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月下同饮
葡味挞挞2018-11-01 19:072,197

  阮羡羡却只是微微一笑:“我是江南来的,我家是绸缎巨商,二殿下身上这匹香玉缎颜色鲜亮,如无意外是五年前江南所出的那一匹。因为时间再久一点,香玉缎便会褪色,所以我推测是最近的一匹。可五年前江南大水频发,绸缎庄子皆受到影响,所以那年香玉缎只出了两匹,最后都被官员从商人手中收走敬献给了皇上。而二殿下当年平定江南水灾有功,皇上就将一匹香玉缎赏给了殿下,我是根据二殿下今日所穿衣着判断的。别的我不了解,但是对绸缎,我自认还是十分熟稔。”

  阮羡羡看着二皇子和唐谧都对她露出赞赏的神情,骄傲的微微扬头。其实她什么都不懂!她只是照着系统给的提示念出来的,她有金手指,她怕谁!

  “想不到阮姑娘不止行事高风亮节,甚至还慧眼独具,我实在是佩服。”二皇子拱手,这下没有别的话可以说了。

  唐谧挽住阮羡羡的胳膊,娇滴滴道:“阮姐姐,再过一个月皇上就要带着大家去骊山狩猎了。你跟着我们一起去好不好?到时候我们来接你。”

  阮羡羡有些迟疑:“我能去吗?”别说她了,就算是这个府中的宝贝疙瘩萧弗玉想去,都要花好些功夫走门路才能跟着皇帝去秋狩。

  唐谧点头,朝二皇子看一眼:“有阳平在,你不需要担心能不能去。”

  二皇子赶紧跟着点头。看他这样对唐谧言听计从,阮羡羡了然的笑了:“好吧,那就麻烦你们俩了。”

  一个月后,那就是萧朝宗乡试已经考完了,也差不多可以出结果。按照历史进程,萧朝宗会连中三元,乡试只是他命运中的第一个起步点。所以到时候秋狩,他一定也有机会跟着一起去,完全不需要阮羡羡担心。

  唐谧和二皇子又跟她聊了好一会,二皇子才道:“宫中传来消息,昨天邀月宴的时候萧府的萧美月受了皇后赏识,过几日宫中的赏赐应该就会下来了。如果阮姑娘需要我从中帮忙,可以跟我说一声。”

  阮羡羡知道二皇子已经将萧家查了个底朝天,她跟萧美月的关系也不需要说明,二皇子这是暗示她要不要做手脚呢。她本想回绝,却突然心生一计,眼里闪着波光:“二殿下刚刚不是说要感谢我吗,我这有一桩事,可能还真的需要二殿下帮忙。”

  “是什么事?”

  “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在宫里的赏赐下来的当天,派人提前两个时辰告诉我就可以了。”阮羡羡笑的灿然。

  二皇子有些疑惑:“这样真的能行么?”毕竟谁都知道,皇后的赏赐会给闺秀加一道荣光,在京城中也算是出名了。白白的让萧美月得到赏识,阮羡羡就会甘愿?

  而阮羡羡却一副山人自有妙计的模样:“是的,只需要提前告诉我就可以。”

  萧美月不是想出风头吗?不是想在京城扬名吗?她就成全她,让她好好当个京中网红!

  之后唐谧又赖着跟阮羡羡聊了好久,要不是天色渐暗,二皇子频频催促,她干脆就想跟阮羡羡聊一整夜了。唐谧跟阮羡羡一见如故,有说不完的闺蜜话,唐谧走的时候还不断强调:“我隔天再来看姐姐!”

  送走他们后,画屏进来问:“小姐,晚膳要吃些什么?”

  阮羡羡一愣,这都到了晚膳时间了?看看天色,好像还真是。

  “你去问问萧大哥院子里吃过了吗?若是没有,我们就去他院子里一起吃吧。”

  画屏应声,即刻去了,回来的时候道:“大少爷未曾用膳,奴婢已经让阿良准备上了。”

  阮羡羡拿起画卷,带着画屏就去了萧朝宗的院子里。

  一路走去,虫鸣伏在草丛中。阮羡羡心思飞远,她想着马上就能见到萧朝宗,心头居然有一些轻微的悸动。

  天色擦黑,萧朝宗的院中还未燃灯笼。阮羡羡指挥着阿良和画屏一起将门房上的两盏灯笼点亮,暖橙色的光晕洒了一片,衬的小院温馨无比。

  萧朝宗就是在这个时候站在门口看着阮羡羡的,她立在灯笼下,仰头指挥阿良再把灯芯拨亮一点。光晕投射在她乳白的肌肤上,像是她枕着烟霞。

  正如同他见到她的第一面,萧朝宗突然意识到,阮羡羡是个拥有很多秘密的人。

  她有一种神秘且高不可攀的气质,莫名让人心生牵挂。

  阮羡羡望着他,笑的眼睛弯弯:“朝宗,我们俩一起把桌子抬到庭院里去。今天星空明亮,我们就望星用膳好了!”

  她说着,就侧身进屋当真要自己搬桌子。那桌子是实心的红木,她一个弱女子哪里搬得动?萧朝宗想也没想,快步走过去自己搬起来放到庭中,还口不对心的淡淡道:“自不量力,一会砸着脚又该叫唤了。”

  阮羡羡吐吐舌头,扬声催促画屏和阿良一起烧火做饭去:“画屏做条鱼,顺便去咱们院中把我那个梨花酿拿来!”

  她要为萧朝宗提前庆祝,祝他马到成功,苦尽甘来。

  萧朝宗不知她又在发什么疯,有些不高兴:“你还想喝?”昨天什么样子,她难道忘了?

  阮羡羡突然拉住他的手,令萧朝宗一怔。她拉着他进屋,将画卷郑重的放在他手里。

  “你见周太傅,手里没点东西怎么成呢?我听说周太傅喜好鉴赏字画,这一副山水图应该能帮到你。”

  萧朝宗缓缓展开画卷,那一瞬间他瞳孔微缩,指节持着画卷渐渐发白,似是极力克制着什么。等他再一抬头的时候,眼眶已经通红一片。

  “你……你怎么了?”阮羡羡惊慌的很,难道她把萧朝宗感动哭了?

  “这幅画你哪里来的?”

  “我买的……”

  萧朝宗走至床边,掏出一个一人高的木箱子打开,灰尘掉落,里面尽是一些画卷。他拿出一卷展开给阮羡羡看,只一眼阮羡羡就更加诧异了,因为萧朝宗手上的山水画跟她拿来的这一幅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萧朝宗手中这一幅,站在高山上迎风而立的那个官员,他的袍子是褐色的。而阮羡羡手上这幅,袍子是青蓝色。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攻略:权臣强宠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攻略:权臣强宠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