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二哥来了
七个糖子2019-06-14 02:423,294

  慕清泽一脸的无奈,斜眼看着自家师妹,虽说他对这个什么月娘没有兴趣吧,但也不能这么说他呀,然而摇了摇头,还是没有说什么,算了,随她吧。就算不扭头看,也知道现在好友在身旁正憋着笑。

  月娘被沈兮这么直白的话说的脸上一红,咬着下嘴唇,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尹初年摆了摆手:“姑娘千万不要弄什么以身相许的那一套,你也看见了,若是非要来那一套,怕是你只能问问这个小丫头收不收你了。”

  他本就不怎么喜欢这个月娘,尤其是刚刚,明明自己是弱者,便好好的待着罢了,还非要上来说什么愿意跟着那个蠢货回家,凭着自己的弱小,想来拯救他们吗?

  月娘有些委屈,自她的第一月坊开了之后,还没有人这么嫌弃过自己,哪个富家公子不想娶她回家的?这么想着,抬头略微委屈的看了尹初年一眼,但她也不是傻子,从刚刚三个人的言行举止中,就明白,怕这三位都不是一般人呢。也就行了个礼,吩咐小二好生照顾着,转身回到了台子上。

  沈兮看着自己没有威胁了,啧啧两声看向尹初年,尹初年不解,回头问她:“小丫头看我作甚?难不成,你也觉得我比你师兄好看的多了?”

  沈兮白他一眼,立刻回声:“做梦吧你,我师兄才是最好看的,你比我师兄可差远了,不过嘛。”眉头一挑,又笑眯眯的说到:“若我是那月娘,定会想法子留下你,你看啊,凭初年哥哥的姿色,比台子上那几位,好的多了,不是吗?我刚刚可担心,那刘公子万一看上了你,那你是跟他回家吃香喝辣呢,还是坚定不移呢?”

  小丫头揶揄的话,让慕清泽哑然失笑,这小姑娘,鬼灵精怪的,尹初年被沈兮说的一愣,合着是这么埋汰他呢,眼神扫了一眼笑出来的慕清泽,哼了一声:“那可说不准,万一那刘公子,看上了你家师兄呢,你可瞧清楚了,现在周围看过来的,可大多是姑娘们瞅着你家师兄的,你可小心了,万一你家师兄看上哪个了,啧啧啧。”

  两个人的重点又落到自己身上,慕清泽有些无奈,然而尹初年说的也是事实,周围一眼一眼的目光让他有些不舒服,甚至他都听到有两个姑娘在打听他是哪家公子了。沈兮目光向四周扫了扫,立刻不开心了:“我师兄才不会看上她们呢!我可比她们好看多了!对不对,师兄!”

  自家师妹撅着小嘴,一脸不悦,偏偏一双眸子里都是认真的盯着自己,慕清泽笑,自家小姑娘生气了,自然是要紧的先哄着了,当下点头:“对对对,兮儿最好看。”

  语气里的宠溺让沈兮舒缓了表情,得意的看了一眼尹初年。尹初年笑,然而也收到了好友警告的目光,耸耸肩,罢了罢了,就到这里吧,若是一次给他俩挑明了,自己还看什么戏啊。

  眉头轻佻,沈兮心情舒适了之后,就开始一点一点的评着菜吃,吃一口摇摇头,啧啧嘴:“师兄,这个和食神做的差远了啊。只不过,这些样子倒是新鲜,哪天得拉着食神下来精修一番了。”慕清泽点头:“是比不上他做的,不过他做的,还不就是那几个菜。”尹初年来了兴致的样子:“小丫头,我就奇怪了,你说食神那个人,高傲的很,比你师兄还是冰山,怎么就偏偏听你的呢,莫不是他也想来做乾修派的上门女婿了?”沈兮一脸白痴的看着他:“为什么你就不觉得,食神对你高傲,那是不喜欢你呢?”被变着法嫌弃的人一脸的不可能:“讨厌我?丫头,这天上地下,还有几个人能讨厌我?清泽!你来说,食神讨厌我吗?”慕清泽瞥他一眼,点点头。

  尹初年一副噎住的样子,一拍桌子:“哼,若是食神讨厌我,那一定也讨厌你了,你瞅瞅,整个天界,那家伙就对小兮儿不一样,就算对天帝他们,也是那副死人脸的样子好吗?”

  “不过,兮儿,为何食神对你这么不一般。莫不是你又拿捏住人家的把柄了?”

  被尹初年这么说,慕清泽也有些好奇了,食神对谁都是冷冰冰的,唯独除了自家师妹,简直都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了,这让他有几分警惕,若是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那家伙也对自家师妹有意思,那就得让自家师妹离他远一点了。

  自家师兄提出了的问题自然是要回答的了,沈兮抬起小脑袋,嘿嘿一笑:“师兄,把柄嘛,倒是有些严重了,我只是知道他的小秘密而已。”

  “哦?是什么?”尹初年一脸迫不及待,别的人都好说,就是这食神,每次见了都不给他好脸色,沈兮这么一说,他就忍不住先问了。

  结果小丫头看都没看他,依旧看着自家师兄,一脸为难的样子:“不过,师兄,这个小秘密,暂时还不能告诉你,我答应了食神的。”

  慕清泽虽然有些不爽,自家小丫头都有小秘密了,还是和另一个男人有的,但是还是不忍心让这个小丫头纠结,更何况,若不是和自家小丫头有关,他对别的一向都不在乎,便点头说:“既然暂时不能说,那就不要说了,等到兮儿想和师兄说的时候,再说就好了。”

  尹初年在旁边一脸的着急,然而两个人都无视了他,沈兮嘿嘿一笑:“就知道师兄最好了。”就又低头吃了口慕清泽刚刚夹过来的菜。

  被无视的人很是无奈,却没有办法,沈兮这丫头,只除了慕清泽的话,怕是别人谁都说不进去,更别说自己了。而慕清泽又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实则让他很不爽,当下暗自嘟囔:“你就不在乎着,等到哪天被人家抢走了,我看你怎么办。”

  小声的嘟囔引得两个人看向了他,他却一副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也重新看起了下面的舞蹈。

  楼下,三个人不注意的一个角落,一个桌子上坐了四个人,四个人统统都衣冠楚楚的,各有各的英俊,然而因为坐在了角落了,所以没有被人察觉到。

  安继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微微摇头笑:“想不到咱们帝姬还有这样的善心。”

  一旁的应凡看他一眼,立刻理解大师兄的意思,也摇头晃脑的:“对啊,咱们帝姬什么时候,也管这些人间琐事了。”

  两个人一唱一和的,对面的两个人却面色纷纷不好了。其中一个冷哼了一声:“哼,那个就是乾修派的慕清泽是吧。”

  另一个点头:“对,就是他。二哥,父皇和母后不让你出妖界,你也就没有见过他,我看那,就是这小子把兮儿给骗的都不想回家了。”

  被称为二哥的人,就是妖界的二皇子,白子灏了,托妖界大祭司的福,他近千年来,都没有出国妖界,自己的各位兄弟去看自家小妹的时候,他偏偏出不去,一次也没看过,这次刚被准许出来,刚想去天界看看自家小妹,就被自家三弟和两位好友一起拉到了人界散心来,然而刚来人界,坐在这里休息的时候,就看到安继和应凡有些愣怔的表情,之后被告知,上面那位是自家小妹,以及那个据说是小妹十分喜欢的,乾修派大师兄,慕清泽。

  三皇子白子玉长相十分俊美,偏向阴柔,自己虽说看过几次自家小妹去,然而每次去了,都会很不爽这个慕清泽,这次让二哥先来人界,就是为了给他打个预防针,小妹已经不是曾经那个粘着他们奶诺诺的让他们背着的小丫头的,而且,估计在小妹心里,那个什么慕清泽,比他们都要重要了,这预防针还没有打,偏偏就这么不巧的碰面了,尤其面前两个一唱一和的,真以为自己看不出来呢,自家二哥性子急,他可不是。

  白子灏眉头一皱,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煞气,坐在他身边的白子玉暗暗叹气,拍了拍他的背:“二哥,别冲动,你可是好不容易才出来,若是被大祭司知道你又···”

  话说到这就可以了,不用说的太明白,白子灏已经收起了煞气,看来大祭司给他的阴影还真不小,应凡和安继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是聪明人,更何况刚才被三皇子警告了,纷纷劝起来白子灏。

  白子灏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慕清泽,不解气的灌了一杯酒。

  尹初年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向下瞥了一眼,却没看到什么不对的地方,他深究阵法,对一些小地方小动静本就十分敏感,这么想着,又细细的打量台下的人,慕清泽和沈兮同时注意到了尹初年的动作,也以为有什么不对,向一楼的大厅看去。

  三个人的动静也同时引起了妖界这四位的注意,尤其是看到那位小姑奶奶看过来的时候,安继和应凡条件反射的低头,还一人拉一个,让那两位也低下了头。

  尹初年没看出什么来,也就笑着对慕清泽和沈兮说:“没事,大概是我太敏感了。”

  沈兮抬头瞥他:“喂,你最近练什么呢,莫不是练得走火入魔了吧。”

  本是廖侃的一句,却引得尹初年面色微微一变,眼神闪躲了一下。

  抬头看到自己的神色没有引起二人的注意,这才放松了下来,重新笑着同慕清泽说起什么。

  沈兮也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变换,她的注意力,在台下。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三界共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捡个师妹是妖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