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心里的滋味
紫纱轻舞2018-10-25 16:413,332

  “我还得去拿档案呢!”面对那琳盛情邀请,凌邯总是能在一片欢声笑语喜气洋洋的氛围里哭出眼泪来的性格,很自然的指了指新教学楼那边,然后回绝。跟在那琳身边的那群同学其实也是她的高四同学,不过大家平时都没说过两句话,仅仅是混了个眼熟罢了。

  他们的欢乐,还轮不到她这个外人来涉足。

  也许曾经的凌邯能记得他们的名字,这个站在他们面前的凌邯,绝对不记的!甚至连那些应该眼熟的面孔也已经忘却。更不会再记得,其实她也曾想自己像个万人迷一样在他们中间熟络的插科打诨。

  呵呵

  “人家还想找你玩呢!”

  “没事,以后有空去玩的!”

  “哦,好吧那你先去拿档案吧!”

  “嗯哪,你们去玩吧。我先走了,不然一会人多了,还得等。”

  “那你去吧。”那琳笑着在凌邯脸上biaji了一口,和一堆朋友嘻嘻笑笑离开。穿过足球场,便是连接新校区与生活区的将近一百阶梯的百步梯,又叫求索路。一个熟悉的画面便突然闪现在凌邯的脑海里。心口莫名一痛,按在胸口的右手竟然在胸前摸到一硌手硬物——

  “那你去吧。”那琳笑着在凌邯脸上biaji了一口,和一堆朋友嘻嘻笑笑离开。穿过足球场,便是连接新校区与生活区的将近一百阶梯的百步梯,又叫求索路。一个熟悉的画面便突然闪现在凌邯的脑海里。心口莫名一痛,按在胸口的右手竟然在胸前摸到一硌手硬物——

  大概有手指头那么大,夏天衣物本来就穿得少,这么一个明显的硬物之前居然没有感觉到,当然,在某人的脖子上根本就没有挂什么项链之类的,当下也不管旁边来来往往过来过去的人,直接从领口处将衣领拉开,毫不顾及形象的猛低头从上望了下去——

  Cao,胸口长了一个大包?

  红色的血包!!

  脓肿了?

  不是吧!好想惊声尖叫有木有啊!

  不对,这东西好像在哪里见过?好像是黏在皮肤上的,呃,我会告诉你老子昨晚没洗澡吗?

  隔着衣服揪住那个长在胸口的硬物,竟然不费吹飞之力便去掉了,同时弯下腰将捏在右手里的东西顺着下弯的弧度,隔着衣物传递到左手上。

  一颗流光溢彩的红色水晶石!

  不是吧,我这啥时候开始产宝石了?那以后没事产一颗,得卖老钱了!对不!

  看着这像是突然出现在自己胸口前的红色水晶石。嗯,很眼熟。不就是魔石碎成渣儿以后里面留下的那颗红水晶吗,她还计划给它磨成一个钻石戒指来着。从仓皇穿回来她还没想过它在哪里呢,这竟然粘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这个有点扯啊!昨天都没看见呢!

  你说,如果我没事在仓皇多偷点什么宝物之类的,然后穿回来的时候能不能也带着呢?好像我是被人摄魂了快要死了穿回来的——

  无意识的扬着头,将手里的水晶石对着阳光,阳光穿过红色水晶石投下美丽的剪影刻进视网膜,留下一片漂亮好看。嗯,真好看。如果在另一个角度看到的就是阳光穿过水晶,投下一片红光映在她的眼里,同样在她眼里看到的是滴血的太阳。

  滴血的太阳预示着曾经的杀戮!

  杀戮!

  记忆似乎回到那一刻,圣域帝凤——

  狗、日、的大祭司敢对她摄魂,奶奶的!如果不穿回来,她绝对就能因为杀人杀到脱力死在圣域!

  移过目光,看着脚下的百步梯,凌晨想起了在日记本上记录着关于这里的一个梦——当然可以肯定的就是她的记载是不全的,因为人的梦会随着清醒而渐渐淡忘,缺失。而这多少年前的少年梦她已经完全不记得了——

  只是看着笔记本上苍白的笔记本上写着——

  梦里(看来还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他终于和我分手了,他没有看我,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毅然决然的和我分手了。分开以后,我躲在草丛里哭泣,满心都是泪滴。

  然后突然来了一群人,他们是来闯关的,我不知道自己所在的是什么地方,虽然对这个地方的了解很模糊,不过好像对这里是什么地方也有一个概念——

  蛇精趁乱进来盗走了镇压妖魔的八卦墨玉鉴。天机庄园陷入一片困境。为了寻找八卦墨玉鉴,我从天机庄园出来,回到学校。可是学校却发生了地震。

  老校区地下水脉上的封印被震碎裂了引发了特大水灾。因为封印的裂开,地下水脉压制的岩浆也开始迸裂。原本已经离开学校的所有人阴差阳错的回到了这里,然后被沸腾的岩浆困住。好像时间开始倒流了——而这么多被困住的人,只有我逃出了生天。他们都被困在岩浆里,不知道为什么我又回去了。

  然后再一次和他相见,我依然爱着他怎么办!对于被分手这件事,我依旧伤心,怎么办?我以为再次相见能像电视里那些爱得轰轰烈烈热情似火的男女主角那样,即使不是伤心得泫然欲泣,我们也曾经爱过,有那么深浓的爱意在里面,可惜——他怪我,因为有很多人责怪他,所以他责怪我——

  怪我一个人独生!

  怪我一个人活了下去,而他们都面对这炽烈岩浆等待死亡!

  记述至此,便终结了。没有下文。

  想不明白为什么关于这个梦她自己没有发表点什么看法,不过仔细想,绝对是个白日梦。

  什么狗屁天机庄园,那个时候的她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在哪里?还有那个什么蛇精,来偷宝玉——

  突然一股阴冷的寒意从求索路下方射了过来,正在看水晶的凌邯一个侧身闪过,下一秒便觉得脸上一股凉风划过,挟裹着凉凉的轻轻的一股疼痛,右脸颧骨处便是一道鲜红的细小的血口。

  原本想吐槽的话直接胎死腹中,转而横眉一扫——

  冲我来的吗?

  捏在右手食指和拇指上的水晶石滑进掌心里,大拇指轻轻划过脸上的伤口,将血水擦掉。斜勾着的嘴角很不乐意的上扬起来,想找死啊,也不用这么快吧!还敢划拉老子的脸啊!

  鲜血淡淡的泛着粉色慢慢的顺着皮肤的纹路滑进掌心,然后将红色水晶石浸润。在水晶石上的变化,连凌邯都没有注意到。因为某人正忙着搜寻那只找死的东西在哪里——

  擦——

  不知道从哪里突然伸出一双略微带着温润的手轻轻的蒙住了某人的眼睛。此刻,凌邯只想问候他亲娘。手贱什么贱!

  咬牙切齿的恨有木有!

  “来了多久了?”

  “手松开!”

  凌邯强忍着想咬死人的冲动完整的吐出了三个字,来人果然乖乖的将手松开。阳光一下子泄进来就像一下子看到黑暗一般让人很不习惯。

  等再睁开眼睛适应这个青天白日的亮光的时候,那个袭击她的鬼东西就那么消失了。顾西凛站在凌晨的身侧微笑着,如这阳光一般,干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温暖。

  凌邯强忍着想咬死人的冲动完整的吐出了三个字,来人果然乖乖的将手松开。阳光一下子泄进来就像一下子看到黑暗一般让人很不习惯。等再睁开眼睛适应这个青天白日的亮光的时候,那个袭击她的鬼东西就那么消失了。

  顾西凛站在凌邯的身侧微笑着,如这阳光一般,干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温暖。也许因为她的心早已不在他身上,所以连他的微笑也感觉不到温暖!或者更应该说,是因为在圣域的彼此敌对关系——

  不过此时和圣域里所见的顾西凛不一样,他还是他,只是那种感觉不一样了。或许因为曾经站在对立面过,分手闹过别扭,更因为在圣域大家彼此为敌,临末了,她还想给人家踹进畜生道呢!

  凌邯有些拧不过劲儿来。看着顾西凛就莫名的想揍他。

  你说要是现在宰了他那以后在圣域是不是不会有人把她整的那么惨,还差点贞洁不保!

  “怎么了,看我的眼神这样?”顾西凛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衬衣,整齐的将扣子扣到了第二颗,大概是想装风骚,那就勉强说是风骚的露出了那既不漂亮也不好看的锁骨,下身是一条水蓝色的牛仔裤。当下似乎很流行将裤带系在外面扎住衬衣的下摆!这玩意儿九十年代的时候才流行的好不好,您老这样子,真——tu!

  在好几个月前的一个晚自习上,凌晨从一堆试卷里抬起头大概是眼神恍惚,事实证明,她确实是眼神恍惚,而且还近视了,然后恰好看见穿成这样的他从课桌前经过,当时真的觉得好迷人。

  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怎么了,昨晚没睡好?”顾西凛直接无视凌邯的那不阴不阳的怪怪眼神,上前一步将二人的距离稍微拉近,抬手揉了揉凌邯额前早上被风吹散的刘海。“是不是想我了?”

  凌邯觉得这家伙绝对是没有吃药就出门了!不然怎么可能这么不要脸的犯病了呢!“想你?想你妹!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这么不要脸呢?揉我刘海,你再揉一个试试,丫的,想死对不!你说,你想要萌妹子版的还是女汉子版的?萌妹子——哎讨厌,不要揉我刘海啦!女汉子——哎我cao,你再动老娘刘海试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