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小天使的磨难
月亮狮子lotus2018-10-30 18:164,982

  十三

  在祭祀御场—“上之毛”圣地,只见今日的弦月格外英姿飒爽。在跟随师傅练完整套“唐手拳”后,弦月手捧锦盒恭敬地面对郑迥师傅跪下。

  “郑大人!听父王母妃说,今天便是您教授弦月拳法的最后一日!您曾经两次救得弦月的命!您的恩德我此生难报!这便是弦月自己制作的‘师德难忘’锦旗!希望郑大人笑纳!”

  郑迥见此连忙扶起弦月,他语重心长地说:

  “‘天使公主’天资不凡,身负异秉!能教您‘唐手拳’的基本拳法乃是在下的荣幸!只是,从今日起,在下便要奉命去琉海集中整治倭寇泛滥的海域!所谓成败未卜!生死未知!这样的锦旗我万万不能要!“

  “什么?您不想收下这份心意?”弦月一听到这,难过地低下了头。

  “‘天使公主’的心意在下明白!只要在下还活着一天,就定会用生命保护琉球人民!阿楠阿桃!我们这就出发!”

  “可是——师傅!”看着郑迥带着阿楠和阿桃两兄妹头也不回地走远,弦月只能跪下向郑迥师傅磕了三个响头。

  “这个郑迥太目中无人了!连‘天使公主’亲手制作的锦旗都不接受!要是我!就另外找个机会让他下不来台!”看着马良弼在旁边打岔,月龄也煽风点火似地说:“对啊!真是不给面子!牛什么牛啊!”

  “你们快别这么说恩师!尚熙哥哥也走了么?”

  “对!”毛凤仪说:“今天一大早,尚熙王子就先行出发!现在想必正在琉海附近等待着郑大人呢!”(说到这里,毛凤仪便像大哥哥那样关切地看着弦月,他看到弦月再次难过地垂下头)“‘天使公主’!您是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么?”

  “嗯!”弦月一想到尚熙王子可以随时去中国进行访问和交流就不禁心生羡慕!

  “乌云遮月月不见,明星如镜照永年…。 ”弦月淡然地笑了笑“我只是回忆起一个故人而已…。”

  看到“天使公主”闷闷不乐,马良弼忽然提出建议:“对了天使公主!兰丛王妃让我今晚就带你去南边的百名海滩!那里可有‘受水走水’的圣地!也是野外餐宿的好去处!”

  “‘受水走水’?”

  看到弦月又是一脸的迷茫,月龄便趁机嘲笑起来!

  “没想到!身为‘天使公主’却浑然不知此圣地?哈!那可是传说中‘阿摩美久’女神最先登陆琉球并赐予稻谷的圣地啊!”

  “是啊!”毛凤仪也充满敬畏地说:“每年的四月,国王和王妃都要亲自祭拜‘御狱’!祈求护佑!”

  “毛弟弟!那我们现在就去那里玩儿吧!”月龄趁机走上前拉住了毛凤仪并且故意撒娇搞怪…。

  “等一等!”毛凤仪偷偷地瞄了一眼弦月后又紧接着说:“我得回宫一趟!带上我的三弦琴!”

  “等等!怎么可能少了我的筝呢!月下弹筝最浪漫了!‘天使公主’也擅于筝曲么?”马良弼讨好似地凑近弦月…。

  “略知一二而已……。”弦月赶忙回避开马良弼的谄媚嘴脸…。

  “可我听说,你的水性很好!你可以教我潜水么?”月龄此时对着毛凤仪再次搔首弄姿起来…。

  “没问题啊!只要有半个月亮就可以啦!”看到弦月这么回答,所有人都禁不住哈哈大笑!

  那一夜,月亮果真在海面露出了半张面孔!

  弦月一行人在纯白色的海滩上愉快地捡拾贝壳。他们生起了篝火,载歌载舞!

  弦月听着归巢的鸟儿鸣唱,看着小海龟游泳!感觉自己快乐地就像是一个真的“小天使”一般!接着,在优美的月光照耀下,弦月一跃潜入水底!弦月快乐地笑着!游着!她愉悦的笑声就如同被晚风摇响的铜铃!

  看着水中的弦月就如同一条自由游走的小鱼儿,月岭和马良弼不禁羡慕地大叫:“喂!‘天使公主’!等等我们啊!我们也要学习潜水!”

  “好啊!那你们跳入海中吧!”

  在水中,弦月手把手地教起了月岭和马良弼潜水技巧。只可惜,对于毛凤仪来说,单单下水这一件事情就比登天还难!

  “小旱鸭子!笨旱鸭子!”在海水中不断折腾玩耍的马良弼大声嘲笑起毛凤仪,这样的嘲笑又再次激怒了月岭!只见,她一下子跳出了水面之后又急忙捂住马良弼的嘴!

  “不许你嘲笑我的毛弟弟!”

  “怎么了?你也开始同情起旱鸭子来了?”

  接着,月岭又开始和马良弼不断地争吵起来……。

  在近乎红色的满月从海面上缓缓升腾之时,毛凤仪一个人躲在海滩边看着弦月从海中浮现…。

  那一刻,在毛凤仪心中,弦月美艳地确实就如同海中出生的人鱼公主…。

  “天啊!她哪里是‘天使公主’!她分明就是‘人鱼公主’嘛!”

  毛凤仪红着脸,他目不转睛地盯住芙蓉出水的弦月。此时,毛凤仪感觉自己都飞升到另一个世界中了…。

  不知何时,弦月悄悄地从背后接近发呆的毛凤仪。她一下子伸出手蒙住了毛凤仪的双眼!这才将沉浸在白日梦里的毛凤仪彻底地唤醒了!

  “谁?”

  “是我!”

  这时,担心再次被嘲笑的毛凤仪略带羞涩地说:“我…,可以叫你一声‘天使妹妹’么?”

  “当然!”弦月笑着回答:“既然,你唤我一声妹妹,那么我就叫你毛哥哥!今后我们就以兄妹相称!彼此坦诚相待!”

  说到这里,弦月关切地看着毛凤仪问道:

  “毛哥哥!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潜水游泳?为什么那么怕水?”

  “一切,一切都是因为父亲……。”毛凤仪叹了口气,阴沉地看着眼前的大海。

  “父亲?”弦月也看着眼前的美丽大海,不相信似地问:“你是说,王舅毛廉?”

  “对!”此时,毛凤仪战战兢兢地回答:“你知道为什么你的哥哥尚熙王子必须接任对明朝的贸易事务么?”

  “因为——因为他能干啊!出色啊!”弦月用手指尖点着下巴,自豪地笑了。

  “不仅仅是因为尚熙王子很出色!真正的原因是:我的父亲毛廉在第二次出使明朝时遭遇逆风突然失踪!”

  “什么!你是说,王舅毛廉出海失踪后,朝中本来是协助王舅毛廉处理对明朝贡事务的尚熙哥哥才被提升为主要负责人?!”

  “是的…。”

  说到这,毛凤仪叹了一口气,面露忧愁。

  “此后,我经常梦见父亲被巨波吞噬!这种噩梦让我再也不敢触碰大海!”

  “原来如此!”弦月点了点头,她的眼神中充满了理解和同情。毛凤仪看着弦月的眼,忽然间,他的脸害羞地红了…。

  “可是你知道么?我一点都不羡慕你的哥哥尚熙王子!我也不想像他那么出色!其实,我从来不像爷爷和父亲那样喜欢研究政治朝纲!我最幸福的事就是希望能够和你琴瑟和鸣……。”

  听到毛凤仪这么说,弦月随即敏感地转过头。

  仰望天空,弦月再次回想起星儿的身影以及他为自己唱家乡歌曲的场景……。

  “哎!在这样寂静优美的月夜,有谁,还会为我讲解中令人向往的恋情?有谁,还能为我唱起那流传千年的动人歌谣……?”

  独对明月,弦月再次回想起星儿和利玛窦老师,还有《山海与地全图》中描述的琉球王国之外的一大片未知世界……。

  想到这儿,弦月不禁湿润了眼眶……。

  看到弦月转身便走,毛凤仪不禁追了上去。问弦月:

  “‘天使妹妹’!你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变脸色了?是心里难受了么?是不是你对我说的,一个多月前,你的小灵鸟就一飞走再也没回来。你还在想念它么?”

  “没错!我四处找人打探雪儿的下落却至今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弦月小声说:“可是,他知道我在首里城啊!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从来不给我回一封信呢?难道他真把我忘记了?”

  “他…,是谁?”

  “别问了!没什么!”

  就在这时,弦月看到尚宁王和王妃正从远处驾驶马车飞奔而来!只见他们二人一路笑语喧哗,在远远望见弦月之后,尚宁王立刻就手牵着王妃兰丛走下马车。这时,尚宁王和王妃兰丛兴致勃勃地大声问道:

  “少女俊男们,你们玩得怎么样啊?”

  “哎?怎么又是父王和母妃!”弦月惊奇地看着他们二人说:“你们怎么又跟来了?”

  “哎呀!这还用问!”说着,尚宁王便将一件厚衣裳披在弦月的肩膀。“我和你母妃不是担心你嘛!”

  “对了月儿!你刚才和毛凤仪躲在那里,说情话哪?”

  “哎呀!母妃!哪有的事啊!”弦月使劲地摇了摇头。这时,毛凤仪向国王和王妃恭敬地一拜,说道:“刚才,‘天使公主’正和我说她思念雪儿的事情…。”

  “对啊!”尚宁王点了点头,郑重其事地说:“我的月儿不是说想念雪儿么?还想念雪儿在天空中自由飞翔的模样么!这不!父王今晚就给你领来了一位奇人!”

  “奇人?”弦月好奇地看着尚宁王,尚宁王拍了拍弦月的肩膀,又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出来吧!”随着尚宁王的一声令下,从随驾的另一辆马车后面走出来了一个身材矮小的腼腆少年。

  “他呢!就是一年一度在琉球王国举办的‘创新冠军’!我赐他新名:飞安里!”

  “飞安里?好奇怪的名字啊!”弦月充满好奇地对眼前这个小个子男孩轻轻点头问候,这个男孩子在不远处也尊敬地对弦月还礼鞠躬。

  “这——不会是父王派来跟踪我的又一个少年吧?!”

  看到弦月的脸色有些不对,尚宁王急忙解释道:

  “别想多!别想歪啊!那个具体情况啊是这样的!”尚宁王清了清嗓子后,把飞安里拉到了弦月面前。“是他!自告奋勇地表示:自己已经成功制作出第一架手动飞行器!虽然还飞不太远!但是飞安里承诺,要在那霸东南数公里处的津嘉山一带成功试飞!如果成功,那可真是轰动世界的爆炸新闻!”

  “啊?”还没等弦月反应过来呢,就听见国王和王妃又是接连着前俯后仰,捧腹大笑!

  “哈哈哈!”伴随着国王和王妃豪爽地一声声大笑,“飞安里”则毕恭毕敬地为弦月呈上了一个如同一个巨大风筝状的手动飞行器…。

  “我可以试试么?”弦月好奇地看着这一架巨大的手动风筝。

  “当然可以!”飞安里自信地点了点头。

  “这下子可好啦!我女儿再也不必感觉闷得慌啦!她成为真正的天使啦!”

  于是,在“飞安里”的指导下,弦月第一次成功地飞入夜空!

  “好美啊!我终于可以飞翔啦!”

  弦月惊讶地俯视大地以及那一片被柔美的满月之光静静铺洒出的犹如丝绸一般光滑圆润的碧澈海洋……。

  “雪儿!你在哪里啊!星儿!你又在哪里啊!”

  就在这时,飞行器忽然在风中失控!接着,弦月一个不留神就跌倒在临近海滩的水面上!

  “救命啊!快来人救我女儿啊!”随着王妃一阵尖叫,所有的随从侍卫们都接二连三的跳入水中…。“哎呦!我的宝贝女儿啊!我就说嘛!不能让女儿一个人乱飞!”见到弦月失足落水,尚宁王也一边大喊着救命,一边责怪着王妃。

  “你哪里说过那句话!你还说,让女儿好好享受飞翔的感觉!”

  “我在出宫前就说过‘注意’这句话!你难道忘记了么?这样好了吧!女儿不小心摔到水里了!”只见理直气壮的尚宁王当场就和王妃展开了二人辩论赛…。直到他们终于看到弦月被侍卫们搀扶着从水里平安无恙地走出来之后,这才使国王和王妃一直悬着的心安稳下来…。

  “没事吧?宝贝女儿?”王妃推开了尚宁王,自己一人小快步跑到了弦月面前。她正上上下下地检查弦月是否受伤…。

  “母妃!请别担心!我没事的!就是有点晕!”弦月捂着头,小声回答。

  “哎呦!那个!我也有点头晕!”这时候,不知从哪里,月龄突然冒了出来!

  “哎?是我女儿摔落于海水里啊!你跟着晕什么?”这时候的尚宁王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晕!我晕!就是晕!”这时,感觉再也没有人理睬和关注自己的月龄失落地大叫出:“就是在‘天使公主’从天上掉下来的瞬间!我被她旁边溅落的水花砸晕了!”

  “什么?被‘天使公主’的水花砸晕?亏你想得出来!”看着王妃用手指尖不断点着月龄的后脑勺,连在旁边侍立的毛凤仪也禁不住哑然失笑!

  就在这时,飞安里却气喘吁吁地从海水中捡拾起掉落的飞行器。他拿着断了一只翅膀的飞行器,跪在尚宁王面前认错。

  “你这个飞安里!”这时,尚宁王生气地指责飞安里说:

  “还说你的飞行设备万无一失!这不!还差点砸坏了月岭公主的脑瓜子!我看!就该让人把这架破风筝撕碎!”

  还没等尚宁王发下指令,马良弼就跑了过来。他生气地一下子夺走了飞安里手中的飞行器并且当着众人的面把飞行器踩得粉碎!

  “天啊!我的发明心血!”只见,飞安里冲上前抱着飞行器哭了出来。可是马良弼并没有停下来!他一边踩还一边骂道:

  “真是个废物啊!竟然敢摔坏最美丽珍贵的‘天使公主’!”

  “对啊!”王妃兰丛也生气地说:“罚飞安里在这里跪上两天两夜!好好地反省反省!”

  “好!我们这就启程回宫!快宣太医女儿看病!”随着尚宁王的一声大喝,王妃兰丛连忙亲自扶起“天使公主”。之后,他们便一路策马加鞭地赶回到首里城王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