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仙术大赛的结束
七个糖子2018-10-30 11:353,243

  台下沈兮一脸坚定的瞪着浪然斋的大师兄:“我大师兄一定赢!”

  “哼,你大师兄也不是无敌的。谁输谁赢还说不准呢!”

  “赢了你把你们灵园中的仙草拔两株给我?”

  “输了你把你们乾修派的储气丹拿两颗给我?”

  “一言为定!”“一言为定!”

  台下沈兮和浪然斋大师兄进行着约定,而双方的师尊都在场,并未阻止,苍瑾自然是相信自家大徒弟的,那肯定是不会输的。而焱翎和苍瑾见面就互相埋汰也是总所周知的,两家的弟子跟着也不和谐了起来。

  四方寂静下来之后,慕清泽一脸平淡的拿着长剑。对面的安继依然是那样的风度翩翩的笑着,手中化出一把大刀,明明是衣冠楚楚的贵公子模样,拿起大刀却丝毫没有违和,反而加了一股英姿飒爽的感觉。

  两个旗鼓相当的俊美男子站在台上,自然是有不少姑娘心花怒放的,几个门派的小姑娘开始捏着小手帕拉着各位师姐师妹们讨论开哪个更适合自己了。妖界的看惯了每日温柔笑着的安继,现在忽然看到平日里都一脸淡然这种风轻云淡的类型。便有不少姑娘悄声的讨论起来要不要转移目标。

  下方的小吵乱自然没有引起台上二人的注意,安继与慕清泽见过礼之后,就直接将刀横在了面前:“你的确很强,也不怪我三师弟主动认输。早就想同你较量一番,今日还请慕兄用尽全力了。”“必当全力。”慕清泽回他一句,他同样也珍惜旗鼓相当的对手,手中的剑立了起来,一丝碧绿色的光在剑刃上划过。台下有眼好的先叫了出来:“碧光剑!”

  安继的目光也随之扫动了一下,继而笑,手中的大刀也毫不留情的向对方斩过去:“斩龙诀——攻!”紫金色的刀光随着法决及其快速的斩过来的时候,慕清泽的扬起了剑:“幻真剑法——破!”碧绿色的剑光迎向了那道刀光,两道光芒碰撞道一起,轰的一声在半空炸裂开。

  “哇,这直接是法术对轰啊?”“厉害厉害,这才是真的大佬对决。”

  安继的刀法越发的快,妖界一向以迅速闻名:“远步杀!”他的步伐迈的十分快,下面一众人只能看到一道一道的残影,不由的惊呼出声。慕清泽眯了眯眼睛,却也只能分辨出方向,捏了个法决:“御风谱!”四周的风立刻聚集到了他的剑尖,随着他的剑的摆动而向四周冲去。安继暂时近不了他的身,但如果这么坚持下去,等到风停的一刻,慕清泽绝对会输。

  台下的人有些紧张,而台上倍数瞩目的慕清泽却不紧张,风停的那一刻,却又变了个手印:“卷云阵,启!”他竟然用刚刚的风摆了个阵出来!

  诸位看客一片哗然,安继同样的没有想到,眼看着阵中的风似蛇一般的向他卷来,长刀一横:“龙鳞护体!”那把大刀就在众人的目光中变化开来,一层鳞片似的东西幻化在大刀的外层,刀锋变成了紫金色。那股风袭来,将安继笼罩了起来,一片白雾。妖界中人大都惊呼了起来,慕清泽却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仿佛看到了一双红色的眼睛,在那片白雾中盯着他。

  待到白雾化去,在一群人欢呼一群人叹气的氛围下,安继依然站在原地,衣服都没有乱,那把大刀立在他面前。

  并没有看到红色眼睛的慕清泽可不认为是自己看错了,立刻提高了警惕看着对方。

  “我输了、”

  三个字出口的时候,不光是台下的人,就连慕清泽都怔了一下,直到乾修派和仙界几个门派的欢呼声响起来的时候,他才认真的看着安继:“为何不尽全力?”

  对方很是随意的耸了耸肩:“我尽力了啊。”刚刚他的确不打算认输,不过他妖气泄露下眸子似乎都变了,就更清晰的感受到妖界的气息和目光,一对视下,看到那位小姑奶奶正盯着他看,吓得立刻把妖气收了回去,既然已经收回去了,那干脆认输好了,反正也不是什么生死之战,赢了这么一场比赛,到时候得罪了那位,这可不划算。

  沈兮得意洋洋的冲着焱翎笑:“焱翎仙尊,您院子里的两颗灵草又归我了哦。”焱翎做为一派之长,自然不会像对苍瑾那样和沈兮争论什么,只一副大方的模样:“两株草而已,小丫头,你师父不舍得,我可不像他那么小气。”“哎!既然都这么说了,我是小气,你若是不小气,那你便多给我小徒弟几颗啊。估计着,怎么也得给十株啊。”苍瑾倒是逮到功夫就给焱翎下套。焱翎这次学聪明了,理都不理他,甩袖子就到另一边去了。

  沈兮照常扑到自家大师兄的怀里,要求他抱着。这个行为已经是习惯了,然而还是惹得台上的白帝怒气冲冲的看了过来,天帝发现他的行为,小声的咳嗽一声:“咳,白帝,你可是对这孩子有什么意见?”心里暗暗琢磨到,这白帝难不成是因为自己仙界的人赢了他那边号称年轻第一人的小家伙,心怀怨恨了。这可不行,要不然想个法子保护一下这孩子?

  沈兮自然也感受到自己老爹的目光,当下暗道一声坏了,她给忘了,自家爹娘还在台上看着呢。白帝冷哼一声:“有意见?你看看这毛头小子,大庭广众之下抱着别人家的闺女!害不害臊!”这么说完,还看了眼天帝:“难道现在你们仙界的风气已经是这样子了吗?”

  天帝只当白帝是想念自家小女儿,连带着以为天底下所有的小丫头都很可怜,却也不接话,只摸着扶手笑。

  慕清泽刚刚赢了安继,几乎所有人都将他看作这次的第一名了,太白金星接下来喊号的速度也快了好多,估计得到天帝的旨意,快点结束这次的比赛。

  而沈兮更加干脆,那边是黎秋山的三师弟和她对决,她却连人都没上台,直接一句:“弃权。”让那位三师弟晋级了,至于师弟什么心情,她就不在乎了。

  所以到最后慕清泽赢得了第一的时候,尽管是意料之中,但是乾修派还是很激动,天帝甚是满意,不光将太白金星的丹药给了一瓶子,甚至将天马都让他任选一批,白帝倒是冷哼一声,不过出手却丝毫不小气,一系列妖界的仙丹灵药,甚至还有一副刺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仙器,但是就凭上面泛着的白光也知道是把好的武器,正好给自家小师妹用,慕清泽这么想,当然他不会知道,这也是白帝的想法。

  沈兮扑上来就拉着慕清泽的衣角:“师兄!要那匹白色的小的!”

  “好。”

  虽然慕清泽并不知道她说的是哪一匹,但是先答应下来是没问题的。然后又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将刚刚得到的那些东西,全部递给了他家小师妹。沈兮自然是不会和自家师兄客气,伸手就接过,又兴致勃勃的要去牵那匹天马,身后却传来一声稚嫩的凤啼声,一道红影冲向了对面的小天马“喂!小红,回来!”

  虽然是被主人勒令回来,但小红还是一脸得到不开心,自己的地位好像就要被抢夺了。明明有自己了 ,还要去要那匹长着翅膀的丑马。看看他的翅膀,有自己的翅膀好看吗。它能飞到自己那么高吗。它能叫的那么好听吗。它能去寻找天材地宝吗!

  细细品味一下小红的意思,沈兮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别闹。你看啊,如果我们收了他,你是不是有个小弟了,你想啊,如果你以后出去,可以骑马去,多威风啊。哇你的地位一下子就提高了啊小红。”

  明眼看着沈兮忽悠小红的不止慕清泽一个,周围的人包括台上的人都在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小丫头忽悠那只小重明鸟。

  小红抬起脑袋认真的思考,眼眸中的两个眼珠都转动了起来,良久,才试探性的叫了一声。沈兮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在众人都一头雾水的情况下,开心的飞到了那只小天马的前边,抬起脑袋一副骄傲的样子,一边啼叫着。

  沈兮笑出声,小跑过去将诺诺的点着小马头的小天马给拉了过来,一路上还抚摸着说:“好了好了。以后你就小白了,好不好,哇你喜欢这个名字是吗?”

  四周的仙或妖都一脸长见识了的样子,原来名字是依据颜色来取的啊。

  慕清泽轻轻摸摸她的脑袋,丝毫不在意,自己所有得到的奖品,现在都归面前的小丫头所有了。

  仙术大赛一片祥和的退场了,妖界帝姬的下落依旧不明,但是妖界却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仙界人虽然不明白,但是自然不会没事找事去询问,而妖界的人,几位重要人士都知道了帝姬的下落,寻常妖界子民虽然不知,但也被告知,帝姬目前很安全,他们妖界的储君依旧不变。

  这件事情就告一段落了。

  而两界也就平和的相处了之后的千年。

  期间或与魔界发生点小争吵,小打小闹,不过都尚不影响。

  而近千年里最有名的,被几界都闻名的,是一位姑娘,乾修派掌门师尊两个关门弟子中的小师妹——沈兮。

继续阅读:第十章 魔界三公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捡个师妹是妖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