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妖界帝姬离家出走?
七个糖子2018-10-30 11:353,759

  都说乾修派亲传小弟子出门在外从来都是掀起一片浪,上次随自家大师兄去西海祝寿,走的时候带走师父的雨露丹两颗当做寿礼,回来的时候,却带回了一只龙角,那是西海二皇子的。

  这倒是算轻的,上上次随着师父师兄一起赴西边重明鸟一族的小帝姬满月之酒席。去的时候照常带了仙丹去,然而回来的时候,沈兮的怀里,却抱了一只小小的重明鸟,她将人家的小帝姬带了回来,而重明鸟一族来要人的时候,小帝姬居然不回去,也从此,乾修派多了一只修习的小重明鸟。

  久而久之,或许有人不知乾修派几位长老的名号,然而却不能不知沈兮这个名字,自然,也得知道护犊子的慕清泽。

  与往常一样,苍瑾仍然不在门派,练功处,一群弟子正齐刷刷的举剑练习招数,最上面的台阶站着慕清泽,正看着这群弟子练习,身后忽然传来几声急冲冲的:“师兄师兄!”想也不用想,直接回头伸手。远处正跑过来的正是沈兮,小丫头长大了些,十岁小丫头的样子,眉眼长开了一些,很是好看。许是跑的太累了,沈兮忽然站住了,原地跺了跺脚,直接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就扑到了慕清泽怀里。慕清泽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小丫头:“又去谟神山了?”

  沈兮嘿嘿一笑,将怀中的布包的东西递给自家师兄:“诺,小红跟我一起找到的。”小红就是堂堂重明鸟小帝姬,布包中散发出一股清新的草药味,打开个小角,那股草药味散到了全场,一些人偷偷望了过来,却被自家大师兄一个扫视给吓了回去。慕清泽伸手将那一角盖住,顺便使了个小法决遮住了药香味。才低头看沈兮:“是千年药材了,你们从哪抢来的?守药的可是灵兽了?”

  一般来说,超过千年的药材,要么刚刚有灵识,要么就有了守药的灵兽,再多些年的药材,便会有更高级的灵兽,甚至是仙兽,神兽守着。慕清泽的话问出去后,小红便得意的鸣叫了一声,慕清泽了然的看着嘿嘿直笑的沈兮,小红作为上古神兽之一,虽说小,但是依然是具有作为上古神兽与生俱来的神压,一般的小灵兽压根不敢在她面前有动静。谟神山大概是有几只仙兽的,但是这一人一鸟,就算打不过,跑了还是有把握的。

  慕清泽收好药材,低头看着大眼睛水汪汪看着自己的一人一鸟,无奈应到:“一会找炼药长老炼药丸给你们吃。”这才听到一人一鸟的欢呼声。

  那边听到声音的弟子们都羡慕的看了过来,乾修派的仙丹在四海八荒也是一颗难得的。自己拼死拼活修炼修为,看功绩,才能轮的到一颗,大师兄完全将丹药当糖丸的给小师姐吃啊。怪不得自己打不过小师姐!是有理由的!

  这边沈兮还在慕清泽身上挂着,那边大老远一团白色飞了过来,“兮儿!你回来了!”来人身着一身白衣,有几分白衣飘飘公子的风范,很是俊俏的白衣公子,头发却有几分乱。直奔着沈兮飞过来,过路的弟子纷纷行礼:“季长老。”

  这位季长老说来就话长了。名为季祁,本为凡间一名山间大夫,却误食了一颗从天上掉下来的仙丹,直接锻造了仙骨不说,忽然对炼丹十分有研究,用凡间的草药竟然也能练出治病救人的灵药来,被慕清泽所知后,亲自去凡间“接”了回来,在乾修派的炼丹系中,居然脱颖而出,直接捞上了长老一职。而且据说那颗仙丹,正是把仙丹当糖丸吃的沈兮掉落的,就算没有这层关系,季祁也是每日追着沈兮不放,这小丫头的挖宝能力及其的强,挖的药材往往都是千年往上,正适合他炼药。

  眼看着面前的人,沈兮眼睛也亮了一下,伸手将自己师兄包好的药材拽了出来,直接丢给了季祁,眼睛一眨一眨的:“正好,把这个给我练成丹药。”而被丢的季祁准确的接住药材,仔细闻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更大了。连连应着:“好好好,兮儿这次要什么味道的,仙桃味道的怎么样?”得到小丫头的首肯后,季祁只来得及跟慕清泽摆了摆手,便又直接飞了回去。准备着手研究自己的丹药。

  沈兮扭头看向自家师兄,撇了撇嘴:“师兄,过些日子就是仙术大赛了呗,这次让我参加吗?”慕清泽低头看着小丫头,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让不让你参加得师父说了算。”沈兮蹭蹭他的手心:“那师父什么时候回来,兮儿都好久没见到师父了哎。”慕清泽也有几分无奈,往日那甩手掌柜总是过些时日回来一趟,好歹过几年是要回来的,现在到好,这么久也不见人影:“听说妖界的小妖姬丢了,妖界闹了好久了,师父跟其他几位上神也正忙着这事呢。”想着,叹了口气,又低头看沈兮:“想来这次是该要你参加了,师父总归是要回来的,不然谁来主持大会呢。”沈兮低着头,大眼睛眨了眨:“知道了,师兄我先去修习了!”话一说完,迅速松开自家师兄,向自己的房间溜去。留下原地的慕清泽挑了挑眉,修习?这小丫头还知道自己修习了?

  回到自己房间的沈兮皱起了小眉头,一副人小鬼大的样子,小红配合的在旁边也是一副蔫了样子。在房间走来走去几步之后,忽然站在了原地,身后的小红立刻撞到了她的腿上,看着小主人一副做了决定的样子,它也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了。

  月仙山,云雾蔓延中,苍瑾背着手,立在仙山顶上。皱着眉看着远方对身边的同僚说:“云淡,你觉得这次的事情,会不会是妖王的计谋?”身旁一身白衣的仙人正叫是云淡,摆了摆手:“这倒不应该,听闻这位妖姬是妖后所生,在妖界及其得宠,若没有意外应当就是下一届女帝。据说,小小年纪仙术便十分了得,天生仙骨。妖界十分重视这位妖姬。?妖王应当不会用这位小女儿来做计。”?

  他身旁一身青衣的仙人点点头:“我倒是听闻过一些传闻。如果是这位妖姬丢了。那么妖界的混乱到也可以理解。”“理解是可以理解,”身旁一身红衣的仙人也说:“但是要搜遍我们仙界,这就不可能!难不成真当我仙界无人了吗?他妖界这两年的确出了两个不错的后辈,然而我仙界也不差。”

  “哼!不错什么?从他妖界的年轻一辈中,随便找一个出来。与我大徒弟比试一番,?就不信会是妖界的人赢。”?苍瑾把手背到身后,面带不屑。“是是是,你那大徒弟可是厉害。仙术先是不说,单单是能受得了你这样的师傅。便十分了得。”

  苍瑾回头看刚刚说话的红衣仙人,面色得意:“?嗨!我这样的师傅如何?我这叫培养他。”这话让几个仙人都笑了。云淡笑着应到:?“得,你说的都有道理,谁让你现在不光有个大徒弟,就连那小徒弟,听说也是一点儿也不差呀。”?

  “嗨,说起你那小徒弟你可记得回去之后将我龙鳞园中的仙灵草送回来,若是那些灵草早就被你家徒弟练成丹药。你就赔给我!”一身红衣的人甩了甩袖子。

  苍瑾撇他一眼,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你瞅瞅你,几万岁的人了,跟个小孩儿较什么劲。我那小徒弟才多小,你见了她不理应给她些什么见面礼。你这老家伙不懂事儿,我小徒弟懂规矩。自己拿了啊,到帮你省事儿了,你不说谢谢我小徒弟,居然还想着要把东西拿回去。真是年纪越大脸皮越厚。”

  “?你这个老东西哟!”红衣仙人气的袖子都飘了起来。围观的仙人都这都这两位的性情,纷纷笑了起来。“好啦好啦,”远处来了一头白发的仙人,笑呵呵地开口:“?你与苍瑾斗了多少年?焱翎,依旧还是这样,你又说不过他,何必呢?”焱翎气鼓鼓的的看了苍瑾一眼,回头对白发仙人说:“说不过他也得说,他徒弟拿了我的东西,这老东西脸皮却厚的很!”

  “嗨,你不也有徒弟吗?他现在可着他徒弟到处炫耀,你那徒弟也不差,到时候,让小的一辈找面去吧。”

  “哈哈,度厄星君这话说的,只怕是这老东西的徒弟也打不过我徒弟,到时候岂不是面子里子都没了!”苍瑾哈哈大笑,冲着白发的度厄星君说,似乎看不到气的脸都红了的焱翎一样。

  “好,苍瑾!你这老东西,便让你那徒弟准备好仙术大会!我便看看,到时候是哪个丢了面子里子!”焱翎在众人笑意中指着苍瑾。

  度厄星君与云淡相互一笑,一人拉了一位,却还是止不住苍瑾回了一句:“行啊,那你可得准备点仙灵草了,贿赂贿赂我那小徒弟,让她放放水,别让你徒弟输的太难看。哈哈哈哈。”

  “好了好了,现在多说这个干吗,仙术大会还有些日子呢,一会要准备去与妖界妖王谈论一下,若是他们那个帝姬当真坐落我仙界,还真得帮他们找一找了。”度厄星君连忙岔开话题,指了指下方的在边界的妖兵。

  妖界帝姬不见,妖界大祭司观星象,直言帝姬在仙界,妖王便找了天帝,要妖兵入境天界,寻找妖界帝姬。

  虽说近万年仙妖二界相处的相对融洽,仙界也了解这位传说中的妖界帝姬对妖界的重要性,然而涉及到大军越界的问题,自然是没那么好说话了。仙界答应大祭司可以来仙界观天象,却抵不同意妖兵过界,作为一界之主,妖王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毕竟丢掉的是妖界唯一的帝姬,所以命大军临界,仍旧不放弃与天帝谈条件。大祭司毕竟不能长时间的离开妖界,天帝便派了几位在妖界也赋有盛名的苍瑾等一同寻找了一些日子。妖界妖王越发的急躁,便要求在与几位仙人谈论一下。

  这次天帝也隐隐有些担心,毕竟这位妖王对这唯一的帝姬,是及其宠爱,更何况妖后还是与天帝同族的天凤一族的凤瑶长公主。论辈分,天帝还得称一声姑姑。这位帝姬传言降生时,天祖狐的灵魄都现身了。

  妖界素来以九尾天狐为尊,这位帝姬生来仙骨。九条尾尖都是金色。

  妖王早早的想立这位帝姬为妖界储君。却奈何帝姬年幼,上头又有几个哥哥护着。生性贪玩,也没法子。妖王对这位小女儿的重视,几界中皆有耳闻,若是当真,这位帝姬在仙界,不出事尚可,一旦出什么事,怕连自己那位姑姑,也会对仙界有怨气。妖王如今越发急躁,如果不给个办法,大军临界,下一步就是越界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 妖界参加仙术大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捡个师妹是妖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