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针锋相对
明四丞2019-02-23 12:461,452

  许承从御书房出来的时候,没有看见唐璟便向管家询问唐璟的去向。

  “老爷命我先将唐小将军送回去,于是老夫便让马夫先带着唐小将军回去了。”管家不卑不亢向许承说道。

  “父亲?”许承暗自想到,父亲自辞官回府后便再没有插手过朝政之事,今日竟然避开他将唐璟先带回了府中,这唐璟怕是不简单。

  “少爷,老爷嘱咐我今日一定要让老奴将您带回府中。”管家将马车的车帘掀起,微笑的看着许承。

  “好啊,回府。”许承无奈一笑,随后踏上了马车。

  正好今日回府看一下自己的父亲究竟又想做什么,这唐璟究竟又有什么秘密。

  这边唐璟正在卧房中反复查看楚国的舆图。

  “楚国……”

  仔细回想了一下今日皇上的话,听闻再过几日土国就会派人来楚国进贡,这土国的二皇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出所料的话近几日便会有动作。

  这土国也算是边境之外的为数不多的大国了,自然不会容忍自己屈服于一位幼帝之下,可近几年楚国也算是太平,虽未盛世,但百姓也算是安居乐业,兵力也算强盛,如果没有内应,想要直入京城也还是很困难。

  边关有父亲把守,自然出不了岔子,那要插手的话也只能是从宫内入手了,可这宫内之人有权有财,但是无兵权,若要逼宫光是借助他国兵力定是不够,难不成是豢养私兵!

  唐璟仔细的梳理一遍之后,收好舆图,叹了一口气,这京城的水还真是不一般的深。

  “阿璟,你在房中吗?”门口忽然传来了许承的声音,唐璟捏棋子的手颤了颤,回道:“丞相有事?”

  “无事,就是过来看看你,顺便问问你为何不告而别。”

  唐璟放下手中的棋子,心道真是一只老狐狸和小狐狸。起身打开了门,对着门外笑眯眯的许承说道:“丞相若是不介意,便进来说话。”

  话音刚落,便见许承推开房门,身着一件青色长衫,很明显已经不是早上上朝的官服了。

  唐璟心道,这倒也真是不紧不慢啊,沉得住气。

  “阿璟今日为何走的如此匆忙,也不说等等我”许承笑着向唐璟说道:“莫非是怪罪我招待不周?”

  “丞相多虑了,唐璟只不过觉得一人着实有些无聊,便先行回来了,还望丞相莫要怪罪。”

  唐璟起身向许承行礼,许承摆摆手:“阿璟不必如此多礼,朝堂之上你我有上下之分,可这下了朝堂你我便可舍去这些礼数。”他手执一子,另一只手做托腮状看着唐璟:“难道阿璟不想与我做朋友吗?”

  许承眯着眼,笑眯眯的看着唐璟,一双凤眸微微眯起,瞳孔中闪耀着细碎的光芒,像一只慵懒的狐狸,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射在许承的脸上。

  “现如今这皇城之中的官员对我避之不及,可丞相却好似有十足的把握,认为不会伤害的自己。”唐璟缓慢的坐到椅子上,拿起与许承相反的棋子,不慌不忙的落入不起眼的一角:“不知是丞相太过于自满,还是另有把握。”

  许承微微一愣,手中的棋子竟不知要落向哪里,随后便轻声笑起来:“这边是传说中的麟龙棋局吧,果真如传说中的一样难解。”

  唐璟见他有意扯开话题,便不耐烦地说道:“丞相,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自小生在边城,不懂你们京城的弯弯绕绕,但我也明白,此入京城必定不是表面上那样简单,这趟浑水,丞相还是不要趟得好。”说着便拿起许承手中的棋子,向棋盘中落下:“这麟龙棋局再妙也只不过是一盘残局,只要肯认真钻研,假以时日必定破除。”

  许承看着刚才已经陷入死局的棋盘,瞬间起死回生,又看了看盯着自己的唐璟,轻轻一笑:“阿璟担心我,我自然懂得,如此我也不便在打扰阿璟,好好休息吧。”说罢便走出了唐璟的房间。

  唐璟作辑送走了许承,回头看着塌椅之上的麟龙棋局,叹了一口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代贤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代贤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