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小天使的磨难
月亮狮子lotus2018-10-30 18:156,902

  十一

  又是一个薄雾弥漫的清晨。在白色的沙滩边,祝女们排起长长的送别队伍,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泪痕…。

  反而在热闹的首里城中,尚宁王和兰丛王妃正在宫中到处忙碌!他们一会儿安排大殿的摆设,一会儿又亲自安排欢迎队伍!尚宁王还将仔细挑选好的“女婿候选人们”巧妙安插在群臣中。

  只见,首里城四处张灯结彩,就等着公主平安回来!

  “这是我给祖奶奶的信。等祖奶奶病好了!请您一定亲手交与她!”弦月把信塞到阿敏姐姐怀中后禁不住在临行前和所有的祝女姐姐们一一拥抱!

  弦月双眼含泪登上祝女白船。就在白船离开久米仙岛的那一刻,弦月忽然回头,挥手大呼:

  “谢谢祖奶奶!谢谢阿敏老师!谢谢所有的祝女姐姐们!谢谢你们这么多年对我的关爱!我会经常给你们写信的!”

  此时的弦月终于知道,她的人生将会因为自己的选择而与众不同…。

  就在祝女白船离开久米岛港湾时,从天空深处再次传来一声鸣叫!原来是雪儿跟着飞过来!弦月想了想立即跑进船舱内,她提起笔给星儿写下第一封信:“对不起!星儿!心中对于祖奶奶的愧疚使我近一年以来不敢和你联络!很快,我就要从久米岛返回首里城了……。再联系!”

  经过一天的行程后,弦月乘坐的祝女白船也终于平安地抵达了那霸港口。

  她远远地看到,郑迥大人正率领着一行护卫人员站在那霸港口等待自己!弦月刚一下船,身着华丽将军装的尚熙王子便神采奕奕地朝自己走过来。当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长大后的弦月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那种喜悦的心情真是无法描绘!只见,尚熙王子快速走上前搀扶起向他跪拜的弦月。他喜极而泣并一把将自己的亲妹妹搂入怀中!

  “您——难道就是?”

  弦月这时候还没有缓过神来呢!在一旁一直微笑不语的郑迥大人在见到尚熙王子后立即回礼说:“尊敬的‘天使公主’!您面前的这位就是島添大里王子朝長!您的亲哥哥殿下!我想,你们兄妹二人也算是长大之后第一次正式见面吧!”

  “什么?你——就是我的亲哥哥?尚熙王子?”弦月盯住尚熙王子大声叫出来!

  “什么?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天使公主’——我的亲妹妹!”终于见到自己亲妹妹的尚熙王子一改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作风,他忽然把弦月一把抱起来!

  “哈哈!”

  他抱着弦月原地转着圈还不停地哈哈大笑起来!“你啊!真是比哥哥我想象中的还要漂亮一百倍啊!”

  在抱着弦月连连转了好几个圈后,尚熙王子终于停下来又仔细地观察着弦月的面庞。

  “嗯,这鼻子长得像父王,这眼睛长得像母妃!五官轮廓更像是老祖宗!对了!祖奶奶怎么样了?自从我担当起对明朝的朝贡职责后,就很少有机会闲下来,更是连续好几年没有机会去看望祖奶奶了!我听说,你回宫前一直在久米岛陪伴祖奶奶!她一定很开心吧!”

  一提到祖奶奶,弦月不禁头低下来。她满汉愧疚地说:“哥哥!祖奶奶病倒了!”

  “什么?!”尚熙王子不相信地问道:“可是,老祖宗的身体一直很硬朗的啊!怎么会一下子病倒了呢?”

  “都因为我!哥哥!都因为我没有好好练习‘祝女剑法’,荒废了‘祝女神剑’!这才把祖奶奶气倒了!”

  “可是!我听说,‘天使公主’前段时间也病倒了!就是因为听说‘天使公主’在久米岛病倒了,国王和王妃这才急匆匆地将‘天使公主’接回王宫啊!”听到这里,郑大人不禁替弦月说话。

  “哎!”尚熙王子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当年,把你一个人接到久米岛和父母亲人长期隔离也是被迫无奈啊!现在,你既然回来了!就好好休养吧!”

  “哥哥!那你真的不怪我么?”尚熙王子看着弦月的眼睛,真诚地说:“傻妹妹!你已经很努力了!作为哥哥,我怎么会责怪你呢?只是,最近倭寇活动猖獗,在琉球近海频繁出没,搅得是海陆不宁!我只盼望自己能够更上进一些!也能尽力为琉海之和平多做一份贡献!”

  “哥哥!你还不知道么?郑迥师傅曾经数度于琉海救过妹妹的性命!”

  当尚熙王子得知自己心爱的小妹妹数次被郑迥大人救回之后,他的心里也是极其感恩的。而此时的弦月更是当着兄长的面,拜谢“三司官”大人郑迥的救命之恩。

  弦月对郑迥拜了三拜后便极恭敬地说:“郑大人!为了不辜负我生来就携带的使命,我希望您能考虑收我为徒弟!”

  “什么?”听到这里,郑迥好奇地说:“不知道,‘天使公主’想要跟在下学习什么?”

  “我希望郑迥大人够教给我天下第一拳法:唐手拳!因为这样,即使我离开了九米岛后也能够继续履行自己作为“阿摩美久”后裔和‘天使公主’的职责!”说到这里,弦月叹了一口气。“我想,我已然不配做‘祝女神剑’的女主人…,所以,我想让郑迥师傅好好教我练‘唐手拳’!为将来做准备!我多么希望此生能够完成保卫和平的光荣使命啊!”

  “好!我懂了!”尚熙王子摸了摸弦月的头,亲切地说道:“我的妹妹很优秀!也很要强!作为哥哥,我很骄傲!”

  看到美丽善良的“天使公主”能够如此真诚地恳求自己,郑迥再一次被弦月光明磊落的开阔心胸深深打动。郑迥点了点头。他郑重地对弦月说,自己愿意尽其所能帮助弦月完成“保卫和平”的梦想。“只是如果要实现这个梦想,很艰难……,”只是这时候,郑迥含在嘴边的话却突然说不下去了……。

  “郑大人!请您尽说无妨!”

  “‘天使公主’的一席话,让我深受感动啊!只是……,您常年身居久米岛,不知现在外界的巨变啊!”

  “巨变?”弦月充满疑惑地看着短吁长叹的郑迥。她随即低下了头,边回忆着边说:“确实,这些年来,我一直与世隔绝。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您所指的变化究竟是什么……。”

  “还是让尚熙王子为您解释吧!”看到郑迥大人谨慎地看了一眼尚熙王子,弦月更加好奇地问道:“哥哥!你所了解的外面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哎!”说到这里,原本满面欣喜的尚熙王子突然忧愁地叹了一口气,他的眉宇犹如在瞬间笼罩上一层乌云……。

  “对了!哥哥!你刚才说,你很忙!那你还经常出去办差么?”看到妹妹这样问自己,尚熙王子笑了笑说:“是啊!我刚从中国回来!”

  “中国?”一听到‘中国’这两个字眼,弦月的眼睛睁得更是大极了!“没错!”只见,尚熙王子轻声叹气。“最近,我一直忙于处理对明贸易事务,并于本年冬季与具志亲云上大人金应魁前往明朝朝贡,可谁料又在东海附近遭到倭寇劫匪!最后,连我们为大明天子准备的上贡珍品亦被洗劫一空!我在福州向福建巡抚陈子贞报告兵警,请求延缓贡期,并要求明朝就倭寇问题向日本交涉…。”

  “哎!这倭寇海贼本来就和日本现任掌权者串通一气!怎么交涉都于事无补!”郑迥再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此刻,尚熙王子再次拍了拍弦月的肩膀,继续解释:“这些年,世界确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啊!先是丰臣秀吉乘高丽国李氏王朝耽于党争内讧,朝纲紊乱,便命以宇喜多秀家为总指挥官侵略高丽!他们共调动军队九个军团共20万人渡海至高丽作战!虽然最后日本想要通过武力先侵占朝鲜的计划失败,但他们并不甘心!就在这个清明时节,他们又吵嚷着征服琉球,中国,进而称霸亚洲……。”

  “什么?难道日本还想发动更多的侵略战争?”

  “没错!”当尚熙王子看到妹妹一脸的惊愕之后继续语气沉重地说道:“我亲爱的小妹妹啊!这个世界并不太平啊!两日前,倭寇海贼试图再次强登奄美大岛,所到之处时候烧杀抢夺,无恶不作!”

  “什么?”弦月一想到自己同倭寇的亲身斗争经历后,不禁紧紧地握住双拳。这时候,她心中的怒火如同燃烧了一般!“他们竟还是这样猖獗!”

  “可是,您放心吧!‘天使公主’!在大明水师和琉球水军的共同努力下,我们一定会彻底整治倭寇!”看到弦月更加地斗志昂扬,郑迥则更加欣慰地点头!他告诉弦月不必担心,因为他相信日本的侵略野心是不会得逞的!

  “我相信!”弦月此时依旧是握紧双拳。她对哥哥起誓说:“我弦月发誓!只要一回到首里城王宫,必日日拜师学艺!直至一日习得精湛武艺--‘唐手拳’!我发誓此生必保护父母兄长!保护琉球不受侵害之苦!”

  “好!”

  其实,尚熙王子本心是不想让周围的气氛变得如此紧张又沉郁。因为,今天可是欢迎妹妹归来的大喜日子啊!

  “对了!我的妹妹!先别急着起誓了!因为今天还不是提及这些恼人事情的日子……。”只见此时,尚熙王子自嘲地笑了一笑之后再次打趣地说道:“父亲尚宁王早已传来口谕。他说,今夜就要在王宫举办最为盛大的歌舞宴会!妹妹你可不能哭丧着脸参加宴会啊!因为,那可是专门为了迎接你的平安归来而举办的欢庆盛宴啊!”

  “什么?为了我,父王还要举办盛宴?”弦月的脸上终于流露出难得的开心笑容!

  “是啊!而且,母妃也一直等在王宫中就盼着见你呢!还有,那些大臣们也都等不及要亲自拜见你呢!”

  “什么?母妃也一直在等着我?还有各位朝中大臣?”弦月睁大了眼睛。她现在感觉,自己将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那还用说!”只见尚熙王子呵呵一笑。“父王和母妃从好几天前就开始亲自准备欢迎你的宴会!大家都迫不及待地等着你平安归来呢!”听到尚熙王子这么说,弦月的心高兴地砰砰直跳!

  接着她亟不可待地对尚熙王子说:“好哥哥!那我们现在就去王宫吧!我多么盼望能够早一些和父王母妃相见啊!”

  尚熙王子欣慰地笑了。可当他仔细地上下打量弦月后,又逗趣地说:“我的好妹妹!你可不能穿成这样就进入王宫啦!”

  这时,所有围在弦月身旁的随行人员都忍不住齐声大笑!

  “是啊!”弦月在看了看自己一身简单朴素的白色祝女装束后再次窘迫地垂下头……。她禁不住自言自语:“从小我就长在久米岛!每一天,我只想着怎样能够尽快地练好剑法,怎样才能让阿敏姐姐和祖奶奶满意!说真的,我都不记得自己曾经何时好好地打扮过,好好地穿过女装!”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就算您穿着再朴素,也是貌若天仙的‘天使公主’!”

  弦月听到这句话,惊讶地抬起头来。

  只见这时,从尚熙王子身后走出一位美少年。

  这位少年走到弦月面前,认真地对弦月拜了一拜后便接着说:“‘天使公主’一身质朴的白衣美憾凡尘,好似姑舍神人!即使衣着再朴素又能奈何‘天使公主’超凡脱俗的气质,冠绝群芳的华容,仙神玉骨的莹洁!”

  “您真的好会夸赞人啊!请问——您是?”弦月仔细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她惊异地发现他和星儿的面孔竟然有几分相似!弦月感觉,他风度翩翩,一表人才!虽初次相遇,却好似相识相知一般……。

  “‘天使公主’您好!在下毛凤仪!”

  “原来,您就是‘三司官’法司毛龙吟之孙,王舅毛廉之子—毛凤仪啊!”弦月笑着回忆:“阿敏姐姐不久前曾经跟我提起过你!阿敏姐姐当时还笑着说,你可是琉球王国有名的旱鸭子,怕水怕得要命!阿敏姐姐还对我说,如果有朝一日遇见你,一定要我亲自教你游泳呢!”

  “教毛凤仪游泳?”这句话逗得所有人再次开怀大笑!

  “这恐怕就难了!我的妹妹啊!你这可是要挑战一项世界之难题啊!恐怕,这要比‘保家卫国’之使命还要困难!”这时,尚熙王子拍了拍毛凤仪的肩膀再次禁不住朗声大笑起来。

  看到大家都这样笑着说自己,毛凤仪既窘迫又害羞地低下头。他抓了抓后脑勺,小声嘀咕:“是啊!从小生长在海边却畏水惧海…,这叫谁都会不相信的!”

  “好了!我们没有时间可以再耽搁了!让毛凤仪准备好的欢迎车队载上公主,开始启程吧!国王和王后正在首礼城中等待她呢!”

  这时的首里城歌舞升平!伴随着悠扬的“路次乐”,迎接“天使公主”回宫的车马队伍终于喜迎公主平安归来!大街小巷被人挤得水泄不通!所有人都急不可耐地想亲眼目睹传说中的“天使公主”以及她超乎寻常的优雅和美貌!

  “她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天使姐姐’么?”

  “嘘!是‘天使公主’!”

  只见,一个骑在父亲头上的小女孩儿一下子就望见了在马车中探出头来向人群挥手致意的弦月。

  “她!好漂亮啊!”这个小女孩看到弦月后不禁大声惊叫。这使得,一旁的侍卫们不得不上前阻止人群中又涌现的一大片骚动……。

  “哇!这就是首里城王宫么?好气派啊!”终于回到家的弦月在这一路上惊叹于首里城的豪华气派以及人民的热情!她更是对首里城王宫内的精致和绚丽赞不绝口!

  只见,踩着“御座乐”(宫廷室内庆祝音乐)的节拍,弦月身披淡粉色庆祝长袍,缓步踏入首里城王宫正殿。

  弦月郑重走在辉煌大殿之上。她的长裙翩翩摆动,每一步都犹如在缤纷下落的花瓣中舞蹈一般…。

  看到犹如蝴蝶仙子一般翩翩飞来的“天使公主”,群臣四座都被她的美震慑地瞠目结舌!

  “报!”随着首里城内“三十三君”嘹亮地一声齐喊,庆祝音乐立刻停止了。

  “首里城‘闻得大君’御殿!首里殿内!真壁殿内!仪保殿内即‘一本社三末社’准备完毕!”

  “报!”只见,另一位身着白衣长裙的“粟国島”御岳妹神侍女声音嘹亮地回答:

  “首里汀良次町!供奉‘天使公主’御殿神体的祝女殿内准备完毕!”

  此刻,“天使公主”在大殿中央跪下。四方群臣祝女妹神亦随公主下跪,接受祝福。

  弦月对着父王母妃鞠上一躬,自信地说:“我将奉命仕‘御加那志御前’、‘御火钵之御前’、‘金之美御加那志御前’,为保国家安泰,海路安全,五谷丰登……。”

  直到这时,隆重的礼乐仪式才正式开始。

  琉球上上下下,载歌载舞三天三夜。每个人都竭诚迎接“天使归来”!

  在最后的“先祖祭拜”仪式中,尚宁王和王妃却将他们层层选拔淘汰后的最后两位“最佳候选人”偷偷地领到了祭祀御场—“上之毛”(“毛”意为原野)。

  尚宁王此时清了清嗓子,面带启示一样地微笑,对弦月小声说道:

  “我的女儿啊!现在,还有什么小小的心愿没有实现吧?”

  弦月一听到这里,心里一惊:“哎?父王怎么知道?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啊!”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可是弦月还是快速地摇了摇头,她说:“没有啊!父王!我只愿世界和平!国泰民安!”

  “啊!我不是指的这个……。”

  尚宁王摇了摇手指尖,若有所指地对弦月说:

  “女儿啊!在每年的特定时节啊!我都和你母妃两个人来到这个朝拜圣地。我们每次都举办庆祝盛典以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可是今天破例啊!我把对你未来而言,最为重要的两位公子也都请来了!他们将伴随你左右,让你宫中生活不再寂寞!”

  “我从来都不寂寞啊?”弦月感觉父王话里有话,听上去怪怪的。

  “哎?可别这么说!女孩子家长大了!总会寂寞的啊……。快快上前!自报姓名!”

  还没等弦月反应过来呢,这两位年轻人就硬是被尚宁王拽到了弦月的面前。

  “‘天使公主’您好!在下马良弼有礼了!”

  “月儿!她就是名护亲方良员马世荣之子,与湾大亲马良诠之孙!就读于那霸波之上的孔子祠堂。”兰丛王妃急忙在一旁解释。

  “在下毛凤仪!见过‘天使公主’!”

  “月儿!这位就是‘三司官’法司毛龙吟之孙,王舅毛廉之子—毛凤仪!”

  “母妃!我已经见过他了!”弦月对着王妃小声说,这时,王妃对着弦月的耳边窃窃私语:“他也是孔子祠堂的高才生。”说完这句话,王妃还充满暗示性地对两位年轻公子说:

  “两位公子!我家的‘天使公主’擅长歌舞!喜爱海洋!你们也都是大人了!不要每天憋在宫里不见外人!”听到王妃这样说,尚宁王也急忙说道:“没事啊!你们就带着‘天使公主’四处走走逛逛!看一看我们琉球大好山水!陶冶陶冶情操!是不是?”

  “紧遵王命!保护公主!”看着眼前这两位年轻人齐刷刷地在自己面前跪下并对天发誓要保护自己。弦月顿时心生反感!她按捺不住地恳求道:

  “父王!母妃!如果让我在这个特殊时节实现一个未完成的心愿!我想见一个对我而言非常重要而且非常特殊的人!”

  “谁啊?谁还能让我们的月儿这样上心?”父王和母妃一听到这里,立即兴奋地两眼发光!

  “郑迥!”

  “郑大人?可是他……,”母妃眉毛一挑,急忙捂住了父王的手。他们二人不可置信地边看着弦月边张大嘴巴!

  “不!不!你们全都误会了!”弦月赶忙摇着头解释:“我听祖奶奶和阿敏姐姐说,郑大人两次救得月儿的性命!我想在这个首里城圣地‘上之毛’再次拜师郑大人为师!因为,我数度荒废祝女神剑,心中一直对祖奶奶有愧!为了弥补祖奶奶也为了不让自己那么内疚,我想学习郑大人独创的著名拳法‘唐手拳’!我听说,郑大人独创的著名拳法‘唐手拳’举世无双!我多么想多学习一些!好为将来的使命做准备!”

  “原来是这样啊!”听到这里,父王和母妃同时拍了拍胸脯,他们也同时舒了一口气。

  “放心吧!月儿!救你性命的人我和你母妃必定重重有赏!可是月儿!这个著名的‘唐手拳’好是好,可是都是男人的拳法,你一个姑娘家……。”面对父王的质疑,母妃先是站出来为女儿说话:

  “我女儿心怀大志!应该鼓励啊!“唐手拳法”哪分男女?当初,郑大人在创立之时,也没说“男唐手拳”啊!”

  “对!对!夫人说得对!”尚宁王赶紧附和着说:

  “那个!毛凤仪!马良弼!你们就呆在这里每天负责陪同‘天使公主’练拳!”

  “你们练不练好不重要!关键是——慢慢练啊!陪着我女儿慢慢练啊!”看着母妃在一旁煽风点火,弦月无耐地叹了一口气。心想:“完了!看来暂时还是摆脱不了被这两位公子哥跟踪的命运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