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征伐之议
愿乘行云2018-12-04 12:024,092

  妇好为武丁解下大佩(1),脱下冠冕,解开头发,武丁也为妇好将头上玉笄一根根取下,让她披散头发。拿起剪刀,将二人的头发各剪下一缕,两人对坐,将头发结成一缕……

  两人均着白衣(2),月光从窗棂中照进,给白衣披上一层光晕,白衣上的玉饰闪闪发光,这衣服倒象是件光彩四溢的天衣。

  武丁一边为妇好取笄,一边道:“分别多日,卿可思我?”

  妇好低声道:“妾日日思,夜夜思。”

  武丁道:“母亲说,你是她从上千名女子中为我挑选的妻子,她称赞你文武双全,要你辅佐我。”

  妇好道:“妾一定尽力而为。素王别怪妾僭越便是!”

  武丁笑道:“朕试试就知道你的才干了。朕已经见识过你的武艺和御戎之能,朕还想试试你从政之能。若你无能,你就待在後宫便是!”

  妇好道:“要如何试妾?”

  武丁道:“新年之时,先祭社稷,你随朕同行祭礼。群巫求雨,女子性阴,你是朕之司妇,当由你主持求雨之礼。若是及期求雨无效,行人祭之礼,火烄巫女!你惧否?”

  妇好摇头道:“此是古制,我子方也是如此,妾见多矣,早已视为寻常之事,且妾常于军中御戎事,岂会惧之?素王所言,难道这其中还有何玄妙不成?”

  武丁微笑道:“到时你便知。”

  他又道:“娆母,我中商大敌便是鬼方,彼掌握昆仑玉道,又经常袭我边陲,朕迟早必得征伐鬼方。你可有何见解?”

  妇好略一思索,道:“素王既然有问,妾自当知无不言。在妾看来,征伐鬼方真正战斗倒非大事……”

  武丁道:“哦?你何以如此说?”

  妇好道:“鬼方王手下各小王众多,真要调集全国之力,各王自然会顾着保全自己实力,要让诸小王全力以赴,鬼方王难以做到。他只能调自己的直属军队,这点难于我中商相比。素王令下,天下诸侯敢不从命?自然可以集全国之力一战。且鬼方优势唯在良马,而我中商战卒武器甲胄战车无一不胜过鬼方,岂能不胜?”

  武丁心下暗暗摇头,心想:你也太高看了天下共主的名声了,诸侯不朝这几年都成了常事,我哪有能力让天下诸侯集全国之力?等过几日新年诸侯朝见之日,你自然明白我的难处。别的不说,子画就是一大隐患。二母(3)几次问我子画为何不同随归王邑,我只说遣子画回画邑有要事,暂且应付过去,但迟早此事二母必然得知。还别说多子族中是否还有人有异心,诸侯又有几人不服。不能安内,岂敢妄起大军征伐?

  妇好见武丁思索,道:“素王担心子画?”

  武丁道:“子画逃回画邑,若叛乱,予实忧心。画邑很富饶,宜农宜牧宜猎,人口数万,子画有能力支持战争。若真将画邑能战之民组建为兵,可有数千之众!”

  妇好道:“他的封邑如此之富?”

  武丁道:“此是我中商之制,我中商贵族官吏不予禄钱,皆赐地为禄,封地肥美,自然收入丰厚。当年庚父封甲父之子子汰于汰邑,辛父封子画于画邑,父王封辛父之子子唐于唐邑(4)。此三邑皆膏腴之地,以酬先王传国之义。”

  妇好道:“原来如此。子汰和子唐……”

  武丁道:“这二兄倒是忠心耿耿,未曾有过异心。予担心的是,子画既有异心,一定担心予的讨伐,既回画邑,必然整军备战,他又与鬼方等国勾结,终必成我中商大患。若内外夹击,终是予之大忧!他若不能解决,予终不能对诸方国用兵。”

  妇好道:“同时两处作战,确是用兵之忌。素王是想先收复子画?”

  武丁微笑道:“收服子画?”

  妇好道:“素王从无杀子画之心,自然是以收服为宜。”

  武丁道:“你果是聪慧,善体予心。”

  妇好道:“收服子画之後,素王只要将子画留于王邑,厚加待遇,子画便不足为虑。这样,上可体先王之意,中可示天下以仁,下可全兄弟之义!”

  武丁点头道:“你说的与予所思一致,只是到时候如何做法,自当思索一个稳妥之计。多子族人数众多,是我中商的柱石,必须能凝聚在一起。你适才说真正的大事是何事?”

  妇好道:“真正大事是辎重补给!鬼方离我中商太远,在路就得经过数月。我中商军队的补给向来由诸将士自备,短时还行,但如此长的时间,岂能让将士自备?只能由国家统一配备。带着这些辎重远征,中途要经过羌方,土方等诸方国,即使彼等不敢与我中商大军为敌,但这般距离,彼等若要对我军搔扰甚至抢掠我辎重,却非不可能之事……”

  武丁微笑道:“此事三公也如此说,不想你也有此见识。你可有解决之道?”

  妇好道:“素王,欲伐鬼方,必先平羌方等诸方国。令其对我称臣,莫敢起异心。其时,我军的补给可就地征集,减去长途运输之苦。我军当可全力征伐而无忧!”

  武丁一把握住她的手,赞道:“三公所言,与你所言差相仿佛。娆母年少,对戎事竟有此见识。难得之极!你果是予之良佐!”

  妇好听夫君如此赞扬自己,心下窃喜,嫣然一笑,道:“可惜妾只能在这里说说,不能亲执兵戈,为王分忧。”

  武丁一惊,道:“你想亲执兵戈?”

  妇好道:“妾在家之时,便带过兵,素王亦是知晓的。”

  武丁摇头道:“那不是一回事。你在家带兵,不过是与诸方国一些争端,出兵不过数百,行程不过数天。可我征伐诸方国,大军千万,岂是如此小打小闹。以女子执掌大军,我中商前所未有。此事你暂且休提,现下另有要事。”

  妇好暗暗生气,但也不想公开顶撞,毕竟,武丁要验证她是否堪用是一个英明君主应有的谨慎!一位真正的君主怎么会将一国大军轻易交给一个不称职的人,视国家兴亡的大事如儿戏?

  她心想:你小瞧了我的能力,我迟早会证明给你看!我也能指挥千军万马!

  明月在天,微风袭人,丽室(5)的灯熄灭……

  次日一早,武丁携妇好到小乙宗祭过父王,又回后室(6)拜见司母庚,武丁的几名王妇及妇姪所生的儿子子戈(7),两名女弟及王族的一些女子也都在此,依礼,她们也要拜见妇好。

  盘庚的女儿子隹是中商王族第一美女,号称秉兹率相,丽秀四方(8)。她今年十七岁,未满周岁时,盘庚便去世了。她的美貌令天下

  诸侯无不艳羡,四年前便有人为她提亲,当时小乙以为子隹还年幼,没有同意,後来小乙去世,武丁要为父亲守丧,在丧期自然没人来提她的婚事,武丁释服後,子隹的母亲丙和司母庚都不止一次向武丁提起,应该为子隹物色一位合适的夫婿了,不能误了她,武丁答应了,等自己的婚事一结束,便为子隹挑选夫婿,这事必须郑重才对,他身为子隹之兄,可不能害了女弟一生。

  历代中商王女嫁的都是天下诸侯之中有势力者,这点子隹也不可能例外,政治联姻是商王的首选。武丁想过了,就在这次诸侯觐见时,为子隹挑选合适的夫婿,这个人必须有足够的势力,而且一定要对自己忠心耿耿,能够成为自己臂助。

  武丁和妇好走到司母庚面前,身後跟的是妇好的两名侍女和武丁的两名王卫吴和芒。

  众人向司母庚稽首行礼,妇好称:“新妇娆母拜见君姑(9)!”

  司母庚微笑道:“你等都起来!新妇,你过来,让我仔细看看你。”昨日二人行礼之时,司母庚已见过她,但当时礼重,却未及细看。

  二人站起身,妇好走近司母庚,司母庚一手拉着她的手,一手抚着她的肩头,仔细看着她,见她刚健猗那,眉目之间英气自显,很是喜欢。命人赐了她一付头饰,因阳甲妻乙早就去世,只令她拜见了二母丙和三母己及小乙的其余王妇壬和癸。

  司母庚又让妇喜、妇姯、妇姪和王子子戈及武丁诸女弟见过妇好,妇好微笑着和他们见过礼,并按礼仪赐予礼物,尤其是武丁的王子子戈,妇好很喜欢这个眉清目秀的小男孩,俯身抱起他,单独给了他一些礼物。武丁看在眼中,很是高兴。

  司母庚道:“新妇,以後你便是我中商之君的司妇,你要肩负起管理後宫的责任,你要宽容以待多妇,慈爱抚育王子,你可知晓?”

  妇好道:“新妇幼受母教,明晓礼法。请君姑放心。”

  司母庚微笑道:“我很放心。我绝不会看错你。”

  妇好道:“多谢君姑厚爱!”

  司母庚让众人退下,对妇好道:“有些事要靠你自己去体会了,我现在说你也不会明白。你要记着一件事,无论何事,你首先要为你夫君着想,要为中商王族着想!”

  妇好道:“新妇谨受教!”心想:司母仁慈惠下,王族多子族无不感念,我在子方时就听闻过司母的美名。母亲说过,有这样的君姑,是新妇之福!她对儿子这么好,为了儿子的幸福,也一定会好生待我。

  司母庚见妇好身後的两名婢女衣饰华丽,眉目清秀,举止之间,颇显英气,道:“你这两名女奴倒是不错。”

  妇好道:“君姑,这两名婢女不是新妇的女奴,是新妇父亲大臣的女儿。那位大臣为救妾父亲而死,二女年幼,父亲便将她二人接到我家中抚养,与我作伴。她二人和我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学习,一起练武,情若兄弟。我带她二人来王邑,是想以後在王邑为她二人择贤夫。女媕,女姃,拜见司母。”却没提曾想让女媕冒充自己一事,毕竟,子画的母亲丙和女弟子隹都在,她们还不知道子画的事。

  女媕女姃忙上前拜见,司母庚微笑道:“你父亲和你不忘君臣之义,倒是难得。以後我替她二女留意,必选贵族之子与之相配。起来吧!”妇好大喜,忙替二女向司母庚道谢。

  女媕女姃也急忙称谢,站到妇好身後。

  司母庚道:“大庭里万人乐舞应该已经准备妥当,我等都出去看。”

  --------------------------

  (1)大佩—商代贵族最隆重礼服上的一种装饰玉,由玉珩、玉璜、玉琚、玉瑀及冲牙等多种玉器串组而成,系挂于腰下

  (2)白衣—商人尚白,凡于婚嫁、祭祀、大典,皆着白衣而杂以五色,具体颜色如何搭配,无可考察

  (3)二母—武丁对盘庚妻丙的称呼

  (4)子汰、子唐-甲骨文中确有其人,可以肯定皆为宗室,子汰祭阳甲,当为阳甲之子孙;本文以子汰为阳甲子,子唐为小辛子,亦小说家言

  (5)丽室—商代贵族的房间里面的装饰和壁画都非常漂亮,称丽室

  (6)后室—指商王的女眷生活起居的所在

  (7)子戈—原文是戈+大,因字库中无此字,用戈字代替,据考证,甲骨文中此人与武丁关系很紧密,应是武丁子侄辈,本文以其为武丁庶长子,亦小说家言

  (8)秉兹率相,丽秀四方—本句意思是子隹温柔善良,美丽冠于四方。

  (9)君姑—商代妇称夫母为姑,甲骨文中有载,但却不称夫父为舅,和夫称相同,称父,甲骨文中至今未见舅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域彼四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域彼四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