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游玩人界
七个糖子2019-06-14 02:423,196

  人界总是繁华热闹的,大街小巷,茶馆酒楼,到处都人声鼎沸,沈兮走在慕清泽的前面,很是兴奋,今天小姑娘穿了一身杏黄色的衣裙,走动跳跃间灵气十足,几缕碎发遮在额头,水灵灵的小姑娘引得周围不少人看了过来。慕清泽就在身后跟着她,一身青衣显得挺拔英俊,一脸宠溺的看着在自己身前笑的十分开心的丫头。

  “师兄我要吃那个!哇,这个又是什么啊。”

  街道上,各个摊位前都会出现一个身穿杏黄色衣服的水灵灵的小姑娘,叽叽喳喳的拿了东西,直接就走人,身后跟着的一位英俊的男子跟上来付钱,然后又毫无怨言的跟着小姑娘走,等一会就从小姑娘手中接过一些袋子,然后再继续付钱。

  这个组合引得街上的人不自觉的看了过来,一些姑娘羞答答的揪着手帕,通通一副害羞的样子,眼神描向那个笑的很是宠溺的男子。

  沈兮手里拿着一个刚刚买来的糖人,咬一口,又眼神一亮看向一个摊位,蹲在那里看着一堆面具,摊位老板一脸笑容的迎上来:“这位小姐要买一个面具吗。您看您手里这个,这个是月老的面具。”沈兮扑哧一声笑出来,戴在脸上:“师兄师兄,你看我像不像月老?”小丫头戴的面具,一双眼睛眯起来像月牙一样。一副慈祥的小老头的样子,不由也笑出了声:“不像。”

  这话引起老板的反驳了:“这位公子,您怎么能说不像呢,这可是我们画匠照着画像画的,您看看那月老庙里,那个月老不是这个样子的。”

  人们总是把月老想成是一个慈祥的小老儿的形象,这在人界到也正常,沈兮摆摆手:“师兄,人家老板说得没错!月老就是这个样子的啊。”又转过头对着老板说:“老板,要这个了。”转身就走人。

  慕清泽自然知道她买这个的用途,无奈的摇头,付钱跟上。

  沈兮的眼神不断在各个摊位上扫过,一只手拉着慕清泽的衣袖,跑到一间首饰铺里边。人界的小首饰略有几分新意,虽说不如天界的华丽带有仙法,甚至有些器匠直接将法器做成首饰,例如耳环手镯什么的。但还是有些很有意思的。

  铺子里正有几位姑娘在挑选首饰,看到有人进来也就条件反射的抬头看了一眼就又低下了头,然而在下一秒,又纷纷抬头看了过去,甚至有一位姑娘将手中的首饰都掉在了地上,幸好那首饰是金饰,没有造成什么损失。旁边的小丫头慌忙捡起来,又塞到自家小姐的手里边。

  这个小插曲让沈兮看了过去,看到几位姑娘都在看在自己身后,撇了撇嘴巴,不是很情愿的样子,最后索性宣告所有权一样的一把拉过了自家师兄,店老板也慌忙走了过来,一脸笑容:“这位小姐想要看看什么首饰?要金饰还是玉饰?”

  慕清泽感受到沈兮的小别扭,微微一笑,还不等说什么,身后就响起一个响亮的声音:“将店里新来的都拿出来。这位小姐任意选,本公子给钱。”

  两个人同时回头看过去,说话的人一副我很有钱别惹我的样子,旁边跟着两个小厮,看见沈兮看自己,还低头弯了弯腰。刚刚在茶楼二楼喝茶,从窗户看下去,就看到这么灵气的一位姑娘,还正好看到了她回头向着身后男子笑的笑颜,想都没来得及想,就立马带人下楼了。下楼之后没有看得到人,却一眼看到了那个刚刚跟在她身后的男子进了首饰铺。果然,自己猜对了。

  沈兮打量了这位有钱的人之后,眉眼一弯:“真的吗,我可以随便挑?”

  慕清泽一看到自家师妹的表情,就知道她又有坏主意了,但却没有阻止她,这些凡夫俗子居然也肖想着自家师妹,满身的铜臭味。便让自家师妹治一治他好了。

  “自然是当真了,在这长安城中,只要姑娘报出我林晏洲之名,就没有什么摆平不了的事。”

  “哟,林公子来了,您上座。”那位老板这才反应过来,忙迎接了上去。

  沈兮眉眼一转,笑的甜甜的:“这么说了,林公子在这长安城,颇负盛名啊。”

  被夸奖了之后,林晏洲一副很是高兴的样子,洋洋得意的将柜台一指:“好说好说,姑娘尽可挑自己喜爱的物件,我林晏洲,通通送于姑娘,只是不知,姑娘芳名?”

  沈兮向来就不客气,更别说对这种送上门来的了,当下温婉一笑:“夜姬。”

  就转过头,真的认真的挑选起来了。

  “林公子,夜姬可以要这个吗?”“自然是可以。”

  “这个也好好看啊。”“老板,包起来。”

  “哎,还有这个,这个,这个···”

  “林公子,您不会舍不得了吧?”“这,怎么会呢,夜姬姑娘随便挑选。”

  远在魔界的魔三公主眼皮一跳,她怎么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呢。摇摇头,继续呵斥着一群新的魔兵。

  于是这边等沈兮挑选完了,心满意足的将一大包首饰塞到了自家师兄怀里,很是满意的拉人:“好了好了,师兄,我们走吧。”

  就直接要走人了,身后刚出了一大笔钱的林晏洲慌忙喊人:“夜姬姑娘留步!”

  他今天可真是大出血了,虽说他的花销什么的向来不小,但刚刚这位夜姬姑娘,可差点把这家铺子都给搬了,更别说,这家铺子可是长安城里出了名的名贵首饰,他家娘亲都没这么花过,把身上的银子掏完了,也没够,只能让掌柜的一会派人去他家拿银子了。

  “怎么了?你不会又要把这些要回去吧?”沈兮一脸不开心的回头看着他。丝毫不愧疚刚刚自己差点把店铺搬空的事情。

  林晏洲连忙摇头:“夜姬姑娘说什么呢,这种事情我林晏洲怎么会做的出来,只不过,听得夜姬姑娘喊这位兄台师兄,两位身上又气度非凡,想来二位不是一般人吧。”

  听了这话,沈兮才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冤大头,没有发现一丝的仙气,又回头看了看自家师兄,慕清泽也在打量他,从刚刚他就觉得,这个人身上不是只有一股铜臭味,还有一股淡淡的灵气,并不属于仙气。一听他这么说,才发现了他腰间系着的一块玉牌。那股灵气,正是从这块牌子上流露了出来。

  沈兮顺着自家师兄的目光看过去,也不客气,直接伸手就拽了过去。

  然而手刚伸过去,就看到面前的人扭了个身,躲开了,不由有些愣住,虽然她没有用仙法什么的,但是凭她半身的速度,一般的凡人也躲不开啊。皱了皱眉,两根手指一捏,那牌子就自动掉了下来,沈兮一伸手,就正好掉在了她的手心。

  林晏洲却忽然一脸的紧张:“姑娘,请把那个还给我!”

  甚至身旁的两个小厮也紧张了起来:“喂!把牌子还给我家少爷。”

  沈兮翻了个白眼:“着什么急,我不过看看而已,又不要你的。”说着就将牌子翻了过来,然而这么一翻却愣住了。回头看向了慕清泽。

  慕清泽也清楚的看到了牌子,怪不得,他觉得这股气味这么熟悉,只见那碧绿的牌子上,刻着三个大字“乾修派”,沉声问道:“哪来的?”

  林晏洲着急的都出了汗,听得他这么问,不由疑心的多看了他几眼,却来不及回答他,只看向了沈兮:“夜姬姑娘,这是我的东西。”

  沈兮瞪他一眼,看着他身后两个跃跃欲试的小厮:“我知道是你的,没听到我师兄问你话呢吗?这种东西,一看就是灵物,怎会在你一个凡人身上,若是不说清楚,本姑娘就将它给捏碎了。”

  几个人的争执被周边人发现了,很快响起了应援:“林公子,怎么回事?有人抢你东西了吗?”

  “哎,那不是林公子吗?林公子,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迅速围过来的一群人倒是让师兄妹二人有些意想不到,沈兮挑眉:“看来你在这长安的势力,还真是不小啊。”另一个手捏了手印,都准备有什么意外就动手了,却被自家师兄按了下去。

  听到面前的林晏洲出声:“没有什么事,只是刚遇到这位姑娘,误会了一点东西,多谢各位了,没什么事,各位散了吧。别耽误了各位的生意。”

  这话倒是让沈兮意外,本以为也不过是个富贵人家的公子,在大街上随意调息女子那种的,但刚刚自己拿到这块牌子开始,他就变得着急了起来,像现在,明明是很着急的,偏偏将心思压下去,把周边的人给散开,看来是自己误会了什么吧。

  这么想着,撇撇嘴,扭头看了一眼慕清泽,得到一个点头之后,就将牌子向面前的人一扔,她不是什么老好人,但也不喜欢欠人情。

  林晏洲手忙脚乱的接住,宝贝一样的放进了怀里,才对着面前两个人再次行了个礼:“二位还请同晏洲去茶楼歇息一下,好让晏洲有个机会解释一下。”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被师父卖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捡个师妹是妖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