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村大会上的阴谋
十一月的杀手2018-11-22 13:532,983

  村委会会议室,圆桌前围坐着村干部和积极分子。各家的代表坐在外围的一圈椅子上,坐不下的就站着,满满的挤了一屋子人。

  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闲聊着,屋子里乱哄哄的一片。

  “安静安静,开会了!”副村长敲了敲桌子,喊了一嗓子。

  屋子里迅速安静下来。

  “下面请张书记,也是张村长给咱们讲几句,大家热烈鼓掌!”

  话音未落,一阵热烈的掌声便在拥挤的屋子里响起,张书记摆手示意大家安静,清了清嗓子,慢条斯理的讲道:

  “乡亲们,同志们,大家好。咱们今天为什么叫大家都上这儿来呢?目的是为了开一个公平,公正,公开透明的村大会!

  那咱们这个大会的内容是什么呢?大家应该也都知道了,就在前天,咱们村的沈茂魁同志出海打渔,不幸遇难。搜救队只找到了渔船的残骸,没有发现尸体。但……”

  屋子里一时间议论四起,嘈杂声盖过了张书记的讲话。

  “干嘛呢干嘛呢?领导讲话你们怎么这么没规矩?让你们议论了吗?都闭嘴,听书记讲!没规矩!”

  副村长瞪着眼睛大声的呵斥着,见乡亲们都不讲话了,才又毕恭毕敬的看向张书记:“张书记,您继续。”

  张书记喝了口水,继续讲道:

  “咱村曾经是个渔村,大家对出海打渔的风险也应该都清楚。嗯,出这样的事呢,也不是第一次了。咱们村委会相当重视!

  我们对陈淑英一家表示非常深切的慰问!同时,我们一致决定对陈淑英家进行援助,帮助陈淑英家把农家院建起来!”

  村民们又开始交头接耳。张书记和副村长对视了一眼,继续讲道:

  “大家先不要议论,听我接着说。说到这个农家院呢,咱们村一部分群众现在经营的农家院效益非常好。

  年初我们向县里申报的旅游示范点项目已经到了最后审批阶段,如果没什么问题,很快就会批下来了。

  到时候准备新建,扩建还有翻建的都可以向村委会申请,我们会根据项目的标准以及各家的情况下拨扶持款。”

  屋子里“哄”的一下子又乱了起来,大家兴高采烈的议论着。张书记喝了口水,示意大家安静,继续讲道:

  “后天就是周五,会有大量游客到来。接着就是六一儿童节,这期间会是一个小高峰。咱们都得打起精神来,做好接待准备!

  县里会对咱们这个阶段的接待情况进行最终评估,决定咱们示范点项目的审批!

  所以说,从这个周末,也就是后天起到六一结束,这个阶段非常重要,直接关系到咱们示范点项目是否能够审批成功!”

  张书记说着咳嗽了一声,副村长瞄了一眼外围站着的就大个儿。刘大个儿接过眼色果断开腔:

  “那陈淑英怎么办?我听说她疯了,在外面闹!这要是游客来了赶上她闹,那这项目是不是就泡汤了?”

  刘大个儿嚷道,然后看了看周围的人,接着说:

  “我这可不是危言耸听,你们好多人都看见她闹成什么样了。嘴里还说胡话,这到时候游客来了怎么整?这对咱们村旅游业没有影响?老二,你说是不是?”

  刘大个儿看着旁边的李玉富,李玉富摸着肥肥的肚子,慢条斯理的接过刘大个儿的话茬。

  “大个儿说的没错,这陈淑英这么一疯,还真是个问题。头几年老宋头儿出海也没回来,可人家媳妇带着孩子不是过的好好的?人家那农家院生意多好!

  咱村从个小渔村发展到现在不容易,现在咱就等着扶持款下来该建的建,该扩的扩呢,不能让陈淑英这档子事给搅和了!

  她可怜归可怜,可咱村这么多家的利益就不重要了?我是觉得不能由着她这么闹,真要是吓着了游客,对咱村这影响可不小,到时候后悔都来……”

  “我嫂子怎么就闹了?谁死了男人不伤心难过?她就一时间接受不了,怎么就成疯了?你们这么说什么意思?怎么就影响大家的利益了?碍着你们谁了?

  干嘛啊?你别扥(den)我!你刚才就不让我说,现在这都把咱嫂子说成什么了?你还扥?……”

  李玉富话音未落,沈茂珍就抢过话茬,一边推搡着身后的田富水,一边激动的喊起来。

  她是个暴脾气,刚死了亲哥,又被人在这说自己嫂子,火一下子就上来了。要不是身后的田富水一直拦着,她早就嚷上了。

  李玉富笑了笑,眯起本来就小的眼睛怪腔怪调道:

  “怎么我说的不对?沈茂珍,你家田富水不是也想着建农家院呢吗?你嫂子闹腾闹腾没关系,这可马上就高峰期了,就这一半天你能劝动你嫂子?真要是游客来了撞见你嫂子跑出来闹腾,你就不怕项目黄了?扶持款泡汤?全村这么多家的利益,你担得起?”

  沈茂珍还想说点什么,但面对李玉富的质问她也无法作答,又被身后的田富水一直拽着,便没再开口。

  这时,一个纤细且又略带着点风骚的声音响起:

  “茂珍妹子,淑英的心情,我能理解。这男人没了,日子可不好过。我一个人带着俩个孩子,怎么过来的,只有我自己知道。”

  话音传来处,原来是宋寡妇正神情暗淡的诉说着。说着说着眼泪流了出来,白皙的脸庞被泪水打湿,楚楚可怜。

  她用纤细柔软的手指轻抹了一下脸颊上的泪,低声道:

  “我们家老宋走后,我一个人没日没夜的,好不容易,才弄了个农家院,日子才算好过点。我们家农家院是原来的房子改建的,房子太老,潮得很,地方也不够大。我一直想翻建一下,盖个三层楼,就等着这个项目批下来有扶持款呢。”

  宋寡妇声泪俱下,看的一屋子人都跟着难过。大家都觉得她说的在理,沈茂珍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是不能让陈淑英这么闹!”

  “那怎么办啊?”

  “孙大夫治不了?”

  “孙大夫都说她这是失心疯了,没治!你能给治好啊?”

  “送医院不行吗?”

  “医院?这是疯病,送也是精神病院!你出钱啊?”

  “过两天就能好了吧?”

  “好了当然好,好不了怎么办?后天周五,出了事你负责?”

  “就给她关家里不让出屋行不?”

  “关家里?那她还不得大喊大叫,东砸西砸?到时候仨孩子一哭,那得多大动静?”

  “那怎么整?总不能把她捆上,嘴也给堵上吧?”

  “……”

  大家众说纷坛,半天没个结果。

  “行了行了,都别议论了!”副村长看大家情绪到位了,和张书记对了对眼色,敲着桌子喊道:

  “村里对陈淑英这个事非常重视,可县里对咱们村旅游示范点的事也非常重视。张书记为这个事急得饭都吃不下!利益是大家的,现在这节骨眼,大家说怎么办吧!”

  “要我说送到村东头的破庙,大家轮流看护她!”刘大个儿提议道。

  “破庙?又脏又冷的,那哪能受得了?”一个村民说道。

  “那怎么着?送你家?你看着?”刘大个儿提高了声音,咄咄逼人。

  那村民见势不再吭声,竟往后缩了缩。

  “我看刘大个儿说的可以,现在五月底了,也没那么冷。派几个妇女去把破庙收拾收拾,摆上张床,拿两床厚被子,将就到过了六一没什么问题。”

  李玉富仍旧慢条斯理的说着,说完看着张书记和副村长。

  副村长声音洪亮的看向大家:“你们觉得刘大个儿和老二的提议怎么样?把陈淑英送到村东的破庙,大家轮流看护,有没有人反对?”

  村民们互相对视,全都摇着头示意不反对。沈茂珍想说话,却被身后的田富水拦住。副村长看看张书记,张书记缓缓的起身说:

  “既然大家都觉得这样稳妥,那我就听从大家的意见,毕竟群众的利益高于一切!

  那就这么定了,李玉富,你们带几个妇女去把破庙收拾了,刘大个儿,你带几个年轻力壮的去把陈淑英抬到庙里去。散会!”

  “不行,我反对!”

  一个洪亮而急促的声音从会议室门口处传来,众人望过去,是强子气喘吁吁的跑进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城之樱花飘落之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城之樱花飘落之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