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前尘
月光狐九2018-10-28 16:272,046

  北山的雪下得很紧,冷风咧咧,吹的小凤瑟瑟发抖。

  身着黑衣的年轻女子将小凤搂入怀中:“小凤,娘亲不是告诉过你北山的冬天很冷,好好在屋里待着吗?”

  小凤看上去不过五六岁的年纪,却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冷静。

  小凤道:“爹爹说多吹吹冷风,当小凤不再觉得冷时,便不再有心了。”

  女子放在小凤肩头的手抚住小凤的脸,浅笑道:“爹爹说的玩笑话小凤怎么能当真呢?这里冷,快跟娘亲进去。”

  “小凤。”

  “嗯?”

  “小凤,你要记得有情的是人心,可天下无情的也是人心。”女子语重心长道。

  小凤那时候不懂娘亲说的意思,只觉得娘亲那时候的神情很奇怪。她也说不上来。

  入夜,小凤向来睡得很浅。冷风从窗户缝中钻入,让小凤从睡梦中惊醒。

  “啪叽。”

  小凤听见了似乎是茶杯破碎的声音,她披上暖和的绒毛披风,蹑手蹑脚地走近娘亲的房间。

  “东笙,我说过你不要动小凤的心思。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小凤继承你魔教教主的位子。”

  小凤从门缝中看到了破碎的茶杯,她从没见过那样疾言厉色的娘亲。

  “还是说你还想着你的好师兄?也是,你从没有乐意过做我的夫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在跟澜山的人来往,你早就想好要把小凤送去澜山是吗?”

  娘亲要把她送走?澜山是什么地方?她不要和娘亲和爹爹分开。

  “你在胡说什么?!天下谁不知道我是你的夫人?小凤是我十月怀胎苦苦生下的,我怎么会舍得送她走?”

  女子的泪水沾湿了衣襟,终是让眼前的男人服了软:“阿绿,对不起,是我太情急才说了气话。别动了胎气。”

  绿云攀在他的肩头,轻轻抽泣着。不经意间她看见了站在门外的小凤。

  “小凤,你站在那里做什么?”

  “娘亲,我听到茶杯碎了的声音。爹爹,你是在生娘亲的气吗?”

  东笙道:“爹爹没有生气。爹爹把小凤吵醒了,是爹爹不对。阿绿,你陪小凤去睡吧。我还有些事要处理。”

  绿云拭去眼角的泪水,牵起小凤的手走出屋外。绿云回头看时,哪里还有东笙的影子。

  小凤躺在绿云的怀里,安然的睡去。绿云看着小凤睡去的容颜,抚上微微隆起的腹部,心头思绪万千,难以言说。

  三月后。

  北山被天下的名门正派攻破,小凤在一众教众的守护下从山顶逃离。却在半山腰被昆山的弟子拦住去路。

  “如今你们魔教的气数已尽,何必在做困兽之斗?倒不如束手就擒,免得再掀起一场不必要的浩劫。”领头的昆山弟子规劝道。

  “笑话!我魔教岂会轻易认输!”

  众教徒将小凤保护起来,小凤却很冷静,那模样像极了她的父亲东笙。

  “娘亲和爹爹呢?”小凤问道。

  “少主,教主和夫人只怕凶多吉少。但夫人嘱托属下定要保护好少主,所以少主请好好站在属下身后,属下一定会保证少主安然无恙。”

  小凤沉默不语。

  北山山顶。

  绿云抱着渐渐冰冷的东笙的尸体,眼角的泪水一滴一滴地落在雪地上。从东笙伤口处流出的鲜血染红了身下的雪地。

  “阿绿,对不起。”绿云的耳畔始终回荡着东笙临死前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东笙,你放心,我不会丢下你一人。”

  “师叔!”白衣男子匆匆赶来。

  “决儿。”绿云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恨我当初在我和师兄的成亲的当天抛下他,我也知道师兄的情意我这辈子都偿还不了。可师叔只想求你一件事。”

  “师叔,你受了伤……”

  绿云打断他的话:“我唯有一女小凤年纪尚小,我希望她可以好好活下去。你且看在师叔的面上救救她,这样我也可以为东笙,为师兄,为我自己赎罪了……”

  绿云话尽,撑住最后一口气,将小凤的性命托付与他,安然地闭上双眼。

  “东笙,我和孩子来陪你了……”

  “师叔!”戚决不曾想绿云师叔用情这样深,哪怕是死也同怀中的男子一起。只是小凤是师叔和东笙的孩子,她的身体里留着的是魔教的血。戚决想起师父临终前对他说过:“决儿,你莫要恨你师叔。我没有办法再护着她,如果他日你师叔有求于你,你便看在师父的份上答应她。”

  戚决想了想,还是立马赶下山去救小凤。

  雪下得越来越紧,戚决眼前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等他赶至半山腰时,哪里还有什么魔教和昆山弟子的身影。

  戚决听见一阵窸窣窸窣的声音。他寻声望去,瞧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雪堆中爬出来。那雪堆之下竟是一具具魔教教众和昆山弟子的尸体。

  小凤蓬头垢面,她的身上脸上沾满了血迹。可她依然是一副冷静的表情,一如东笙决绝的表情。

  戚决举起手中的无情剑指向小凤。小凤的话语却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师父。”

  戚决放下手里的剑,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凤。娘亲说凤凰涅槃一如我名。”

  戚决看着她,小凤的眼睛像极了绿云师叔。

  “你既叫我师父,就该与魔教断的一干二净。我替你取个新的名字,就叫玉琢。意为经雕琢的美玉。”

  戚决轻轻地抚去小凤脸上的血,牵着她的手,走下北山。

  戚决对外宣称玉琢是他从魔教手中的救出的孩子,没有人会去质疑澜山掌门的抉择。

  从这一日开始,小凤不再是北山魔教少主,她是澜山掌门戚决的弟子玉琢。

继续阅读:第一章  承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