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小天使的磨难
月亮狮子lotus2018-10-30 18:133,733

  十

  琉海海面,中国海军——也是当时世界第一的大明水师并联琉球海兵对日本倭寇进行反攻!琉海之上又爆发一场恶战!

  再说,丰臣信繁一行人在仓皇逃跑途中突遇大明水师和琉球水军的双方围剿,死伤无数。最后,只有丰臣信繁和岛袋大悟等少数几人侥幸逃脱!

  只见,在逃跑的路上,丰臣信繁在手里一直紧紧地握住弦月掉落的簪子。他咬牙切齿地说:“我丰臣信繁是什么人物!我可是随义父结束了日本从应仁之乱起一百多年的战国林立之局面!现在竟然屡次跌在郑迥手中!”早已对郑迥恨之入骨的岛袋大悟也深恶痛绝地说:“郑迥!又是他!将军!那您现在打算怎么办?”

  “如今的父亲虽一病不起,可我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丰臣家族不能就这样倒台了!我要代替父亲重新执掌整个日本的军政大权!完成他未了的心愿!让整个世界臣服在我们的脚下!可是这一次,那个可恶的郑迥竟然再一次破坏我抓捕‘天使小公主’的计划!”

  “什么将军!您刚才是说,那个小姑娘竟然是‘天使公主’?”

  岛袋大悟不可置信地看着丰臣信繁手里紧紧握住的那一个发簪。

  “没错!十六年前,当我抢到那个女娃娃时,我就注意到,在她的脖子后面有一个很明显的胎记!而我们今天抓捕到的那个女孩子也有着同样的胎记!并且,她的发簪表明她出生高贵,绝不是普通的久米岛祝女!你看,在这个发簪上还镶刻着琉球王族的族徽标志……。没错!她绝对是‘天使公主’没有错!”

  说着,丰臣信繁便指着发簪的背面金文给岛袋大悟看……。

  “这个标记……这个标记难道就是琉球王国「左御紋」的王徽?”

  当岛袋大悟看到发簪的背面后,不禁大惊失色!

  “没错!正是琉球王国「左御紋」的王族图腾!本来这次,我丰臣信繁可以一洗前耻,建功立业!可又是因为可恨的郑迥啊!有一天!我一定要抓住他将其千刀万剐!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还有那个‘天使公主’呢?”岛袋大悟万分小心地问道…。

  “我们当然还要活捉那个小公主!在日本,我们有句话,七次跌倒八次站起!你听说过吧?”

  “是的!在下听过‘七次跌倒八次站起!’”岛袋大悟谨慎地点头回答。

  “那好!等到下次!等我活捉到那位小公主时,我就要让她永远跌倒在我丰臣信繁的丰功伟业之下!”

  “将军神勇!在下钦佩!”听到这里,谄笑胁肩的岛袋大悟深深地对丰臣信繁鞠躬致敬…。

  “那你还不赶快告诉散布于琉球各处的高级特务们!告诉他们时时向我通报任何来自首里城内外的消息!即便撒下天罗地网!我也一定要生擒活捉那个小公主!”

  “属下遵命!在下这就去布置!”说罢,岛袋大悟再次深深鞠躬,小心翼翼地退下。

  久米岛祝女神宫中,弦月刚刚苏醒。这是她自从被郑迥亲自送回久米岛祝女神宫后,第一次从昏迷中清醒。

  当听说弦月被郑大人救回祝女神宫后,病床上的祖太妃坚持要爬起来看看弦月。可是,阿敏却一次又一次阻止了祖太妃。

  “医生说,您要卧床静养!不能下地走动!”

  “不!阿敏!现在就扶着我去看我的宝贝曾孙女儿!”看着祖太妃坚持要去看望“天使公主”,阿敏只能无奈地顺应祖太妃的任何要求。

  可谁料,在阿敏的搀扶下,虚弱的祖太妃刚刚站起来不久后却忽又倒卧于病榻前,与此同时她还不断地咳出鲜血…。

  “祖太妃!您看!您又咯血了!”阿敏心疼地跪在地下,双手服侍在祖太妃身边…。

  “阿敏!我昨晚做了一个梦——六星耀月!看来,不久后,我就要回去和我的先祖们相会了!”祖太妃痛苦地摇了摇头。“现在的我,恐怕是无能为力再照顾小公主了!你去告诉君南风祝女,我要闭关修养!在闭关中,无人打扰!只是,你们一定要代替我继续照顾公主!让她好好修炼!快速达到我们预期的成果!”

  这时候,祖太妃将怀中的“闻得大君”君印交付给阿敏。

  “丰臣家族在一统日本后为了平息国内武士对分封不均的不满以及削弱各个诸侯势力,他们决定对外发兵以获取更多的土地!这使得这些年海上倭寇的侵扰行动更加猖獗……。所以,你一定要加紧对弦月的看管和训练!让她尽快练成七十七套‘祝女剑法’!万万不可辜负先祖们的期待以及作为祝女神人的伟大使命!”

  “遵命!”阿敏双膝跪地,她郑重地接过“闻得大君”君印。“我阿敏对天发誓,一定要好好栽培公主!不让祖太妃失望!更不会让先祖们失望!”

  阿敏小心藏好“闻得大君”君印后就立马跑去练功场看望弦月的练习状况。

  可是,她却发现弦月时不时地放下手中的剑,握着一块玉佩对着远海发呆…。

  “公主!您在做什么呢?”

  “嗯!没什么!”看到阿敏姐姐走上前,弦月赶快将玉佩藏到身上。“祖奶奶呢?不是说祖奶奶今早要来么?”

  “祖太妃,她老人家需要闭关调养一段时间。”

  “闭关调养?难道,祖奶奶生病了?”

  阿敏迅速抹去眼角的泪痕。

  “公主!如果您真的关心在乎祖太妃的话,那就应该拼命练功!自从您再次回到久米岛后,整个人都像是变了一样!同样的简单剑法屡次犯错!您到底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看着阿敏姐姐有生以来头一次对自己这样严厉地问话,弦月羞愧地低下头。“对不起,阿敏姐姐!让您失望了。”

  阿敏看着弦月困窘的神情,她忽然想到了大病初愈的弦月曾在昏迷中无数次低声呼唤着一个陌生人的姓名…。

  这时候,阿敏敏锐地盯住弦月的眼睛,她语气沉重地问道:

  “‘祝女神剑’讲究‘心神合一’!可公主您每天都魂不守舍地想些什么?您可知!祖太妃即使病着还一心一意地想着您!可我却分明听见您数次呼喊着另外一个人!难道,您遇见什么特殊的人了?”

  一听到这里,弦月手中的祝女神剑一不留神就“当啷”一声摔落。

  “果然!祖奶奶是因为担心我,才病倒的!”

  弦月转身哽咽着跑走。她一口气跑到“阿摩美久”的神像前下跪叩拜。

  “海洋承我心,天地载我魂;阿摩美久神,弦月有话问!为什么我已经尽力了!可是,每次都还幻想着星儿还在我身边!不知为何,我总在心里觉得,中国就是我未来要去的方向!难道,我心灵追求的召唤就不是天女的呼唤?难道,我心中向往的地方就不是天堂?就不是您在沉默中为我默默指明的光明方向?”

  说到这里,弦月不禁充满内疚地哭泣着:“可是,为了亲爱的祖奶奶!为了不辜负她还有大家对我的殷切期望!我愿意抛弃一切,只希望女神保佑祖奶奶!让她快点好起来!不要再为月儿失望或担心!”

  此刻,躲在神像一旁偷听的阿敏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好!也许,久米岛再也留不住公主了!不行!我得赶紧把‘天使公主’的最新情况禀告国王王妃!”

  作为公主最新的教育负责人,阿敏不得不定期向国王和王妃汇报“天使公主”最近的表现情况。只见,阿敏握笔的手心直冒汗,她局促地在信中写到:“即使,公主的人还留在久米岛,可是她的‘心’却早已飞到了远方...。”

  果不其然,在次日清晨,弦月一下子扑到阿敏姐姐的怀中!她勇敢地向阿敏姐姐坦白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真实变化:“阿敏姐姐!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可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思念已经使我变得愈发痛苦!我无法再留在这座孤岛,专心致志地完成“七十七套祝女剑法”!”

  “‘天使公主’,您一定要这样么?”阿敏看着弦月越发坚定的眼神,只能在一旁悲叹:“哎!小公主确实长大了!已经有了对世界独特的观点和主见!虽然,明知道我已经挽回不了你,但我还是想要提醒你,希望你作为“阿摩美久”之后,无论走到哪里都要继续学武,并且永远都不要忘记自己对琉球人民的使命!”

  “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弦月对天对地发誓:“我要将守护琉球人民,守护和平作为一生的使命!永远都不会出卖和辜负人民!”

  只是这时,弦月下意识地摸了摸星儿送给自己的玉佩。

  因为,她心里知道,无论未来自己会走到哪里,一定都会将这个宝物随身携带的…。

  首里城王都,正准备上床休息的国王和王妃意外地从侍女蓉儿手中接到了阿敏的最新报告信。在得知很多发生在女儿身上的新变化后,尚宁王和兰丛王妃在经过商议后决定顺水推舟。

  只见,首里城王宫寝殿内,身穿睡袍的王妃拿出了所有阿敏寄来的信和国王反复地阅读着…。只是,他们读着读着便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看啊!是我们的小女儿长大了!幻想自己未来的王子了!”尚宁王在信中读到弦月最近的表现后偷偷地捂着嘴笑。

  “这是一件好事啊!长年以来,我们母女二人分居异岛!每次我们去看弦月都要花费好几天的行程!可老祖宗的话我们又不敢不从!可是,这么多年,谁能解我日日思念女儿之情!”说到这,王妃掐指数了数日子后欣慰地笑了:

  “快到她十八岁生日了!我每天都在盼啊盼啊!盼望她快点长大!早点回家!我们也能和女儿团聚!”

  “对啊!”尚宁王释怀大笑起来:“这下子总算有机会把女儿接回家了!我们啊还要给‘小天使’在琉球好好选一个婆家!哪有女儿家到了十八岁还不选驸马的道理啊?”

  “我这就下床告诉蓉儿!让她快去通知久米岛左司笠立即送‘天使公主’回宫!”王妃忽然激动地站起来,她转身就往寝殿外跑去。

  尚宁王赶快追着王妃跑出寝殿。

  “兰儿!你倒是慢点啊!”

  只见,尚宁王还随手拿上了一件保暖的厚外衣。他边跑边喊:

  “哎呀!兰儿!外面天凉!快披上外衣别着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