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小天使的磨难
月亮狮子lotus2018-10-30 18:164,294

  十四

  深夜,尚宁王叫来了宫中所有的太医,他命令这些太医们全部集中到“天使公主”的寝殿并集体为弦月看病。

  虽然,太医们都称“天使公主”并无大碍,可弦月的心情却并不安稳。因为,她虽然躺在卧榻上,可是心里却一直惦念着飞安里。

  她在想,一定是因为自己的操作问题才导致飞行器暂时失去平衡,自己掉落在海中……。可是为什么,父母亲大人却一定严惩一位热爱发明的天才少年呢?

  “这不公平!我要去帮助飞安里!”

  待所有的太医全都退下之后,弦月却一下子从卧榻上爬起。她偷偷地逃出公主殿,找到了毛凤仪,并一起商量着“出逃计划”!

  就这样,在第二天的傍晚,弦月黏上了小胡子,换上了便衣。她和毛凤仪二人乔装打扮成普通渔民又再一次悄悄地返回到“受水走水”圣地…。

  “飞安里!飞安里!你在哪里啊?”

  弦月小声地呼喊着,她知道,受罚的飞安里一定还跪在不远处……。就在这时,弦月突然听见不远处有一阵厮打声。她顺着声音跑过去,却远远望见了一群大男孩正聚在一起欺负柔弱的小个子飞安里。

  只见,其中的那位个子最高、长得最结实的大男孩将裤子脱下。他一边嘲笑着飞安里一边开始在飞安里的头上撒尿…。其他的男孩子也跟着一起嘲笑飞安里,他们数着“一二三”后就一起向飞安里的脸上故意泼撒被尿液浸湿的沙子!

  接着,这群纨绔子弟还大声唱到:

  “笨蛋飞安里!自视了不起!臆造飞行器!惹恼大王妃!”

  弦月本来以为飞安里一定会站起来反抗。可出乎弦月的意料,受到侮辱的飞安里却依旧安静地跪在原地,纹丝不动……。

  “为什么?他不站起来反抗呢?”

  “怕是还没有到被你母妃罚跪的时间吧!”毛凤仪也在一旁猜测地说。

  看到这里,一向喜欢打抱不平的弦月真的是生气了!她想冲上前,却一把被毛凤仪拉了回来!

  “弦月!你想干嘛?我们不是说好这次出来不再惹是生非了么?”

  “不行!放开我!我就是看不惯这些个恶少欺负人!”说罢,弦月不顾毛凤仪的阻拦,冲到那些高个子男孩面前大喝一声:“你们不要不知趣!快点离开这里!”

  “哼?”只见领头的那个纨绔子弟不屑地看了一眼弦月。之后,他便轻蔑地一笑,说:“你!又是哪里来的臭小子?就凭你这个小个子小不点,还想跟我斗?你知道,我爸爸是谁么……。”

  “哼!废话少说!管你爸爸是谁,先吃我一拳!”

  就在这时,弦月忽然伸出了拳头!而领头的大男孩当真也是被弦月打了个正着!他捂住脸,嘶喊着:

  “你!竟真敢打我!我爸爸可是当今的上级士族——曲良人!我叔叔可是筑登之家!我表哥哥可是里之子家!看你这身寒酸的打扮,无非是村头的田舍百姓罢了!你不怕今后我再找到你好好算这笔账么?!”

  “哼!你知道,我爷爷又是谁么!”

  这时候,毛凤仪也站了出来!只见,他站在弦月身旁,双手掐腰,助威似地喊道:“我也是看不惯你们这些个恶少!”

  “什么?你竟敢说我是恶少!”挨了弦月一拳的大男孩捂住脸痛哭地叫嚷着。接着,他便带领那一群纨绔子弟围攻起弦月和毛凤仪。

  弦月这时却忽然站在了毛凤仪的前头,大喊了一声:“冲我来好了!”

  “好!给我打他!”那些人围着弦月摆出了张牙舞爪的打架姿势,弦月却轻声一笑:“蠢货们!过来接招吧!我一人对你们一群人还先让你们三招!”果然!结果正如弦月的预料!尽管那些人连连出手,却仍旧伤不到弦月一丝一毫!

  “来!毛哥哥!现在轮到我们了!就让我们用郑迥师傅教授的‘唐手拳’打败他们几个恶少!”

  “郑迥大人?唐手拳?”一听说郑大人的名字,这些个恶少们立即吓得四处逃散!

  “谢谢你们!”

  面对这两位素不相识却合力帮助自己的恩人,飞安里“扑通”地一声跪下来!

  飞安里十分感激地对弦月说:其实,自己的真实名字叫安里周祥,人称飞安里。

  “其实!我们是见过面的!”这时候,弦月扯下自己贴着的小胡子。笑着看着一脸惊讶的飞安里……。

  “原来!原来您就是‘天使公主’!恕在下眼拙!”飞安里连忙磕头赔罪。

  “快起来!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弦月回头就问毛凤仪:“你可否还有一件多余的干净衣服?”

  “有!”毛凤仪连忙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飞安里披上。

  “请问,您是?”飞安里披上了外衣,感激地看着毛凤仪问道。

  “我就是在那一晚为天使公主护驾的毛凤仪!”说罢,毛凤仪伸出手,他一把就将跪在地上的飞安里拉了起来!

  飞安里告诉弦月,因为从小就喜欢做梦和幻想,这让少年飞安里和其他同龄人很是不同!他告诉弦月,从小到大,自己最大的梦想便是能够通过努力,有一天能够披上像风筝一般的翅膀在天空自由地飞翔!可是一般人并不理解飞安里,他时常被普通人当成一个只会做梦的疯子!还被众人百般讥笑!

  “为了躲避那些肆意嘲笑的目光,我一直都是孤孤单单一个人!”说到这儿,飞安里的眼睛闪烁出泪花…。“每天,我都尽量闭门不出户地搞发明创造!我希望,有一天真的能实现自己飞翔的梦想!”只是说到这里,飞安里愧疚地低下头说:“‘天使公主’!上次的意外真是对不起!我实在无意伤害你!我原本只是想在国王面前一展才华和抱负,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

  看到飞安里如此难过地垂下头,弦月拍了拍飞安里的肩膀,鼓励着说:“我从来都没有怪你啊!再说,上次的失误的确是我操作的失误!并非你的飞行器制作失误!”

  “可是,我的飞行器!”飞安里一想到不久前被马良弼踩扁的大风筝翅膀,便心痛地说:“那可是我精心研制多年的飞行原件啊!现在竟被摔成了碎末!”眼见自己的心血就这样被人糟蹋,飞安里既气愤又无可奈何。说到这里,飞安里伤心地哭泣了……。

  弦月的心里虽然很不是滋味,可她还是打足精神把那些散落在四周的破损飞行原件一件一件地拾回。

  “别怕!让我来帮你!让我们一起制作你梦想中的‘人类风筝’!”

  看着弦月亲手将所有破碎的零件重新摆放在自己面前,飞安里不可置信地问:“真的吗?”

  “没错!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朋友!你的梦想就是我的梦想!我们戮力齐心共同制作一架真正的飞行器!好不好?”

  飞安里看着弦月,眼睛里似乎重新散放出希望的光彩!

  “一言为定!驷马难追!”弦月和飞安里拉钩约定:不成功,谁都不允许先说放弃!

  “还有我!”毛凤仪忽然伸出了小拇指。他也鼓励似地对飞安里微笑着,小声说:“我也要帮助你……。”

  就这样,弦月和毛凤仪每天都定时悄悄地溜出王宫。他们两人每天都陪伴着飞安里一起做实验!和他一起努力!

  虽然,这项艰巨的短程飞行实验一次接着一次连续失败!可是,无论是弦月还是飞安里都不曾轻言放弃!在经过数月坚持不懈的努力后,飞安里终于成功地制作出第一架手动飞行器!并且,他还在那霸东南数公里处的津嘉山一带成功试飞!

  这个新闻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琉球!

  飞安里终于成为了当时最著名的发明家!

  整个琉球再也没有人胆敢欺负飞安里!再也没有人胆敢嘲笑飞安里的发明和创造了!

  “再也没有人会嘲笑我与众不同的想法了!再也没有人会挖苦我稀奇古怪的新点子了!”飞安里感激地看着弦月,弦月则激动地一把将他抱入怀中!

  “还有我!”这时候,毛凤仪也紧紧地抱住弦月和飞安里!

  “恭喜你!”

  “不!是恭喜我们三人组!恭喜我们大家!”

  看到飞安里最终获得了他应得的成功和名气,弦月的心里真是乐开了花!

  只是,这一切的快乐和成就却让另一个人难以忍受!

  ——她,就是月岭……。

  “什么东西嘛!整天跑到宫外和下人们鬼混!还算得哪门子公主?!”

  月岭不停地对身边的每一个人抱怨着弦月的不守规矩。但事实确是,好胜心极强的月岭见不得弦月处处都比自己强!尤其,在看到成功试飞的弦月脸上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后,月岭的心里就越来越不是滋味……。“哼!当初她刚来到琉球王宫时,什么都不会,什么人都不熟悉!可是现在,她却舞蹈跳得比我好!诗歌唱得比我强!功夫学得比我好!现在,人缘也比我好了!”

  一想到自己痴心多年的毛哥哥现在更是一心扑在弦月身上,月岭便越发地想打压弦月!

  想到这里,月岭就一人悄悄地向尚宁王和王妃汇报。她说,弦月每日偷偷地溜出王宫!并且接连数月一直男扮女装,鬼混于市井民间!

  “什么?这怎么可能?”尚宁王看着王妃,二人无比惊诧地问道:“我们的‘小天使’向来都是最乖巧的好孩子啊!她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有损于王室颜面的事情?!”

  得知此事的尚宁王很是震惊。他和王妃立即传来弦月要亲自问话。

  听着父王的严厉指责,弦月只是低下头,她此时并没有心情再反驳些什么…。因为弦月从不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任何羞耻。她不仅真心实意地想要帮助飞安里完成会飞翔的梦想,尤其当弦月看到飞安里现在取得的成就后,她由衷地感到喜悦和自豪!

  可就在这时候,月岭却指着弦月的鼻尖便怒骂:

  “我真是为你的表现感到羞耻!难道当着国王的面,你还想隐瞒你和飞安里之间暗藏的‘私情’不成?”

  “什么‘私情’?”

  看着尚宁王一脸的震惊,月岭还机言巧辩道:

  “没错!我的宫女告诉我,‘天使公主’和飞安里每日来来往往,眉来眼去!”

  “眉来眼去?存有私情?”听到这里,国王的手都气得发抖了。

  “难道,月岭说的都是真的?”母妃也满眼含泪痛苦地问道。

  “怎么可能!”

  弦月一口咬定这些全部都是月岭一人的杜撰!并且,弦月还把如何帮助飞安里的实情一五一十地告诉给尚宁王和王妃兰丛听……。

  “什么?你是说,飞安里终于成功了?”

  “没错!”弦月高兴地说:“他非但成功,还在民间一年一度举办的竞赛中赢得了‘创新冠军’!成为了当地响当当的发明行家!”

  “发明行家?创新冠军?这都是些什么新词啊!难道,你真的相信他?”看到尚宁王心存顾虑,弦月辩解道:

  “父王!飞安里绝对不是一个轻薄寡义之人!他是月儿的好朋友!并且,就在数日前,我们还在那霸东南数公里处的津嘉山一带成功飞行啊!您不是说,要唯才重用么?那您应该重重奖励新发明新创造才对啊!”

  “说得有理!”王妃兰丛生气地说:“月岭!你也真是不知好歹!竟敢信口雌黄地侮辱我宝贝女儿的清誉!不过!弦月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天天往宫外跑啦!免得惹人口舌!召来是非!”

  “对啊!”尚宁王也在一旁补充道:“我让马良弼开始教你新流派音乐——安富祖流!这种不同凡响的新派音乐既会增添你在宫中的生活情趣,还能提高你作为王公贵族应有的气质和品味!”

  “不要啊!父王!母妃!你们怎么又选择马良弼……。”弦月无耐地垂下头,她向父母亲鞠了一躬后便拖着沉重的脚步返回到自己的公主殿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