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小天使的磨难
月亮狮子lotus2018-10-30 18:183,892

  十七

  就在那一天深夜,弦月一直静候在王宫的大殿中等待着国王和王妃。可当她终于盼来了父王和母妃时却出乎意料地发现,一贯开朗豁达的父王和母妃此刻却紧紧绷着张脸……。

  “父王!母妃!你们怎么了?怎么都沉着张脸?”看着父王和母妃迟迟不肯回答,弦月又焦急地问:“出了什么事情了父王母妃?难道,册封大典进行的不顺心么?”

  就在此刻,尚宁王却一把抱住了弦月。他和母妃紧紧地将弦月搂在怀里。好久好久,国王和王妃泪如雨落……。

  “对不起!是父王对不起你!”只见尚宁王紧紧将弦月搂在怀里,他一刻也不想撒手……。

  “逃了十七年,最终仍旧没有逃过命运的捉弄!这就是命啊!认命吧!宝贝女儿……。”王妃又掏出了她的手帕,不停地擦着脸上的泪水。

  “什么叫做认命?究竟发生了什么?”弦月依旧是一脸懵懂地看着哭泣的父母亲。“女儿不明白,为何在庆祝了一整天父王的加冕仪式之后,会有这样一个结局?”

  “因为!你要奉旨嫁到高丽国!几天后便启程!”尚宁王这时终于松开了弦月。他无力地蹲下身子,忍不住地低声啜泣……。

  “什么?!”这时,弦月突然从王妃母亲的怀抱中挣脱。她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问:“你们要让我?远嫁到高丽?高丽在哪里?我又要嫁给谁?”

  王妃绝望地看着弦月,她说:“高丽在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你要嫁的人就是今天你看到的那位高丽国二王子!光海君李珲!”

  “绝不!”

  弦月固执地转身扭头跑掉了!

  看着宝贝女儿跑掉的背影,尚宁王只有流着泪不住地哀叹……。

  王妃此刻握住了尚宁王的双手,她说:

  “正是因为李氏王朝耽于党争内讧,朝纲紊乱!才会被贼子丰臣秀吉趁乱入侵!即使最后获胜,可高丽国力耗尽!积贫积弱!我是怕女儿嫁过去受苦啊!”

  “别说了!”尚宁王一屁股坐在冰冷的大殿上。他恸哭着仰天长叹:“如果还有其他别的办法!我们怎会舍得让唯一的女儿就这么走了?”

  “父王和母妃竟然命令我嫁给那位素昧平生的王子!他们问过我的感受么?”

  弦月边哭着边跑着!

  她跑啊跑啊,直到失去了最后一点力气!

  恰巧这时,尚熙王子路过这里。他一眼就看到弦月一个人倚靠在前方的一颗大树旁,孤独无助地流着眼泪…。

  “妹妹!你在这里哭什么?”尚熙王子亲切地拉起弦月的手,轻声说:“怎么不回到庆祝典礼大殿上?高丽王子还在等你呢!”

  “哥哥!我的亲哥哥!难道,你也这么想么?”

  弦月摸了摸藏在衣袖内的星儿送给她的玉佩。只要她一想到自己将要远嫁朝鲜,她心里是多么地不甘心啊! “为什么?这桩婚约竟然是在我出生时便定下?为什么?”

  “哎!”尚熙王子大声地叹了一口气,对着泪眼汪汪的弦月回答:“自古以来,哪有一位公主的婚姻自由可以自己做主?天底下,大家都羡慕公主们衣食无忧的富裕生活!可谁又知晓,这其中蕴含着多少心酸?公主们又做出过多少常人难以想象的牺牲?”

  “好!那从今天起!我就不要做公主!我要做普通人!我要做回我自己!做回自己的本真!自由的真我!”

  “这怎么能行!难道,你忘记了你作为‘天使公主’的职责了么?难道,你不顾及家族的颜面和荣誉了么?”看着弦月只顾着边摇头边抹眼泪,尚熙王子失望地摇了摇头,他语气坚定地说:“听着!我们王庭不许你任性!我们琉球国的尊严和信誉不许你任性!你要勇敢的承担责任!因为,你必须履行作为一国公主的职责……。”

  “哥哥!你和父王还有母妃不是一直口口声声说很疼爱我么?可又是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伤害我的心?为什么王庭中这么多公主,李珲王子却选择了我?为什么,你们一定要送我走呢?”

  “因为……你的身份与众不同啊!”当想到自己作为哥哥第一次迎接小妹妹从久米岛归来的场景,心疼妹妹的尚熙王子再次无奈地流下了泪水…。

  “我看。。,你还是认命了吧!为了两国友谊,你作为‘天使公主’本来就背负使命和‘天责’!这也是天命啊!”当尚熙王子用双手擦干弦月脸上的泪珠时,他似乎也懂得了妹妹心中的痛楚…。但是,身为王公贵族,他们又能如何呢?

  尚熙王子万般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看着弦月毫不屈服的双眼,极力地劝说道:“就算你拒绝李珲王子的求婚,你就一定能够找到幸福么?就算你今生今世能够再次找到幸福,你能守住这份幸福么?就算你能够守住幸福就一定能够永远地幸福么?你要想一想日夜为你操心的父母亲和祖奶奶!也许,这就是命吧!认命吧!”

  “不!哥哥!我绝不认命!绝不认输!”弦月握紧拳头,倔强地看着哥哥。“除非是我自己改变的命运!除非是我自己重写的人生!我要按照自己的意志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像我选择离开那一座孤岛——久米岛一样!”

  “不行!这次,你绝对不可以任性!因为这次可是关乎于王室的声誉和先祖的遗命!”

  面对尚熙王子的厉声斥责,弦月丝毫没有退缩。她再次强辩道:

  “哼!哥哥!也不是你嫁人!也不是你去嫁给一个素未相识的高丽王子!所以,你才可以如此轻而易举地把我推出去吧!”

  “你!你竟敢这样和哥哥说话!”尚熙王子一时间觉得面子上很过不去。他立即一步跨上前,拽住了弦月的胳膊。接着,他便拉着弦月大踏步地向前方走去!

  “尚熙王子!您这是要去哪里?”

  随行的侍卫们连忙恭敬地跟随在他们身后。

  “小禄御殿!”

  “什么?哥哥?为什么要我去您的私人宫殿?那不是在首里城王宫外很远处么?”

  “别问那么多!去了就知道了!”

  就这样,尚熙王子叫上了护驾的随行马车。接着,他便和弦月一同乘上马车,奔向小禄御殿。

  就在这时,同在首里城宫殿外的霍嬷嬷正陪同着月岭公主缓缓走过園比屋武御狱石门。

  他们一路边走边谈,在首里森的御狱之内缅怀着逝去的尚永王…。

  “好怀念父王和母妃啊!”月岭不禁仰天长叹。

  “自从‘小天使’回宫,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她身上!她哭!姐姐哭!她笑!姐姐也笑!我哭!我自己哭!我笑!只有自己笑!很长很长时间!兰丛姐姐从来关心都不关心我一下!连这次宴会也没有邀请我…。”

  “别说了!月岭公主!”霍嬷嬷见状也长声叹气。

  “兰丛王妃不是还在为你擅自给高丽国王写信并且极力撮合‘天使公主’嫁给李珲王子这件事而生气呢!尤其,你又擅自从毛凤仪手里拿走‘天使公主’的画像并且送到了李珲王子手中……,身为母亲!叫谁,谁不生气啊!”

  “那不还都是你的馊主意!”听到这,月岭气得直掐腰。她滚圆的眼珠子紧瞪着霍嬷嬷,似乎又要发脾气!

  “慢着!事情还没有完啊!”霍嬷嬷抬起手呵呵一笑。她似乎并无意理会正在赌气的月岭…。

  “在我一直排查是否有内宫之人和不明身份的外人之间私通违法信件时,我发现,在最近一年多,一个署名为‘星儿’的写信人总是把外来的信件频繁地寄进首里城的内宫之中。并且,时不时地,还从‘天使公主’的寝殿中飞出一只白色灵鸟!对于这种诡异之事,明察秋毫的霍嬷嬷我自然是不会轻易地放过!所以,我先是抓住了那只小白鸟,接着我便私下截获了很多封信件!通过仔细的排查之后,我发现:那个自称为‘星儿’的执笔人竟然来自于中国!并且,他还一直在寻找着首里城宫殿内一个名叫‘小月亮’的宫女!”

  “小月亮?可是,在首里城宫中,我还没有听说过哪一位宫女叫做‘小月亮’啊!”

  “哎!你怎么还是像小时候那样稀里糊涂,笨得不开窍啊!”

  在幽暗的月光下,霍嬷嬷一边看着月岭,一边失望地连续摇着头说:“月岭长公主!您倒是想想看啊!对于在未来即将接任人人都羡慕渴望得到的‘闻得大君’一职的‘天使公主’而言,她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是如此地高贵又特殊!但是,如果将自己擅自结交异邦友人,甚至名不正言不顺地和他互通情书的消息传出去的话…,那么!这样的丑闻岂不是要闹成大笑话!尚永王和兰丛王妃再怎么有脸见他的臣民?!”

  “那好啊!那我们现在就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啊!”看着行事冲动的月岭又要急着闯出去惹祸,霍嬷嬷再次一把将月岭拽了回来!

  “不行!我们要从她最害怕的地方下手!那也是,敌人的软肋!”

  “什么?”月岭圆睁杏眼,惊奇地张大嘴巴问道:

  “难道,一向强势又在宫中称王称霸的‘天使公主’还有软弱的时候?难道,她也有容易被我们攻击的地方?”

  “那当然!”此时此刻,霍嬷嬷“珰”地一声用双手狠狠地锤了一下御狱石门。

  “她心里最脆弱的地方便是她心里时时刻刻思念的所爱之人!”

  “所爱之人?您的意思是说,‘天使公主’竟然谈恋爱了?!”

  吃惊中的月岭先是极为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可是在思考了不久之后,月岭又开始抓耳挠腮一般地大声嘶吼:“肯定毛弟弟!我天天看到他们二人卿卿我我,黏在一起!啊……!气死我啦!”

  “不!长公主!我的月岭长公主!您倒是小声点儿啊!”

  情急下,霍嬷嬷一下子捂住了月岭张开的大嘴巴!

  “自然不会是毛凤仪!她可是一直真诚地把毛凤仪当作哥哥对待!”

  “那——会是谁呢?”

  “呵呵!是一个来自遥远中国台湾的小伙子!他现于中国大明水师处任职——人称‘星将军’!”

  “什么?中国?台湾?小伙子?”月岭的眼睛再次睁圆如满月!

  “没错!”霍嬷嬷充满敬畏地说:“这个小伙子现在于琉海附近颇具人气!因为屡次抗倭立功,民间那可真是的!快要把他捧上天啦!甚至有人称他为‘下一个戚继光’!”

  “咦?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月岭只犹豫了一小会儿后不禁嗤笑。“可是您霍嬷嬷久居深宫!您怎么可能知道,‘天使公主’竟然还有这样一段私情?”

  “什么能够瞒过我这位宫中的老嬷嬷!”

  “啊哈哈哈!”只听见,霍嬷嬷和月岭两人阴冷诡异的笑声回荡在首里森御狱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