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出奇制胜
愿乘行云2019-09-10 11:453,704

  远处子画营中灯火荧荧,夜色之下,却看不清楚。

  女姃道:“司妇,你说明日如何作战?”

  妇好道:“我已派人去下了战书,子画尚未回复。”

  女媕道:“司妇,你说,我军能战胜子画否?”

  妇好淡然道:“要取胜不难,难的是要活擒子画。战场上兵戈无眼!岂能如此恰到好处。”

  女姃嫣然道:“司妇聪慧绝顶,必有稳妥之策。”

  妇好道:“你少阿谀,我本已思咐妥当,可是亲到战场,发现此事有变,尚须另行细细谋划才是。”说完这句话,又抬头凝视远方,女姃不敢打扰她,只默默站在她身後。

  一名私卒从白(1)道:“司妇,子画已经派人来下了回书。”说完递过用布囊包裹好的一卷木简,上有封泥,显然未曾拆开。

  女姃伸手接过,用小刀挑去封泥,取出木简,抖了两抖,见无异样,这才递给妇好。这是女姃作为私卒亲卫应尽的义务,对于献给妇好的一切食物或者用具,她都必须先尝试而后进,以保卫主将安全,这也是自古以来中国军中习俗。一个可以轻易被敌人毒倒或者暗杀的所谓将领,本身就是他自身将材欠缺或者其私卒未尽到责任的表现。

  妇好拆看战书,见子画答应明日日明之时决战,道:“令人转告来使,我同意。”从白自去回复。

  妇好还未到达之前,便从吴和臿献给她的驻军图上看得清楚双方扎营及周边地理状况,暗中已定下一策,准备将子画诱入谷中擒之。不料当她亲见子画所扎之营,便知此计不可。子画及其仆从羌方土方所扎军营互为犄角,纵然她能够将子画诱出擒之,自已军队也必受羌方土方重创,即使战胜,也是惨胜,惨胜如败,还不如不胜!何况,在敌方两面夹击的前提下,胜负实未可知。双方军队人数大略相当,自己也分不出足够兵力同时包围住子画三军。现今似乎应当先除其羽翼,再攻子画,但子画及土方羌方也不是傻子,如果自己主动攻击其中一方,其余二军岂有袖手旁观之理?

  她思咐多时,心中已有计较,一战擒住子画显然是不大可能,只有先战而胜之,挫其锐气,才是此时可行之道。便道:“天色已晚,令各人归营休憩。”

  当日晚间,营中戒备森严,毫无懈怠。

  子画也没有闲着,他本想在妇好援军到达之前先就打败吴和臿,但二人严阵以待,他无法下手。他又想偷袭妇好军,但妇好治军有术,他也找不到机会,眼看对方军心大振,补给充足,他叫苦不迭,和羌方土方的将领们商议了很久,一时也无良法。

  次日旦时,妇好令将士们先饱餐一顿,同时按当时习俗,令军中卜人占卜,巫女作法。巫姞身着巫衣,披头散发,点起火,围着火堆跳舞,行巫术。

  这些巫女在军中,在当时虽然人人信奉,但实际上完全是一种迷信活动,没有任何作用,而且一旦她们所属的军队战败,这些巫女的下场将会非常悲惨,当时的战俘不是成为人祭的祭品便是沦为猪狗不如的奴隶,而巫女战俘更会成为敌军宣淫的对象,都会遭到敌人的轮奸!没有例外的可能。这种事直到近代,我们仍然可以从一些原始民族的习俗中看到,巫师在祭祀战神的时候会念这样的咒语:“种庄稼不够吃,打猎也不够吃,必须出去抢夺,抢来粮食大家吃,抢来牛羊大家分,抓来妇女共同分配,剩下一个女人要轮奸……”(2)我们的祖先也曾经如此,勿须讳言。故此后世朝代都忌讳女子入军,这并不能单纯地说是歧视,这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对本族女子的一种爱惜保护!

  日明之时,两军于一相对平坦的草地上摆开阵势,准备交锋。子画自居中军,左为羌方军队,右为土方军队。商军亦列左中右三队,左翼由左子统领,䧅隁为其副手,右翼由臿统领,中军则由吴统领,三队互为犄角。

  军中树起白色虎纛(3),妇好手持斧钺,立于寅车(4)之上。

  她先向各将传达了指令,众将都觉惊奇,面面相觑,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身为将士,服从将令乃是天职,虽然心中惊讶,但人人皆道遵令,自去向各兵卒传达将令。

  各行将领按妇好军令约束自己属下,左中右形阵形绝不能乱,凡前行有缺口者,后行立即补上,若阵形散乱,各行自行提头来见!

  将士们排好阵形,徒兵持戈列方阵于前,并用楯(5)防护自己,车兵持戈,并配备刀和殳,另外还有长矛队,弓箭队,各队队列严整,缓缓推进,到离子画军约百步距离便即停止。

  子画远远看见商军阵形严整,暗自心惊,他从前在宁地与妇好交过手,知道她的厉害,本就不敢轻视于她,严阵以待,但虽经自己反复诚说,苦于自己的友军仍然看她不起。他亦无可奈何,这些人是他请来的帮手,并不是他的手下,他们一定不听劝阻,他也没有其他办法。

  妇好派人在军前呼喊道:“素王有令,念先王之功,若子画兄投降,素王即往不究,可免汝罪!若执迷不悟,兵戈无情!”

  子画冷笑道:“先王无行,犯我先祖天乙所定之刑罚,素王得位不正!吾乃盘庚帝子,王位本当由我继承!天下诸侯畜民共见之!何须素王假仁义之名?要打就打!”

  妇好淡然道:“既然子画执迷不悟,下令出击!”鼓手击鼓,传下攻击命令!妇好一直在站在坡上大纛之下寅车上观看。

  先以兵车冲击的作战方式是周代之后的战法,而商代仍以徒兵为主力,兵车则为辅助。是以商军中军大方阵先缓缓推进,子画也令自己的中军前进,双方弓箭队跟上,箭雨满天,士卒们一边用楯遮挡,一边仍列阵前进,车兵跟随于后。待两军接近,双方都停止射箭,彼此以戈啄击。互有损伤,但双方军队均能保持旺盛斗志,一时半晌分不出胜负。

  妇好远远看见,下令挥舞旗帜,通知车兵攻击,军车出动,大方阵迅速闪出通道,让兵车通过,而后重新集结整齐,阵形不乱。车左在远处向敌军射箭,子画也令自己的车兵出击,双方兵车迅速接近,待到近处,即用戈互击,车軎(6)相缠,不少车翻倒在地,这些车兵都是精锐之士,跳下车急用刀殳互杀。

  羌方土方军队见子画不能取胜,遂也令自己军队进攻,妇好早有准备,左右两翼各自迎击。战场上杀声震天,旗鼓相当,血溅草地,双方都有不少士卒死伤。

  双方杀在一处,一直杀到日羞中时,仍然未分胜负。妇好下令鸣金(7),闻鼓而进,闻金而退,这是常识,子画军及羌方土方军队听到商军金声,都以为商军准备退兵了,时间也不早了,太阳早就快到天顶,打了这么久,大家也累了,回去休息休息也好,一时松懈下来。

  子画暗喜,妇好下令撤兵就是表示认输了,首战告捷,对于日后交战自是有利。

  商军士卒依旧排列整齐,各依队列,缓缓向后退去。金声突变!竟一击五响!商军将士们听到这金声,不退反进,急回头,又向子画军及羌方土方军冲来!

  本来子画军及羌方土方军以为商军将退,士气均为之一松,都想回去,阵形也有些散乱,谁也没有料到,商军居然不是闻金而退,而是闻金而进!这一下猝不及防,阵形大乱,很快被商军冲开缺口,左子和射㢴亲自带人,车驰卒奔,冲破子画军的防卫,直抢到子画车前。子画私卒一看不好,急忙抢上去拦住,射㢴一连三箭向子画射去,子画左躲右闪,勉强躲开,吓得心胆俱裂,急令御手快逃!

  子画逃走,各将士军心也乱了,各自逃命,战车反而冲散了自己的一些队伍。土方军因在溃逃路上,被冲得更乱,有不少将士丧生在自己家军队车轮之下。土方将领偖(8)一看不好,亲自带队压阵,才勉强止住惨败之势,众将士抛下一地尸首,撤了下去。羌方因在上方,虽未受到自家败兵冲击,但因统领左翼之将左子和䧅隁均骁勇异常,士兵亦顽强冲击,羌方军也吃了大亏,边打边逃,三军各自不能相顾。

  这一仗,子画及其仆从军均损失惨重,商军大获全胜,收获了无数武器战车,又俘虏了不少敌军将士,妇好下令,不必追赶。收殓双方战死将士尸骨。

  妇好首战,故意将收兵讯号改为进攻讯号,骗过敌人,出奇告捷,在军中将士中威望大增,将士们只服膺能够带领他们取胜的人,这是古今中外所有军队的共同思想,打不赢的将领,无论有多少其它优点,在将士们的心目中都没有份量的,大概只有完全不知军人心思的文人才会以为百战百败,只会与将士同甘共苦,给点小甜头的所谓将领能让将士爱戴心服。

  子画跑到山头,损兵折将,越想想是气恼,在山头让士兵大骂:“恶毒妇人,使诈害人!苍天有眼,你必不得好死!”妇好听到,也让士兵齐声回击:“子画夜半偷袭,已失军道,尚有脸骂人使诈?吾以堂堂之师,定下战书,依时而战!与你偷袭之行相比,谁更卑鄙?”子画及偖等人听到,都无话可说,不敢再让士兵回骂。灰溜溜地带着残兵败将回营。

  妇好令军正论功行赏,该升官的升官,该受赏的得赏,公正明断,军中更是人人欢悦。自此之後,商军上下心悦诚服,妇好令出如山,无人再违!

  ————————

  (1)从白——妇好从人中确有名白者,甲骨文记载甚明,事皆虚构。

  (2)这一段咒语,参见《巫与祭司》一书,宋兆麟著,商务印书馆2013年版,第85页。

  (3)白色虎纛——商军军旗以白色为主,上绣虎形,以显威武。

  (4)寅车——商人军车。

  (5)楯——即盾,最初由木制成,故作木旁。

  (6)车軎——音wèi,车上的一个部件,套在车毂上,商代的軎一般用青铜铸就。两车相遇时,因车軎突出在外,容易相击至车辆翻倒。

  (7)金——古人通常以钲声为收兵信号,钲为金制,故称鸣金,但商代似未出现钲,估计应为铙。

  (8)偖——音chě,土方将领之名。

继续阅读:十九 一战而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域彼四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