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析舟涉澭
愿乘行云2018-11-15 09:463,976

  子目道:“王兄,你说多王妇中并无出众之人,现在可还满意?”

  武丁笑笑,道:“娆母聪慧能干,来嫔(1)于我,亦我中商之幸!”

  妇好听到这里,暗暗高兴,轻轻抿住嘴唇,忍住笑容,她可不想令武丁看出她满心欢喜,让他小瞧了去。

  武丁问道:“你知晓戎事,很是难得。你如何知道打不过子画?仅仅是他人多?”

  妇好道:“子画所携之卒皆中商锐卒,装备精良,且又有鬼方人相助,而我子方送亲的士卒都是用来装点门面的仪仗兵,选的都是仪表出众的士卒,看起来好看,打仗却不行,不是来打仗,谁会刻意武装?训练装备人数都较子画为劣,连车马都不够,又不熟悉地形,要逃都无处可逃。毫无优势可言,如何能打赢?妾带过兵,知道量力而行,故妾一开始就知此仗必输,只有另想计谋以对。”

  武丁点了点头,暗暗称赞,换了他,他只怕也想不出更高明的计策。

  此时子方侯㳄已经从坡上的洞中走出。他摔伤了腿,流了点血,其实并不严重,虽然走路还有点别扭,但被人扶着行走也无大碍。

  宁羁背山,坡上接近地面的地方有几个小洞,洞中颇为凉爽,故此当年修建宁羁的时候在洞中设立了一些可供休憩之处。妇好来此等待武丁的迎亲使之时,知父亲畏热,她向来孝顺,便在洞中设了苇席,请父亲在洞中歇凉。㳄受伤之後,她又令人将他扶到洞中暂且躲避。

  侯㳄走到武丁面前,躬身行礼,道:“罪臣㳄拜见素王。”

  武丁道:“你何罪之有?”

  侯㳄道:“罪臣送亲无状,劳王亲出,失人臣之道,实是有罪!”

  䧅郾道:“父亲,那与你何事?要怪就要怪素王没把兄弟管好!”

  侯㳄怒道:“竖子闭嘴!”忙向武丁请罪,妇好也吓了一跳,忙道:“素王,我弟年幼无知,说话失礼,请素王恕罪!”道:“还不向素王请罪?”

  䧅郾嘟了嘟嘴,颇有勉强之色,上前施礼,突然叫道:“唉哟!”他背上被砍了一刀,虽然不重,但流了不少血,他的年龄虽说是十七,但因中国古代都算虚岁,他的真实年龄其实未满十六周岁,少年气盛,他又向来莽撞,想说何话就说何话,全然没想过後果,他心里觉得自己并未说错,实在不想请罪,正好背上一阵疼痛,他便大叫一声,其实半真半假。他想,他这样一叫,武丁一定不会再让他赔罪了。

  果不其然,武丁听他大叫,忙道:“小弟背上有伤,这礼就不必赔了。让王卫带他下去再上点药吧。”䧅郾暗暗高兴,妇好轻轻地踢了踢他的腿,䧅郾装着没感觉,跟王卫走了。

  子目在一旁道:“装相!”

  武丁也明知䧅郾在使诈,但对这个有些憨直,有些鲁莽的妻弟,也不便责骂,何况,䧅郾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他一直没有提防过子画。他年少即位,又长年在外,对于多子族的事确实很多不太清楚。

  傅说这人他未即位时便相中了他,起先还是甘盘的荐言,後来他亲自和傅说谈论过几次後,由衷钦佩此人,觉得这般人才埋于草莽,实是可惜。但要将他召入朝中实是千难万难,武丁想了个法子,他借口为父守丧,三年不言,一切国事托于甘盘,即使真有何吩咐,也只用笔书写简帛之上带给多臣。三年丧毕,多臣终于忍不住了,齐齐劝他开口说话,治理天下。

  他对多臣说,他做了个梦,梦见天赐圣人以佐商王,要派人去找这个人。多臣自然同意,于是他就让甘盘去将傅说接了来,他现在还记得多臣知道傅说身份时那惊愕之极的神情仪态,有人当场表示异议,问是否弄错,他亲自到宗庙占卜,又令贞人永三卜(2),皆确认无误,多臣这才无话可说,他立即拜傅说为太傅,位列三公,协助甘盘主持朝政!

  虽然傅说仅仅主政数月,但政绩卓著,对中商的各种弊病制定出不少解决之法,国家收入和军队的实力明显增强,他很是满意,但傅说也确实得罪了些人,这些人在他面前说了傅说很多坏话,他全都给压了下去,他们又去司母庚及多母面前说,请这些长辈劝说他,母丙和母己(3)都在他面前提过,他只是恭恭敬敬地听着,却不表态。

  司母庚不顾病体,在二嫂面前执弟妇之礼,温言相劝,母丙和母己很过意不去,以後也没谁在他面前提了,武丁对母亲十分感激。

  此时芒和吴赶回,向武丁报告:“素王,我等追到澭水(4)边,不想子画和鬼奚先就在澭水边藏有木舟,我等眼睁睁看他二人带了五六人析(析:解开系船的绳索)舟渡澭水而去。多王卫不敢放箭,又无舟可用……”

  武丁道:“他逃了?”

  芒道:“小臣失职,请素王责罚!”

  武丁叹了口气,道:“算了……这不是你的错。你另行派人追捕。”

  妇好道:“素王,子画一定是逃回他的封地画邑去了!”

  武丁道:“嗯,令沿路各邑,追捕子画。只是,不得杀他!”

  芒道:“素王,不得杀他,我看要抓住他很难。要是他真的逃回画邑……”

  武丁道:“朕知道。但愿子画看在朕有意饶他的份上,收敛一二!他若真逃回画邑,不再惹事,朕会遣人申斥他,让他平安一生。若是不思悔改,朕自起兵征伐!”

  侯㳄道:“素王这般待他,那是仁至义尽!天下诸侯畜民(5)皆当无异言。”

  武丁道:“妇公(6)言重了。朕只是不想愧对庚父……”

  侯㳄听武丁叫他妇公,满心欢喜,急忙敬谢。武丁客气了两句。

  芒低声道:“子画骂了素王一些难听的话,还骂了先王,骂了王女……”

  武丁怒道:“骂我也就罢了,如何骂我父王?又骂我王弟何为?他骂了何言?”

  芒低声道:“臣已经严令听过此语的多王卫谁也不得外传一句,只要我听到一点风声,我便杀他一家。”

  子目在一旁听到,道:“骂了我?他被我兄索教训了,就只会骂上两句出气?”

  芒道:“不是,他没有骂三王女(7),他骂的是小王女子眉。”

  这一下武丁和子目都奇怪起来,子眉才十二岁,一直在学校读书,散学就回宫,从来不到外庭,除了一些祭祀大典外,和多子族的人很少接触,一个小女孩,又不参政,她有什么值得骂的?难道是因为父母和自己太宠爱她,得罪了人?

  子眉并非司母庚所生,乃是介女,但自幼极得父母宠爱,武丁也觉得,父母对他这个继承人和帝女子目的宠爱还不如对这个介出小女儿!小乙还没去世之前,就给当时年仅七岁的子眉选好了封邑眉邑!待她长大成人之後就邑。这里离王邑不远,也就一日半的路程,是王邑附近最肥美的一块土地!王族中很多人都眼红这块地!虽然中商王室一些地位高的王女领有封邑有前例可循,但给七岁幼女预先选好封地的还真就只子眉一人!子目的封地现在都还没定下来呢!当时多子族人就议论纷纷,多有不满之言。

  至于平常对子眉的各种待遇更不必提,好吃好穿好玩的都让她先挑,她挑剩的才是小乙其他子女包括武丁子目的,子目为此私下报怨了不知多少次!还说父母这样对子眉,倒象是欠了子眉什么似的。他自己也觉得很难理解父母的偏心。

  但武丁还是挺喜欢这个小弟的,子眉人长得很美,很象小乙,司母庚就不止一次地说过,每见子眉就象见到父王一样。她还很聪明,在学校成绩好,老师喜欢,同学亲近。平时又善体人意,孝顺父母,当年父王病重之时,还不满九岁的子眉在大冷天里光着脚,披着头发,只穿一件单衣到宗庙里为父王祈福,愿以身代,所有的人都被她的孝心感动,记得当时父王眼中含泪,紧紧搂着她,赶紧叫人给她热水烫脚,司母庚也满脸是泪,亲自拿衣服给她披在身上,这情景虽已经过去数年,武丁仍然深映脑中。还有,子眉虽极受宠,但并没有养成骄横自大,目中无人的性子,她为人善良,对多兄多母都很恭敬,得了好的赏赐从不吝惜与诸兄分享,对奴婢下人也不苛待,诸兄也挺喜欢她。子目虽然妒嫉她受宠,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小弟确实可爱,比自己会做人。

  吴低声道:“那些话待晚间臣私下禀过素王。素王以为如何?”

  武丁道:“也好!”

  吴道:“现在天时将晚,请素王和司妇王女子方侯暂在宁羁休息,翌日再回王邑。”

  宁羁尹(8)被妇好叫到一边,要他别来管事,此时大局已定,他赶紧出来迎接诸贵人一行,安排夜食。

  妇好低着头,始终未曾再看武丁一眼,跟着父亲自回寝处。武丁知她谨守礼仪,更是欣赏。

  当晚吴向武丁禀报了子画的骂词,武丁听了,半晌说不出话,他不知是愤怒还是羞惭,一时希望这都是假的,但理智告诉他,子画说的很可能是真的!

  他突然有些感激子画,子画虽然行为不端,但至少没有当着众人尤其是妇公新妇的面把这丑事给抖出来,毕竟,追捕子画的王卫不过二三十人,这些人听到总比几百人听到好。看来,子画在心里还是维护中商王族声誉的。

  他深深吸了口气,将怒火压下,道:“亚吴(9),这些话且莫让任何人知道!”

  吴道:“臣明白!臣和芒已经下令所有听到的王卫不得外传,若我令到半点风声,便屠其一家!”

  武丁道:“亚吴,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予从未将你视为臣子,恩若兄弟。你相信这些话吗?”

  吴道:“臣不信!”

  武丁道:“好。你下去吧!”吴奉命退下,武丁走出寝房,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他心想:“若此事是真,子画的不满只怕由来以久,傅说之事,只是令他终于决定叛我的直接原因。这事不知多子族中有几人知道?此事是真是假,只有回王邑去问司母……”

  -----------------------------

  (1)来嫔—嫔,配偶,来嫔指女子出嫁

  (2)三卜—三次占卜。商人占卜,有重大事件不决者,往往要经过多次占卜,三卜是很郑重的一种占卜方式

  (3)丙—盘庚妻;己—小辛妻

  (4)澭水—甲骨文中确有澭水之名,但具体所在地不可考,本文中地名虽均出自甲骨文,但具体方位都不知是哪里,切勿对号入座

  (5)畜民—商人指被统治的平民,类似于後世所说的百姓

  (6)妇公—商人对妻子的父亲的称呼,犹如後世称岳父

  (7)三王女—商人对王女或王子通常以排行相称,子目是小乙第三女,故称三王女,类似于後世所称三公主,有些特殊称呼後文再加注明

  (8)宁羁尹—管理宁羁的官吏

  (9)亚吴—以官名置于人名上,是商代的一种称谓方式,也是武丁对吴的尊称

继续阅读:六 王步于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域彼四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