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被师父卖了
七个糖子2019-06-14 02:423,296

  “所以说,这块牌子,是那个老头给你的?”

  茶馆中,沈兮和慕清泽坐在桌子的一边,另一边是林晏洲,正搓着手,一脸不安的表情,一听到沈兮这么说,整个人都差点跳起来:“夜姬姑娘,可不能这么说,那可是位老神仙,自从老神仙给了这块牌子,我林晏洲整个人的运气都好了,连带着我家的生意,财源滚滚!”

  沈兮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看了看一脸无奈的慕清泽,忽然嗤笑出声,转头看着正一脸紧张的某个人:“所以,那个老神仙说,让你来年在乾修派招生的时候,直接找乾修派的大师兄,就能让你进入乾修派了?”

  林晏洲急忙点头,托那位老神仙的福,那块牌子可是他的幸运符,而且面前这两位也不像是一般人,老远他就从两位的身上感觉到了和自己牌子一样的气息。可不敢得罪了。而且听这两位的话说的,难不成,这两位认识那位老神仙?

  沈兮了然的笑了笑,回头意味深长的看自己师兄。

  刚刚这位说,他有一天在酒馆吃饭,刚准备动筷子,旁边就窜过来一位老先生,顺着他的筷子就吃了口菜,还一脸不满意的摇了摇头,他看那位老先生穿着打扮都不凡,就问了句:“老先生?”那位老先生摆摆手示意不要说话,一边坐下拿了他的筷子一口一口的吃菜,每吃一口还点评一下:“恩,这个迟下锅了。这个多放了一点盐,这个没过水。”他身旁的小厮先不满了,被他给拦住了,很少碰到有人敢这样在他面前放肆,而且,他本来以为这位老先生是位大厨什么的,结果这位先生吃完了,抹了抹嘴,开口就一副仙人道骨的样子:“你我有缘,既在小老儿拮据的时候救济了一番,那么小老儿就送你一次机缘好了,这块牌子你拿着,来年乾修派招生的时候,你便拿着这块牌子去找乾修派的大师兄,保你直接进入。”正当他愣神拿着牌子的时候,一抬头那老先生就不见了。

  他林家在长安也是有名有姓的,家族繁盛,其中也有修道修仙的人士,自然是知道乾修派的盛名,第一感觉就是遇到骗子了。扔了牌子就走,等他回家的时候,准备沐浴,却发现牌子系在了他的腰带上,当下略感奇怪,但还是拿起牌子扔了出去,可当他第二天起床穿衣的时候,那块牌子就又系在了他的腰带上,他那时才感觉到一丝不可思议,再之后,这块牌子在几次危难中都助他平安度过。他才真的知道,那位老先生是为老神仙。

  “而且,那位老神仙还说,如果我在乾修派表现好了,就把他的小徒弟介绍于我,可以···可以···”

  “可以什么?”沈兮眸子一眯,感觉有点不好。

  “可以与之结为道侣。”

  “啪。”

  林晏洲羞涩的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就惊奇的看到对面那名看起来高深莫测的男子手中的杯子裂了。而对面的少女也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个老头当真这么说的?”沈兮还不相信的确认了一遍,当看到对面的人点头之后,一双眸子都危险的眯了起来。

  不错,自家师父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将派中大小事情都甩给自己不说,现在还敢为了一顿饭,就把自家小师妹出卖了,师妹也是他带大的,什么时候由他说了算了。慕清泽脸色不太好,这么想着,忽然一顿,这老头既然敢这么说,必定是算计好了,得,感情又被摆了一道。

  林晏洲有些害怕,对面的两个人神色各异,但绝对不是善意,压抑着咳嗽了一声,旁边的小厮立刻凑了过来,但还不等他说什么,对面的男子就抬头看向了他。条件反射的一个激灵,就听到他说:“既然这样,牌子你也拿回去了,就等着招生的时候去乾修派吧,师妹,我们走吧。”

  沈兮立刻跟着站起来,一脸不爽的瞪了林晏洲一眼,哼,想进乾修派,如果没这挡子事还好说,现在嘛,且等着吧。转身跟着自家师兄就走人了。留下的林晏洲一脸的欲哭无泪,本想着打好关系的,但是这次怎么就失败了呢,而且好像还得罪了这两位啊。

  当然,在他之后知道他得罪的是乾修派的小姑奶奶的时候,已经为时尚晚了。

  “师兄,师父他也太过分了吧!”走出了茶馆,沈兮撅着嘴巴,一脸不满的向自家师兄抱怨着:“若不然,下次等师父回来,我们也甩手走人,让师父自己收拾门派!”

  慕清泽一副已经有了主意的样子,轻轻点了点头:“等到下次门派招收,师父必然会回来。”

  两个人商量间,远在渃心涧的的苍瑾眼皮一跳,皱了皱眉头,对着对面的仙友摇头:“总感觉有什么事发生了。”

  然而让他感觉不太好的两个人,早已经又四处游荡了起来。

  “师兄,哇,那边的人有好多漂亮的姑娘们哎。她们是在玩吗。”

  慕清泽顺着沈兮的手指看过去,看到三个赫然的大字“怡红院”

  不由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暗暗皱了皱眉,正想着要用个什么借口来阻止自家师妹过去,身后就适宜的传来一个声音:“你就不怕让你师兄过去之后,他被那些漂亮的小姐姐勾引的再也不回来。那些漂亮的姑娘们,可是人间常说的,狐狸精啊。”

  慕清泽听到这个声音就舒缓了一口气,而沈兮却皱起了眉头,尤其听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回头撇一眼来者,心中却泛起了不安,这句话似乎略有深意啊,却还是回了一句:“我才不怕呢。”什么狐狸精,她可是狐狸精的鼻祖了,自然,沈兮并不知道狐狸精在人间的意思。

  尹初年一身白衣,偏偏长相偏向妖艳,靠在那棵树上,整副画面显得十分美好,旁边一群姑娘们羞答答的相互说着什么,一会儿看看尹初年,一会又看看慕清泽,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

  “说来人间,你可知道有什么地方好玩吗,小丫头?”

  “什么地方?”沈兮看向某个不请自来的人,但也没有开口赶人。

  “对男子来说,你刚刚说的地方是个去处,另外长安有第一月坊,第一酒楼,以及各种阁楼小巷。兮儿可有去过?”尹初年挑挑眉,与慕清泽对视一眼,算是打过招呼了。

  若是沈兮这种性格,便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的,不让她干什么,就偏偏想去干什么,因此听了这种话,就回过头狐疑的看了看在场的两位男子:“为何对男子说,那个地方也是个去处,难不成女子不能去呢?”

  面前的两位男子,一个笑的好看,在沈兮眼里却像狐狸一样,另一个略有些不自在,却让她更狐疑了,她还没有见过自家师兄这么不自在的样子了,眉毛动了动,冷哼了一声就往前走,不理会身后的两个人,慕清泽还想着拦着自家师妹,就被好友拉住了。

  果然,很快看到小丫头一脸尴尬的回来了,她刚走过去,还没等说什么,就被人拦住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出来,只看了她一眼:“哟,我们怡红楼,可从来不进女子。”

  看到小丫头气鼓鼓的样子,尹初年得意的笑了起来,明显在他意料之中,沈兮气不过,伸手捏了个法决,瞅着周围没有人注意,就要施法了,却被自家师兄一把抓住:“兮儿,别闹了。哪里你不能进去。”

  沈兮向来不管别人,但是师兄说的话是一定要听的,当下就收起了手势,瞪了眼尹初年,一脸乖巧的随着自家师兄走,但心里却是暗暗的记下了这个地方,哼,不让女子进入,那她化身为男子,看下次谁还拦她!

  慕清泽带着沈兮走到第一月坊,然而他心里是了解自家师妹的,就算小丫头现在没什么心思,也只是表面上的,心里一定有什么动静了。

  尹初年跟着两位坐在桌子旁,靠着椅子:“运气不错嘛,看,台上那位跳舞的,就是传说中的长安第一舞姬。”

  沈兮撑着下巴,随着尹初年的目光看了过去,下层的大堂中,一群酒客都痴痴地看着中央的舞台上,舞台上只有两个人,一名琴师,一名女子,女子一身红衣,长发披肩,随着琴声舞动,辗转腰肢,整个人仿佛沐浴在光幕之中,一群酒客纷纷如痴如醉的看着,等到舞曲终了,才爆发出一阵掌声。

  “月娘,你就跟小爷回家吧,跟小爷回家,吃香的喝辣的,再不用抛头露面的,多好啊!”

  台下有人起哄,几个富家公子跟着吆喝,沈兮撑着下巴认真的点了点脑袋,一副认可的样子,尹初年笑:“小丫头,下面可是在调戏良家妇女,你怎么就没有一点善心,去管一管呢。”

  沈兮闻言嗤笑出声:“管一管?为何要管,她与我非亲非故,更何况,她也没有求救,而且,那个人说的也没有错,在这里,她还要每日操劳,若是跟那人回家,吃香喝辣,有何不好?”

  尹初年被她说的无话可说,但尽管他刚才那么说,也没见有动作想要救人。

  “公子自重,月娘从未想过吃香喝辣,只是凭借自己爱好生存而已。”

  “哎,小娘皮,就别说其他的了,今天你不论跟不跟小爷走,小爷都收定你了!”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师兄不喜欢女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捡个师妹是妖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