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一战而成
愿乘行云2019-11-15 15:393,355

  军营中人人兴高采烈,营中养卒(1)炙肉煮鱼,招待将士,除留下必要的防守人员换班吃喝外,各将士都大吃大喝了一番。

  对于那批抓来的战俘,按自古惯例派人送了一批回王邑,剩下的一部分就留在军中,等下次交战时杀了祭旗。一般来说,战俘若不成为奴隶或者被杀死,就会被编入商军中,为商军运输辎重,如果勇猛立功者,也有升迁受赏的机会。这也是当时的习俗。

  左子因立下大功,将功折罪,死罪免去,但仍不受赏,妇好令军正记下他的功劳,等他下次立功,再行封赏。赏罚分明,此是自古为将之道。视军法如儿戏之人,必是愚人,绝不可为将!

  子画吃了败仗,沮丧之极,躲在帐中,无心吃喝,正在此时,私卒来报:“鬼奚求见!”子画急忙召他进帐。

  鬼奚向子画施了一礼,子画忙道:“不必多礼,请坐。”

  鬼奚道:“今日我军失利,君将欲如何?”

  子画道:“我计无所出,君有何高见?”

  鬼奚道:“今晚我再去劫营!”

  子画道:“妇好虽是妇人,却颇知兵略,怕是难以成功!”

  鬼奚冷笑道:“若我先行放火呢?”

  子画惊道:“你要用火攻?风向……君可忘却上次我军纵火为天雨浇灭之事?”

  鬼奚道:“我处东南,商军在西北,我早有火攻之心,可前些时风向不利,我一直未得良机。商军自以为王师,应以堂堂之师攻我,从未想过用火。今晚据我观察,东南风起,我若举火,此火必然烧向商军!任那妇人再奸滑,也逃不开烈火!上次我军之火为天雨浇灭,这次岂会仍如上次?”

  子画道:“你说得是。你欲如何行动?”

  鬼奚道:“放火者不必多,只要数人即可!待火起之後,商军必乱,我等再行攻击!若我派去的人数过多,恐为商军察觉。为稳妥起见,我决定亲自带我鬼方勇士去放火!火起之後,你即刻率军掩杀!”

  子画行礼道:“我若得胜,君居首功!我绝不忘君之大功!”

  鬼奚道:“我亦想早日得胜!以向吾王交代!”说完与子画细细筹划了行动细节,告辞而去。

  当夜夜半之时,月亮时隐时现。鬼奚带着三十名壮士,令他们全部换上黑衣,又用黑巾蒙面,携带火燧等物悄悄隐入山林。

  商军军中很安静,除了巡夜的士卒外,无人走动,也没有灯光,望楼上有士卒四下张望,其余似乎也并无特别戒备,但壁垒(2)森严,营帐严整。鬼奚暗暗佩服妇好治军之能,这个女人确通军事,绝非只会玩几手武打秀的外行,真不好对付。

  士卒駥低声道:“首领,望楼之上有人监视,壁垒也坚固,我等恐不便接近,远处放火,未必能够烧到商军营帐。”

  鬼奚道:“各人潜行至垒下,且勿出声。待我见机发令,一同举火,扔入营中!”众人小声答应,趁着月亮隐入云层,偷偷潜至垒下。

  望楼上的商军将士似未发现,仍然在做着有规律的巡视瞭望。

  此时夜风吹起,鬼奚从树叶的晃动上看出风向,知道时机已至,便令手下人急用火燧起火。

  火光一起,望楼上的商军将士便即发现,立即示警。鬼奚令人将用油脂侵过的火把抛入商军营中,顿时火光冲天,引燃了营帐。但听商军中呼声四起,群起救火!

  鬼奚知道放火已成功,便带着手下人急忙逃走,商军营中乱成一团,亦无人管他,他很轻易地就逃了回去。

  子画见商军营中起火,大喜过望,急忙令土方羌方的军队左右包抄,自己亲率大军居中策应!如果能够活捉妇好,那更是好事!把她捉住,即使以後吃了败仗,也可以跟武丁讨价还价,大有回环余地。

  子画带着中军攻到商军营前,商军将士一面救火一面拼死抵抗。子画见商军抵抗强烈,认定妇好必然仍在营中,自己仍有打败她的希望。

  子画发现商军虽仓促遇火,却未见特别慌乱,有人救火,有人迎敌,整个军队并未显出崩溃的迹象,子画的军队攻了几次,都被商军的箭雨射了回去。

  妇好在哪里呢?子画借着火光仔细搜寻,作为一军之主,她此刻应在中军望楼之上指挥,但却一直没有看到她!望楼之上倒是有人,但借着火光看那身形,分明就是一个男子,难道她不在营中?

  子画一想到这里,突然害怕起来!上次他在宁地吃了妇好一个亏,如果不是武丁顾念司母之命,他早就没命了!此次他的大军几乎全部离开军营,如果妇好偷袭自己的营地,即使不能成功,士卒军心必乱,那自己怎么办?

  他一身冷汗,急忙下令,留下一队继续进攻,其余的将士立即回营!

  刚从坡下下来,却见自己营中有火光腾起!不好!大营被劫!

  子画气得大骂:“这妇人如此奸恶!快,快回师!”

  子画抢到自己营前,却见营中火光熊熊,白纛升起,不好,那妇人已夺得大营,子画气极,大骂道:“奸恶妇人,躲在阵中何为?你出来!我要与你一对一,一决高下!”

  原来今夜东南风起,左子和臿都久经沙场,提醒妇好,当心子画用火攻,上次子画已经纵过一次火,幸好被雨烧灭,今夜的东南风比上次的风大得多,妇好觉得左子和臿说得甚是有理。此时秋意(3)已深,山林中枯树甚多,若是火起,只怕难以扑灭。她细想之後,心生一计,召众将细细商议,决定将粮秣等偷偷转运出营,令臿留守营中,准备好灭火用具,等火烧起,能灭则灭,灭不了就算了,保证士卒安全即可。她自率大军,乘夜色离营,绕道子画营後,待子画军出营之时偷袭。左子和臿等诸将士见妇好不仅有勇有猛,深知兵道,又善纳良言,更是佩服。

  此时她听到子画在叫和她一对一,微微一笑,令士卒齐声叫道:“为将者不可轻易涉险,此自古为将之道,匹夫之勇者,不可为将!子画兄常自将兵,自当知晓!何言与我一人相争?胜负已分,请子画兄速降!军律,降者不诛!”

  子画怒道:“我岂能向一妇人投降!我死亦不降!”

  妇好道:“即如此,子画兄,休怪弟无情了!下令,进攻!”私卒挥动火把,发出将令,将士们群起而上,围攻子画一行,子画带手下且战且退。

  䧅郾站在妇好的旁车之上,一边持戈护持,一边观看战斗。

  妇好突问:“䧅郾,你说,若是你我当真生死相搏,你是否真非我对手?”

  䧅郾道:“女兄当然胜过我!”

  妇好微笑道:“未必。你有力举千斤之力,我所差甚远。别看我手握斧钺,可多拿一会我便手软,斧钺只是军权象征,倒真非是合手兵器。你说实话,你与我比试之时当真用过全力?”

  䧅郾道:“女兄此语是何意?”

  妇好道:“我之意是说,我若真与子画一对一为敌,只怕败多胜少。以前我不知晓,可自从与素王相伴之後,与他比试,我已明白:我若真与素王对敌,我必死无疑!母亲曾说过,量力而行。从前我太过自负,现今我已明白。我身负重任,岂能为争一时之气,凭血气之勇好斗!孤身犯险?子画爱骂便骂,我能率众军取胜,便是为将之道!”

  䧅郾道:“女兄说得是。此等冲杀之事,原本就不应由女兄亲自出手!女兄为一军之长,在后指挥即可!中商亦有军律,行以上军官,战功不以斩杀多少论!”

  妇好笑道:“我且任子画骂去,骂又不会让我减少一块肉,也不会改我军胜利之实!”

  先前商军趁子画大军出营之时,奇袭了子画大营,并纵火焚烧了子画辎重。子画营中将士战死投降之外,余者逃出,此时子画欲夺回大营,令手下将士攻击商军,双方恶斗在一起,商军眼看胜利在即,又有营垒之助,功守皆备,士气振奋,奋勇冲击,很快便占了上风,子画军见失了大营,本就军心已乱,虽然有不少好勇斗狠之徒仍在顽抗,却无济于事,很快便溃不成军,四散逃窜。子画眼看不好,在少数近卫的护卫之下逃走了。

  妇好并不追赶,穷寇勿追,此亦是用兵之道。她早就成竹在胸,定下妙计,要让子画无处可逃。

  子画驾车逃走,只见鬼奚带着几十名鬼方将士迎了上来,他气不打一处来,骂道:“鬼奚!我军大营被劫!你欲如何?”

  鬼奚本来甚是羞惭,被子画一骂,恼羞成怒,也道:“说你不是成事之人,遇事如此慌乱,不及一妇人!你不知约束士卒,就只顾逃命!”

  此时偖赶了过来,听见子画和鬼奚争吵,道:“此时相互埋怨已无济于事,我等即刻赶去康庄,占住道路,我方有一批粮秣将要运至,待收到粮秣之後尚可再战!”

  子画道:“好!先去抢占康庄!”

  ————————

  (1)养卒——即军中的伙夫。

  (2)壁垒——古代军营,有壕沟营壁之类的防护手段,称壁垒。凡将领带军队驻扎,通常皆设壁垒,当然也有不设壁垒的将领,比如西汉的李广,此君以百战百败闻名后世。

  (3)秋意已深——此时实已入冬,但商代历法,只春秋二季,并无冬季,故云秋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域彼四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