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牵强的笑容
紫纱轻舞2018-10-25 17:103,321

  凌邯暗自腹诽,表面上却勉强挤出一个微笑,看着这牵强的笑容,某人果断的再揉了一遍,这不是增进两人感情的甜蜜小动作吗?话说女生不都喜欢吃这套吗?(是不是还要来一句偶吧思密达?)

  凌邯抬手将顾西凛的手腕拉住,诶我擦,你是不是揉上瘾了!当老子是金毛?当下一握,一个转手,抓住关节轻轻一折,“疼不?”

  “疼。”

  “知道疼就好,不要没事找事!走吧,一会儿人多了。”凌邯笑眯眯的看着因为手腕被折了疼得龇牙咧嘴的顾西凛,心里另一个声音恶狠狠的说着——整死他!!

  “嗯。”顾西凛绝对是个好孩子,明显是吃一堑长一智,挨了疼绝对不会再惹某个暴力起来就不带客气的疯女人。乖乖的跟着凌邯上前去教学楼。

  看了一眼新教学楼片区,只觉得一股股阴风从不知名的地方吹过来,令人打颤。这个新教学楼区很不干净!话说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转过身站在求索路顶阶的凌邯率先往下走,轻快的步伐像一只飞翔在天地间自由的雨燕。

  顾西凛看着自己伸出去想要牵她的手的手,尴尬的留在半空中什么也没有牵着,就连人家的衣服边边都没有碰着,尴尬的笑了笑跟上。然后收回来揉了揉另一只之前被凌邯抬手给折的快断了的手腕——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凌邯给他的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虽然仅仅才十几天不见,而现在也才见到一面,不过她的脸上似乎多了一种东西,当然他相信她绝对没有化妆。如果非要说多得是什么的话,应该是自信!那种神采飞扬的感觉,她本来就生得好看——

  好像又不是这种感觉。不过看着她的身影好像瘦了,那种带着领带的小衬衣穿在她身上竟然有些松松垮垮的,修长的双腿裹在蓝色的牛仔裤里有着说不出的好看。

  嗯,好像还长高了一些。

  眼看着凌邯越来越远,顾西凛快步上前,将包里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掏了出来,他要给她一个惊喜的!

  “凌邯——等一下!”

  “什么事?”

  飞扬的刘海,微启的红唇,纤细如她的腰肢,那一颦一笑间是那么的美丽,像是一杯醉人的美酒,令人神醉心也醉!顾西凛突然好希望自己能像魔术师那样,变个魔术将藏在背后绽放得美丽的鲜花递给凌晨。可惜,他还是只得轻轻的将手伸出来。

  “送给你!”

  “蓝色妖姬。”看着顾西凛一脸隐藏的笑意,还有那么几分不动色生的害羞,凌邯斜了斜眼睛。看着面前的这朵蓝色妖姬想起了那个时候感动的她亲口对他说的第一个诺言,你种开一百多蓝色妖姬就娶我回家,怎么样。

  后来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蓝色妖姬,那妖冶的蓝色是白玫瑰染出来的!

  呵呵——

  所以这个诺言注定就不成立!

  看着面前的这朵蓝色妖姬凌邯想起了那个时候感动的她亲口对他说的第一个诺言,你种开一百多蓝色妖姬就娶我回家,怎么样。后来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蓝色妖姬,那妖冶的蓝色是用染料染出来的,那妖冶的蓝玫瑰是白玫瑰染出来的!

  呵呵——

  这朵花——不要!

  “对不起,我不喜欢接受别人的东西!”

  “呃——”

  顾西凛有些不知道所措,手里的蓝色妖姬正绽放着,外面的玻璃纸反射着阳光,折射出一片亮亮晶晶的辉芒,却等不到它的主人伸手接住。好尴尬啊!从两人旁边经过的男男女女无一不侧目看向两人,这是在干嘛呢?

  求爱?

  哇,送蓝玫瑰,蓝色妖姬,好漂亮,好浪漫的说哟!

  不过只有一朵,有点那啥啊!如果有一大束——

  顾西凛和凌邯两人之间原本有一米左右的距离,因为顾西凛上前一步,两人距离锐减,凌邯原地不动冷眼旁观,怎的,我就不收,还带恼羞成怒的?

  你觉得我怕你?

  顾西凛觉得手腕有些酸疼,那是刚才被她折了的地方,她好像很抗拒他,这算什么?思及此处,心下一股无明业火便烧了起来。

  “反正是送给你的,爱要不要,不要就丢在垃圾桶里吧!”

  说完便大步朝着教学楼档案室那边走去。而凌邯也并没有伸手接他的玫瑰花,而是任由那朵涂着亮晶晶的粉末的蓝色玫瑰掉在地上。你以为她还是那个什么也没有见过,然后害怕浪费任何是钱买的东西的贪婪女子吗?

  你错了。

  顾西凛其实就是吃定了凌邯的性格,认为她绝对会接受这花才这么说,没想到凌邯也没有将花捡起来,而径自走了。看热闹的人啊,就看了这么一个好像以悲剧收场的热闹,哎——

  不是,这个男的说话也太二逼了吧!什么叫爱要不要,不要就丢垃圾桶里。

  你在追女朋友,就是这种态度啊。Der!这家伙是绝对的der!这不哄着人家还一副你是大爷的模样,这是要黄的节奏哟!

  顾西凛完全没有想到凌邯没有将花接住更没有将花捡起来啊,这个,一点也不科学啊!心下一股子怒气,完全不看身后跟来的凌邯蹭蹭的往前走。按照剧情,凌邯是不是应该追在他的身后温柔的问道,亲爱的你怎么了!然后像小蜜蜂一样——

  心高气傲的他何时被人拒绝过呢?虽然本身不是生而明珠,却在自己的不懈努力中成为一颗明珠,他的光芒她只可以瞻仰!

  凌邯没有看顾西凛,就像凌小希和夏舒对疯了的她一样,对于这个人的存在,完全忽视掉就可以了。

  这两人绝对不像是在谈恋爱,各走各的,都走得那么心高气傲。诶,曾经还有人评价他俩这恋爱谈的,是她见过的最淡的。不联系,不传小纸条也不甜言蜜语甚至都不走在一起,不知道的人完全可以当他两是甲乙丙丁。

  对于现在的凌晨来说,这完全就是甲乙丙丁了。

  通过三栋教学楼连接的长廊,便直达勤学楼的档案室,档案室门前站了不少学生等拿那档案,一些人彼此凑在一块儿聊着这些不见的日子里各自的见闻,还有的传阅着彼此的录取通知书,记忆里那个时候的凌邯的包里也带着录取通知书,也被拿来传阅过。

  现在想起来,只觉得傻,幸好老子有机会重新来过。看什么看,一个二流大学里的下流大学,诶,这就是瞎了狗眼啊,会报这么一个大学!

  在档案室隔壁突然走了几个老师出来,其中便有顾西凛的班主任老师,被凌邯称为门神的一个男人。在高四担任其班上的数学老师。至于门神这个尊称的出处,则是在凌邯高三的时候。凌邯在十班,门神任教九班,正常一般上早课的时候凌邯便会昂首挺胸的从这个站在九班教室门口黑脸看世界的男人身边走过。

  门神并不像表面长得那么不近人情,那年看《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悲伤》也哭得稀里哗啦的!

  至于门神真名叫什么已经忘却,但是门神这个称号在高四,以凌邯为中心向四处扩散开去。

  顾西凛的录取通知书是提前批的,反正是各种拿各种看都有范儿。然后门神像炫耀自己得意门生似的,让顾西凛跟他过去一下,不知道顾西凛是咋想的,非得拉着凌邯要一起。

  果断回绝。

  爷没有必要给你当配谈!

  看着顾西凛的身影,凌邯努力的想了想曾经的那个自己,当然可以肯定的就是丫的和他一起过去了,然后门神和几个老师在一边传阅着提前批的录取通知书完全就把丫的当成空气,而丫的心里还美滋滋的——

  当时绝对是脑子进水了,或者是长了肿瘤被门夹了!

  凌邯斜着眼睛狠狠的鄙视了一番自己那没出息的作风,是的,当她收下那朵蓝色妖姬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是深深的爱了。

  原本在屋里斗地主的老师围成一圈那边传阅着提前批的录取通知书,回想着当年他们可是没有这荣耀啊,然后对这个取得好成绩的得意门生各种喜欢,笑意都快烂在脸上——至于旁边的凌邯,完全就把丫的当成空气,而丫的心里还美滋滋的——

  当时绝对是脑子进水了,或者是长了肿瘤被门夹了!

  凌邯斜着眼睛狠狠的鄙视了一番自己那没出息的作风,是的,当她收下那朵蓝色妖姬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是深深的爱了。

  旁边两个有过一点交集说过两句的话的同学看着凌邯这翻白眼,可是绝对的好心走过来,“凌邯,你怎么了?中暑了吗?”本想伸手来试个体温什么的,这又鉴于男女有别,男生伸出来的手在半空中明显一僵,然后尴尬的收回挠挠头。

  “啊,木有!”凌邯撤回对自己的鄙视,看着来人傻傻一笑。这傻笑的习惯是到了走上工作岗位都没有改变。不论是尴尬,还是别的什么,凌邯最先回应人的就是咧着嘴傻傻一笑。

  “被哪个学校录取了呢?”

  “对啊。”

  看着两个应该熟识,而现在她却连人家名字都叫不上来的同学,继续笑,“沈阳SM大学,一个二流中的下流大学!”

  “呃——”前半句话还好好的,这后半句直接给两个男生噎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鬼封印之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