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小天使的磨难
月亮狮子lotus2018-10-30 18:196,340

  十八

  在前往小祿御殿的路上,尚熙王子时时刻刻不忘规劝弦月蹈矩循彟。尚熙王子要弦月不忘记自己的职责,更要循规蹈矩地履行自己的职责。

  只可惜,事情进展地并不像尚熙王子预料中地那般顺利…。

  “你不要再固执下去了!你一直跟我说幸福!但是你想过没有,你是否弄清楚究竟什么才是“幸福”和“自由”?”

  “我知道对于我来说,什么才是幸福和自由!虽然你是我尊敬的兄长,但你并不能左右我想要的生活!你也不能以自己对于幸福的理解强加在我身上!”

  “哎!多么愚蠢!幼稚!你这是一个人在对抗整个世界啊!”尚熙王子失望地看着弦月…。

  “你已经自私地做了许多事情,你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离开了祖奶奶和久米岛!你以为这就找到了自己多年向往的‘自由’和‘幸福’了么?不!你并没有真正找到自己所谓的‘幸福’!你原本以为离开一座孤岛后就能找到‘自由’!可谁又想到,琉球王宫对你而言却又像是另一个禁锢自我的‘枷锁’!在充满自我的人生中,在那些反反复复有形无形的‘枷锁’和‘阻隔’中,哪里会存在什么真正的‘自由’呢?”

  “哥哥!”弦月瞥了一眼哥哥,不服输地辩解:“难道,失去自我,抛弃真我,成为你们希望成为的乖乖公主就是对的?或者更准确来说,那只是你们希望看到的‘天使公主’的假象!但对于我而言,如果是我自己亲手选择的人生命运,就算是失去一切荣华富贵,就算是最后拼得一无所有!这种人生也是我所追求到的最大成就和幸福!”

  只见一时间辩论不过弦月的尚熙王子用双手紧紧捂住大脑门儿。他只觉得一阵头疼!“你要是再这样固执下去,琉球王国未来的史册上甚至不会留下你的名字!你啊!真是不知好歹地用自己对抗整个世界!”

  “启禀尚熙王子!到殿!”

  终于到达小禄御殿的弦月被请到了议事大殿。

  就在小禄御殿的议事大殿之上,心如火焚的尚熙王子再次要求弦月重新抬起头正视问题!

  “听着!这将是你我之间最后一次谈话!这也是我对你的最后一次劝告!”

  只见,尚熙王子极其严肃地对弦月发出了最后的一次警告。

  “一切的苦难都源于自我的执着!而它只不过是你不满意现实生活的写照;只不过是因为一个仅存于心中的‘乌托邦’;只不过是你作为一个年轻女孩的单纯的幻想而已——一个从来不存在也不会存在的美梦罢了! 你要想一想自己身上的责任啊!尤其是你一直尊敬的先王——尚永王在世时就对高丽国王许下的承诺!难道,你不会为自己的行为内疚地说不出话来吗?”

  “等一等”这时候,弦月忽然觉得尚熙哥哥话里有话。她满腹疑团地看着尚熙王子,问道:“哥哥!难道,你发现了什么?”

  “没错!就是关于你不可告人的秘密!”

  就在这时,霍嬷嬷大步迈进小禄御殿!

  “霍嬷嬷?您怎么来了?”

  “对!我可不是不请自来!”只见,霍嬷嬷理直气壮地走到尚熙王子身边。

  “尚熙哥哥?是你邀请霍嬷嬷来的?”弦月更加充满疑虑地看着尚熙王子。

  “没错!是我!”尚熙王子威严地看着弦月说:“先前,我亲自传唤霍嬷嬷,那是因为作为哥哥,我必须要亲自过问你和飞安里之间的事!”

  “公主!您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只见霍嬷嬷不怀好意地笑了。

  “现在,宫里宫外都传的是沸沸扬扬啦!您作为堂堂一国公主,还是独一无二的‘天使公主’!怎么可以如此降格不自重呢!您又怎么可以每天都和一个穷小子在一起搞什么无谓地发明创造!”

  “原来是这样啊!”

  面对霍嬷嬷的指责,弦月只是淡淡一笑。

  “霍嬷嬷,我尊重您的前提条件是您也必须尊重我的选择!虽然您是宫里的老嬷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必须听您的话!难道,我作为‘天使公主’连这一点交友权利都没有么?”

  “不知廉耻!”

  就在这一刻,月岭率领着一众侍卫气冲冲地跑进了大殿!

  只见,她手里一边抓着不停挣扎的雪儿,一边对着尚熙王子大喊大叫:

  “你们快过来看一看啊!看我逮到了什么?!”

  “雪儿!你们快点放开我的雪儿!”弦月大叫一声后便想冲上前,可是却被尚熙王子抬手阻止!

  “没错!这就是‘天使公主’饲养的灵鸟——雪儿!就是它!不断地为‘天使公主’悄悄送信……,我觉得是该到把这个雪儿永远囚禁起来的时候了!”

  弦月生气地看到,就在月岭的背后,一直跟随她的众多贴身侍女们一人提着一个小包裹,而且,在这些包裹中竟然装满了信件!

  “是——写给我的信?”

  这时候,弦月死了的心忽然间如同复活一般……。

  “快放开雪儿!快点把我的信还给我!”

  弦月忽然想到,这些信件一定都是这一年多来自己苦苦等待的星儿写给自己的亲笔回信!

  “原来!这一年多,是你们一直在截获属于我的信件!”

  弦月激愤地推开侍卫!她想从月岭的贴身侍女手中夺回信件!

  可是,正当弦月就要抢回属于自己的信件时, 尚熙王子却发出一声喝令:“来人!快快阻止‘天使公主’!”

  “遵命!”

  随着尚熙王子的一声令下,众多侍卫把弦月层层包围!面对这些大内高手的合力阻拦,弦月不断挣扎反抗却也无能为力!

  “你!快给我跪下!”

  看到急赤白脸的尚熙王子面对弦月怒目圆睁,月岭却暗自窃喜。

  月岭在心里想着:“哼!这么多年来,自己从未见过一向严肃却始终温和的尚熙王子如此地生气过!哈!看来会有好戏看喽!”

  “尚熙王子!你只要打开这些信件便一目了然!”

  只见,添油加醋的月岭对着弦月翻起了白眼儿,她一边将信件一封一封地摔在宫殿地面上,一边还理直气壮地扯着嗓子喊道:“你们快来看啊!这些信可都是‘天使公主’和外国要人之子的私通信件!这些信可都是泄露国家情报的铁证!” 看到月岭如此地污蔑自己,再次被迫在尚熙王子面前下跪认错的弦月更为气愤!

  可气怒中的尚熙王子不仅命令侍卫们把雪儿抓入牢笼,他还命令侍卫们强行让弦月在他的面前磕头下跪!

  “看来!霍嬷嬷和月岭向我偷偷汇报的情况全都是真的!这一年多,你不单单没有专心致志地习武练剑,还一直私下里和外国要人之子私通信件!你可知道,王子犯法和庶民同罪!你一旦泄露了国家机密又是何等罪过?你难道忘记了你身上肩负的‘职责’了?”

  “月岭?又是你在血口喷人!”弦月看着月岭只觉得五内如焚!

  “贱人!”弦月怒骂了月岭一句。

  “住嘴!不许你这样侮辱月岭公主!”

  只见此刻,尚熙王子急痛攻心!搓手顿脚!

  “可是!月岭又怎么会知道真相呢?”弦月既是惊诧又是愤怒地对尚熙王子大喊了一句:“哥哥!听我解释!我根本没有对他说过我就是‘天使公主’!我从来没有对他说过我的真实身份!我也从来没有泄露过任何有关国家大事的情报!”

  “那么——他?他又是谁?你能具体告诉我么?告诉我,你口中所谓的——‘真相’!” 尚熙王子进一步上前并咄咄逼人地逼问弦月。

  “他,就是……”弦月想到了星儿,一时间缄默无语。

  看到弦月丝毫不知悔改,说话吞吞吐吐又似乎隐瞒了许多事实后, 尚熙王子的心真如同油浇火燎!“强行狡辩!你到底透露了琉球王国的什么信息?你到底何时背叛琉球王国,成为了人人痛杀的‘琉奸’?”

  “什么琉球奸细?哥哥?为什么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却如此不相信我!还要如此狠心地对待我!我真的没有透露过任何国家机密,我只是讲述自己日常的生活……。”就在弦月又要冲到侍卫手中抢回那一大堆信件时, 尚熙王子却在激动的情绪下突然举起了双手…。

  “怎么了哥哥?难道,你还想打我不成?”

  “你啊你!快点给我低头跪下!”尚熙王子不舍得出手打弦月,可他却在原地不住地捶胸顿足!“真是丢人啊!”尚熙王子望了一眼倔强的弦月,痛心疾首地说:“就算你只是透露自己的日常生活,可是‘天使公主’的日常生活就可以随意外露么?难道,你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名誉,还有未出闺阁的公主身份了么?”

  只是这时,不肯善罢甘休的月岭还依旧手握这些 “言之凿凿”的证物!她对弦月说:铁证如山,如指诸掌!“天使公主”的罪过,自己要亲自向国王和王妃禀告!

  “不!这种尽失颜面的丑事绝对不能让父王母后知道!否则,他们会伤心欲绝的!”

  “不!即使你们觉得再丢人现眼!可是那些信却是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只见,直到最后一刻,弦月仍旧不肯放弃尝试拿回星儿的信件!

  “全都烧掉!全都烧掉!”

  “不能烧掉!都还给我!因为,这些可全都是写给我的亲笔信件!”

  “无耻至极!”

  只见,尚熙王子气愤地跌脚搥胸并大声怒吼道:

  “为了琉球王室的荣誉!今夜的事情不允许向任何人透露!”

  正气头上的尚熙王子是绝对不可能把这些信还给弦月的。相反,尚熙王子即刻下令将“天使公主”拖到大殿之外!

  “不要啊!!”

  看着星儿给自己的信件就这样在自己的眼前一张一张地化为了青烟,弦月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大声痛哭!

  只见,尚熙王子不仅命令全部侍卫当场集中焚烧掉所有信件,并且尚熙王子还以王储身份颁布了一道新规矩!

  “现在!我就以“天使公主”的王族哥哥身份明令禁止尚弦月再次跑出宫外肆意结交任何‘友人’!包括飞安里和任何不明身份的异国男子!”

  听到这里,弦月痛苦地冲出小祿御殿大门,她叫上马车扭头就跑回首里城王宫!

  “我再也不要做什么‘天使公主’了!我再也不要受任何规矩的束缚!我再也不要受任何人的欺负了!”

  就当弦月一边哭着一路跑回“天使公主”寝殿时,她却一不小心撞倒了毛凤仪!

  毛凤仪被弦月一下子撞到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直到眼见弦月跑远了,毛凤仪这才从“目瞪口呆”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只见,毛凤仪一边追着一边喊着:

  “天使妹妹!天使妹妹!你等等我啊!”

  “你们!都给我滚出我的寝殿!我要自己静一会儿!”

  弦月怒吼着让所有的侍女滚出寝宫!接着,她便“啪”地一声,反锁上了寝殿大门。

  毛凤仪在殿外捶着大门,高声叫道:“天使妹妹!天使妹妹!你快点开门啊!快开门啊!”

  可是,许久都没有一丝回音!

  “她这个人!怎么突然像发了疯一样的?”

  因为担心自己的“天使妹妹”,毛凤仪整整呆在大殿门口,不吃不眠地等了一天一夜。

  直到第二天一整天仍旧没有“天使妹妹”的丝毫动静。

  就连父王和母妃亲自去唤,弦月也不肯出来!

  “这可如何是好啊!”

  毛凤仪在大殿门口一直等待着,他忧心如焚!

  终于,在第四天夜晚,毛凤仪想出了一个“笨方法!”

  “天使妹妹最喜欢听琴!也许,我的歌曲会重新唤醒她对生活的希望!”

  痴情的毛凤仪开始对着弦月紧锁的大门没日没夜地演奏起来……。

  就在第五天傍晚,当毛凤仪弹奏起郑大人教过他的一首来自中国台湾的乡村音乐时,“天使公主”的房间里突然传出了动静!

  “是星儿!是星儿回来了!”

  几天几夜一直哭泣却滴水未进的弦月虽然几近昏迷!可是,当她听到这样一首既陌生又熟悉的旋律之后强咬着牙爬了起来!

  “我看到了!是星儿来到我的身边了!我看到了!是他!没错!只有他才有的眼睛和看我时散发的特殊神采……。”

  弦月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一边双手扶着墙壁艰难地前行。只见,她每走一步都如同千斤之重!她一步接着一步,艰难地挪移到大殿门口!

  “就差一点点!”

  弦月咬紧牙关,趴在地面上一把推开了大门!接着,弦月就顺着音乐传来的方向望去…。

  “‘天使妹妹’终于肯出来了!”

  激动的毛凤仪一把就冲上前!他一下子就托住了几近晕厥的弦月…。

  “‘天使妹妹!’‘天使妹妹’!你还能听见我说话么?”

  “星儿?是你么?”弦月闭上双眼,声音颤抖地问…。

  “星儿?谁是星儿?星儿究竟是谁?”

  看到弦月一头扎在自己的怀里失去了意识,毛凤仪全身急得发抖!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救救公主!救救公主!”

  只听见,毛凤仪大喊救命的声音传荡于整个深宫…。

  就这样,一直苦苦等待、寝食未安的国王和王妃一听到公主终于露面的消息之后惊出一身大汗!

  “什么?公主重疾?昏迷不醒?太医无方?”听到这里,王妃吓得从卧榻上一跃而起!她赶忙掏出锦绣手帕擦着额头那涔涔流出的汗水…。

  “还不快快去传宫里最好的!哦!不是!是全琉球最好的医生!”此时,尚宁王也一面跺着脚一面大声命令侍女蓉儿:“对了!还要在大街小巷张贴告示!让全琉球有名的医生齐聚首里城!并且告诉他们:谁能治好公主的病!本王重重有赏!”

  就这样,整个琉球在一夜之间都知道“天使公主”抱恙!

  只见,在整个首里城宫殿,人人夜夜无眠。琉球上下的医师全部出动。他们戮力一心想要抢救深度昏迷的“天使公主”。只可惜,所有的医师都对“天使公主”长久昏迷不醒的怪状束手无策…。

  就在这时,月岭又气冲冲地跑了出来!她叫上了霍嬷嬷说今夜就在首里森御狱旁会面!

  “完了!这下可完了!”月岭一见到霍嬷嬷就诉苦说:“只要‘天使公主’还病倒在床上!李珲王子就不能带她离开王宫!我就得每日忍受着毛弟弟甚至所有人朝我翻白眼儿的冷遇!”

  “别急!长公主!”只见,霍嬷嬷自信十足地说:

  “我知道怎样才能让‘天使公主’下床!”

  “你知道怎样才让她好起来?”月岭兴奋地睁大双睛。

  “没错!”霍嬷嬷此刻一字一句地重复:“她这个病我其实也体验过!因为,我也有过和她相似的经历。那便是:思念爱人不得见,神情恍惚泪涟涟!”

  “什么?您难道也有这样的经历?”

  “对!”霍嬷嬷哀叹了一声。只见,对着外面幽暗的天际,沉睡的月亮,霍嬷嬷回忆起幽玄往事。

  “早在阿应理屋惠王子还小时,尙元王就告诉我要照顾他一辈子!阿应理屋惠王子也承诺我,等到他来日登基为王之日,我便能名正言顺地成为他的夫人!我盼啊盼啊!终于盼到了明朝的户科左给事中萧崇业来到琉球为王册封的那一天!可是,你的姐姐兰丛却说,我出身卑微,配不上尚永王!并且,让前东之按司金氏:慈山和西之按司葛氏:梅月两人做了尚永王的两位夫人!在两位夫人出嫁之日,我痛不欲生!几次寻死!最后,还是尙元王的王妃——梅岳祖太妃看我可怜,才给了我一个闲职,好让我天天读书,审查宫人来往的信件!可是我不甘心躲在幽冷的‘藏经阁’中一辈子啊!……。”

  “霍嬷嬷!只有我才能真正理解您!”只见,终于看到事情有可能出现一丝转机的月岭急忙对着霍嬷嬷甜言蜜语似地谄媚说道:

  “霍嬷嬷!您可是在这宫中劳苦功高啊!您从小就照看月岭长大!只有霍嬷嬷最了解月岭!您知道!月岭也不甘心碌碌无为一辈子!只可惜,您上头曾有慈山河梅月两位夫人压着不能翻身!而现如今,我却有这样一位不听话的‘天使公主’压着!我们在这个深冷的宫中真是同病相怜!”

  “不过你还不用对我溜须拍马!这么多年,我怎样服侍长公主的真心你还不了解么……,我的小月岭长公主!你尚有机会可以重新翻身!独占鳌头!”

  “请嬷嬷指教!月岭我最相信您!”

  “哼!什么事情能够欺瞒我这位宫中老嬷嬷的慧眼!”

  只见,霍嬷嬷“珰”地一声用手狠狠地锤了一下御狱石门!

  “说实话!月岭长公主!我认识一位很特殊的朋友!”霍嬷嬷自鸣得意地说:“我的这位老朋友还可以帮助我们好好地做一回文章呢!”

  接着,霍嬷嬷便趴在月岭公主的耳畔说起了更加缜密的计划……。

  才说了不一会儿,只见,月岭的眼睛就再次闪亮起来!

  “好!太好了!一不做二不休!这次,我们一定将这位碍事的公主彻底赶出王宫!”

  “不!”

  霍嬷嬷再次“珰”地一声用手恶狠狠地锤了一下御狱石门。

  “是赶出历史史册!”

  “对!今后,琉球王国不会再出现‘天使公主尚弦月’的名号!”

  “好主意!啊哈哈哈!”

  只见,在“首里森御狱”中,那些安睡在高大的榕树和山棕上的鸟儿都被这二人阴森恐怖的笑声惊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的闻得大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