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司母宾天
愿乘行云2019-03-11 23:483,937

  武丁知这位妻子甚是聪敏,她所言必有把握,也安下了心,道:“多谢。”

  不知妇好是否知道巫姞与自己的关系?武丁突然觉得有些惭愧,有些心虚……太阳炽烈,他脸上渗出汗珠……

  群巫的乞雨仪式还在举行,奇异的音乐奏响,一名由泳方(1)奉献的女奴被几名卫士押至,她便是送给雨神的牺牲。那女奴才十五六岁,只穿了一件麻布衣遮住前胸后背,露着白晰的手足,清秀的面庞上露出恐惧之色,全身瘫软,几乎是被卫士拖来的。

  主持仪式的巫长婇轻轻一挥手,音乐和舞蹈停止,那名女奴被几名卫士送上祭台,仰面躺着,手足都被绑上。女奴哇地放声大哭,边哭边挣扎,一名侍卫走过去,用一块赤色的石头在她头上一击,她登时昏了过去,她并没有死,但或许她不醒更好……

  几名巫女用铜链将昏迷的女奴牢牢捆在祭台周围的几根石桩上。

  那祭台是用土垒起的,上面沾染了历次献祭所献牺牲的血,与周围的土壤颜色全不相同,更散发着一股令人头晕的血腥味。

  巫长婇拿起一捆干柴,放在那可怜女奴的头上,巫姞拿了一另一捆干柴放在那女奴胸前,另外几名巫女也各拿干柴置于她的周围。

  乐声响起,竹笛吹出了凄厉的音律,几片铜镜把阳光汇集到一起(2),集中到一束干透的草絮上,灼热的阳光很快就令草絮冒起了青烟,又迅速的燃烧起来。

  巫长婇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用动物油膏浸过的火把,把这用阳光点燃的火接了过来,走到那女奴身边,点燃了覆盖在女奴身上的干柴!

  火一下子旺盛起来,原本昏迷的女奴顿时苏醒过来,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象垂死野兽的惨嚎,击在旁观众人的心上,可是所有的人都见得多了,以至于熟视无睹,包括那些和她同样年青美丽的少女……

  万人和巫者继续歌舞着,呼唤着雨神来享用它的祭品。

  可怜的女奴身子蠕动着,挣扎着,可是她被铜链牢牢地捆着,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无功,她那曾经美丽的脸庞,白晰娇嫩的手足很快变成焦黄色……黑色……惨叫声和挣扎很快就消失了,她的整个身体在烈火中融化成一段焦炭……

  旁观的人们个个神情严肃,他们只觉得这是庄严的、神圣的,也是理所当然的,甚至没有任何人觉得心悸,就像烧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虫一样……

  烈火渐渐熄灭,牺牲的女奴已经变成了灰……

  巫姞在一旁看着,虽然她不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祭祀活动,以前看的牺牲人祭也多,但这一次,她最为震憾,她若要以身献祭,那么,她将和这女奴一样被活活烧死,虽然她知道自己是个美丽的女人,但若是这样死了,也将和这名曾经年青美丽的女奴一样,不过一堆灰,什么也留不下……

  女奴的骨灰被抛进了河水中,恐怖残忍的求雨仪式正式结束,按占卜,三日有征(3),等三天看是否下雨,如果没有下雨,就再以巫女为祭……

  群巫向武丁和妇好行礼退下,武丁正想回宫,一名王卫飞奔而来:“素王,司母病危……太保请素王和司妇速速回宫!”

  武丁大惊,急忙携着妇好的手登上王车,飞驰回宫。

  到了后寝,武丁撇下妇好,飞奔而入。

  司母庚躺在榻上,双目紧闭,丙和己跪在她身前,武丁的几名王妇跪在她足旁,诸位王兄弟以及刚赶到的小乙的另两个已嫁之女也都跪在下手,三公及一些大臣跪于房外,人人黯然饮泣。

  见武丁归来,众人都向他行礼。武丁道:“司母她……”

  武丁之弟子不泣道:“王兄,母亲已昏迷过去,小疾臣说,她只怕不能醒来……”

  武丁泪流满面,跪到母亲面前,虽然司母庚几乎没有抚养过他,虽然母子间见面时间并不多,但毕竟骨肉天性,他虽早有准备,可是当这一天当真来临时,他才发现这是多么难忍的锥心之痛……

  司母寝内除了人们低低啜泣之声外,没有任何声音,谁也不敢去惊忧司母庚。

  日中时分,子目赶回了王邑,她几乎没有停留,满头大汗地跑进司母寝处,扑到母亲榻前,喘着粗气,子眉赶快给她送上一豆水,子目接过,一口喝去多半,半晌才镇定下来,放下豆,向子眉道谢。

  武丁道:“你回来了?”

  子目看着昏迷不醒,憔悴不堪的母亲,心中酸痛,道:“你等为何不早告诉我?”她狠狠地瞪视着房中的各位兄弟。

  武丁看到她这种目光,也不觉有些惭愧,一时竟然无语。

  众人对她的目光都觉有些背脊发凉,俱都嗫嚅无语。

  王弟子卫因年不过十一,年幼的他没有诸兄那么多思绪,接口道:“司母突然病危,谁都没有想到。目兄你也知晓,司母多年来一直有病……请目兄勿怪。”

  子目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道:“算了……”跪到母亲榻前,痴痴望着母亲,她知道,她将要失去母亲了,她对母亲的所有怨恨都已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无数的伤心和悔恨……

  小疾臣没有说错,司母庚确实没有再醒来,次日夙时(4),司母庚终于睡去了,永远地睡去了……

  当小疾臣正式向众人宣布:司母宾天(5),在场的所有男女都哭了,武丁累了一天,又受此刺激,昏了过去,众人免不得又惊慌一番,在得到小疾臣的确证,武丁不过是一时气厥时,众人才放下了心。

  按照商人礼仪,司母宾天,非同小可,这场葬礼将极其隆重,太保甘盘亲自主持葬仪,王族和多子族无论男女老少都要来参加葬礼,一些诸侯也得赶来,前後要几个月。

  直到那日午时,武丁才醒来。却见妇好和几名王妇,子不子来等几名兄弟及几名小疾臣都守在他的身边。见他醒了,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

  阳光照进室中,武丁只觉头昏目眩,轻轻摇了摇头,镇定了一下自己。

  妇好扶起他,给他端过清水,他喝了两口,轻轻推开,坐起了身子。

  子不上前行礼道:“王兄,母亲有先令(6)要我转诉于你。”

  武丁道:“母亲有何话?”

  子不双目红肿,强忍悲痛,低声道:“母亲说,王兄要时刻以天下为念。请王兄厚待诸兄弟,尤其是子画兄和两位女弟。”

  武丁明白母亲的意思,母亲弥留之际,牵挂的仍然是保全子画性命,子目顶替子隹出嫁,这是子目终生的恨事,如若子目有何过激言行,请武丁多多包涵,还有子眉,她的身世之谜,按母亲的意思,显然是要终生隐瞒下去,不可令她受到伤害。

  武丁点头道:“予知晓了。还有它言否?”

  子不道:“司母只说了这两句……各位兄弟都听到的。”

  武丁道:“你等下去,予想一个人静静。对了,子目子眉和两位女兄在何处?”

  子不道:“都守在司母遗体前,没有离开。眉弟哭昏过去三次。”

  武丁道:“你等也去吧,予随后便去,主持母亲葬礼。娆母,你去抚慰子眉,让她不要太伤心。”

  妇好点头答应,她眼圈也是红的,她与司母庚相处虽短,但司母庚对她颇加慈爱,犹如亲母,岂不感念?

  她回答道:“妾这便去。素王请多加自爱。”

  武丁道:“予知道。你等下去。”

  众人行礼退下,室中只剩下武丁一人,没有人看到他,他不需要再维持君王的所谓威仪,他匍匐在地上,母亲生前的点点滴滴又回到心头,现在想起来,恍若锥心一般痛苦,以後的一切都要靠自己了,再也没有母亲在背后的默默支持,默默卫护,他的悲痛不可抑制,泪水喷涌,浸湿了衣襟……

  痛哭了一场,他似乎轻松了些,适才那种只觉得浑身都似有重物压迫的感觉也消失了,他慢慢站起来,长长地吁了口气,推开门,坚定地走了出去,无论前途如何,他身为一国之主都必须靠自己去面对,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孩子都会长大,所有的雏鹰都会飞上蓝天,他告诫自己:孩儿绝不让父母失望!

  司母庚以自己的仁慈公正和崇高威望维系着王室的稳定,向来是王族中的一根稳定柱,司母庚一死,这根稳定柱消失,王室中的各种势力蠢蠢欲动……

  武丁忙着为司母庚办理后事。小乙长女子竹(7)早年嫁于孜方侯,依礼带诸女子娕子目子眉待日中之时为司母庚沐浴更衣,武丁身为君王,和诸弟为司母敛葬,棺椁备礼,司母的陵墓在王陵区,作亚字型,规模宏大,虽然动员了很多奴隶邑人修建,但当时的生产力所限,工具尽是石铲石耒之类,铜器大都是礼器,一时之间也未能修好。暂且殡于两楹之间(8),以酒醴为祭,等司母庚下葬,另立妣庚宗为祭室。

  根据司母庚的先令,她身边侍奉的奴婢不必按常礼为她殉葬,皆放为庶人,待葬礼完毕後赐钱归家,另选奴婢为殉葬,这些亲近奴婢逃过一死,个个感念,在司母庚的棺椁前哭得死去活来。

  商人礼法,下葬之时,悼于墓圹,并在墓圹底部中央挖腰坑,埋殉犬和殉人,同时杀白色雌猪为祭,行尸祭卒哭礼。

  司母庚礼宾天将近二十日之後,子隹才赶到王邑,一切都已太迟,她忍不住大哭一场。而子画依旧托病不来。

  占卜择日之後,司母庚下葬,众人在她的陵前哭泣祭悼。

  按照商人礼法,司母庚下葬之後,诸人便可各自归家。

  子目匆匆向王兄道了别,自回亘方,她始终没有多说话,对王兄王索的怨恨更是与日俱增:若非王兄王索,她怎会顶替子隹出嫁,又怎会在母亲病重之时不得在旁侍奉?

  小乙长女子竹虽是介出,但因排行居长,素来得人敬重,她难得回来一次,武丁对她甚是尊重。

  因孜方临近画邑,武丁私下令妇好召来这位女兄,细细叮咛一番。子竹心领神会。

  妇好也明白,司母已去,子画再无顾忌,这暴风很快便要来了!她也做好了准备。

  -------------------------

  (1)泳方—商代的一个方国。商代诸侯有向中央贡奉的义务,其中包括贡奉用作奴隶或者牺牲的男女。

  (2)古人取火,一般用汇集阳光的方式或者用火燧钻木取火,前一种称阳燧,后一种称阴燧

  (3)三日有征—指三日之内会有应验

  (4)夙时—商代记时制,约凌晨1~3时

  (5)宾天—古代对尊贵者死亡的隐讳之词

  (6)先令—即遗嘱

  (7)子竹子娕—甲骨文中确有其人,原文是女+竹,其事皆不明,事皆虚构

  (8)两楹之间—商代葬礼,未葬殡于两楹之间。商人葬礼,史料记载缺失,考古发掘也未能窥其全貌,此段描写有出作者想象之处,不可尽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域彼四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域彼四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