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怜香惜玉
今晚打老虎2018-10-30 16:073,509

  只有我这种衰神附体一样衰到家的人,才能看得到和触摸得到。对于我而言,她和正常人无异。

  可是,正常人类却看不到她。

  这种灵体形式存在的人,是相当奇特和少见的。

  灵魂,只能在精神上影响别人,可是灵体,却能做出具体的事情来。

  比如鬼魂只能在梦中,或者幻觉中,说白了,就是相当于在空气中影响一个人。

  而灵体,却能真真实实的触摸这个世界,并且被这个世界上特定的人触摸。也就是……像明媚这样,能开车,能端起一个杯子,打碎一个盘子,甚至能给我打一个响亮疼痛的耳光子。

  她能触摸,和拿取这个世界的东西。和这个世界上的东西不但有交集,还是同时存在于这个时空的。

  我们曾经看过的电视里,所说的“鬼”,和明媚这样的“灵体”是有区别的。鬼,也就是灵魂是无法实实在在触碰到这个世界的东西的。只能被阴气重的人看到,却不能触碰。

  就比如一些灵魂,明明看到了自己心爱的人,想要伸手去触摸的时候,却从她身体中穿过,让她毫无知觉,和她产生不了触碰和交集。

  而明媚是我能实实在在触摸到的东西,她是和这个世界的某些人类有交集的,只是这个世界的普通人类看不到她的存在而已。

  所以,能“见鬼”的人很少,能见到明媚这样的灵体的人,就更是少之又少了。

  这才是为什么四叔要找我当差,非要把我留在阴阳店给他办事的原因之一。因为,只有我能看到明媚,所以我们才能做搭档。要是换做寻常人,阳气重的,完全看不到明媚的存在,所以,就无法达到合作。

  听完了明媚说这些,我整个人仿佛是被彻底的洗脑了一般。简直是难以想象这竟然就发生在了我面前。

  我竟然就真的接受了明媚这样的一种存在。

  难怪,她刚刚叫我去小卖部买东西,可她却没有自己去,应该是小卖部老板压根看不到她的存在,所以才叫我。

  我现在几乎是接纳了她,并且接纳了“灵体”这样的一种,非人非鬼的存在形式。

  “这么说,以后你跟我说什么,别人都不知道?并且也压根看不到你的存在咯?”我即便已经明白了这道理,却还是忍不住问道。

  “当然了。所以,你大可放心去当校医,你不懂的,我懂啊。我完全可以帮助你。”听到她这么给我定心丸,我整个人都踏实了。

  这话,实在是让我听着哪哪都舒服啊。

  比女人听到男人说“我的卡随便刷,放心刷,使劲刷”的感觉是一样的。

  “那这车……还有你的包……”我问道。

  “噗!你啊你啊。这包你没发现是男士的吗?所以包你自己带着就好。里面不但有钱,还有卡,哦,手表手机都有的。你拿去用就好了。这是我专门给你准备的。”

  这话一出,我整个人都惊呆了:“什么?那这银行卡哪来的?”我现在仿佛感觉自己听错了。

  刚刚这手包我是拿来打开过的,里面足足几万块啊。银行卡好几张啊。她是一个灵体,怎么可能有身份证去办理银行卡?怎么可能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财产?

  就在我疑惑这些钱哪来的时候,她语气略微平静,却又让人听着会难受的说……

  “我生前的。”

  此话一出,我整个人楞在了后座上。僵硬了身体。

  什么?

  这一刻,我仿佛是被棒子打了一下脑袋一般,感觉自己似乎是问错了话。

  生前……这是一个多么让人心痛的词语。

  能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两个字,这该是隐藏了多少心痛和留恋。

  这一秒钟,我对她的生疏和好奇,瞬间转成了心疼。

  是的,我心疼这个白天晚上都不是一张脸的女人。

  我心疼这个说话很好听的女人。

  我心疼这个要给我这种衰到家的男人做搭档的女人。

  这辈人,我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去心疼一个女人。

  我承认,当初对安安很宠爱,但是,毕竟她是个被我宠爱到很幸福的女人,所以我从未真正的心疼过她。可是,眼前这个女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竟然疼了我的心。

  虽然这背后一定有着太多太多的故事,但是,此刻,我打算点到为止。

  毕竟,在合适的时候,我相信她会告诉我一切。哪怕是不太好,甚至可能千疮百孔的一切。

  “那,那这车……外面的人看到驾驶室里没人……”我心疼到结结巴巴的道。

  “噗!”

  她很快又恢复了刚刚那种妩媚又动人的姿态,笑得是格外好听,说:

  “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已经出了无人驾驶的汽车了吗?虽然我车不是无人驾驶那种车,但是这车膜透明度很低,从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所以你大可放心。以后,你要担心别人看到驾驶室没人,就自己开呗。反正我这车也还新的。”

  她说得是有些轻描淡写,却能看出,她这一刻是开心的。似乎,她生前的车,总算是能给活人开了。

  “啊?哦!”我现在是有些受宠若惊。刚刚给我一个装着不少钱和几张银行卡的包,现在又突然给我一辆车……这幸福来得实在是太突然啊。

  并且,这车还不是太便宜的车,而是一辆白色的卡宴啊!

  我十年不吃不喝都买不起啊。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脑壳被一个锤子给狠狠的锤了,嗡嗡响。完全不敢相信,我坐着的这辆车现在是归我用了?

  “你不要不好意思。我反正也用不着了。我们的世界哪里用得着这种身外之物,这些东西,在阴间属于廉价品,用来几乎没意义。所以你就放心用好了。再说了,我在阳间的身份还在,警察局并没有注销身份,也就是说,阳间的活人们,并不知道我已经……所以,我生前的一切都还能使用。”

  她的话,一样是听起来轻描淡写,可我却听着非常非常的心痛。

  她的话很明显,就是——她连死了都没有人知道。

  这到底是个什么女人,连死都没有人知道?难道,是那种孤僻到了极点,连个朋友都没有的人吗?难道她消失了都没有人发现吗?

  这一刻,我的心,再次是隐隐作痛起来。对她的那种怜惜,再次涌上心头。

  这感觉真是奇怪,按理说,该是她比我强大,比我要牛,该是她觉得我这个倒霉鬼是个可怜虫才对,可我却同情和心疼她。我到底是不是脑壳有病?

  就在我心痛的时候,忍不住还是问了一个我一直好奇的问题:“那阴阳店里那些人呢?”

  听到我这么问,明媚再次是噗呲一笑,道:“你啊你啊,刚刚不是解释的很清楚了。她们,不过是一些跟你多少有些交集的灵魂而已。都是存在于你的精神世界中罢了。有可能是你的奶奶的奶奶,外婆的外婆的灵魂而已。”

  听到她这么说,我整个人仿佛晴天霹雳,道:“那意思是,每一个去到阴阳店的人,所看到的鬼,额,灵魂都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别人去是看不到什么三姨五娘的存在的?而是看到自己的族里的先人?”

  “差不多这个意思吧,也不全是自己家亲戚,也可能是邻居。就是在灵魂上有可能有交集的人,只要他和你产生的能量场交集足够强烈,你就能在阴阳店看到对方。”

  “那,那四叔呢?”我好奇的是这个。这老头还抢过我钱。

  “噗呲,你啊你啊,四叔可不是什么魂体,也不是灵体哦。四叔是人,活人。”明媚说的是一脸的轻松。

  可我听着却不是那么的轻松。因为……他竟然是活人?

  什么样的活人,才能在阴阳店中进出自如不算,还掌管阴阳店的大小事情?并且,他手里的索命匣,索命绢,不可能随便阿猫阿狗就给了他吧?

  到底是什么人才会有这番能力?

  就在我好奇的时候。明媚说道:“以后你就知道四叔是什么人了。现在知道也没有用。你现在需要做的首要事情,就是把那几十个少女从鬼门关拉回来。”

  听到她这么说,我深深的感觉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是相当的沉重。这滋味,是前所未有的。

  就这样,我和她在车上一言一语,基本了解了她的情况。所以,对她已经是深信不疑,并且也感受到了她身上的正义感。

  我们现在就是搭档了。

  我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踏入这种诡异的行业。并且还是毫无预兆毫无退路的跨进来了。

  真不知道将来的日子会变成什么样。

  不过,之前的日子我过的也不好,说难听一些,连一条狗都不如,生不如死的。所以,现在还能活着,还有一份积阴德的差事,再怎么样也应该会比以前衰神附体的时候强吧?

  很快,车子开进了市区。

  没多久,便开到了一座西式城堡一般雄伟的大门前,停下了。

  我往窗外一看,这雄伟华丽的大门上,赫然写着几个艺术体大字——光明艺术学院。

  看到这几个大字,我开在拘谨起来。

  这可是有钱人的子女上学的地方。这地方的学生,非富即贵。

  “我们在这里等着就好。”她把车子在大门口侧面的停车位停下,就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狐疑的看着后视镜中,完美的她,道:“等?”

  “姜太公钓鱼。你可以先在车上睡个大觉。一切都会水到渠成的。”

  她说完,就调了一下车座椅,然后直接半躺了下来。

  这淡定的表现,实在是让我万般不解。

  不是说好了来应聘校医吗?难道不该去人事部面试的吗?现在竟然要在学校门口睡大觉?她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诡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诡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