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疯人院
不器2018-11-15 13:013,148

  星期天早上6点半,吴无病从床上爬了起来,整理好自己的床铺。自从爸爸出事后,吴无病总是尽力做好一切事,好让妈妈高兴点。妈妈正在厨房做早餐,听见吴无病起来了,就说:“无病,今天是周末,你多睡一会。”

  吴无病说:“妈妈,不碍事,我不困。”收拾好床铺后,吴无病就拿起扫帚开始扫地。

  妈妈只是说了声:“这孩子。”就不再言语继续做饭。吃完早饭,吴无病帮妈妈洗好碗筷后,告诉妈妈,他今天要去王大鹏家写作业,不能陪妈妈去医院看爸爸。

  上午10点多,王大鹏、吴无病、许纯三人站在了城西精神病院不远的地方。许纯问:“现在我们怎么进去?”

  王大鹏说:“走进去呗,还怎么进?”然后手一挥说:“跟我走,你们不要说话,我来说。”三人来到城西精神病院门口,王大鹏带头往里走,保安赶紧跑过来问:“喂!小朋友,你们来干什么?”

  王大鹏不屑地一撇嘴说:“哪来的小保安,敢挡本少爷的道,给我走开。”

  保安惊奇地睁大眼睛挥着手说:“快走,快走!”

  王大鹏说:“你敢不让我进,我爸是卫生局局长。”

  一听是卫生局局长的公子,保安倒不敢说不让进。于是保安说:“既然是局长大人的公子,那就请先到保卫室坐坐,我打电话请示一下。”

  王大鹏瞥了一眼保安说:“你去打电话请示。”保安刚转身走开,王大鹏带着吴无病、许纯继续往里走。保安又赶紧跑过来,拦住三人,躬着腰说:“我们这里有规定,不能随便放人进。三位还是先到保卫室坐坐,我打电话请示。”

  王大鹏一看实在进不去,就专横地说:“想去疯人院玩一下都不行,回头让我爸扣你工资。”然后朝着吴无病、许纯一挥手说:“走吧!一个破疯人院本公子还没兴趣看。”三人转身走了出来。

  吴无病对着王大鹏一挑大拇指说:“你真牛。”

  许纯也说:“这招真高!”

  王大鹏沮丧地说:“没有用啊,进不去。”

  吴无病说:“我们可以爬墙进去。”

  王大鹏眼睛一亮说:“对啊!”然后带头顺着精神病院的围墙走,找适合攀爬的地方。精神病院的围墙建的很高大且不容易攀爬,转了一圈,三人都没有找到能爬上去的地方。

  许纯说:“要么我们先回去?”

  王大鹏一瞪眼说:“为了吴叔叔,今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无病带进疯人院。”

  王大鹏一拍吴无病说:“看来三个人一起进是不行了,但我有办法让你一个人进。”

  许纯问:“怎么让他一个人进?”

  王大鹏说:“叠罗汉,让无病一个人翻墙进去。”吴无病三人来到一个比较僻静的围墙处,王大鹏蹲在下边,然后是许纯踩在王大鹏的肩上,吴无病站在许纯的肩上。

  王大鹏在下边说:“站好了,我要站起来了。”王大鹏手扶着墙缓缓地站了起来,接着是许纯缓缓地站了起来,刚好够吴无病抓住墙头爬上去。吴无病刚爬上墙头,就见保安朝这边跑了过来。保安边跑边高声喊:“站住,不许动!”王大鹏和许纯一看不对,一溜烟跑掉了,留下吴无病趴在高墙上,无路可逃。吴无病觉得自己这时候就是那在北风中凌乱的墙头草。

  王大鹏、许纯逃脱之后又转回来躲在一棵树后张望,张望了很久很久,他们看见吴无病像被冰块砸过的苹果似的,从保卫室里出来了。王大鹏、许纯赶紧挥手示意,三人又聚在了一起。

  许纯问:“怎么样?没打你吧?”

  吴无病说:“没打,但被思想教育了一通。”

  王大鹏和许纯同情地拍拍吴无病的肩膀。

  吴无病说:“我们先回去吧。”

  王大鹏说:“无病,你不打算进疯人院了吗?”

  吴无病说:“不,我打算晚上爬墙进疯人院。晚上天黑,保安应该抓不住我。”

  王大鹏和许纯当场冻住了,过了一会王大鹏才喃喃地说:“这太疯狂了。”

  吴无病说:“我一定要来,你们就不要参与了。”

  王大鹏眼睛冒光地说:“这么疯狂的事怎么能少了我王大鹏,不行我一定要和你一起来。”

  许纯说:“我也来。”

  吴无病很感动,但他下决心到时候自己一个人来,他不想连累好朋友。

  几天后的晚上,吴无病一个人站在了城西精神病院的围墙外一个漆黑僻静的地方。吴无病卸下背包,从背包里掏出买来的飞虎爪、手电筒。突然有人伸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并用另外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巴。吴无病正要挣扎,听到王大鹏悄声说:“无病,是我。”

  “还有我。”许纯也悄声说。

  吴无病说:“你们怎么来了?”

  王大鹏摸摸鼻子说:“这么刺激的事,我们当然要来。”

  吴无病知道,他们俩人是不放心。

  许纯从背包里摸出耶稣像恭敬地举着递给吴无病说:“请天主保佑我的兄弟。”吴无病只得接了过来,不知该把耶稣像放在哪里。许纯说:“无病你可以把天主像暂时放在你的背包里,有了危难天主会保佑你。”

  吴无病虽然不相信塑像会有用,但他还是恭敬地把耶稣像放进背包里。

  王大鹏说:“我的背包里是关二爷,许纯的背包里是观音菩萨。”

  许纯说:“我把我房间里神力最强的三尊塑像都带过来了,即使疯人院里有牛鬼蛇神也不怕。”

  三人借助飞虎爪顺利地进入疯人院。疯人院里除了保卫室有些灯光,其他地方一点灯光也没有,还好月色不错,还能看见一些东西。疯人院的大楼沉浸在寂静中,偶尔会传来哭泣声或“咯咯”的笑声或唱歌声。

  许纯悄声地问吴无病:“我们到疯人院找什么?”

  吴无病说:“我们一点一点地找过去,看看会发现什么?”

  三人来到一个窗户下,悄悄探头朝窗户里看。惨白的月光照在雪白的墙壁和水泥地面上,房间里有两张简陋的钢架床,床中间是一个陈旧的奶油色的小床头柜。一张床是空的,可以看见雪白的床单整齐地铺着;一张床上有一个人正直挺挺地躺着,身上盖着雪白的被子,这个人正大睁着眼睛看着他们。三人吓得赶紧蹲下,过了会他们又探头看向窗户里,那人还是大睁着眼睛看着他们。三人又被吓的赶紧蹲下。

  三人又来到一个窗户下。房间里,有一个年轻女性穿着病号服光着脚,面朝窗户,低垂着头站着,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脸,一动不动。三人赶紧蹲下,不敢朝窗户里看。

  有一个窗户上印着一张惨白的脸,整张脸都被窗玻璃压的有些变形。三人互相对望了一下,站起身朝这扇窗户里看,吴无病正好和那张脸眼对眼。三人吓得“啊!”的一声朝后跌坐在草地上。

  那张脸说:“小翠、小翠,你来看我了。”

  王大鹏站了起来皱着眉头问:“你说的小翠,是不是陈小翠?”

  那张脸又说:“儿子,你腿好了!?来走两步给爸爸看看。”

  王大鹏气愤地说:“王八蛋才是你儿子。”

  这时,吴无病、许纯也站了起来。

  那张脸突然扭曲起来不断喊道:“我要折断你们的腿,我要折断你们的腿。”两只手用力地砸着玻璃窗。

  三人绕着疯人院大楼转了一圈,虽然引起了各种声音,但保安并没有过来查看,他们已经习惯了病人们的各种奇怪的声音。

  三人来到大楼的入口。大楼内黑洞洞的,一丝光线也没有。许纯拿出手电筒,正要拧亮。王大鹏按住许纯的手说:“别被保安看见。”然后王大鹏带头进入大楼。王大鹏一进去,就好像被黑暗吞没了一样,没有丝毫的声息。吴无病拉起许纯的手,许纯另外一只手抱着观音菩萨像,他们一进入了大楼,还是毫无声息地被黑暗吞没。

  保卫室,一个老年保安和一个中年保安正在喝茶看电视。中年保安说:“今晚的声音好像有点多,要不要出去看看。”

  老年保安说:“好,你去看看。”老年保安看着中年保安走出保卫室,然后端起茶杯喝茶。茶水还没有咽下去,中年保安又回来了。

  老年保安就问:“忘带东西了?”

  中年保安说:“没有,我已经巡视完毕。”

  老年保安疑惑地看着中年保安。中年保安解释说:“今晚月色很好,我站在门口把院子看的一清二楚。楼里大厅内值班的护士小王还向我挥手呢。”

  老年保安说:“那你怎么不过去和小王聊几句?”

  中年保安说:“万一小王喜欢上我这个已婚油腻大叔,岂不是很糟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