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捡到一只小师妹
七个糖子2018-10-30 11:353,424

  乾修派

  称为第一修仙大派

  仙道,修仙,成仙,乃是所有常人的梦想

  而踏入乾修派,也意为更接近仙道。

  修仙者,仙骨立命,修成仙骨那一年,即真的踏入了修仙一路。

  修成仙骨开始,不再受生老病死之磨,也就是世人常说的,长生不老。

  归元虚空,或者修道成仙,飞升上界。

  乾修派掌门师尊,师从通宝天尊。四百岁修成仙骨,三千岁修成仙,

  除了师尊苍瑾,乾修派有诸位长老,太上长老拥护门派

  弟子众多,然而众弟子中,风头最胜的,依旧是苍瑾唯一的关门弟子——慕清泽

  跟随苍瑾已几千年,这几千年来,慕清泽不光修炼仙术,

  还修炼了身心,派中大大小小事情,他皆可管,也不得不管。

  自家师父顶了个师尊的名头,甩手掌柜一扔。

  这帮子小弟子们,着实是他自己带出来的。

  自家师父说是去云游四方,已经好久不出现。

  然而当慕清泽从打坐中睁开眼睛时,已经确定是自家师父回来了。

  毕竟那股仙气是他不会认错。

  当小弟子来门口喊人时,他已经打开了屋门,直接一句:“我知道了。”

  就朝着大殿的方向走去。

  来喊他的小弟子一怔,反应过来便是一阵的崇拜,大师兄就是了不起,连读心术都学会了。

  乾修派大殿前,站了一位仙风道骨的男子,男子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容貌甚好,

  怀中,还抱了一个大约三四岁模样的小女娃,小女娃扑闪着大眼睛,异常可爱的样子。台阶下,大批的弟子行着礼,

  慕清泽到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动了动眉,却是一步一步的从众弟子中穿过。行至男子前面,面色不变,行礼:“师父。”

  看起来二十几岁的男子,便是乾修派师尊——苍瑾。

  面对自己唯一的弟子,苍瑾却是有几分尴尬。清咳一声:“清泽,起来罢。”

  慕清泽起身后,看了一眼正瞪大眼睛看着他的小女娃,便又看向自己的师父。

  “师父几年不曾回来过了,这次回来,又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苍瑾猛地咳嗽了几声,对着自己的弟子却是态度温和极了:“师父这次回来,是给你带回来一个小师妹,师父常年不在派中,也省的清泽连个讨论法术的人也没有。”

  慕清泽挑眉,却不等他说什么,苍瑾将袖子一甩,声音传到了所有弟子耳边:“本尊今日,收得第二名亲传弟子。今日起,你们要跟随你们大师兄,认真修炼法术。”

  这便是一锤子定音的事了。

  台下的弟子门纷纷行礼称是。

  台上这位,笑眯眯的将怀中的女娃往自家徒弟的方向一送。

  慕清泽只得抬手,却不等他施法接过小女娃。那小女娃忽然站了起来,向前一跃,直接扑到了他身上。细细的闻了闻他身上的味道,抬起头就对他笑了起来,抱着他的脸吧唧就是一口。不错,这股味道,她很喜欢。

  慕清泽接着她,却心中有了一丝诧异。然而怀中的小女娃身上传来一阵阵奶香,肉乎乎的小手不住的拉扯着他的头发。

  台下的一堆弟子纷纷目瞪口呆,刚刚,这新入门的小师妹,可是用的仙术?

  苍瑾得意的抬起了头,看着大眼瞪小眼的自家两名徒弟。

  轻哼一声:“清泽,带着你师妹,随我进殿。”

  慕清泽抱着小女娃,却是异常的和谐,跟着自家师父走进了大殿。

  走进大殿的苍瑾,面色变严肃了起来:“清泽。”

  “弟子在。”

  “为师常年不在派中,这些年。倒是辛苦你了。”

  慕清泽面色依然不变:“弟子为师父做些事情,理所应当。”

  苍瑾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徒弟,笑:“那从今日起,你可要好好照顾你师妹。”

  慕清泽一点都不意外这个结果,应该是从来就没想过自家师父会自己带这个小师妹。

  却仍抬头问了一句:“师父这是从哪里,捡回个小师妹。”

  怀中的小女娃似乎很喜欢他,抱着他脖子,稳稳的待在他怀中。

  苍瑾的面色略带得意:“为师还真是半路捡的,为师游玩,咳,体验人间生活的时候,恰巧看到这小女娃脏兮兮的站在包子铺前抬头看着,却是奇怪,小小的女娃,身上的仙气竟然那么浓烈,这小女娃,似乎天生仙骨。是天生修仙的料,为师不过教了她一招,她尽能使了出来。你这小师妹,潜力超凡,是个孤儿,为师给她取名为,沈兮。”

  慕清泽看向怀中的小女娃,沈兮正瞅着他笑,见他也看自己,凑上去又吧唧亲了一下。

  苍瑾满意的点头:“兮儿,今日起,你便跟着你师兄修习,必要一心向正。“

  沈兮小小的脑袋动了动,奶糯糯的换了声:“师兄,饿。”

  慕清泽面色一僵,他已辟谷多年,饿这个字,已经好久没听过了。

  这小丫头这么小,不会还要吃奶的吧。

  抬头看向自己师父,却发现那位早已经一副打坐的样式。

  本也就没想过自家师父会管,扭头抱着小丫头就准备出去。

  正要踏出大殿,苍瑾的话却在耳边响起:“正道,成佛,拯救苍生。邪道,成魔,祸害万千。”

  慕清泽只顿了一下,便又抱着小丫头走了出去。

  慕清泽出门之后,苍瑾又睁开了眼睛,手指掐动着算着些什么,忽然皱起了眉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福则,祸之。”

  现下最要紧的,应该是带这小丫头去外山,外门弟子那里,应该是有些吃食的吧。

  走到门口却忽然停住,向另一边拐了过去,踏步走进了另一处房间,沈兮左右瞧瞧:“师兄,这是哪里?”慕清泽径直向着摆了一堆瓶瓶罐罐的方向走去,一边抬手拿起几个瓶子,一边回答自家小师妹的问题:“丹房,这些药丸平时你留着吃,若是没有了便告诉我,但是不可以自己来拿,寻常人给你的也不能吃,需得问过师兄,才能吃,你可明白?”

  沈兮点了点小脑袋,其中一瓶,一股草药味扑面而来,小鼻子皱了起来:“师兄,兮儿不要吃这个,这个不好闻。”

  慕清泽动作不停,接连拿了好几个瓶子后,才回答她:“这些丹药有利于你修仙,寻常弟子想吃都吃不到。”看着差不多了,才扭头出去,而当苍瑾发现自己练的宝贝丹药被自家大徒弟喂给小徒弟了之后,已经是后话了。

  慕清泽的带娃之路,这才开始了。

  传言乾修派师尊新收的女弟子可了不得了,年龄不小,仙气到十足。本来是最晚入门,哪怕是亲传弟子,也应该是小师妹

  却在听到其他外门弟子喊自己小师妹的时候不满了,硬是打翻了一众人,留话说:“你们要喊我师姐,只有师兄才可以喊我师妹!”当然,这里的师兄值得是自家大师兄,慕清泽。

  也因此,诸乾修派弟子,除了慕清泽之外,见了沈兮都要喊一声师姐。

  倒不是说小小的她已经无人能敌了,就算能打得过,依着慕清泽宠自家小师妹的情况,他们也不敢打,更何况,还真有一些人打不过她。

  修仙者,人人几乎都要习得辟谷术。

  乾修派沈兮,仙气十足,天赋了得,偏偏不会辟谷术。自己不会就算了,还要每日连带着自家师兄一起吃东西。

  沈兮自来到乾修派开始,除了是师父抱回来的,皆是由慕清泽带大。跟自家师兄,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的了。

  苍瑾带回沈兮的第二天就又离开了,满打满算着由自家大徒弟带大,自然是不会错的。也着实在外忙活了一阵。待过了几年回来一看,小徒弟这修为倒是涨得飞快,跟磕了丹药一样。本来是十分满意的,带了两个徒弟一起打坐,却到了晌午,听到沈兮和大徒弟说:“师兄,我饿了。”不由眼皮一跳,不可置信的看自家两只徒弟:“兮儿没学辟谷术?”得到小徒弟理所应当的答:“兮儿不会辟谷术!”以及慕清泽理所应当的目光。狠了狠心,让自家小徒弟饿着修习辟谷术,便看到这小丫头大眼睛水汪汪的,一副委屈的样子:“师兄从来没让兮儿饿过肚子的。”慕清泽谈谈的开口:“兮儿,可以吃一颗。”

  虽说苍瑾并不懂二人的谈话,但是看到自家小徒弟眼一亮,小手一捏,一个白色瓶子出现在手中后,目光刷的一下变了。却不等他阻止,沈兮已经拿出一颗吃下去了,还倒着抖了抖瓶子,一脸无辜的开口:“师兄,没有了。”

  苍瑾手都抖了起来,语气有几分颤颤巍巍:“兮儿,你刚刚吃的,怎么有一股聚气丹的味道。”从瓶子中泄露出来的,除了一股弄弄的果香味,还有一股他最熟悉不过的集气丹的味道。

  沈兮抬头,甚是可怜的看着苍瑾:“师父,师兄说给兮儿吃的,有益于修炼。”而慕清泽,面色淡然,仿佛什么都没做错一样的看向苍瑾:“师父,兮儿吃的正是集气丹,只不过兮儿不爱闻草药味吗,我便将几位鲜果融入丹药中给她吃了。”

  乾修派师尊被气的手指颤抖,指着自家的大徒弟:“你,你居然将为师辛辛苦苦炼的丹药给她当糖丸一般的吃!”沈兮规规矩矩的坐在一旁,抬头看师父:“师父,兮儿不能吃这些药丸吗?”气往肚子里吞,只能道:“能!”

  于是又一条,乾修派小弟子,可是吃丹药长大的。

继续阅读:第二章 妖界帝姬离家出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捡个师妹是妖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