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美蝉病重
葡味挞挞2018-11-01 19:072,152

  系统故作无奈:“这可没有办法,有用的道具都很值钱,往后宿主解锁的技能会越来越贵的。所以宿主,请疯狂刷萧朝宗的好感吧。”

  阮羡羡看了看自己积累的萧朝宗好感度,居然到目前为止只有150,看来她要更努力才可以了。

  恰好这会儿画屏端着莲子汤进来,她服侍着阮羡羡稍加洗漱,用了莲子汤没多久,萧老太太那边就派人来请。

  “以前从不叫小姐过去请安的,这会儿怎么就想起来折腾小姐了。”那仆人走后,画屏忍不住抱怨。

  阮羡羡无所畏惧的笑了笑:“肯定是知道我昨晚提前回来,今天想看我笑话的。”

  去就去,她阮羡羡还没怕过谁。区区一个萧老太太和二夫人,她压根就不放在眼里。

  于是让画屏服侍着梳妆打扮,气色极好的去了萧老太太那。

  还没进去就听得萧老太太颇为刻薄的声音道:“美蝉那丫头福薄,我早说了不让她去邀月宴,她非要去。你看现在怎么样,回来就直接一病不起了,要么说还是福气压不住呢。皇后娘娘的邀月宴岂是寻常人等可以去的?还是不如我们美月。”

  二夫人郑令仪跟着附和:“谁说不是呢,她那姨娘也是个不识眼色的东西。她们娘俩要是知趣,昨天不去皇宫今天就没有这烦心事了。”

  阮羡羡听到这里,心头有些诧异。萧美蝉听起来好像病的挺严重?昨天她中了春药以后自顾不暇,根本管不了萧美蝉怎么样了。看来等下还是要去探望的好。

  她叫画屏打帘,款款入内,姿态落落大方:“给萧老夫人和萧二夫人问安。”

  “呀,阮丫头。”二夫人笑眯眯的过来扶着她坐到一边,假心假意的关怀问:“昨日去了皇宫,可好玩?朝宗送你回来的时候,你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若是在家也就罢了,在宫里头还饮多了,直教人后怕担心呢!”

  萧老太太跟着说:“阮丫头,虽然我不是你祖母,也管不了你什么,但还是要跟你说道说道。这女儿家在那种场合喝醉失态,是非常有失体统的。传出去了只怕叫人觉得阮家家规不严,管教不当,以后可得注意。”

  阮羡羡只是报以一笑:“让老夫人和二夫人为羡羡担心了,实在是昨日在宫中玩的愉快,便一下子饮多了酒,下次不会了。”

  二夫人有些奇怪,这阮羡羡平时跟个刺头一样,凡是说她几句她都要十句顶回来,怎么今儿个这么老实?于是她又道:“只可惜你错过了邀月宴,昨夜我听美月说皇后娘娘带着诸位闺秀拜月作诗,美月还得了好几句夸赞。要是阮丫头也在,正好叫我们美月带着你也在皇后跟前露露脸。”

  阮羡羡心中飘过呵呵俩字,面上却还是很从容淡定:“那就恭喜美月妹妹了。”

  见她油盐不进,二夫人只觉气恼。她正想再出言刁难挑衅,阮羡羡便是轻轻垂眸称:“昨夜醉酒,今晨头还有些疼,老夫人和二夫人若是没有别的事,羡羡就先告退了,待休息好了,再来向老夫人告罪。”

  萧老夫人和二夫人对视一眼,萧老夫人便故作慈爱笑道:“你这丫头说的什么浑话,我拿你当亲孙女看呢,疼你都来不及,还要你来告罪?既然不舒服,就赶紧回去歇着吧。”

  阮羡羡颔首,这才转身离开。

  她刚一走,二夫人就有些匪夷所思问:“看来真的是昨夜喝多了酒?我看她今天蔫蔫的,身上的刺儿都没了似的。”

  郑令仪本来是不太相信阮羡羡醉酒,还以为她是在宫中干了什么丑事。但刚才这一试探,好像真的只是喝多了。

  萧老太太不以为意:“就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还能翻起多大的风浪呢,你也不要草木皆兵了。”

  “实在不是媳妇多心,只那阮丫头有时候太厉害,媳妇怕她又作什么法子来让萧家不得安宁。既然只是醉酒,便罢了。”郑令仪想起一事:“昨夜是朝宗送她回来的,虽然俩人看起来不像多亲密的关系,但媳妇心中总觉得不对。”

  萧老夫人也没当回事,用了一片丫鬟切好的雪梨,这才慢慢道:“无论是朝宗还是阮羡羡,这俩人身份又有何不同呢?他们愿意在一块就随他们去,不相干的人你管他这么多做什么。”

  郑令仪知道老太太这是讨厌萧朝宗,甚至可以说是讨厌萧府嫡系那一脉,于是便不再说了,只服侍着老夫人用早膳。

  那边阮羡羡正不急不慢的往秦南枝的院子走,她刚刚在厅堂里并非是想示弱,而是她现在想去萧美蝉那儿搞清楚昨天到底怎么回事,她无缘无故病重,肯定不是巧合。等阮羡羡搞清楚了这一切,萧老太太那边就别想消停。

  秦南枝的院子很小,里面只有一棵梨花树,现在并非花期,梨花都没有开,显得树枝光秃秃的。倒是树上悬了个秋千,让院子平添一分俏皮。

  院子里有淡淡的药味,有个小丫鬟正在廊下看着炉火。她见阮羡羡来了,先是怔了怔:“阮姑娘。”又朝里头通报一声:“姨娘,阮姑娘来了。”

  许久,里面传来请她进去的声音。阮羡羡这才掀帘进去,留画屏在外头陪小丫鬟煎药。

  屋内光线有些晦暗,帘子垂在地上将窗子遮的密不透风。药味更为浓重,阮羡羡走去内室,便看见萧美蝉苍白着一张瓜子脸靠在榻上,秦南枝守在一边,正在喂她一口一口的喝粥。

  “美蝉,我听说你病了来看看你,现在感觉如何了?”阮羡羡上前两步,有些担心。

  秦南枝却戒备的挡住了她,颇为疏离道:“美蝉得了风寒,怕过了病气给阮姑娘,阮姑娘还是靠远点吧。”

  阮羡羡看秦南枝的表情,知道她这是怪自己连累了她的女儿。也不生气,只好在桌边坐下,望着萧美蝉,露出关心的神色。

  萧美蝉朝她虚弱笑笑:“阮姐姐,看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昨天真的吓坏我了,好在阮姐姐没事,我也不算没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攻略:权臣强宠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攻略:权臣强宠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