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代号长江巨蟒
核弹2752018-11-01 20:203,125

  幕布上出现了一张模糊的从大坝上向江面拍摄的照片,周铭说:7月7号一名游客报警声称在水库大坝上拍照时看到了一个巨型生物,因为恐慌没有拍下相关照片,他说看到的生物体型十分巨大,大概有几十米长。因为经常有游客声称看到了怪物,最为典型的就是喀纳斯湖水怪,所以我们认为他看到的可能是某种幻想,所以并没有在意,不过还是按照相关流程上报了上级部门,并部署了两艘船进行搜索,并没有发现该名游客说的巨型生物。

  但是到了7月14号凌晨水电站突然遭到了不明物体的猛烈撞击,大概持续了一分钟,导致两个泄洪孔无法工作,现在还在抢修中。

  刚开我们认为撞击大坝的物体很有可能是大坝拆迁时遗留的建筑或船舶残骸,不过当大家跑到坝顶查看时确实看到了一个巨型生物的尾巴。所以我们向上级管理部门进行了报告,需要尽快查清不明生物究竟是什么?会不会再次撞击大坝,必须尽快将其抓捕或猎杀。

  听到周铭说要尽快猎杀,我们的都诧异的看着他,也许是发现在座的大多都是生物学家,周铭解释说:可能大家还不太明白我们遇到的问题,我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水库的情况,水库大坝总长2000米,坝顶高180米,大坝有一个船闸、四个泄洪孔、一个排漂孔组成。大坝最高蓄水位170米。从六月份开始长江流域便开始下雨,导致水库内部分地段受灾,截止昨天为止大坝总蓄水量已经接近169米,三天之后水库将迎来开建以来的最大暴雨。

  周铭看了一眼大家继续说:我也知道你们只负责对出现的不明生物进行研究,至于防洪与你们没太大关联,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如果不明生物再次出现对水库进行破坏那么将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这种打击不是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承受的。此次调查的代号我们定为:长江巨蟒。

  幕布上出现了大大的长江巨蟒四个字。

  周铭刚说到这里就被一个急匆匆进来的人叫了出去,剩下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开展工作。

  李阳: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尽快在大坝底部安装声呐仪和摄像头。

  负责运营设备的李健赞同的点了点头:我现在就去办。

  我们在出发前得到了最高部门的准许必要的时候可以猎杀不明生物,不管是古生物也好,还是对研究生物进化论有着巨大价值的生物。

  在我们来之前已经有人对撞击的现场进行了拍照,通过照片我们无法判断究竟是生物还是其他东西,因为是无规则的撞击,撞击的面积并不大但是对这样一个坚硬的水库造成如此大的破坏,在现有的生物种群中似乎并没有出现过,除了几万年前的恐龙。

  经过我们的计算它最起码要有45米长,5——6米宽,而且撞击的部位一定是坚硬无比的。

  作为国家一级水库,该水库的周围布置了若干个摄像机,但是当晚并没有一个摄像机留下此生物的图片。

  当晚我们就在水坝下方布置了四十多个水下摄像机和照相机、声呐仪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控,同时我们下到水坝下方试图采取基因样本,但是因为时间过去太久,再加上雨水冲刷,没有采集到任何有用的样本。

  我们现在无法确定对水坝造成毁坏的就是生物,国家的另一部门也紧急加入进行调查,调查有无人为的可能。

  雨一直下个不停,水位几乎要逼平水库的最高蓄水位,两个泄洪孔已经加大了排水量但还是不足以让水库内的水位下降。

  大坝上风雨交加,有时甚至站不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小型船无法下水,而大型船已经在几天前全部使出了水库。

  2010年7月15日凌晨五点钟

  天空依然被漆黑的乌云笼罩着,狂风暴雨依然不减,站在大坝上给人一种强烈的压抑感,水库内的水波涛汹涌,景象恐怖。

  泄洪孔在多人的努力下终于被修复,四个泄洪孔开足马力泄洪。

  据沈琳介绍该水库附近古代或近代并没有出现过不明生物,古生物学家李阳也确定,这个地方肯定没有出现过体型如此巨大的生物。

  我骂到:“那这该死的东西究竟是从哪里出来的?”

  李阳说:“会不会是在长江流域生存的,体积比较大的鱼类。”

  但是这个提议很快被否决了,我们调阅了长江流域所有的鱼类资料,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如此巨大的生物,也没有能生长成为如此大体积的物种。

  2010年7月15日六点零八分

  我们的水下声纳仪探测到了不明物体,正迅速向水坝方向移动,我们马上组织人员在大坝上架起了轻型武器。

  不明生物离水坝越来越近,但就在要接近水坝时突然转向,向相反方向移动,我们的水下摄像机和照相机没有拍到任何画面。

  它就像一个活的炸弹一样,游走在水库内,只要它再一次对水库进行破坏,水库下游两岸将变成汪洋一片。

  沈琳提出了一个想法,水库建成的时候有很多遗迹被水淹没,其中不乏很多巨大的山峰,是否有可能是生活在山洞里的巨型生物。

  我们迅速调取了周边地区有可能出现巨型生物的地点。

  二十五分钟之后声纳仪再次显示,一个不明生物向水坝快速的行进,估算三十秒之后将撞击水坝。

  该生物以每秒三十五米得速度前行,速度之快,让我们咋舌,在现有的生物学资料中不可能有如此巨大,且如此灵敏的生物。

  不明生物迅速的向水坝袭来,坝顶已经架设了轻型武器,就在该生物离大坝有四百米的时候,大坝上的轻型武器突然走火,不明生物迅速转向,消失在了茫茫的水库中。

  我飞快的跑上了坝顶,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只看见一个班长摸样的人正在训一个小兵。

  小兵缠缠悠悠的说:“刚才有人在后面拉住了我的手。”

  班长摸样的人生气的说到:“这里哪有人?”

  小兵继续说:“真的,我后面有个东西拉了我一下。”

  这时候已经有很多人来到了坝顶询问情况。

  小兵一口咬定身后有东西推了他一下,能在危机关头临危受命的都是特种部队,因为这件事情关系到几千万人的性命,这些被派遣到坝顶的军人都是百里挑一的。

  就在这时,架在坝顶的轻型迫击炮又响了,迫击炮的旁边没有人。

  所有在场的人都怔了一下,究竟是什么在作祟。

  我们迅速的跑到迫击炮傍边查看,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刚才诡异的事情还是让大家心有余悸,这到底是什么?

  我们迅速向总部报告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希望总部能派一名异常现象研究员过来,因为这件事情可能不仅涉及到不明生物还可能涉及到一些灵异事件。

  而异常现象研究员据说是能通灵的人,在很多小说中说到的能看见鬼怪的人,但实际上在行里我们叫他们异常现象研究员,他们不光对鬼怪有着研究,还对那些无法解释的事情进行研究。

  我们调取了声纳仪搜索到的资料,因为距离太远,只能分析出大概的情况,没能获取更多的不明生物资料。

  而水下摄像机和照相机没有拍摄到相关图片或影像资料。

  我们搜集的关于该水库在建设时是否覆盖一些山峰,这些山峰内是否出现过不明生物的资料也从总部传了过来。

  长江流域诡异事件很多,不过能跟不明生物联系在一起的却很少。

  经过我们的激烈争论,我们决定放小型船下水,在离水坝五百米的地方放置声纳仪和水下照相机、摄像机。

  雨还在不停地下着,甚至有越来越猛地架势,四个泄洪孔已经开足马力放水,下游撤离了大概四十万人,泄洪孔加大排水量后,下游很多村庄被水淹没,但是如果不放水将带来更大的麻烦。

  2010年7月15日早八点

  我们乘坐一艘小型船,行驶向离水坝五百米的地方,雨水不断地拍打着小船,小船在水中晃晃悠悠。

  水浪忽大忽小,让站在船上的我们也有一些头晕,船载声纳仪突然传来信号,有不明物体接近,我们迅速打开所有的设备尽量收集信息。

  声纳仪显示不明生物离船越来越近,我们还在盯着声纳仪的时候,不明生物突然出现在船的下方,顶了船一下,船剧烈的晃动,这时有人喊:“那是什么?”

  船的甲板上多了一个跪尸,尸体跪在甲板上,在剧烈的摇晃中纹丝不动,头下垂无法看到相貌,嘴内有什么东西向外冒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江巨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