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回高凌正中
紫纱轻舞2018-10-25 16:413,361

  时间冲淡了很多东西,阿沁不再是我的亲爱的。她不相信我了。

  看着狗屁不通的文字,其实凌邯真他么的头疼,话说当年她的脑子装的到底是什么呢?呃,不是当年,这个时间概念真他妈的不好调整啊!反正就是,那个时候的她真傻,傻到让人心疼!

  合上日记,凌邯看了一眼这个房间,还是一如既往的乱啊!

  还有我的笔袋应该被人翻过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笔袋下面那张录取通知,真的很恶心——

  “凌——小——希,你给我滚过来!是不是又翻我东西了!”

  乱动我东西=找死,逆鳞,该死!

  凌小希和夏舒在隔壁屋里听到这声咆哮,相视一笑,看吧,多亏了跑得快,这又发病了。

  还有我的笔袋被人翻过了!笔袋下面那张录取通知,真的很恶心——

  “凌——小——希,你给我滚过来!是不是又翻我东西了!”

  凌小希和夏舒在隔壁屋里听到这声咆哮,相视一笑,看吧,幸亏这跑得快吧,瞧吧某人这又发病了。

  结果吼了半天,在另一个屋里床上滚来滚去为自己明智举动而高兴得快疯的凌小希完全不为所动。当年这个时候的凌邯就应该风风火火的冲过去,你个小混蛋,赏你一丈红信不信——好吧,没有一丈红,那就赏两耳光,就算没有两耳光也是一阵大吵大闹。绝对是这样的。

  然后以胜利者的姿势高傲的迈着步伐离开。其实她是深爱着凌小希的,只是那个时候她还没意识到罢了。就像鼬爱着佐助一般,只是选择错了表达爱的方式。

  不过话说过来,想将一个精神不好的人养成一个冷血的人,绝对是处在自我的绝望与孤独的自卑里才会造成这样一个扭曲的人格。

  对,就是扭曲的人格。就是曾经的凌邯!

  希望通过大吵大闹,小暴力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感,让人臣服?可惜,往往都是适得其反,没有半点意义。

  凌邯将笔袋还有录取通知书收拾起来,不论是她有没有冲着凌小希大吼大叫甚至是揍她,而在以后的岁月里,所有的妹妹里她最疼的还是她,最想保护的也是她。而她最爱的小妹妹凌小希,也终有一天会长大,长成一个美丽的女孩。

  翻了翻日记,大概也就记起了这段时间发生过的全部事宜。再有两三天爸爸就应该坐火车从浙江赶回家里,然后两个人坐火车赶往东北。然后就是上学。

  不过关于改变历史的事情,其实凌邯也不是没想过。到学校以后她绝对会好好努力的学习,然后年年拿奖学金,绝对不再痴迷那个所谓的梦想,当一个什么狗屁作家。然后每天身体锻炼,瘦成一道闪电,闪瞎所有狗眼……

  话说在大学毕业后,凌邯在某一天会被奶奶叫到跟前,然后她那个从小就恨她恨得要死,一点也不喜欢她重男轻女的的老奶奶会偷偷摸摸的传授一些驱魔龙族的东西,包括激发身体里的魔能——改变了的历史还会再有这么一幕吗?

  说实话,什么狗屁隐世家族的传人,我一点也不在乎。历史,还是改变的好。

  嗯,我比较关心我体内的能量还在吗?

  看着关上的房门,凌邯勾了勾手指,嘴里默默的念着,开门,开门,开门——结果凌小希一推门进来就看见凌邯直勾勾的盯着她勾着手指!再一次肯定,她的亲姐姐疯了~!

  疯了……

  第二天一大早凌邯便起床做饭,因为要回学校提取档案,而且从家里出发去学校不好赶车,所以得早点。外公也跟着一大早上起床吃饭。两人草草的吃了点面条便出门了。看着外公满头的白发,凌邯和当时的自己一样,心里充满愧疚,还有温暖。

  夏天的早上空气中充满露水的湿润,一夜鸣歌的青蛙终于倦怠开始睡觉换上蝉鸣鸟叫。外公骑着小摩托车,凌晨坐在车后,不多时露水便沾满了外公的头发,湿湿的。

  “外公,把我送到河边上就可以了,我自己坐公交车上去。”

  “公交车不好坐,我把你送到那边镇上,车多。”

  “嗯。”这个老人的固执,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劝动的。

  “中午回来吃饭不,要不我去接你?”

  “不用了,中午我自己回来就可以了。”

  “回来就打电话,我在河边上来接你!”

  “好。”

  凌邯扯着嘴角笑了笑,外婆说过,外公是一个不会表达感情的人。他关心你却不知道给如何开口,而且人是一个直肠子,平时就习惯吼来吼去的。这就是他的脾气,慢慢的自己也就习惯了,同时也能理解他的心情。而且在以后凌邯上大学念书的岁月里,老人总是给她打电话,没钱了就给外公说,外公马上就给你打!……

  呵呵。

  不多时两人便坐着小摩托车到了隔壁镇,老人站在早晨的微风里,看着凌邯坐上了车才骑起小摩托车离开。时过境迁,穿越岁月不变的亲情始终能让人热泪盈眶。对着车窗玻璃上的影子,凌邯咧着嘴角没心没肺的笑着,眼泪却滴进了嘴里。

  一路上手机便开始不断地震动,那边在学校的同学开始发短信问候到了学校没有,好久不见之类云云。

  凌邯挑了些信息回了过去,剩下的丢在那里,懒得说。按照历史状况来说,那个时候的凌邯收到这么多短信简直就是受宠若惊,然后挨个挨个的回。尤其是在收到那个人的短信后还得斟字酌句,认认真真又充满神圣的回过去,同时满心期待,秀一下恩爱。

  不过这秀恩爱就是死得快!

  不到半个小时车子便停在高凌正中老校区大门口。

  下车!

  那个时候的凌邯收到这么多短信简直就是受宠若惊,然后心跳加速一百八,哎哟我那个去,简直比被男人强吻了还要激动呢!然后这个总是怀着虔诚的心情游戏人间的某人会拿着手机挨个挨个的回。尤其是在收到那个人的短信后还得斟字酌句,认认真真又充满神圣的回过去,同时满心期待,秀一下恩爱。

  不过这秀恩爱就是死得快!

  真的。

  不到半个小时车子便停在高凌正中老校区大门口。

  下车!

  凌邯这前脚才着地,人还没站稳,立马便被迎面吹来的一股冷风,激了一个冷战。

  处在北半球的南中国的高凌市在八月份正值炎炎夏日,绝对是不会有凉风冷得你打颤的。如果有,那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阴风!还就一阵,不怪才怪!

  自从昨天凌邯傻样对着门试探自己的魔能被凌小希撞见认为其真的疯了以后,她便没有再测过自己体内的能量是否还存在。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她的灵力甚至老酒鬼教的黑魔法所赋予的魔能都没有随着穿越回来而消失。

  那么也就只有一个事实,即使她不想改变个人的命数历史,这也改变了。以后不知道会不会再被奶奶叫去,传授以驱魔龙族继承人的身份。诶!只要她敢叫她接受这个位置,她就敢削她,毫不客气的往死里削。反正她也不喜欢她,她也一点都不喜欢他们!

  哈哈哈——

  呃,虽然说要尊老爱幼你是我的奶奶,但是呢——

  老校区依旧如故,在楼门上挂着无数的红条幅上面写着恭贺某某同学被中国政法大学录取,或者是xx被北大清华录取啊,什么省理科状元啊,文科榜眼,反正在这鲜红的条幅上是不会有她的名字的!

  果断走人,没兴趣。

  警卫大叔倚在门口的破椅子上和旁边贩卖苹果的中年妇女快乐的聊天,内容好像是今年的文科状元,中年妇女仿佛在说自己的儿子一般激动得满脸通红。明了的人知道这个文科状元是警卫大叔的儿子。

  没有滚金大字,也没有恢宏门脸,老校区的门口就像是一个劳教所的入口,如果除去那第三教学楼前面的白色雕塑。当然,再两年以后校区扩建,那个捧着鸟的好像和鲁、迅有关的什么学习的白色雕塑就如同当今的城市扩建里当害的老城区什么的,直接砸了。

  活动板房还立在那里,夏日的阳光八九点便晒得慌。老区这边还没有学生开学,据说所有的补习生以及高三学生都送到新教学楼那边。因而整个老区显得有些萧条,不过,却还是随处却可见拍照留念的人。

  一张张青葱面孔上,有出离高三的喜悦,还有考上大学的精神舒畅。青春的笑容闪瞎无数狗眼。男男女女勾肩搭背,三两一团诉说着各自的见闻还有喜悦,欢乐。

  那些属于忧伤的是不会在今天出现的。

  “诶,凌邯——你来了!”

  老远便携裹来一群人的那琳看见刚走到学生公寓四边上的凌邯张开双手飞了过来。在高四补习的时候,凌晨有过一段时间和那琳坐在一起,那时候两个小姑娘差不多算是意气相投,有着相同的喜好,还有共同的话题。

  不一样的是那琳家里比较有钱,而那琳本人也人缘好,生的好看。凌邯的自卑,无疑不是造就她疏远那琳的原因。

  虽然交不了心,但也算是一个朋友。

  就是这样。

  “来来,照个照片,照片!”那琳将相机交给身边同学,和凌邯搂着便照了两张。

  如花似玉的青春是最好的化妆品。

  “好了。”

  “跟我们一起去玩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