  嗯,是的,对凌邯的鬼脾气来说简直就是点燃了一个氢弹。Pong——

  凌小希,我要宰了你!

  就见凌小希那黄豆一般小小的但却黑黝黝精精神神的,圆溜溜的十分可爱的眼睛翻个了白眼——老妈给你了一双美丽的丹凤眼,你却用来翻白眼——将凌邯那冒火的视线直接顶了回去。

  “不信你自己摸啊!”

  凌邯摸了摸脸,呃,耳朵边上的头发湿哒哒的,那种像喷了什么发油发胶似的,湿湿的呈条索状的感觉,真的好恶心啊!当下一蹦某人便从床上坐了起来。不过下一瞬间,看着妹妹凌小希小豆丁一般的小身板儿,凌邯那生来就比别人大一倍的硕大脑袋顿时像电脑卡机一般卡住了所有的思想。

  这不对啊,难道我醒来的方式不对,还是说这是在做梦?我死了?

  稍微一个激动,某人便自己咬了自己的舌头,这完全就是无意识咬到的,尼玛真疼!其实咬舌自杀的人死前也很痛苦……

  书归正传,就说我这去圣域帝凤搅和一顿起码也的有半年了吧,走的时候凌小希那是长得人高马大的,直接越过了自己的身高,创了家族新纪录,而这眼前,凌小希是缩水了?难道被谁丢进洗衣机里了?哇咔咔——让你长得比我高,该!

  看着凌邯一脸变化莫测的二、逼表情,凌小希对着身边坐着看好戏傻笑的夏舒摇了摇头,眼神中飘出一个信息就是:你看吧,又疯了。

  夏舒回望,点了点头,自从高考录取通知书下来以后,凌邯就疯了。

  哎失恋的女人好可怜!

  由躺着变为盘腿坐在床上左手横着粗犷的擦了擦脸上的憨口水的凌邯,一手支着下巴一手对着凌小希勾了勾,“小希,你过来!”

  “干嘛啊!”

  “过来啊!”

  “不,才不呢!”

  “我又不吃了你!你过不过来!”

  凌小希绝望的看了凌邯一眼,很像在同情精神病院里面的那些精神病患者,然后转身便拉着坐在两米四长宽的席梦思一边看电视的夏舒,抬脚出门。不要和疯子说话,估计又要发疯了!

  所谓凌邯发疯,无非就是这录取通知书下来后,某人总是莫名其妙的流泪,问她啥她也不说,有时候自己默默一个人流泪到天亮,眼睛肿的像电灯泡的泡似的,搞得外公外婆总说她们两个在欺负她。

  诶,开始两个妹妹还挺关心的问她为啥哭啊,想安慰安慰她,问题就是人家就不说是咋了,你这是想安慰都找不到话说,更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不,又一天眼睛肿了,外婆苦口婆心给她两个一顿好说。姐姐这要上大学去了,你们要听话,不要气她之类的云云。问题就是这完全跟她俩没关系啊!所以你哭就哭吧啊,我们先出去避难了,省的外婆又说我们欺负你!

  凌邯哪想到了这些啊,看着凌小希拉着夏舒,像是大灾荒发生逃命一般的离开房间,一头雾水。

  看了看前面的电视,再看了看远去的凌小希和夏舒,当下只觉得莫名其妙,这不是在做梦,老子又没死,也没有人通知老子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就打说没事,但是吧这凌小希为毛还这么小,还有夏舒,话说在她穿去帝凤圣域一个月后,夏舒应该结婚了才对啊!

  眼前的这个夏舒,尼玛,才多大啊,还结婚,结个屁!

  我既然没有死,在圣域好像是借助岚殊妈的力量开启了时光门,按道理来说就应该穿回了现代,等等,穿回来了,我现在在这里,凌小希还是个小屁孩,也就是说我穿多了,回到了过去。打开一旁的手机,凌邯看到上面的时间直了眼睛。万千语言只集成一个字那就是——cao!

  按道理来说就应该穿回了现代,等等,穿回来了,我现在在这里,凌小希还是个小屁孩,而且这也不是做梦,也就是说我穿多了,回到了过去。打开一旁的手机,凌晨看到上面的时间直了眼睛。万千语言只汇集成一个字那就是——

  cao!

  老子穿多了,回到了六年前!

  呃,六年前,等等我算算日子啊,话说六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应该在干嘛呢?那双神猫一样的圆眼睛直直的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凌邯那比常人还要大一号的脑袋飞速旋转

  这个时候我干嘛呢

  看手机呗!这个脑残啊!

  按照剧情发展来说,我仅仅是穿回了六年前而现在才意识到,才醒来,那么在这个时间点以前的一切事情应该都没有改变吧!

  没有变的话,老娘在那个时候最无聊的事情就是记日记了!嗯,对就是日记。过了这么些年了,大事不多勉强能记得,其实不过还是忘得差不多了,更别提那些成芝麻烂谷子的鸡毛蒜皮的小事。

  坐在床上发傻的凌邯相当苦恼的揉了揉脸,我是不是应该看看日记回想一下,明天我应该做什么呢?

  诶,回到了六年前,我是不是可以改变我的命数历史呢?等等,为什么高考录取好像已经结束了……

  为什么不再早两天,老子不喜欢那个烂学校啊烂学校,你可知道?无力望天。你能让我穿回来,为什么不能让我早两天穿回来?

  Shit!

  无力马天ing……

  呆在了床上半天,勉强可以接受眼前这一切的凌邯从床上起来,穿上拖鞋便踢踏着去隔壁屋里拿日记本,如果记得不错的话,日记本是在隔壁屋里。然后翻翻翻,尼玛,凌邯觉得自己那个时候脑子里绝对是进水了,就写个流水账似的的日记也能前言不搭后语。

  不过翻着面前的那些流水账似的日记,却又有股想哭的冲动。

  是啊,我只想努力的挣钱,努力的好好活下去,同时还有一点敏感,有点不喜欢被人孤单。

  可惜人活着就是这么难啊!

  在日记本扉页的大事记上写着明天应该回学校提档案。这几天的日记都写着好像她和那个对象男朋友有点什么小矛盾还是什么的。

  通篇看来特别像一个养在深闺难得见人的怨妇。(凌邯:怨你妹的妇,老子跟他没有关系!0:淡定啊,咱们这不是为了剧情需要来的嘛……)

  其实现在想来也没什么,很多恋爱时打得火热的男男女女,尤其是男追女的那种,不少男生在将女生追到手,处成朋友以后那姑娘在其眼中贬值,然后幸运的变成了一坨屎,这就是硬道理。

  一旦两人关系确定,短信十条九条不回,从来不带踩空间的,从来不带留言的,电话亦是三五天才有一个之类的。这简直就是遍地开花,随手一捻一大把。当然也有那种从一开始就十分相爱的,时时刻刻喜欢腻在一起,他对你的爱宠溺如糖,这样的男人相当于活在现在的侏罗纪恐龙,应该圈养起来,供世人参观模范。然后他的女朋友在圈外搞一个现场参观什么的,收钱啊,数钱啊,哈哈——

  和之前那种略带哀戚的心情不一样,没有什么好难过的。现在的她,不再是之前那个——凌邯捏了捏自己的脸,虽然心坚铁冷,却不知道为什么掌心会是一片湿润。

  不过在记忆里关于这段日子还有一个深刻的让她哭了三四天,再后来决然毅然的和那个人分手的导火索的事件——

  他妈打来的电话!

  Cao,你是长辈有脾气是可以的,问题就是咱们熟吗,你对我来?当凌邯接到顾西凛妈妈的电话时,怀着虔诚无比的心情想要跟这个长辈表达自己的虔诚心意时,人家大妈根本就不领情啊!直接过来,就是一阵嗷嗷嗷大喊,以凌邯的叛逆与高傲,怎么可能受得了你的大吵大闹。

  不过,她还是很温顺的乖乖的回答完了长辈的电话。这就是凌邯的优点,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她的理智总是高于感性的存在。

  我不想在诉说我累了,只是想说,流年如此,不必执谜,我喜欢在初春的寒风里承受严寒的肃杀,我喜欢在孤独的绝望里感觉独行的自由自在。

  看到这样一段文字,凌邯只能给当时的自己定位为青春叛逆期,同样在那一天她听到了一个消息,是她认为自己最好的朋友问的,问她现在用的手机是不是那个男朋友给她买的。那个人认的妹妹说,她的手机是他买的!

  不论是在哪个时刻的凌邯,她所不能触及的逆鳞就是欠人情,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便是这个道理。当然,更不允许任何人对她的污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