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承诺
月光狐九2018-12-16 23:042,094

  玉琢来到澜山已经月余,她很少言语,显得与澜山其他的弟子格格不入。事实上,在弟子中,常常有着闲言碎语。玉琢知道,那是在说她。

  “那个新来的是谁啊,竟然能做掌门的弟子?”

  “我听说她呀是魔教的余孽。”

  “真的假的?”

  “之前柏滁师兄去北山的时候看见她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众人惊愕,他们难以想象这样一个小女孩竟然是在那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

  “那群死人堆都是魔教教众,你说还有谁值得那些人拼死保护?”

  “我早就听说魔教教主的夫人出身澜山,似乎还是先掌门未过门的妻子。你说,她会不会?”

  先掌门乃是现任掌门戚决的师父蓝空,而他未过门的妻子则是和他自小青梅竹马的绿云。当时所有人都以为蓝空与绿云会结成夫妻,促成一段佳话。可偏偏这绿云钟情于魔教教主东笙,以死相逼,蓝空无奈忍痛放手。有人说蓝空是因为爱妻被夺走,导致郁郁而终。也有人说蓝空是被东笙下毒杀死。其中缘由早已不得而知。

  “我看她啊就是被吓傻了,反正魔教本就不为世道所容,都死光了才好。她现在也就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难道我们还怕她不成?”

  “也是。不过啊那个教主夫人也不知道是看上魔教教主哪一点,竟然宁愿与澜山断绝关系,也要……”

  玉琢最看不惯有人恣意评论她的爹娘,她从袖口中摸出一把匕首,那把匕首是爹爹送给他防身用的匕首,直戳那人的腹部。

  她的速度很快,快到没有人反应过来。血渐渐滴落,顿时染红了他的白衣。

  “陵棋师兄!快,将她捉住!拉到掌门前问罪!”

  弟子乱作一团,玉琢冷漠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任由他们将自己按倒在地。

  匕首插得很深,陵棋已然昏厥过去,血不断地流淌。

  玉琢笑了,她竟然笑了!那种笑发自内心,然而在其他人眼里这种笑很瘆人,说不出来的古怪。

  玉琢跪在戚决面前,一言不发。其他的弟子们立在一旁,静候戚决的处置。

  “玉琢,你可知错?”戚决问道。

  玉琢什么话也不说,就像她爹一样,哪怕被澜山弟子围攻也依旧保持着那一份与生俱来的冷静。

  “陵棋伤势如何?”

  “启禀掌门,还好止血及时,没有伤及五脏六腑。过些时辰,陵棋师弟便能醒来。”领头的少年是白枫掌教的大弟子陵越。

  “师弟啊,我知道玉琢身份特殊,但是你若是不处罚她,怕是会引起众弟子的不满。”白枫低声道。

  戚决道:“澜山本为清净之地,你们身为澜山弟子却惹上了乱嚼舌根的坏毛病。所有人从今日起抄写门规一千遍!”

  “是。”

  “至于玉琢,”戚决道,“陵越,你带她到藏书阁思过。”

  “是,掌门。”

  弟子散去后,立在一旁不曾言语的青衣男子走上前,道:“那孩子是师叔和东笙的孩子吧,那样貌像极了绿云师叔。”

  戚决轻轻点头:“师叔将她托付与我,不过她身上的戾气太重,得想个办法才好。白枫师兄可有什么法子?”

  白枫收起折扇:“法子?师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最怕想法子。但她的身上始终留着东笙的血,骨子里大概还是阴邪的。至少澜山的本门功夫她怕是学不得了,不如教她一些心法,好让她平复心神,免得再入了魔性。”

  “也只好如此了。”

  藏书阁内,玉琢站在一旁默不作声。陵越道:“我是你的师兄,不过我不是你师父的弟子,我是白枫掌教的大弟子陵越。”

  陵越站在梯子上,取下一本书:“我不知道你爱不爱看这些书,这书啊是我在山下小镇的集市上淘来的画本,你这个年纪大约是喜欢看的。”

  陵越将书递给玉琢,玉琢没有接。他将书放在一旁的书桌上,道:“我知道陵棋师弟说的话过了头,我替他向你道歉。但是无论如何动手都是不应该的,这些话本不该我来对你说,你既然入了澜山,就该放下过去,澜山的弟子可没有像你这样什么话都不说就往别人心窝里捅刀子的。”

  “好。”玉琢小声说道。

  陵越喜道:“刚刚你要不是说了话,我还真以为你是一个小哑巴。好了,掌门罚你思过,你就好好地看些书,我还要抄写门规。”

  陵越推开藏书阁的门,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他实在无法想象才六岁的她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痛苦的事情,既然他比她年长几岁,在辈分上也算是她的师兄,也该多照顾她才是。陵越如是想。

  玉琢呆呆地望着这个偌大的书阁,她蹲下角落里,靠着墙,不知在想些什么。

  戚决推门而入。

  “玉琢,我知道你没了爹娘,你很伤心。你现在这样闷不做声,你娘亲在天上看着会高兴吗?”

  “娘亲……”玉琢小声抽泣着。

  戚决走上前,有些怜悯地看着她:“哭出来你会好受一些,明明有着脆弱的心,为什么一定要故作坚强?”戚决将她揽入怀中,安慰她。

  玉琢的泪珠一点一点的落下,一发不可收拾。许久,玉琢的哭声才渐渐平息下来。而戚决的衣襟早已湿了大半。

  “师父。”

  “你既然还叫我师父,那就是心情好些了,快起来。”

  戚决站起身,玉琢却紧紧地抱住他的双腿:“师父,你会保护我一生一世吗?”

  戚决怔住,道:“我是你师父,自然会保护你。”

  “那师父会离开我吗?”

  “只要你还是澜山的弟子,就永远是师父的徒弟。”

  “可是娘亲也说过,不会离开我的。”

  “玉琢,你要相信师父会永远在你身边保护你。”

  “我相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