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三界共处
七个糖子2019-06-14 02:423,242

  “哎,帝姬是不是看到我们了?”应凡压低了声音 ,头都不敢抬起来,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他旁边的安继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我怎么老觉得帝姬在看我们,你们谁抬头看一眼。”

  这两位是这个样子,另两位哥哥可不是这个样子,白子玉略有些尴尬,默默鼻子,估计在想该以什么样的表情对自家小妹,他尴尬着,白子灏可一点不觉得尴尬,抬起头来,怒狠狠的瞪着台上正看下来的小丫头,哼,虽说他是觉得那个讨厌的什么慕清泽勾搭了自家小妹吧,但是他也生自家小妹的气,这么久来,都没说去大祭司那看看她二哥!枉她小时候,自己还为了偷偷带她出去被罚。

  白子灏自然不会知道,天不怕地不怕的沈兮,也怕大祭司,本还想着去看看自家二哥,但一听到在大祭司那,跑还来不及呢,自然不会上赶着去听说教了。

  被瞪着的沈兮清楚的感受到来自下方的怨气,想了想什么,眼睛都睁大了,哇,她家二哥怎么来了,二哥的脾气一向直,现在肯定是生自己气了,不对啊,二哥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眸子一转,就看到了另外三个人,当下就想立眉,然而对着自家二哥的怒视,怎么也不敢立眉,只谄笑着眨了眨眼睛。心中开始思量对策。

  另外三个人清楚地看到这一幕,安继和应凡同时汗毛都立起来了,这小祖宗,肯定把事又记到他们两个身上了!

  慕清泽第一时间观察到自家师妹的心不在焉,关切的问道:“兮儿怎么了,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沈兮一怔,急忙否定,抬头嘿嘿笑:“没有啊,哪有心事。”虽然这么否定着,但心里却咯噔一下,最了解自己的一定是自家师兄了,这种情况下,要是自己师兄和二哥碰到了,那自己可怎么办,更何况,旁边还有个尹初年呢。

  尹初年也抬头看沈兮,细细的打量两眼,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一样,面色微沉:“偷偷摸摸,鼠辈之为。”话语中的冷淡几乎让沈兮都不认识他了,然而下一刻又立刻反应过来,慌忙低头看那四位,最怕自家二哥被激怒。

  下方的四位也怔了一下,旁人听不到,他们自然可以听到尹初年的话,白子灏当下一双眼睛都立了起来,准备拍案而起,对面的安继却按住了他。

  下一秒,在一群人并没有注意的角落,又传来了一声冷哼,一个一身紫色衣裙的貌美女子用凡人几乎看不到的速度出现在了尹初年身旁,右手拿了一把出鞘了一寸的剑,出鞘的地方,正好横在了尹初年的脖子上。

  几乎在一眨眼发生的事情,并没有被人们注意到,尹初年一脸的平淡,只是两指,已经按在了女子的腹部,沈兮立刻反应了过来,条件反射的先松了一口气,慕清泽皱眉,暗暗扔了个法决在周围,最起码不要让这群凡人注意到这里。

  看着自家师兄的法决施展完,沈兮才挑眉对着女子开口:“夜姬,你怎么就阴魂不散呢。”女子正是魔界三公主,夜姬,听得沈兮的话,却也没看他,只仔细的看着尹初年,自然没有忽略到自己腹部的两只手指:“你似乎对本公主很有意见。又或者是,有杀心?”

  尹初年语气更加平静,就好像被横着一把剑的脖子不是自己的一样:“难道我仙界的人,应该很喜欢魔界三公主了?再者说,有杀心的是我,还是你?”语气里的嘲讽不言而喻。沈兮挑眉,认真的看了看尹初年,不过也是,以她对尹初年的了解,这个人只除了对熟悉的人,其他人一概不愿意管,也很少给人面子。

  慕清泽却不这么想,显然,他比自家师妹更加了解自己的好友,他似乎对魔界很有敌意,只不过,仙界也不乏有一部分对魔界敌意很深的仙家,甚至对妖界有敌意的也大有人在,也就没有多想。

  夜姬余光扫到慕清泽皱起的眉头,想了想,还是先将剑收了起来,几乎同一时间,尹初年冷哼了一声,将手指也收了起来。

  沈兮挑挑眉,看了一眼在楼下正专心致志看戏的四位,这才微微放心了一点,看向夜姬:“不请自来的这位,你需要我招呼你坐下吗?” 夜姬看她一眼,也不管她,直接坐在了慕清泽对面,看着自己的心上人,然而也没忘记怼回去:“本也没想到清泽在这,只是刚刚在路上听说,林家大公子为了佳人将长安城中的一家首饰店都给搬空了,那位佳人,名字不知为何,同本公主名字重合。若不是据说穿了一身杏黄色的衣裙,身旁还有个一身白衣的俊俏公子,本公主还以为,当真有这么巧的事呢。”

  眼前这个一身杏黄色衣裙的少女有些尴尬,嘿嘿一笑:“哎,也别这么说,万一真的有这么巧的事呢。”结果自然是被正主白了一眼。

  自从夜姬出现之后,尹初年整个人脸色都冷淡了下来了,沈兮被夜姬挑破之后,虽说是略有尴尬,但是面对一个对自家师兄有意思的人,自然是不会客气到哪里去的,更何况心里还想着楼下的四个人。

  慕清泽面色不是怎么友善,扫了一眼尹初年,自己的好友对魔界有敌意,自己自然不会同魔界多亲近了,不过,这么想着,又瞅了一眼沈兮,自家师妹似乎对这个魔界三公主饶有兴趣啊,不然就凭她的性格,就比如那个同样对自己有好感的黎秋山的二师姐,月凉筝,几乎都没有同自己见面的机会了,当然,这也是因为自己纵着自家师妹。

  沈兮的手有些不耐烦的敲打的桌面,眼神偶然向下撇一眼,有时候也会正好同自家二哥眼神对视一下,又就迅速收回来。

  而对于夜姬来说,只要是能面对着慕清泽,不管对方是什么表情或者是态度,她就已经很开心了,当下笑颜相对:“清泽,我已经说服我魔界一纵同仙界和睦相处了。”

  自然又是话音一落,沈兮就白她一眼:“喂,又不是说服你魔界全部同仙界和睦相处了,有必要过来说一声吗?”

  “沈兮仙友说的没错。”这声音一响起来,沈兮心中就咯噔一声。头也没敢回,果然,就听到自家师兄的声音:“安兄,好久不见,然而听说安兄对我家师妹最近很是照顾啊。”

  他虽然在外面,但是消息也不是封闭的,尤其听说妖界的大师兄,几乎经常出现在乾修派,他家师妹的一些宝贝,很多都是从妖界来的,来源嘛,自然可想而知。

  “清泽兄这话说得,你我感情在这里,帮助清泽兄照顾一下师妹,自然也是友人之责啊。”安继有些尴尬,扯了个笑,眼神自然不敢看沈兮。

  一旁的白子玉拱了拱手:“乾修派大师兄,魔界三公主,这个阵容到是有些特别啊。”

  慕清泽同时也回礼:“三皇子说笑,想来,这位就是二皇子了吧。”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白子玉旁边的白子灏,两个人容颜相似,虽说气质不同,但是统统都有属于妖界的放荡不羁以及养尊处优的感觉。

  白子灏冷哼一声,顺带着瞪了一眼低着头一直不敢抬头的沈兮:“看来传闻或许没有错啊,乾修派大师兄和魔界三公主的传言,大概也能当真了,我妖界是不是应该戒备着哪天传来,两位同归于好,两界同处一界的好消息了吧。”

  语气中的嘲讽让沈兮皱眉,想了想,还是没敢开口说些什么。慕清泽有些不解,不过妖界也不是统统都对仙界处于友好的,因此也释然,一旁的尹初年却抬头看来的四个人,眉头一挑:“今日到是热闹,仙界的,妖界的,魔界的,这是叫做欢聚一堂吗,还是在人界欢聚一堂?”

  妖界的一行四人闻言纷纷看过去,对于尹初年这个人,妖界也颇有传闻,这个人的气息不是特别纯,而且,对他们妖界来说,往往在这个人身上,会感觉到一丝妖治,那种不属于仙界的感觉。

  这个人有些危险,安继这么想着,微微挑眉:“这位就是尹初年仙友了吧,我和清泽兄相识一场,仙友和清泽兄也相识一场,结合一下,我们二位也不用太拘谨吧。”

  一上来就套近乎,沈兮偷偷白他一眼,只可惜他这次套近乎的这个人可不是往常那么容易了,这个可是有点油盐不进的感觉的,然而她刚刚这么想着,就听到这个有点油盐不进的人笑:“好说好说,出门在外,哪能不多结交朋友呢。”

  这两个人都是用脑子的主,白子灏可不和他们动这些弯弯肠子,只看向沈兮:“这位,就是颇负盛名的乾修派的小师姐吧。”

  沈兮一个激灵,有些尴尬,咳嗽一声强迫自己镇静下来,抬头就是微笑:“妖界二皇子,久仰。”

  这话说得自己都心虚,这么说过之后,强迫着自己不低头,还是一脸微笑的与自家眸子已经眯起来的二哥对视。

  慕清泽皱眉。自家小师妹的表现很不正常,立刻站起身子:“不知几位来人界是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是有我仙界可以帮忙的,大可以提。”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不回妖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捡个师妹是妖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