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皇子造访
葡味挞挞2018-11-01 19:072,141

  她这一番话说的让人心疼,阮羡羡连忙问:“昨天我喝了那杯酒出事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病的这样严重?”

  萧美蝉将事情原委都告诉了她,原来昨夜她落水以后急着找阮羡羡,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在夜风中吹了许久,后来还被萧美月奚落嘲笑。在回府的途中,萧美月故意将马车车帘掀开,任是让萧美蝉足足吹了一炷香的冷风。

  “萧美月欺人太甚!”阮羡羡怒极,拍桌而起。

  萧美蝉害怕她去找萧美月的麻烦,到时候引起不必要的争辩,连忙道:“二夫人为我请过大夫了,也开了药,按着大夫的叮嘱过几日就会好的,阮姐姐不必为我担心。”

  阮羡羡实在是内疚,但她也弥补不了什么,忽而她眼中精光一闪,轻声细语问:“美蝉,你就告诉我,你想不想出了这口气。”

  萧美蝉一愣,随即支支吾吾:“我……我不敢……”

  秦南枝护着女儿:“阮姑娘,美蝉身子板不好,经不住二夫人那边的折腾,还请你高抬贵手,别再牵连她了。”

  阮羡羡心中已有主意,她郑重道:“你们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看着我是怎样将美蝉的痛苦双倍奉还给她们就是!”

  秦南枝和萧美蝉具是一愣,等到再回过神来时,阮羡羡已经离开了房内。

  这一路上,阮羡羡都在盘算怎样做才能伤及萧美月的要害。

  她前脚刚回到院子,后脚就有小厮拿着一个长形锦盒过来:“阮姑娘,这是江南快马送来的。”

  阮羡羡心中一喜,打赏了小厮几个碎银子,等他走了才打开盒子,果然是她之前让哥哥阮少君买的画卷。

  “没想到哥哥动作这么快。”阮羡羡一声赞叹,心想这个阮少君的眼光还挺好的。这是一副泼墨山水画,但是在画中的高山之巅有个穿着青色官袍的男人,他迎风而立的样子,与这滚滚俗世格格不入,只显得他两袖清风,志在山高水长。

  阮羡羡看了看落款,是个‘华’字。

  阮少君还随画附了一封书信,上面写着这画是已故山春居士的遗作。他高价从另外一个商贾手里收来的,等他到了京城让阮羡羡好好请他吃饭犒劳他。

  阮羡羡一笑,突然觉得有个哥哥也不错。

  她卷起画册,正想去送给萧朝宗,哪儿知画屏从外头进来:“小姐,有人来看你了。”

  “啊?”阮羡羡一头雾水,她在京城没什么朋友,谁能来看她?

  正想着是谁,帘子那边便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阮羡羡一惊:“唐姑娘?”

  随着唐谧进来,帘外有个男声礼貌询问:“阮姑娘,请问我也可以进去吗?”

  阮羡羡不知是谁,想着既然跟唐谧一起来的,便也允许了。

  唐谧一见阮羡羡,便扑过来拉着她的双手,扑闪的大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阮姐姐,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真的好害怕我连累了你,害的你……如果是那样,我这一生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阮羡羡替她擦眼泪,安抚道:“这算什么,小事一桩。我阮羡羡没有别的本事,就是顶缸本事很强,普通人想整到我,还得看我心情呢!你别哭了。”

  她话音刚落,那边就打帘进来一个体态颀长容颜俊秀的男子,他穿着紫金袍,居然是江南五年才能出两三匹的香玉缎。能穿的起这种缎子的,非富即贵。果然,系统的介绍栏在眼前展开,这个举止高雅的男人竟然是二皇子李阳平。性格是未知,系统给他备注了一个软肋,显示的是唐谧的名字。

  所以……二皇子喜欢唐谧?阮羡羡的目光在俩人脸上停顿了一下,二皇子便走过来垂头拱手:“即便今日阿谧不来感谢,我也一定会来向阮姑娘致谢的。阮姑娘性格果决勇敢,为人正义高尚,实在是令我佩服。这里有一些谢礼,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请阮姑娘一定要收下。”

  他从怀中掏出三张薄薄的纸,阮羡羡只是看了一眼便有些惊讶。

  居然是三张地契。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她无意中救了二皇子的意中人,然后二皇子土豪到直接送地给她?

  唐谧见阮羡羡不说话,生怕她不高兴,连忙叫二皇子将地契先收起来,她小心翼翼的讨好阮羡羡:“阮姐姐不喜欢这些,那喜欢什么?姐姐喜不喜欢南海的夜明珠?还是北疆的珊瑚树?只要姐姐开口,我一定帮姐姐弄到。”

  阮羡羡摇摇头:“你这样说话我就不高兴了,我帮你是我不想看你被刁难,你拿这些身外之物来搪塞我,我会不高兴的。”

  唐谧急了,摇晃着阮羡羡的手:“阮姐姐别不高兴,我……我不送了,姐姐说什么就是什么。”

  望着她一张圆圆的脸因为焦急嘟成小肉团的样子,阮羡羡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好了傻丫头,我什么都不缺,就是挺缺朋友。你要是不嫌弃我,我们俩以后就经常往来,做闺中密友,好不好?”

  唐谧小鸡啄米一样疯狂点头:“姐姐不嫌弃我笨最好了!”

  倒是二皇子看着唐谧开心,也跟着笑的和煦,他看着阮羡羡道:“阮姑娘,昨天的恩情实在太大,你即便不让唐谧回报,我却也想做点事情来感谢姑娘。”

  阮羡羡笑而不语,二皇子到底是混迹朝堂的人。他讲究你来我往,不愿意欠人的人情,果然是皇家出生的贵胄,行事作风绝不会给自己留有后患。

  唐谧不满嘟囔:“谁要你感谢阮姐姐,是你非要跟我来的。”

  阮羡羡看着二皇子对着唐谧就无可奈何的表情,从中调和道:“好了好了,阿谧是为我好,二殿下也是为我好,小女子在此先谢过了。”她起身,款款行礼。

  李阳平有些讶异:“你知道我是二皇子?”

  他并未表明身份,唐谧也从未说过,为何这个阮羡羡就能一眼看穿?他是个谨慎的人,难免多想了,甚至对阮羡羡又有了重新打量的目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攻略:权臣强宠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攻略:权臣强宠小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