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守夜之誓
公子离陆2018-10-30 16:003,421

  看到侯龙又想上前揍艾伯特,抱着女婴的那名队员连忙上前拉住了侯龙,开口劝道:“队长,艾伯特虽然有错,但情况已经这样了,你看……”

  侯龙冷冷的瞥了一眼这名队员,他太了解这群手下的性格,看他们抬屁股,就知道他们想拉什么屎。此时开口,虽然话没说完,但侯龙也明白,他们是想保下这名女婴。

  侯龙暗叹一声,他又何尝不想呢?况且这事说来简单,做来更简单。

  但这本来就跟简不简单没有关系。

  人类将他们送入飞船,寄以巨大的希望,甚至连那么多权势滔天的人物都放弃了逃离的机会,而他们若违反了规则,岂不是显得很卑鄙?

  侯龙在原地左思右想,还是认为自己无法做出这个决定,也不能私自作出决定,于是他掏出了对讲机,看了一眼跌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艾伯特,又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舱门处,显得很是局促的哑巴少年人,叹了口气。

  然后侯龙开始将这一切报告给飞船护卫队的大队长史蒂夫,史蒂夫转而开始向他的直属上级,也就是舰长格奥尔基进行报告。

  足足等待了十几分钟,距离宇宙联合舰发射的时间越来越短,侯龙这边的所有人都静默以待,每个人的呼吸都显得十分沉重。

  终于,随着嘶啦的声音响起,侯龙手中的对讲机再次联通,只是传来的,却并非是护卫队大队长史蒂夫的声音,而是飞船的最高行政长官格奥尔基。

  “侯龙队长。”格奥尔基厚重的声音传来。

  “是我!”侯龙立刻站直了身子。

  那边忽然又陷入了沉默,足足过了30秒,格奥尔基才重新开口,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请你立刻拉下舱门的紧急启动阀门,将那两名孩子送下去。”

  “飞船马上就要发射,你动作要迅速!”

  格奥尔基的话音落下,全场所有人都陷入到了震惊和沉默当中,艾伯特更是瞪大了满是血丝的双眼,死死盯着侯龙手中的对讲机。

  就连侯龙,都心神震动,不知道说些什么。

  “侯龙队长?请你回复!我需要你确切的回复!”

  舰长的声音再次传来。

  侯龙深吸一口气,几乎是咬着牙说道:“明白!”

  “请尽快执行命令!”

  “明白!”

  沟通完毕,侯龙面色阴晴不定,走到舱门旁的合金墙壁边,打开一个小铁门后,伸手将里面一个红色的扳手用力拉下,接着便听到轰咔一声,宇宙联合舰巨大的舱门重新开始落下。

  侯龙背对着众人,盯着墙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直到舱门快要落下,艾伯特面无血色的时候,他才缓缓转身,面色又恢复了轻松。

  只见侯龙走到黑袍少年的身前,缓缓蹲下,直视着少年人,面色温和地问道:“古老道是收了你做徒弟吗?”

  少年人摇摇头,但随后又挠着头想了想,然后点点头。

  侯龙疑惑问道:“怕不是送你来之前,才收的你做徒弟吧?”

  少年人忙点头。

  侯龙忍不住哑然失笑:“这老头儿脾气还是这么古怪!难为他了,我能知道你叫什们名字吗?”

  少年人闻言,伸手拉起侯龙的左手,然后用手指在他的手心一笔一划的写起来。

  “古小川?”侯龙看着手心,“你跟了古老道的姓?也好,他一辈子孤苦伶仃的,总算有个后辈了。”

  侯龙就像是一个长辈一样,蹲在少年人身前,忽然变得絮叨起来,只是说的是华夏语,他的队友们并听不明白。

  “你知道吗,我小时候村子里遭泥石流,死了许多人,我躲过一劫,大半夜跑到山上,躲进道观里避难,后来就常住在那里。古老道赶了我好几次,我就是死皮赖脸的不走,一直到长大成年,才下山去参了军。凭借着他随手教我的几招拳脚,反而混的风生水起。”

  “所以啊,古老道怎么说,也算是我的半个师父。”

  “但我一直看不懂他,他这个人,一辈子不关注时事新闻,似乎一点也不在乎这个世界,更不在乎旁人。”

  “可是今天,他送你过来了。我虽然不明白他怎么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但我明白,既然他送你来了,还这么准确的送你来了,那么就一定有他自己的用意。”

  “我呢,跟他感情也没那么深,不然也不会十年都没回去看他一眼,但既然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出手,我就觉得,我还是应该帮他一把,你说呢?”

  侯龙看着古小川,眨眨眼,古小川不明白侯龙在说什么,他自己都是稀里糊涂的就被扔过来的,怎么能明白呢?

  “不好意思,忘了你是个哑巴。”侯龙自己笑了一下,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把造型非常古典而精致的短粗木棍,开口说道:“这是我私人收藏的东西,是一把空气刀,上面有个隐藏的按钮,按下之后顶部会喷射出高频率震动的气流,锋锐无比,有效距离在20cm左右。你拿好,别让任何人发现。记得保护好自己,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也用它来保护别人,明白吗?”

  古小川从小在破道观里长大,唯一接触过的现代物品就是灯泡,哪里见过空气刀这种最先进的科技产物,但还是点点头。

  侯龙此时以所有人看不见的角度,快速将木棍塞进古小川的道袍里,接着说道:“当然,它的电量有限,你最好不要随便使用,一定保密,别让任何人发现。请你记得,如果有一天飞船重新降落,或者发生了什么大变故,你一定要把我给你的这个空气刀,交给舰长格奥尔基,它还有别的用处,明白了么?”

  古小川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最后要交代你的事情就是——”

  “看到地上的那个小女娃了么?你以后就负责照顾她,能做到么?”

  古小川用力地点了点头。

  交待完一切,侯龙这才站起身,他看向仍跪坐在地上双目失神的艾伯特,大声道:“艾伯特!起立!”

  艾伯特难以从容,但多年的习惯使他仍是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可眼神仍是离不开被队友抱在怀中的小女儿。

  “随我下船!”侯龙大声命令道。

  艾伯特心丧若死,但还是颤抖着将女儿从队友的怀中接过来,然后一步一颤地跟着队长朝舱门外走去。

  走了两步,侯龙回头冷冷地看了一眼艾伯特,开口骂道:“蠢蛋!把你女儿放下!”

  艾伯特一愣。

  所有人一惊。

  随后艾伯特想明白了什么,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但还是坚定不移地将女儿放在地板上,然后紧走两步,跟上队长的步伐,走下飞船。

  “队长!你这是……”

  其他队员连忙大声追问。

  侯龙背对着他们,挥挥手,满不在乎地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天堂向左,战士向右!”

  19名队员忽然感觉心脏好像被狠狠攥了一下,全都沉默不语。

  只有女婴咿咿呀呀的在地上,朝着艾伯特的方向爬去,只不过没爬两步,就被一身黑色道袍的古小川给抱了起来。

  女婴注意力立刻便转移,开始好奇地用粉嘟嘟的双手去抓古小川道髻上插的筷子。

  她自然不知道这是跟父亲的生死离别。

  两分钟后,舱门缓缓合闭,队友们皆冲着侯龙二人那一去不回的背影敬礼致意。

  “走快点,再过十分钟就要点火了,我可不想被活活烧死。”

  催促着艾伯特,侯龙自己却双手抱在脑袋后,一副悠闲的样子大步朝前迈着。

  蓝天发射基地是一大片荒地,没有山也没有树,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只剩下蓝蓝的天空。好在今天不止有蓝天,天边还飘着几朵形状各异的浮云,在夕阳余晖下,金碧辉煌,如火燃烧。

  不多时,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宇宙联合舰终于成功点火,在化学火箭的推动下,徐徐上升。

  即便已经走很远了,但还是有一大股热浪吹来。侯龙想抽烟,却发现自己的东西都留在了飞船上,只能无聊地抬手抹了抹嘴巴。他扭头看向一起征战了多年的战友艾伯特,开口笑道:“我记得你刚入伍的时候,最喜欢看一部小说,叫冰与火之歌,是吧?”

  艾伯特眼睛通红,还未从失去女儿的痛苦中走出来。不知道队长为何这么问,但还是点点头。

  “那会儿你一腔热血,每次执行任务前,总会念一段神神叨叨的台词。其他人都笑你幼稚,我倒是觉得那段话挺有意思的,你能再念一遍给我听吗?”

  艾伯特抬头看着逐渐升空飞离的宇宙联合舰,回想着自己的前半生。

  那些自己钟爱的,热爱的,以及挚爱的。

  就在今天,全部都要说再见。

  明天之后,全部都再也不会相见。

  许久,他才缓缓开口,目光逐渐坚定。

  一段沉重而肃穆的守夜人誓词,以低沉的语调念出,似乎是在说给侯龙听,又似乎是在说给艾伯特自己听——

  永夜终至,吾辈铭记;魏巍大任,死亦无终。

  无享妻爱,不履寸土;决绝子嗣,身归兄弟。

  何言无冕,兄弟所望;何争俗荣,袍泽同心;尽忠职守,生死于斯;心念所归,无惧无退。

  铸兵利剑,暗夜无当;凝聚础石,长城屹立;腾焰熊熊,炽烈华光;耀耀破晓,璨以晨光。

  鸣无尽之号角,警外患之袭扰;锻坚钢之神盾,固王国之永宁。

  于今挺身,奉以生命。

  以夜为始,死亦无终。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空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空之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