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走私贩的诞生
不器2018-11-19 09:072,387

  2015年某天,烦恼抹除事务所客户经理古克正坐在办公桌前反复地修改着话术稿,他这几天来都在为这件事努力,因为他将要说服一个正直的医生刘昆走私假药。会见刘昆的时间快要到了,古克不得不停止修改话术稿转而去修饰自己的仪容,一个值得信赖的仪容可以大大的增加语言的说服力。对着镜子,古克小心翼翼地用镊子把每一个牙缝里的碎肉屑去掉,还往嘴里喷了一些古龙香水,然后咧嘴一笑,确定自己雪白锋利的牙齿没有任何瑕疵。仔细看看自己淡黄没有瞳孔没有眼皮的眼睛,确保没有眼屎。用梳子仔细地梳理一下脸上的皮毛,把自己的爪子洗干净,往长且锋锐的指甲上打蜡,确保明光铮亮,然后整了整领带和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古克这才满意地带着绝对的自信去见刘昆。

  古克把刘昆带到事务所的会客室,礼貌地请刘昆坐下,并让人给刘昆上了一杯咖啡。

  古克说:“三天的反悔期已到,您还愿意和我们合作?”

  刘昆说:“愿意,像你们这么有诚意的商家,我在人类中还没见过。”

  古克说:“我们不是人类,诚意是我们的本性。现在我就告诉您给您1000万的方式。我们根据您的情况,为您量身定制了一个方案。这个方案就是让您通过贩卖高价的仿制药得到1000万。”

  刘昆气愤地说:“仿制药不就是假药嘛!你竟然让我卖假药赚钱!?”

  古克一愣说:“为什么生气?”

  刘昆更生气了:“假药害死了很多人,难道你不知道吗?再说,我是那种吃人的人吗?”

  古克有些茫然地说:“我没有让您吃人。我让您卖仿制药。”

  刘昆说:“卖假药害死人和把人吃掉在本质上是一样的。”

  古克说:“您一直说假药,难道药还有真假之分吗?”

  刘昆说:“药当然有真假之分。真药就是有国家正式批文的药,没有国家正式批文的药就是假药。”

  古克说:“哦!我明白了。但为什么假药就会害死人,真药难道就不会害死人吗?”

  刘昆有些语塞地说:“真药也会害死人只是几率小。”

  古克说:“你们人类还真是奇怪。几率小就批准为真的,几率大就批准为假的。按人类的标准,一个鸡蛋孵化的几率小就是假鸡蛋,孵化的几率大就是真鸡蛋。”

  刘昆说:“不能那样说。真与假不能一概而论,要视情况而定。”

  古克说:“你的意思是,人类并没有一个真与假的统一标准,符合自己意愿的就说它是真,不符合自己意愿就说它是假。”

  刘昆说:“人类关于真假有统一的标准。我记得我的哲学老师说,真与假的区分有两种标准:1、与实际相符就判定为真。例如:我说我口袋里有1块钱。我的口袋里确实有1块钱。我的话就是真的。2、逻辑上为真。例如:1+1=2。”

  古克鄙弃地说:“你们哲学老师竟搞些没用且误导纯洁青年的东西。我问你,真药与假药的区分符合两种标准中的哪一种?”

  刘昆摇摇头说:“两种标准都不能用来区分真药与假药。”

  古克又说:“法官没有看见罪犯杀人,所以不能用符合事实来判定罪犯杀人。法官并不能够从证据中逻辑推理出罪犯一定杀了人,最多推出罪犯很可能杀了人,所以法官不能用逻辑上为真来判定罪犯杀人。那么法官用什么标准判案?”

  刘昆又摇摇头说:“我还真的不知道。”

  古克说:“你们人类根本就无法区分真假,竟然还整天说真假。你们不过把自己相信为‘真’的东西称作‘真’;相信为‘假’的东西称作‘假’。由此可见,人类口中的真理不过是一厢情愿的事。”

  刘昆争辩道:“科学的真理就不是一厢情愿,它是符合事实的真理。”

  古克说:“人类科学家却更愿意称科学理论为假说而不是真理。那些自称掌握真理的人往往都是骗子。”

  刘昆做出投降状说:“好了,好了,我们不管真药、假药的区别。你说的那个仿制药疗效和原版药相同吗?”

  古克说:“疗效肯定有些差异,但仿制药的疗效绝对能达到原版药的99%以上。重要的是仿制药的价格只有原版药的十分之一,这样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药费就降下来了。”

  刘昆说:“好吧!即使药没有问题,但贩卖没有国家批文的仿制药那是违法的,那是犯罪。”

  古克说:“违法吗?我不是人类,我搞不明白你们人类的法律。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人命重要还是法律重要?”

  刘昆说:“当然是人命重要,法律的制定也就是为了保护人命。”

  古克说:“那你还犹豫什么!?有很多人因为没有救命药而死亡,还有很多人因为救命药太贵而死亡。这些人的死亡不是因为他们无药可救,而是因为有药却得不到。你贩卖仿制药可以救人性命。我搞不明白,什么东西竟然会比人命还重要,以至于这个东西阻止了人命的被拯救。那可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刘昆低头说:“我同意你的方案。”

  古克满意地点点头,不知道他是为自己的口才感到满意还是为刘昆的态度感到满意,然后很是不满地嘀咕着:“那可是人命啊!要是给我,我可就发达了,太浪费了。”

  刘昆有些心不在焉地问:“你说什么?”

  古克说:“没什么。你们人类是不是不太在意人命?”

  刘昆说:“不是不在意人命而是不在意别人的人命。”

  古克气愤地说:“那还不如我。”然后就陷入沉思。

  刘昆问:“你在想什么?”

  古克随口说道:“我在想怎么降低成本。”又赶紧说:“我们还是先敲定方案细节。”古克和刘昆在接下来的时间把整个的贩卖仿制药的细节敲定了下来。

  贩卖仿制药的方案敲定后,古克和刘昆都感到轻松多了。古克微笑着和刘昆聊天。虽然古克微笑时会露出尖利的牙齿且嘴巴都扯到耳朵根,但刘昆还是能够感到古克的善意。

  当晚,刘昆和王琳坐在沙发上小声地说着话。

  刘昆说:“我打算辞职,贩卖药品赚钱。”说完刘昆就喝了一口不爱喝的啤酒。

  王琳看了一眼刘昆手里的啤酒说:“你不是喜欢治病救人吗?”

  刘昆虚弱地笑笑说:“我更喜欢钱。”王琳沉默。

  从这天开始,刘昆开启了他走私贩的生涯。为了不让王琳知道他在干违法的事,刘昆租了一间房子作为走私活动的据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吴无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