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魔界三公主
七个糖子2018-10-30 11:353,218

  乾修派中,照常是一群穿着白色弟子服的弟子们再练功场地修习剑术,然而这次台上面看着的,是一个少女,少女同样一身白色弟子服,却并没有练习,而是坐在台阶上,一双腿在晃荡着,手撑着下巴,一张精致的小脸上带了一双甚是好看的眸子。身边站着一只红色的十分威风的重明鸟。少女正是沈兮,正无聊的看着一众弟子,偶尔小嘴还嘟囔一句什么。

  正当沈兮无聊的时候,远处忽然跑来一个弟子,急匆匆的喊到:“师姐师姐,不好了不好了。”被喊作师姐的沈兮闻言立刻抬头,整个人显得有灵气的许多:“什么事?”这种遇到事情立即兴奋的表现,却没有一个弟子提出异议,连那个来报信的弟子也习以为常的样子:“魔界的三公主又来了!”

  弟子的话音刚落,就看见面前的少女的眸子一亮,脚尖轻点地面,立刻腾空而起,身旁的重明鸟十分默契的飞了起来。在半空中展开翅膀,忽然变大,而后沈兮也十分默契的斜坐再了它的身上。

  “三公主止步。”沈兮出声的同时,一群弟子便清晰的看到半空中,沈兮的面前,空气一阵的波动,然后缓缓现出一个女子的身影。

  女子一身紫色的衣袍,勾勒出尚好的曲线,纤手摆动,一张精致的容颜也展露了出来,眉眼间波动,便是一波秋水。

  面对如此艳美的女子,下方的弟子有几个暗暗吞了吞口水。女子轻轻扫了一眼下方,冷哼了一声,抬头看着沈兮:“小丫头,给本公主让开。”

  斜坐在重明鸟身上的沈兮却抿唇一笑:“三公主真是说笑啊,你入我乾修派不光不派人通报一声,现在还要我诸位弟子让开,难不成,我乾修派成你魔界的了?”这么说着,底下的弟子们通通面色愤起。

  魔界三公主脸上一抹冷笑:“莫要说这些有的没的。”眼睛一眼都不看下方愤怒的弟子们:“本公主不找你,你快些让开!”

  沈兮的眸子闪过一丝狡黠,轻轻的摇了摇头,一副可惜了的样子:“我自然知道,三公主是来找别人的师兄的,啧啧,只可惜,我家师兄现在不在门派中。三公主呢,也只好是看看我咯。”

  这话中明显的讽刺只是让魔界公主面上更冷一分,却依旧不为所动,甚至抬头认真的盯着沈兮:“本公主自然知道他不在派中,但本公主也知道,他今日要回派中。若是他没在,本公主等着就好了,你这小丫头,便该去哪待着,照常去哪待着好了。”

  这话说出来之后,却没有收到往日一样的反驳,再回头一看,面前留下的,只有重明鸟和沈兮的残影了。魔界三公主忽然一皱眉头,回头看过去,便正好看到沈兮扑到一个男子的怀中,立刻眯起了眼睛。

  空气中微微传来波动的时候,沈兮便明确的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飞身便朝着波动处扑去,而正好出现的慕清泽也默契的将她接住了。

  沈兮已经扑到慕清泽怀中,感受了下熟悉的味道,才不满意的撅起来嘴巴:“六十七天。”慕清泽依旧是那幅宠溺的样子,摸摸怀中姑娘的头顶,伸手拿出了个盒子,递给自家师妹:“诺,礼物。”

  沈兮并没有急匆匆的打开盒子,而是站起身子,看着比自己高很多的师兄,眼睛向后撇了一眼,有些不满意的开口:“不急,有人找你,先处理完再说。”

  慕清泽向沈兮的身后看去,一群弟子正激动的行礼恭迎他们的大师兄,半空中立着的穿着紫色衣袍的女子正含情脉脉的看着他:“清泽。”这个称呼让沈兮很不爽,便十分不雅的翻了个白烟,顺手向半空中的小红招了招手,小红立刻变小,飞到她的肩膀上,慕清泽对待魔界公主的时候,就不见对沈兮的宠溺,一脸平淡的表情:“魔界公主,你我并不熟悉,还是直唤名字的好。”

  显然不是第一次被这样对待,魔界公主丝毫没有变化表情:“怎么会,上次你我明明还对战啊。怎么会不熟悉。”

  有一次苍瑾又犯懒,率领仙队的任务都直接甩给了自家徒弟,那次正好与魔界有点小摩擦,慕清泽带着几个小队过去的时候,正好是魔界三公主和大皇子一起在,双方对战之后,奇迹般的,三公主便看上了这个打败了自己的人,经常偷偷来乾修派看慕清泽,被沈兮丢出去好几次,却依然不改,一片倾心,日月可鉴。然而女有情男无意,慕清泽没有半点动容。

  沈兮挡在自家师兄面前,一脸笑意:“三公主请吧,我们一家人团聚,您不好在场吧?”

  慕清泽向来不会对自己师妹做的任何事情有意见。所以也就一脸无所谓的看着沈兮,魔界三公主面色冷了下来,冷冷的撇了沈兮一眼,面色又看过底下已经怒视着她的乾修派弟子,冷哼了一声,留下一句:“清泽,我下次再来找你。”人就直接原地消失不见了。

  这句留下的话自然没有让慕清泽有任何波动,然而沈兮却不爽的皱起了眉头,拿回慕清泽手中的盒子,就直接往他的房间走去,临了还对那群正在大眼瞪小眼准备解散的众位弟子留下一句:“你们继续!”

  打开盒子之后,里面是一件红色的裙子,伸手摸过去,像触摸水一样的感觉,沈兮立刻满意的笑了起来:“不错!”

  慕清泽跟着进来,却笑而不语。这是东海水军为了感谢他特意送给他的布料,使用万年珊瑚磨成粉末然后染在云丝线上面,最后织布成衣。上面还镶了几颗千年珍珠,不光是外形好看,还带有护体的功能。

  沈兮很满意的收了起来。撇一眼坐在另一边的慕清泽,撇了撇嘴:“前几天有人提亲。”

  慕清泽并没有多意外的样子,还端起杯子喝了口水,顺口问了句:“哪家的啊。”

  近千年来向自己师妹提亲的不在少数,他基本都习惯了,但沈兮却不习惯自家师兄这样的态度,扭过头,很不开心的开口:“通灵宝尊的小徒弟。”

  对面的人点了点头,一副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我答应了。”

  “咳咳咳。”被这个意想不到的回答给弄的一口水又吐回了茶杯中,咳嗽了几声,不可思议的看向沈兮:“你答应了?”

  然后就看到对面的小丫头露出一个狡黠的笑:“答应了啊,答应把他给季飞驰收作第十六房了啊。”

  曾经有几个过来提亲的,沈兮便一个接一个的给季飞驰收小妾。这事乾修派的都知道,慕清泽埋怨的看了自己师妹一眼。将水杯放在了桌子上。刚想说些什么。门外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清泽清泽!你回来了是不是!”

  沈兮默默的将放着师兄给自己礼物的盒子丢到了腰间的袋子里,下一秒季祁就冲了进来。头发乱糟糟的不说,还一副十分疲惫的样子,端起桌子上的水就灌了下去。

  慕清泽一怔,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他一下,就看见沈兮快速的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季长老,那杯子的水是师兄刚刚吐出来的。”

  “噗!”离开原位的沈兮安然无恙,甚至很是开心的大笑了起来。而慕清泽脸色黑了下来。脸上还有着被季祁喷到的水滴。

  季祁刚刚喷出去之后,又一副想吐的样子,等到抬头看到慕清泽的模样,就与沈兮不约而同的一起向外跑去。

  “季祁!”

  身后传来的怒吼并没有止住二人的脚步,反而引的众位弟子纷纷看了过去,常年淡然表情不露的大师兄居然可以有这样的时候。然而没等他们八卦。就看到那为姑奶奶便跑便瞪他们:“看什么看,都再练两个时辰!”

  一群弟子欲哭无泪。没法子,打也打不过人家,更何况,他们敢打,估计就会被师兄给直接丢出乾修派吧。只能提起剑,化悲愤为力量,向对方攻去。

  沈兮便跑路便招呼小红,悄悄说了句什么之后,小红就直接飞了起来,沈兮向着身后一脸‘你不是吧’的表情的季祁,勾唇一笑,将手一升。就在某位长老声嘶力竭的:“沈兮你不是吧!你这么出卖队友的吗!喂,带我一起啊!别留下我啊。”喊声中,被小红带着飞了起来。

  而那喊声也只响了这么一句,下一刻,季祁看着面前蹑云追到他面前的慕清泽,整张脸都成了苦瓜色。

  咬了咬牙:“我是为了给你送丹药的!”

  一脸肉痛的将一瓶丹药掏了出来,看了看对面人的脸色,又掏了一瓶。

  这可都是他最新研制出来的丹药,提升修为的,他还向着可以趁着这次把丹药卖出去,或者和太白金星换一个他一直想要的丹炉呢。现在只能暗暗抹了抹眼睛。咬着牙说:“这些可都是我特意给你炼制的!别人没有的!我就是为了给你送这个的。”

  慕清泽接过丹药,却依然淡淡撇他一眼,扭头走回去的时候,还留给他一句:“半个月的药草。”

  就留下某位长老在原地喊叫不公平了。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大师兄在你身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捡个师妹是妖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