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小天使的磨难
月亮狮子lotus2018-10-30 18:032,162

  四

  雷雨交加,风暴呼啸。在翻滚的乌云中,丰臣信繁携着他的残兵败将一路跌跌撞撞地打道回府。

  这一路上,气急败坏的丰臣信繁几度想刨腹自尽!可是,同船的岛袋大悟一次又一次拦住了丰臣信繁。他劝说丰臣信繁回到日本之后再亲自向义父丰臣秀吉谢罪!

  只见,在阴森的密室内,丰臣秀吉一个人面色阴沉的来回踱着步,陪伴他的只有几盏散发弱光的“超度法灯”。

  “你!竟然还有脸回来!”

  丰臣信繁刚一踏进密室大门就在黑暗中闻此厉声,这吓得他不禁浑身哆嗦。

  “义父!您都听说了……。”

  “哼!我全知道了!你手下的一群笨蛋在瑞泉门外不仅打不过一堆琉球土人还被撵得一路仓皇脱逃!结果,你的行踪也被彻底暴露!我很惊诧,为何你到现在还没有以死谢罪!”

  借着幽暗的“超度法灯”,密室深处的丰臣秀吉面色冷峻,恐怖如鬼怪!

  “义父啊!”丰臣信繁吓得“啪”地一声跪倒在地!大呼冤枉!“其实!我们已经抓获‘天使公主’!只是谁能预料!一位绝世高手横空出现!他还使用一种前所未闻的绝世武功从我手中一把抢回了‘天使公主’!”

  “你说的那人…,是郑迥吧!”丰臣秀吉不屑地抖抖衣袖,嗤之以鼻地嘲笑说:“你竟然还称那个琉球土人为‘绝世高手’!称他使用‘绝世武功’!真是不知高低廉耻!”

  “琉球人不是土人!”这时,蜷缩在角落里的岛袋大悟就像是受到某种刺激一般尖叫了一声:“而且那个郑迥还是福建长乐移民郑肇祚的后裔!”

  “闭嘴!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孬种插嘴了?” 一见到岛袋大悟就勃然大怒的丰臣秀吉从密室的角落快速走出。他将跪匐在阴冷地面上的岛袋大悟一脚踹倒并用鞋底子死死地按住岛袋大悟的脸,丰臣秀吉咬牙切齿地听着岛袋大悟的声声惨叫……。

  “饶命啊!”

  在听够了岛袋大悟猪一样的嘶叫之后,丰臣秀吉忽地转过头来。

  他阴森森地扫视丰臣信繁的浑身上下,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狠毒眼神让丰臣信繁不寒而栗。

  “你的随身佩刀——‘阴流宝刀’呢?”

  “在……,在与郑迥的交手过程中,我被他打伤了腿骨,连‘阴流宝刀’也被郑迥夺下!”

  “什么?你连武士宝刀也丢了!”丰臣秀吉更加恼羞地嘶吼:“滚出去!都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自己去前田利家师傅那里领罪受罚吧!”

  “遵命!”于是,羞惭至极的丰臣信繁在前田利家的御所大殿门外跪等了整整两天两夜。

  直到第三天深夜,前田利家才终于肯露面了。

  只见,前田利家在一行举着白灯笼的武士的陪伴下,脸色阴霾地走向丰臣信繁……。

  “没有人!没有人在丢了我亲手赠予的武士宝刀后还有脸活着!”

  “请您听我解释!”

  一见到前田利家,丰臣信繁便不断地磕头谢罪,直到头破血流…。

  “什么都别解释了。我都知道了……。连来自琉球国王的问罪信我也收到了……。因为你行动失败,从富庶的琉球国‘先下手为强’的计划竟在瞬息间破灭!”说到这里,前田利家紧紧握住双拳,眼神狠辣地盯住丰臣信繁:“我要问你,对我门下的武士而言,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功名……。”说到这,丰臣信繁不禁羞惭地全身颤抖。

  “回答得很好!可我真是奇怪,在你见到我之前竟然没有选择切腹自尽!这已然是出乎我的意料……。”

  “那是因为……我要将功补过!不久前,我收到一封谍报,便是葡萄牙火枪鸟铳的装备之法!所以我胆敢请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去高丽战场立功!借此表明我对‘一统天下’事业的无限忠诚!”

  “忠诚?我信!能力?我不信!怕只怕,丰臣家族一世英名还有我本人的一生心血都将再次葬送于你莽撞无脑的行动中!”此刻,前田利家连看都不看丰臣信繁一眼就佯装着转身离去…。

  “请等一等!前田利家恩师!您和义父从小就收留我这一名来自萨摩藩的孤儿。你们对我恩重如山!我发誓下一次绝对不会失手!”这时候,丰臣信繁一把抱住前田利家的大腿,像一个被抛弃了的孩子那样哭泣。“请您就再给我一个机会!现在高丽国内承平日久,武备松弛,朝堂上党争不断,互相倾轧,政治和军队日趋腐败!国王李昖重文轻武,八道武备废弛,朝廷派内斗激烈,以致‘人不知兵二百馀年’,这可是我们出兵的绝佳时期!”

  “什么?你想让我现在就出兵?不行!”这时,前田利家才微微转身,侧脸面对丰臣信繁说:“我们还要耐心地等待时机!我和关白大人要看看你一年之后的表现……。也许,在一年之后我们会再次重用你!可是现在,关白大人的第一个小目标是一统日本之后一统天下!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一统天下啊!就是让天下人成为我们的阶下囚!哈哈哈!”

  “了不起啊!我的恩师!只要您肯再给我一次立功的机会!哪怕就一次机会!我丰臣信繁对天发誓!绝不辜负您对我多年的苦心栽培!”

  面对苦苦哀求的丰臣信繁,前田利家无耐地再次摇了摇头。

  “那么,现在你就去处决在此次行动中全部负伤的武士们!因为,我可不想让这次行动失败的丑事再被任何人提及…。”

  “什么?”丰臣信繁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前田利家没有任何表情的冷酷脸庞。“您这是要把那些和我出生入死的弟兄们统统处决?”

  “没错!我再问你一遍,对丰臣家族而言,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功名……。”丰臣信繁再次怯生生地回答。

  “知道就好!”说罢,前田利家拂袖而去…。

  那一夜,在法室中的无数盏“超度法灯”再次被点亮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