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突兀的少年道士
公子离陆2018-10-30 12:003,238

  天文科研人员精准预测的湮灭波到达时间,是公元纪年2118年6月11日上午10:05分左右。

  整个地球的生命期限,只剩下不到三天。

  华洲大区蓝天发射基地,十几万人忙进忙出,只为了完善宇宙联合舰的内部设施及各类物资的装载。

  来自全世界的各种动植物,都在经过精挑细选之后,一一被运入宇宙联合舰内部的生态模拟仓。

  人类数千年来所积攒的知识成果,复制为两份,精华的部分以纸质文件为载体,锁进了几百个黑色大箱子之中;而另一份,则全部以数据的形式,封存在矩阵式文件服务器当中。

  基于未来有可能会遇到的生命星球考量,一部分现代化热武器被运入宇宙联合舰,但是秘密的封锁在了某个角落,唯有的两个可以打开仓门的数据感应式钥匙,一个放在舰长格奥尔基的身上,另一个,恐怕只有总统哈维尔知道——毕竟,是他亲自甄选出来的秘密人选。

  而飞船护卫队,使用的全部都是能量武器,这种武器直接攻击人类躯干的神经中枢,造成暂时性的功能紊乱,而不会有杀伤力。说白了就是升级版的电击枪,只不过没有疼痛感,不会造成物理伤害,而且会被人工能量场所干扰,宇宙联合舰上面的人工能量场一旦开启,这些枪械基本上就丧失了功能。人工能量场的控制权放在两个人手中,一个是舰长格奥尔基,另一个是直接听令于舰长的护卫队大队长史蒂夫。

  这类枪械属于最新的科研成果,目前技术还不成熟,但在此时分配给飞船护卫队,却最为合适不过。

  侯龙正在和队友们帮忙搭建一些临时的帐篷。

  生存名单上的初选之人和备选之人正陆陆续续的被全世界各国的空军们运来。

  而这批人也需要进行相关体检。

  虽然名单里的大部分人,都是拥有医保,能随时从官方渠道查询他们的身体健康情况,但为了谨慎,防止传染病和病菌被带离地球,所有人仍是要再进行一次临时体检。

  时间就在种紧张的氛围当中,一分一秒的匆忙过去。

  太快了,真的是太快了。

  所有人心中都这么想。

  ……

  公元纪年2118年6月10日,17:30。

  距离宇宙联合舰的发射,只剩下30分钟,蓝天发射基地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已经准备就绪,地面部队已经开始收缩,将发射中心牢牢包围。

  所有地面部队的士兵,目送着一万人陆续进入宇宙联合舰。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虽然上面一直闭口不言,但所有的士兵大概也能猜到些什么。

  然而他们仍是不闻不问,默默坚守。

  他们是士兵,便要服从命令。

  上官没有命令前进或是撤退。

  那他们就要坚守不移。

  侯龙作为小队长,带领着99名队员,作为最后一批登船人员,慢慢进入巨大的宇宙联合舰的舱门中。

  当所有人进入后,侯龙留下了二十名队员,做最后的舱门检查工作,其他队员,全部进入生活舱,做好发射前的准备工作。

  当舰长格奥尔基通过监控仪器,确认一万名植入了电子芯片的人类全部都已经进入生活舱后,终于下达了关闭舱门的命令。

  随着咔嚓的机械声,斜坡式的巨大舱门,终于在侯龙和他的队员们的注视下,缓缓升起,向上合闭。

  舱门口的21个飞船护卫队成员,各个背着巨大的行囊,目不转睛的看着舱门外的世界。

  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眼看到这个世界,所有人自然都希望能看的更认真,更用力一些。

  舱门关的很慢,似乎也想给这些士兵们,最后一次欣赏这个世界的机会。

  足足过了一分钟,舱门终于升过了所有人的视线,即将关闭,只留下顶部的一线天空。

  却在这时,一个黑影突兀的出现,在舱门就剩下不足四十厘米宽的缝隙中,钻了进来。

  好在舱门并非垂直,即便快要合并,也在内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斜坡,那道黑影便随着斜坡,骨碌碌的滚落下来。

  所有人都惊呆了,更有几名队员出于紧张和担忧,第一时间将自己身上的能量枪握在手中,对准了地上的那个黑影。

  侯龙最是镇定,虽然也被吓了一跳,但仅是皱了皱眉头。

  便看到一个梳着道髻穿着破旧黑色道袍的少年人,一边拍打着衣服,一边站了起来。

  少年人八九岁大小,长的倒是清秀,尤其一双眼睛,大而有神,鼻梁直挺,嘴巴紧抿。

  侯龙眯着眼,打量起来:“你是谁?从哪里过来的?”

  少年人伸手指了指舱门方向,似乎在说自己是从外面来的。

  侯龙略有些气闷,飞船马上就要发射,怎么还出现这档子事儿。如果这少年是有人提前安排的,为什么自己不知情,如果不是,那他是怎么突破几十万陆军的防守,还能越过高达十几米的舱门钻进来?

  侯龙一阵头大,略有火气的问道:“直接说话,你是哑巴吗?”

  闻言,少年人犹豫了一下,然后一脸苦恼的点点头。

  侯龙眉头一紧,还想问些什么,忽然间眼神一凝,看向了少年人身上的衣服。

  黑色道袍,宽大无比,似乎是一件成年人穿的衣服,强行被套在了这个少年单薄的身上,而黑色道袍材质普通,虽然干净但很是破旧,不知道被穿了多少年,连补丁都是一成不变的黑布。

  这衣服,怎么看怎么熟悉。

  侯龙眼带疑惑,忽然想起了一丝可能,但还是带着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你是……古老道送过来的?”

  少年人目露惊诧,没想到有人能提到“古老道”三个字,他紧张的盯着侯龙,这次也不点头,也不摇头,紧抿着嘴巴沉默着。

  侯龙见状,大概已经能确定自己的猜测,但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心中暗想:“也是,除了那个病老道,谁还有这个能力,把人越过重重障碍送进飞船里呢?”

  只是十年没见,那老头儿什么时候转的性子,愿意收徒弟了?

  心中疑惑了一阵,侯龙忽然想起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这孩子突兀的闯入,自己该怎么处理他才好?

  正在思索间,忽然附近传来一声“哇哇”的婴儿声。

  侯龙身子一震,猛地转头看向自己手下的一名队员。

  其他飞船护卫队的成员也都不约而同地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却发现那里站着的是自己的队友艾伯特。

  此时艾伯特面如土色,豆粒大的汗水从鬓角生出,然后滑落,身子微微颤抖,却始终不敢看向任何人。

  正在静默间,那声婴儿的“哇哇”叫声再次传出,这回所有人听的真切,声音正是从艾伯特巨大的军用背包里面传来的。

  “艾伯特?”侯龙带着疑惑的声音问道。

  艾伯特依然低着头,不肯说话,只是一双手却紧紧地握了起来,透露出内心的惶恐不安。

  侯龙面沉如水,死死地盯着自己多年的战友艾伯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把你的背包打开!”

  见艾伯特还是无动于衷,且面色越来越苍白,在侯龙眼神的示意下,两名其他队员走上前,强行卸下了艾伯特的背包,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上。

  过程中艾伯特精神恍惚,并无任何反抗的举动。

  就在下一刻,那两名队员从背包中,抱出来一个瓷娃娃一样的女婴。

  女婴似乎刚刚睡醒,从黑暗封闭的背包中出来后,便不再哭闹,只是瞪着灵动的大眼睛,打量着眼前新奇的环境。

  所有人都惊呆了。

  “队长……”抱着女婴的那名队员踟蹰着说道:“有针孔……”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一听针孔,自然便明白是麻醉药。

  只见侯龙一个跨步走到艾伯特面前,伸手便是一巴掌,重重地抽在艾伯特脸上,用力极狠,艾伯特本来就精神恍惚,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抽飞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上。

  “你他妈真是……真是疯了!”侯龙气不打一处来,走上前又是一脚重踢,“我c你妈的!就不怕你女儿死掉?”

  “队长……就是不想看着女儿死掉,我才要带她过来的……”

  不仅仅是侯龙,包括其他成员,也都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前两天艾伯特会突然违反命令,跑回家一趟了。

  他的妻子刚刚过世,家里就剩下这个小女儿了,怎能不牵挂呢?于是所有人看向艾伯特的眼神,都很是复杂。

  艾伯特面色凄然,突然跪起身来,哀声道:“队长,我就剩这一个女儿了,您就当做什么都没看到好不好?反正这飞船上,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没人会在乎的。”

  侯龙再次把艾伯特踹倒,恨铁不成钢的骂道:“外面上百亿人在等死,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违反命令,我们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我们自己吗?”

  艾伯特无言以对,只是不知所措的哭泣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空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空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